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隋唐大猛士 木子蓝色

第1454章 白虎陷阵

    来自朔方各郡忠义弓箭社的弓手们,虽非禁军府兵,可却也是时常习练弓射,他们的弓,也都是由朝廷颁给的优良战弓,把把精良,甚至他们所有的箭头,也有好几种,每一种都是军器监下箭坊打造的上等箭头。

    这方面,薛延陀人根本比不了,甚至号称擅骑射的突厥人也比不了。

    史塔是一名突厥人,早已经入籍归化,现在朔方道沃野郡的一个军马场牧民,他还有一个身份便是沃野郡民兵,隶属于沃野忠义弓箭社。

    史塔打小骑马射箭,骑射本领很强,而成为忠义弓箭社的民兵后,每年都会有两次大集训,平时也经常会有训练。他的弓和箭都是上面为他们量身打造,比起以前自己用的弓箭可是强太多。

    相比起民兵中的长矛手、盾牌手等,弓手其实很依靠天赋,而且要时间。一个优秀的弓手是不可能短期内训练出来的,必须得是常年累月才能练出好的箭术,这不比弩手。

    弓手既得有力气,还得有准头,这既要有天赋,还得要时间才能磨练出来的。

    前面的盾手、长矛手、刀牌手们也拿着弓在射,但他们全是集体抛射,只瞄着个方向,然后一个大致角度,用力的拉开弓把箭射出去就行了,其它的就不管了。

    但史塔不同。

    他和身边的弓手们,虽然站在刀牌手、长矛手、弩手等的后面,可他们拿着制造精良的弓,拿着犀利的箭,却没抛射乱放。

    他们每放一箭,都是瞄准一个敌人,平射。

    史塔瞄准一个满脸胡须提着长斧的壮汉,心里细数了几个数,一箭射出。

    他的目光顺着自己的箭支飞向那个执斧壮汉,看到无数的羽箭横飞战场上,他的那支箭成功的射入了那壮汉的脖颈,壮汉伸手去摸,可血却不断涌出,壮汉踉跄的向前又走了几步,最终一头栽倒在地。

    史塔满意的收回目光,拿起短刀在自己的箭壶上划了一刀,增加了一道刻痕。

    然后他又拈起一支箭,继续寻找下一个目标,他的目光在那些普通的薛延陀战士身上经过并不停留,他要猎杀那些强大的战士。

    厚厚的积雪迟缓了薛延陀战士们的冲锋速度,秦军却占据高地,居高临下的以弓弩猛烈杀伤薛延陀军。

    薛延陀人虽说习惯了下马步战。

    可他们也不习惯这种俯冲高地的作战方式啊,更何况,秦人还把步兵们的坐骑全都列在前排,这使的秦军不但有盾墙,还有马阵。

    而秦军躲在盾墙马阵之后,还居高临下的不断放箭。

    在雪中冲锋的薛延军战士,不断的倒下。

    薛延陀人负出了很大的伤亡,终于冲到坡下。

    他们也开始以弓弩和长矛飞斧等反击。

    许多列于阵前的步兵坐骑被射杀。

    战势十分激烈。

    一时间,府兵们的坐骑居然倒下无数,甚至在山下堆起了一面高高的马尸墙,这墙堆的极高,使的后面的弓箭手们居然因为这些马尸的堵塞,射不到后面的薛延陀军了。

    夷男在后方高处看到这突生的变化,急忙下令。

    “传令,盾战士持盾越过马尸堆,将盾墙推进马前,徐徐推进,长矛手、刀牌手随后,弓弩手们依然立于高地,以弓弩抛射薛延陀军,压制其攻势!”

    夷男并不惧硬仗。

    刚才没打,退到这里来打,不过是要占据主动。

    “盾牌手,跟我来!”

    一名手持着足有近人高大盾的府兵站起来,大吼一声。

    他猛拍着绘有白虎图案的大盾。

    后面一个又一个的盾兵都提着长矛猛拍自己的白虎盾。

    近一人高的巨盾,加上丈八的长矛,这些长矛大盾兵,是最坚固的第一道防线。

    可现在,他们奉令出击。

    “起!”

    沉重的木头大盾他们只用一只手便轻松的提起。

    “一二三!”

    盾兵们喊着号子整齐的前进。

    盾兵向来为一体,同进同退,方能如铜墙铁壁,他们移动缓慢,但防御惊人。

    人在盾后,提盾向前迈出三步。

    然后大盾落在地上,左右观察,重新调整一下位置,保证盾阵完整。

    紧接着队伙长们再次喊着号子,盾兵们继续向前进。

    陌刀兵、长斧兵、长枪兵、刀牌手等跟着后面缓缓前进。

    大盾兵们登上了堆的许多的马尸堆。

    大群薛延陀兵也顶着秦军弓弩的打击,冲上来。

    “盾!”

    “虎虎虎!”

    盾手们一边吼着虎,一边把白虎盾狠狠的插在马尸山上,一道盾墙迅速的立起。

    “矛!”

    “风风风!”

    盾手们把左肩抵在大木盾后,右手却已经单手执着丈八的长矛狠狠的刺了出去。

    一根根的长矛猛的从盾墙后刺出。

    又长又硬又锋利。

    好不容易冲上马尸山的那群薛延陀战士,顿时被刺倒一排。

    跟着盾战士后面的陌刀手、长斧手、长矛兵、刀牌手们也没闲着,现在虽然还没到他们冲上前的时候,可他们站在后面,也可以拿弓射拿枪捅拿刀砍。

    再加上后方弓弩手们从高地上射出的箭,依然咻咻的从他们头上掠过。

    薛延陀本想一鼓作气冲过这条马尸山。

    谁料,马尸山上居然又新添了一道盾墙。

    而且,这盾墙还带刺,几下就把他们给捅下来了。

    这面盾墙不断的移动,排山倒海一般的压来。

    前有盾墙,上有箭雨,还不时有长矛大刀等从左右砍来。

    薛延陀军的冲锋生生的被打断了,秦军的反击,硬生生的压着他们后退。

    损失惨重。

    泥孰在后方也看到不对劲了,他想不明白,怎么秦军这么点人,还可以顶的住他们的进攻,甚至还能反打的他们节节后退。

    “给我冲,决不许后退,誓死鏖战,一定要灭掉这两万余秦军!”

    “大汗,当心河边的那支秦骑。”

    有人提醒泥孰。

    可泥孰现在眼里全是这不到两万人的秦军步兵,至于那五千骑兵,离的有点远,而且他自信这些秦骑也不敢过来。

    毕竟现在他虽有点小小失利,可他依然是有近七万大军呢,现在也仅是前锋略有小挫。

    秦骑那五千人马敢冲过来,那就是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