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的师父很多 阎ZK

第一百九十四章 错怪?(2/2)

    鸿落羽的指法看似是极为简单,只是单纯的叠加,可是因为至简,也至难。

    模仿招式身法的变化腾挪简单,可想要学得这一路指法,就算是王安风武功和鸿落羽同出一脉,也是极难。

    难如登天。

    天阶三千级,而他不过才踏出数步,还差得很远。

    客栈伙计右手张开,最后一些粉尘落下去,已经是满脸的呆滞,手足无措模样。

    桌子上面有一摞叠得很齐整的铜钱,边缘处似乎被人摩挲了许久,磨得光滑,伙计心乱如麻,直接忽略了过去。

    若是往日,或许还会高兴多了一顿酒肉钱,可是现在摔碎的这个瓷碗,就是再多五倍,十倍的铜钱也是赔偿不起的。

    美食不如美器,美器不如美人。

    这些客人身份来头都不一般,城中绝难以寻到比宫玉更出色的美人,掌柜的便用了最好的食器,每一个价钱都不是他这样寻常的伙计能承担得住的。

    比如碎掉的这一个,虽然只是寻常窑洞烧制,可是那一年恰好新皇登基,原本的瓷窑改了形制,这一批算是先皇那一代遗留的最后一批白瓷,价值比现在声名赫赫的官窑上品玉壶冰也不差多少。

    起码要十数两纹银。

    掌柜的偶然得来,一直颇为在意。就这样毁在自己手里,赔偿事小,若是因此失了这工位,才是大事情。

    这客栈中雇有一名年长的大伙计管着手下的小二,现在只在不远处,闻声而来,皱着眉头询问了两句,神色便有些阴沉下来。

    这大伙计是掌柜的远房表叔,脾气想来不是很好,那伙计见他黑下脸来,心中更是忐忑,扭头看向旁边的同伴,哭丧着脸道:

    “我,我只是轻轻碰了一下,它就碎成这样了。”

    “不怨我……”

    没有人敢应承。

    年长大伙计长呼出口气,脸上神色恢复了原本模样,只是沉默不言,让人觉得有些压抑。

    “确实不赖你。”

    就在那伙计脸色越发苍白的时候,温和含笑的声音响起.

    伙计心里一松,跟听到了神仙说话一样,几乎就要哭出声来,转过身来,看到桌前不知什么时候站着了一名道士。

    模样清俊,穿着一身蓝白色道袍,只是一头长发尽数雪白,显得出尘,正看着地面上的齑粉。

    感受到众人视线,那道士抬头笑了笑,看着那伙计,道:

    “小兄弟你没法子把这杯盏弄成这副模样。”

    语气温和略带了两分调侃,伙计心中却大松口气。

    大伙计看这道士气度风采不像是寻常人,面色有些徐缓下来,想了想,行了一礼,道:

    “敢问这位道长如何称呼……”

    古道人笑了笑,未曾回答,只是慢悠悠地道:“今日尉迟公子将这包厢包了,这账自然应该算在尉迟公子身上,难不成阁下觉得尉迟公子承担不起这小小一个茶盏,须得要你个伙计来赔。”

    “或是这客栈果真如此,连尉迟公子都不能砸个碗来玩玩?”

    “是太看得起这酒楼客栈?还是看不起尉迟杰公子?掌柜的,为你而想,还是不要如此为好……”

    大伙计张了张嘴,想到那些世家大族公子哥们的作风,呆了片刻,心中生出忐忑,看着那道人,面色越白,拱了拱手,道:

    “多,多谢道长指点迷津,否则,在下险些做出了祸事。”

    “今日这账……”

    道士负手,悠然笑道:“记在尉迟公子账上。”

    大伙计咬了咬牙,道:

    “是,记在尉迟公子账上。”

    道人笑着颔首,收回目光,其余人则是避开那道士,轻手轻脚继续忙碌,那名大伙计虽然有心想要再问一下这道士,可是不知为何,竟开不了口。

    只是在心里面想着道士说的话,越想越觉得方才危险。

    险些便惹火烧身。

    古道人负手而立,若是仔细去看,他的手掌边缘处隐隐有几分虚幻,如同天穹流转的云雾,透着一股不真实的感觉。

    他是被王安风最后那一指头勾起了兴趣。

    俯身,手指轻轻点在地上些微的杯盏齑粉处,感受到隐隐沉重压抑的气息,古道人的嘴角勾起,道:

    “原来如此。”

    “并非是学得了那偷儿的指法,只是因为才领悟过剑势,才把这杯盏碾成这副模样,不动用内力外功,都能有这种效果。”

    “巨阙剑势,果然霸道得厉害。”

    “倒是让小家伙无意间给弄了些麻烦出来……”

    声音微顿,不知想到了些什么,古道人看了看那逐渐散去的齑粉,复又摇头,笑道:

    “不过,怎么说……”

    “还是学剑更好些啊。”

    大伙计去了下面,掌柜听到被打碎了店中珍藏的食器未曾动怒,只是说了一句记在账上,等听到了有一名气质出尘的白发道士在,才变了脸色,起身往上走。

    这包厢里面的东西已收拾过,只剩了那道士在。

    两人在门口问过了其余伙计,就大伙计下去的这一小会儿并没有人出来。

    掌柜微微颔首,摆手让伙计都下去,只留了自己一人在此,大秦诸子百家纵横,可是以道门为国教,大秦许多地方的百姓对于得道出尘的道士,都抱有极大的好感。

    那掌柜先在门外整理了下衣着,才抬手轻轻敲门,却始终无人应答,等了片刻,心中狐疑,终于忍不住推门进去,随即便微微一怔。

    那窗边已经空无一人。

    唯独看得到窗外万丈红尘灯火,汇聚如河。

    屋中王安风手指上带了一丝剑罡,虚弹了两下。

    他这法子才琢磨出来,才一弹出,勉强附着在手指上的剑罡就已经给生生崩散掉,化为元气,复归于天地,没有能够如同他所想象的那样,两种法子结合到一起。

    他看着这溃散的元气,叹一声气,也不再去尝试。

    转头看向窗外的万丈红尘,眸子如同外面的夜,轻声叹息。

    “那几柄剑的主人,究竟是谁……”

    清晨。

    在王安风起身之前,太叔坚就已经垂手等在了客房外面,背后背着那一柄厚重的巨阙,正是如同鸿落羽所吩咐的,要在每日辰时之前将这巨阙送到王安风手中。

    昨夜他对着这柄巨阙感悟了足足一夜时间,苦苦求索半生而一朝得道,能够一观巨阙剑中厚重剑势,已是往日里不可得不可想的瑰丽景致,此时非但没有半点疲惫,反倒有种意气风发之感。

    冲着王安风行礼,便要将背后巨阙解下。

    可是王安风却摆了摆手,说先不急着去观剑,大步流星往鸿落羽的客房方向走去,太叔坚不解,便背着巨阙,紧紧跟在了身后。

    尉迟杰出手极是阔绰,直接将这客栈种最好的一层全部包下,众人所住的客房都接着。

    此时刚刚到了辰时,林巧芙正一手打着哈欠,一边揉着眼睛从客房里面走出来,准备下楼去看看城里面的早晨风光。

    吕白萍还在房里呼呼大睡。

    宫玉神色平淡许多,才走出门,就看到了两个穿着藏青色劲装的男子一前一后,从眼前大步走了过去。

    其中一个还跟自己点头勉强笑了笑。

    宫玉脚步微微一顿。

    林巧芙呆了一呆,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一下子转过头来,看向宫玉,便看到那眉眼清冷如玉,却仍称得上绝色殊丽的女子面色凝重,陷入了沉默当中。

    “师叔……”

    鸿落羽的屋子在这一层的最里面,没有关严实,王安风在外面道了一声说是给师父请安,就直接推门进去,双眸眸光亮起,扫过这屋子,随即便松了口气。

    一眼看过去,屋中只有鸿落羽在,没有什么诸如名画,碑文,玉石之类特殊的东西。

    鸿落羽正坐在桌前,吃着东西,看到王安风过来,笑道:

    “来了?”

    “过来,我这里有些果仁,要吃些吗?”

    王安风走上前去,心中轻松许多,他是真的害怕这位号为神偷的师父昨天晚上光顾了下那些世家大族的藏品,而今看来,倒是他多想。

    三师父毕竟不会乱来。

    鸿落羽将干果递过去,他便没有拒绝,捻起来两颗,放到嘴里,不知是什么种类,有些类似核桃,细品却不大一样,味道微甜,回味悠长。

    鸿落羽笑道:

    “好吃吗?”

    王安风点头,鸿落羽便又递了些过来,等王安风吃完,便摊了下手,笑道:

    “我也只得了这些。”

    “未曾想还能吃,想来是一类异种,吃完便没有了。”

    王安风看向洒然轻笑的鸿落羽,心中升起了一些愧疚,觉得师父救了自己性命,待自己又好,自己那样想他实在是太过不该,面上便有歉意浮现。

    鸿落羽却似乎并不在意,摆了摆手,笑道:

    “不提这些,昨日让你感悟巨阙剑势,可有什么感悟?”

    王安风神色微肃,想到自己昨天晚上的尝试,便将自己的想法一一给鸿落羽讲出,时而以指演示。

    太叔坚负剑,守在门口,神色肃然。

    景丰城虽只是大秦地方城池,城中也有四个大家族并立,世代经商,百年传承的吴家,江湖中广交好友,习武练功的梁家,剩下的两个便是士族。

    其中景丰陆家已经有了百年基业,当代老家主当年也是曾经在郡城中当职,坐到了从四品官员的位置。

    在京城之外的地界里,从四品官员已经算是不差,对于一州一城的地方豪族而言,更是已经算是光耀门楣。

    老爷子赋闲在家之后,一改当年官场攀爬的习性,反而多出许多文人气,每日里吟诗作对,采菊弄茶,对于另外一个士族,以及其他两个豪族很是看不起。

    可暗地里下起手来非但极为老辣,更是不留把柄,当真是在官场上攀爬了许久,手段堪称炉火纯青,不是小一辈能够比拟。

    每日晨起,这位老爷子在院子里打一趟拳,舒展筋骨之后,便会饮一盅玉参汤,之后就去自己的小院落中,看管自己的花田,偶尔下棋,极少与人动怒争辩。

    可是今日里,这位被周围数城士族极为忌惮,暗自称为老狐狸的老人却陷入了呆滞当中。

    他看着桌前的核桃壳儿,苍老的手指颤抖不止,险些直接闭过气去。缓了缓,心中连连念道每逢大事有静气,可念了数遍,终究没能忍住,张嘴发出了一声凄厉惨叫。

    “我盘了二十年的大青眼闷尖儿狮子头!!”

    “谁,是谁干的!”

    “老夫要你生死不能!”

    扶风郡。

    巨鲸帮驻地当中,玉牌流光浮动。

    公孙靖看了看手中要求救济三千贫苦的‘任务’,又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一大堆名画玉石碑文,陷入沉思当中。

    少主这是抄了那座城的家?

    王安风走出客房,将房门关好,心中愧疚。

    看来,这一次确实是冤枉三师父了。

    ps:今日第二更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