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隋唐大猛士 木子蓝色

第1453章 捉对厮杀

    风雪交加。

    薛延陀可汗泥孰令六万余战兵弃马步行杀出,而令十三万余辅兵在后面看马守营,护卫五万牧民以及牛羊草料。

    泥孰拔出长剑,指着对面的秦军阵大喝。

    “给本汗灭了这些秦军,先锋破阵者,头功,赏牛千头。有能擒斩夷男者,不论死活,皆赏牛万头奴隶千人!”

    阵阵山呼海啸般的回应在薛延陀各部战兵中响起。

    成千上万牛的赏赐太诱人了。

    弃马步行的薛延陀人提着刀盾奋力的向秦军冲来。

    对面。

    段志玄主动请令,“薛延陀人弃马来战,让我率骑兵冲击!”

    他麾下有五千骑兵,这是一支很强悍的战斗力。

    “不,风雪太大,地上积雪也深,战马冲不起来。”夷男毕竟是薛延陀出身,深知下马步战其实也是薛延陀很厉害的一记传统杀招。他们习惯骑马奔袭行军,然后再下马步战。

    战斗时,一般是五人一伍,一人留守后方看马,四人出战。而这次因为兵多,泥孰只令正兵出战。

    但近七万战兵下马直扑而来,依然是很强悍的。

    薛延陀喜欢下马步战,缘于他们以前与突厥等部落争雄时,骑射这方面远远不如,因此他们最后习惯的是以长矛铁刀大盾步战杀敌。

    过去铁勒人在草原上游牧时习惯以高大车轮的车子迁移,若是遇敌,他们会以高车结阵然后步战对敌。

    夷男眯眼瞧着薛延陀军。

    此时,薛延陀军已经分成了三大部份。

    六万余战兵前出,步行杀奔过来,以大盾、长矛、直刀为主。而其余兵马,约十三万家丁分成了东西两部,列阵十余里。

    而五万牧民则带着辎重牛羊草料等在更后方的河畔扎营。

    “撤!”

    段志玄不解,大家追了这么多天,顶风冒雪的,虽说秦军装备好,有皮袄有毯子等,可一路上也还是冻伤了不少士兵,不少人都被迫留在了路上。

    现在正是决战之时,怎么能退呢。

    包扎好伤势的罗思摩也不解,“我愿率朔方道民兵,先打头阵,挫其锐气。”

    可罗克用却依然冷声下令。

    “传我军令,全军后退。”

    “退哪去,退多远,打不打了?”罗思摩火了。

    “打,当然打,但不在这打。”

    罗克用其实早就在心里有了全盘计划,他直接道,“往后撤十余里,我们来的路上不是经过了一条河吗?河的西岸北面,有一片高地,我们到那去跟泥孰打!”

    “这打不行吗?”

    罗克用道,“那里可依据高地,打防守反击,还可以诱薛延陀战兵脱离他们后面的辅兵和牧民。”

    “按军令行事,如有违抗者,斩!”

    罗克用直接请出了皇帝所赐的尚方玉具剑。

    看到这把剑,朔方布政使的罗思摩和北伐军骑兵总管的段志玄都不吭声了,皇帝赐剑的时候都说了,北伐战场,此剑如朕亲临。

    “撤!”

    罗思摩的朔方民兵最先撤,他们八千民兵,先前一战损失了一千多,可谓是有点伤筋动骨,此时都憋着一股气准备大打一场,一雪前耻,谁知道却要临阵后撤。

    心里憋气也没办法,只能骂骂咧咧的带头后撤,好在罗思摩告诉他们,大家是后退选个场子再跟薛延陀的黑狼崽子们好好打一仗。

    数千民兵先撤,紧接着是北伐军步兵们骑着马也跟着后撤,段志玄带着五千骑兵在两翼护卫。

    那边薛延陀人倒是有些傻眼。

    秦军一路穷追不舍,他们终于停下来跟他们打了,结果这狗日的秦军却又调头走了。

    “怎么办?”

    “追!”

    泥孰咬着牙道。

    他深知,此时尉迟恭和李大亮率领的八千轻骑就在离此不远了,随时可能到来,所以他必须先把后面的这两万余秦军先击败,要不然就要被陷于此。

    “这么大的雪,他们骑马也不比我们跑的快,追!”

    薛延陀数万大军,本来都以为马上是场恶战,谁能料到会是这样。

    命令传下,只得继续追。

    秦军根本不管他们,只管向后撤。

    约摸快到黄昏之时,秦军已经都到达了罗克用预定的战场。

    五千骑兵撤到了西面的河岸边列阵。

    而北伐步兵和民兵则分成两部,在河岸东北的那片高地前列阵,一东一西。

    六千余民兵在左,一万二千北伐步兵在右。

    等薛延陀几万人踩着积雪,追的直喘粗气来到这处新战场时,秦军已经差不多摆好了阵形。

    一万余千余步兵依山坡高地列阵,结成两大军阵,而五千骑兵在西面的河岸边山下列阵,随时可策应支援。

    北伐的骑马步兵们,此时也都已经下了马。

    盾牌手在山脚下摆下了一排排的盾墙,而弓弩手们都站到了后面山坡高处。

    “杀!”

    薛延陀诸部的头领们看到秦军终于不跑了,也没去研究秦人这阵形和位置等奥妙,直接下令进攻。

    薛延陀近七万步兵,直接就排开了近十里宽,直接就向着两个步兵阵地杀了过去。

    漫天雪粉扬起。

    一名孔武有力的同罗部战士,一手提着一面皮盾,一手握着把环首直刀,就猛冲上前。

    这是一个彪悍的战士,他手里的盾可以抵挡弓手的箭。

    他后面无数的薛延陀军如潮水一般的向那片高地涌来,雪白的大地,被淹没。

    夷男的经略使大旗就立在高地上,在两阵的中间,身边是亲卫骑兵和传令兵、旗鼓队等。

    站在高,望的远。

    近七万的薛延陀战士冲锋的场面,确实是十分的壮观。

    夷男扭头打量下了自己的的队伍。

    他笑了。

    依山列阵,便已经无后顾之忧。

    “箭!”

    旗令兵摇晃旗帜,发出旗语命令,又有军中号鼓手以号声鼓令传讯。

    朔方道布政使、顺国公罗思摩亲自站到了最前线的盾墙后,他眯眼打量着越冲越近的敌人。

    拿起弓,搭上箭。

    一箭射出,一名手提着皮盾冲在最前面的彪悍薛延陀战士,被一箭射中了眼睛,应声而倒。

    这一箭,又快又准,那战士的盾都只抬到一半,根本抵挡不及。

    那一箭射出后,他身后数千民兵们,纷纷射出了手里的箭。

    箭如飞蝗,密集腾空,然后如雨一般的覆盖到薛延陀军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