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晚钟教会 狂猎

0548章 旧王

    “事情似乎处理完了,我也该回去一趟了。”躺在床上的苏格突然说道。

    雪莉尔意犹未尽的说道:“又去忽悠那些女术士?”

    苏格眼睛一瞪:“信徒之间的传教那能叫忽悠么!?”

    雪莉尔不屑的撇嘴道:“无耻。”

    啵!

    苏格抱住雪莉尔的脸蛋用力的亲了一下:“我很快的。”

    说完,躺在她身旁沉沉睡去。

    雪莉尔抿了抿嘴唇,手臂支撑着身体,侧身看着沉睡的苏格,嘴角露出一丝笑容:“继续这样下去的话,这一份人类的意志会不断的凝结与坚固,等时机成熟之后,也是时候去解开那一份连我都不知道的隐秘了。”

    与此同时,夜幕之地。

    笼罩在深渊的影子中的夜幕之地,一年的四季都处于在昏暗的傍晚时分。

    因为阴暗的环境,滋养了无数的邪恶,也成为了所有邪教重点的发展对象。

    多年以来,这里已经发生了无数次战斗,死了不知道多少人。

    领主的位置不断更替,甚至街道上的商店都在经常翻新,但有两块地区是永恒的净土。

    一处是位于血霭山峰中的赫斯特家族堡垒。

    另外一处就是位于夜幕之地北侧的旧王故土。

    这里永远都是那么的安静,甚至可以说是死寂。

    荒废的土地,断壁残垣的宫殿,宛如雕像站在那里身披盔甲的骑士们,都象征着此处的悠久的岁月和诡异。

    这是一片灰色的破败世界,似乎一切的外来者站在这里都将失去了色彩,被那无数年沉淀下来的灰色迅速同化。

    或是变成地面上那惨白的尸骨,或是成为断壁残垣中的灰尘。

    然而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存在,有些人注定不凡,她们注定无法被任何存在同化。

    今天,永恒灰暗的旧王废土迎来了一位外来者。

    那是一个美丽,善良,宛如圣人一般的女性。

    她穿着一身洁白的长袍,光着让无数男人为之垂涎的漂亮脚丫,赤足行走在这片岁月与灰暗编织的世界中。

    此时她衣服的白,她头发的黑都是那么的显眼,在这灰暗的世界中额外刺眼,宛如无尽黑暗中的一点光芒。

    行走的圣人本应该面色从容,自扰优雅。

    然而这位圣人脸色带着一丝特殊的红润。这红润并没有让她有任何亵渎之意,仅仅是破坏了她身体上的某种非人味道。将一个即将脱离人类的存在重新拉回到人类的定义中。

    艾达内心有些恼意,因为她跨越半个世界来到这里已经有些疲惫了,然而就在她准备冥想的时候,那边再次传来了那让她心烦意乱的舒适与摩擦。

    这让她本就疲累的精神更加杂乱。

    还好她的精神已经非人,此刻终于平息下来,踏入了这片生者的禁地。

    葱白水嫩的手指摸了摸脸蛋那与嘴唇接触后遗留下来的余温和感觉,艾达嘴角难得露出一丝属于人类的柔和笑容,那样子似乎想了她内心中最思念的那个人。

    沉思中,一阵咔咔作响的刺耳声音响起。

    在一片房屋的废墟中,一尊不知道站立了多久的雕像变成了活人。

    身体上厚重的灰尘,宛如盔甲般掉落下去,显露出下面满是刀剑凹痕的灰色盔甲。

    “吾王之王宫不远迎任何外来者。”这战士带着椭圆形的头盔看不清样子,似乎长时间不说话,声音嘶哑难听,好像石磨在研磨骨头般刺耳。

    艾达抬起头,脸上的思念与温柔瞬间退去。那完美圣洁的脸上露出了那非人的模样。

    “你还不够格,叫你家主人出来。”艾达语气平和冷静,却给人一种非人的漠然,明明很好听却让人不寒而栗,宛如一个没有任何感情的机器人一般。

    那战士听完沉默一下,似乎在将许久没有使用的脑回路运转的更加自如一些。

    几秒钟后,战士回答:“吾王正在沉睡,不会见任何人,现在速速离开。”

    “她睡没睡我很清楚,最后说一次,让开。”艾达淡漠的回答。

    咔咔咔……

    已经被锈迹和灰尘塞满的剑鞘发出刺耳的声音,战士此刻已经拔出阔剑,双目冰冷的看向艾达。

    “还真是一群忠实的战士,这让我想起了那个小家伙手下的那些骑士。”艾达看着战士果决的模样,脸上一闪而过笑容。

    笑容仅仅一闪而过,同时她已经抬起手。

    圣人恒无心,以百姓心为心。

    如果百姓无心无情,圣人自然也会无心无情。

    在艾达抬起手的瞬间,那战士如临大敌,猛然抬起阔剑护在身前,全身猛然爆发出无数恐怖的热量,这是即将进入不死人的薪火形态。

    然而下一秒,无影无形的力量已经完全缠住了他的身体。

    张开的手指逐渐捏紧,无法形容的存在迅速将这个战士捏碎。

    就在关键时刻……

    在皇宫深处,突然传来一道漆黑的光芒打向艾达。

    艾达一动没动,似乎没看到那光芒一般。

    轰!

    一声撞击声响起,黑色的光芒并没有打在艾达身上,而是战士的身体上。

    艾达捏住他的无形大手被直接打断。

    恢复自由的战士没有说话,安静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进来,我等你有一会儿了。”冰冷成熟女性声音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传来。

    那种语气,那种意境,宛如一位高高在上的孤王。

    艾达听完迈开步子,朝废墟的深处走去。

    那战士看着艾达的背影,沉默一会后回到原位,收剑入鞘,闭上眼睛一动不动,再次变成了一尊雕像。

    穿过满是砖瓦断壁的废墟中,艾达最后来到了一处大半已经被摧毁的巨大宫殿中。

    宫殿里边充满了那种宛如雕像般的战士。

    偌大的大殿中满是灰尘,以及倒塌的柱子和跌落的砖瓦。

    在大殿的尽头,有着一处高高在上的王座。

    由某种漆黑石头打造的王座历经了无数岁月,依然光洁如新。

    王座之上,做着一位身材有些娇俏的王。

    她穿着一身漆黑色,鳞片状的盔甲。下身的鳞甲裙摆遮盖住了她的双腿。

    上身的盔甲精致贴身,纹有龙状的花纹。

    白皙的脸蛋精致美丽,脸部带着一面漆黑的眼罩面具。

    银色的头发盘在头顶,其上带着暗金色的皇冠。

    王冠上有四个高耸龙角,每个龙角上点缀着宛如星辰般的宝石。

    那王冠明显是经历特殊的处理,哪怕是已经历经无数的岁月,依然鲜亮闪耀,宛如天空中的星辰,宛如永不退色的宝石,奢华而尊贵。

    谁又能想到,统御着无数恐怖不死人骑士,传闻中的旧王,居然是一位这样体型较小,面容精致的女性?。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