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的师父很多 阎ZK

第一百三十六章 老江湖的小聪明(1/2)

    老周对于王安风带回了一个人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诧异。

    只是在看到阿平脸上纵横交错的疤痕时候,那双眼睛不受控制微微收缩了一下,但是转眼便就恢复了原本憨厚的模样,没有被阿平看出任何异状。

    笑着招呼小二伙计,赶快去热些水来给阿平洗漱一二,顺便派人去了就近的成衣店,买些合身的衣服回来。

    等到一切都收拾妥当,阿平进了屋子里头洗漱,王安风则坐在了后院中石桌旁,桌上放着一壶热茶。

    老周迟疑了片刻,还是行到了他的身边,双手自身侧垂下,躬身行礼,道:

    “大人……这个小兄弟脸上的痕迹……”

    老周的眼中有迟疑和畏惧之色。

    他认得这张脸,或者说,他曾经见过类似的脸。

    当年膂力过人,凶威在外的劈山客之所以退隐江湖,成了个憨厚老实的客栈掌柜,总是要有原因和理由的。

    那种完全不留半分后路的疯狂剑法,他到现在都没有办法忘记。

    王安风抬眸看他,右手将茶盏放下,问道:

    “你见过?”

    老周应了一声,道:

    “当年属下还在江湖中闯荡的时候,见过一次。”

    “那一次险些丢了性命,是以过去了十多年,那张脸还是没法子忘掉,早先也曾经兴起过去找人报仇的念头,不过知道了那刺客的门派之后,便将这心思打发了。”

    王安风点了点头,解释道:

    “那孩子不是丹枫谷弟子,只是当年险些被丹枫谷弟子抓去,我恰好在附近,将他救下,只是可惜还是迟了一步,他的脸已经被丹枫谷的弟子毁去。”

    “你大可放心。”

    “……原来如此。”

    老周沉默了下,然后不知是遗憾还是放松地叹息一声。

    王安风则突然觉得,阿平这样行走江湖似乎也有些不妥。

    丹枫谷虽然已经自扶风江湖之中绝迹,但是和其有种种纠葛的江湖人却不知道有多少数目,如同老周这样,能够轻松制服阿平的也绝对不在少数。

    阿平脸上的伤势虽然说是受丹枫谷所害,可是模样和丹枫谷杀手并无不同,往后要是遇到了丹枫谷的仇家,不分青红皂白打上前来,也实在是麻烦。

    王安风沉吟片刻,问道:

    “你这里,可有易容面具?”

    老周微微一怔,随即明白过来,连连点头道:

    “有的。”

    “大人且先稍坐,属下这就取来。”

    言罢行了一礼,随即就转身朝着自己的住处行去,这处后院一时间只剩下了王安风自己,抬手拎起茶壶,给自己又倒了一杯热茶,王安风右手手指拈着茶盏,略有些出神。

    若不是怕惹得先生发怒,当年除夕自赢先生那里得来的易容面具,或许更合适一些。

    不过要是敢那样做,先生是一定会生气的吧?

    一想到那青衫文士冷着一张脸,靠坐在竹椅之上,怎么叫都不转过头来的模样,王安风就觉得额头一阵发痛,忍不住抬手敲了敲。

    果然,还是算了……

    恰在此时,老周已经自屋中走出,生得粗蛮的一个壮汉,双手却极为小心地捧着一个紫檀木木盒,快步过来,将这盒子小心放在了桌上,方才松了口气,起身抱拳行了一礼,道:

    “大人。”

    “东西就在这里……”

    将这木盒上锁头打开,里面分有三层,第一层上面垫着数层绸缎,绸缎上放着一张薄如蝉翼的面具。

    王安风师从神偷鸿落羽,江湖中种种手段皆有所涉猎,一眼便能够看得出这张面具绝不是江湖中大路货色,无论材质还是制作手法,都已经算是上品。

    寻常江湖武者,若不是经验丰富,或者修炼了特殊的瞳术,休想要将之看破,忍不住赞叹道:

    “好宝物。”

    老周抬手轻抚着这薄如蝉翼的面具,道:

    “这张面具是属下行走江湖中奇遇得来,陪伴在身周许久,也曾经避过不少劫难,此时既然已经算是退出了那刀光剑影,这面具对我的作用也就少了许多。”

    “大人若要,便按照咱们帮里的规矩来就是了。”

    王安风点了点头。

    公孙靖自三年前第一次进入少林之后,便将原本巨鲸帮的规矩变了一变,一切皆以功勋来论,这件事,王安风自然知道,看向旁边显得有些局促的客栈掌柜,笑道:

    “老周你有何要求?不妨说出来看看……”

    那汉子闻言咬了咬牙,直接半跪在地,双拳抱起,沉声道:

    “大人,姓周的在江湖上闯荡了这么久,都是靠着一股蛮劲,一身外功,可外功功夫霸道,没有修到高深处,对身子骨的损伤根本无法弥补,只能不断吃药来缓解。”

    “我这一生至此已经无望,但求能以此物,换得一份颇为高明些的行气口诀,以传后人。”

    “希望大人成全。”

    一口气将心里憋着的话都说了出去,周冈心中重重呼出口气。

    王安风愣了下,微笑道:

    “自然可以。”

    “我会将此事告知于公孙……帮主。到时候自会按照规矩命人传授于你,你是想要刚猛抑或……”

    “吾子已经到了习武的年纪。”

    “属下斗胆,请大人此时传授于属下。”

    昨日显得恭敬的周冈却拒绝了王安风的好意,甚至于因心中情绪涌动,一时大胆,打断了他的话,然后抱拳半跪,眉目低垂,不去看他。

    胸膛中心脏跳动的速度有些快。

    财不外露,这是行走江湖的菜鸟都知道的事情。

    就算是按照巨鲸帮的规矩,那也是要他亲自去总帮当中,才好交换计算,可是他还是在赌,赌自己这个密探的位子,对于巨鲸帮而言,要比这个小小的面具更重要。

    也是在赌

    赌在这个时候,眼前这行为温纯的少年不会随便给自己一本武功。

    这种人会记在脑海中的,肯定都是同级别中最值得称道的那一部分,其中随便一本,自己都是赚了的。

    心念至此,周冈心中情绪越发涌动,如潮水一般。

    王安风手指自面具上拂过,面上微笑收敛,也不说话。

    气氛一时间变得有些压抑。

    周冈突然觉得自己的呼吸有些艰难起来。

    他已准备好接受王安风的询问,可少年却只是不言不语,可虽是不言不语,却又有某种势如同山石一样重重地压制在他的双肩之上,让他有些喘不过气,面色略有些苍白。

    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周冈此时只能感觉到周围一片死寂,天地间只剩下了自己的呼吸声音,这种散乱的呼吸声音反倒越发令人不安。

    屋子里传来水声,然后是阿平穿衣服,窸窸窣窣的声音。

    王安风的手指屈起,轻轻敲在茶盏上。

    一声轻吟。

    杯中茶汤自中心处泛起涟漪,撞击在杯盏边缘,上下涌动,整个院落中的压抑瞬间一扫而空,如同原本倒扣在了院落上方的铜钟消失不见,空气重新开始流动。

    “呼呼呼~”

    周冈踉跄了下,维持不住抱拳半跪的模样,一手撑在地面,大口地呼吸着,额头渗出汗水,然后顺着脸庞滑落,滴在下面的青石上。

    此时是寒冬腊月,他竟像是在酷暑当中。

    阿平推门出来,王安风起身,右手将桌上木盒中的面具取出,看着阿平温和笑了下,脚步微顿,负手而立,侧身看了一眼半跪在地,喘息不定的周冈,眸光收敛,如同归鞘的剑,淡淡道:

    “面具,本座收下了。”

    “武功,你自去巨鲸帮去领。”

    “降一档。”

    “可有异议?”

    声音淡漠,与昨日不同,如同北川的冰雪,周冈心脏狠狠地颤抖了下,不敢有所违逆,俯首低声道:

    “是。”

    “属下遵命。”

    那声音不觉已经沙哑。

    而在同时,因为其低垂了眉眼,是以并没有看到方才气势可怖,压得他喘不过气来的少年走了两步,似乎有所不适地抖了抖肩膀。

    然后再面无表情往前走。

    隐藏在黑发后的脖子上已经起了细小的鸡皮疙瘩。

    PS:第一更奉上……

    感谢丢你乀蕾姆的万赏,非常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