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的师父很多 阎ZK

第二百四十章 当年事,不过下酒吃(2/2)

    这院子是当年王天策住过的,周枫月一直收拾得很干净,大椿树下石桌上,一壶两玉盏,离弃道来了天京城三日,他就敢三日抱病不去上早朝,陪着他在这里喝酒。

    或许是周枫月看着嫩叶的神情太过于认真,以至于离弃道忍不住笑他,道:“都快夏天了,哪里叫做开春?”

    “我看你个老家伙也到了脑袋不清不楚的年纪了,哪一天咽了气老子都不奇怪。”

    老人收回视线,没有管离弃道的调侃,只是平淡道:

    “此地不为夏,可是天山还是一片白雪,看不到半点绿意,北地大城也不一定开了几朵花。”

    “我说开春,是天下春。”

    离弃道也不在意,仰头喝干了杯中残酒,嘿然笑道:

    “不和你争,我也争不过你,你说天下春,那就当它是天下春了,本来就是没所谓的事情。”

    “不过你刚刚可有一个地方说错了,北地虽然有雪山,可是雪山是在草原之外,现在站在北地关城的城楼上,往北边儿看过去,一大片一大片的绿草。”

    “起了风,半点不差于四海波涛。”

    “再往北走很远,才是大雪山,就算是雪山地界,也不是一下子就变成白雪遍地的样子,它是一点一点变的。”

    “先是草地变得稀疏,像是老赖子脸上的疤,然后就连这些草也没有了,变成了雪,可是这个时候,抓狍子的时候,一抓一个准。老子就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蠢的兽类,当地人都叫是傻狍子。”

    “味道倒是不差。”

    周枫月替他斟酒,这位当代文官之首冒着天下之大不韪三日拒上早朝,似乎只是为了来这里给人斟酒,将酒壶轻轻放在桌上,平淡道:

    “冬雪渐消的景致,我还是见过的。”

    离弃道来者不拒,一杯一杯连连饮下肚去,哂笑道:

    “见过?”

    “但是你何曾见到过更远些的模样?天地皆白,雪深及尺,一年四季,山巅上的白雪都不曾消退过,奔马急行的时候,马蹄扬雪,千骑同行,就是狂风卷平岗。”

    “再远些,往北而行三万余里,那里有一处好地方,四十多年前,那老货色还是皇子的时候,我们去过,嘿,说实话那个时候我也不知道他是皇子。”

    “去的时候算算时间是夏天,却跟腊月里似的,昼长夜短。”

    “当时我们算是告了假,偷跑出来的,饿惨了,趁着天擦黑,他望风,我去偷了一家的羊肉,然后弄了个铁锅去煮,结果还没有等煮熟,竟然已经天亮了,嘿,真是……就又是一顿跑。”

    “我从未见过有一个地方的黑夜竟然只有两个时辰不到。”

    “那地方的人不坐马车,家家户户都养了狼,逃跑的时候,那家伙屁股上被狠狠咬了几口,以为自己要死了,却还惦记着羊肉,我拍着胸脯跟他说,一定让他吃上。”

    “等煮熟的时候,不怕你笑话,我都想哭。那家伙更是哭得不成模样,拿着羊腿骨一边狼吞虎咽,一边说一生有他有我。”

    “不过现在,我还是想要削他。”

    离弃道面带微笑,饮下一杯酒。

    周枫月却是默然,抬起手为他斟了一杯,他年纪比起离弃道也要更大许多,亲眼看着前面作文士打扮的苍颜男子在朝堂沙场上起起伏伏,直至最终一去不回。

    二十年前那件事情,可以说并没有谁是赢家,其中离弃道的痛苦绝对不会有丝毫逊色于王天策和太上皇。一个是渐行渐远的少年好友,另外一个是生死相托的刎颈之交。

    死在王天策匕首下的太子,小时候也是叫过离弃道叔伯的。

    先前离弃道说是再不欠他的,可是无论如何,情分还是在的。

    离弃道喝下一杯又一杯,仿佛已经有几分不胜酒力,看着旁边的大椿树,笑了笑,抬手轻拍树干,随口道:

    “这棵树怎么来的?我记得这玩意儿天京城根本长不出来,往前也没有这东西……。”

    周枫月喝了口酒,平淡道:

    “我种下的。”

    “十八年前,王天策大婚那一日种下。”

    “按着东方凝心那边的规矩,种一对椿树,十八载后伐木为箱,放入丝绸,作为孩儿大婚聘礼所用,取长相厮守之意。”

    离弃道微怔,复又笑道:

    “若是女子如何?”

    周枫月指了指树干,言简意赅道:

    “树下有酒。”

    “十八年陈酿女儿红。”

    离弃道呢喃两句,摇头叹息,笑道:

    “取出来吧,那酒没有用了。怎么,看什么看,再看也没有用,咱们还能把王天策的儿子卖出去不成?”

    “你我二人分而食之算了。”

    周枫月没有动作,只是看向离弃道,道:

    “喝酒可以,可是你要告诉我,王天策究竟是怎么死的?”

    “……你什么意思?”

    周枫月平静道:

    “龙气反噬绵延极长远,当年薛家弑杀祖龙,受三朝重器龙气反噬,前十代皆不足及冠而亡,最后一缕龙气历经千年而不散,虽然不至于早死,代代最杰出者天性情感却淡漠于常人。”

    “当年王天策绝对已经看到了破去龙气的希望,否则明知道自己被龙气反噬的情况下,骄狂如他,绝对不可能生下孩子。留孩儿一人承受龙气之苦,早早逝去。”

    “这不符合他的性格。”

    离弃道沉默了下,呢喃道:

    “……当年确实看到了一线生机。”

    周枫月平静道:

    “他向来擅长把握机会。”

    离弃道笑了笑,饮尽了杯盏中残酒,看向周枫月,轻声道:

    “那你可知道,一线之隔的分量?”

    周枫月默然。

    离弃道看着杯盏,道:

    “孩子是在那件事情之前有了的。”

    “谁也没有想到那件事情的发生,他本可以活,可是那样活下去的反倒不再是王天策,他是王天策,所以宁愿死了。”

    “可是不管活着的时候是谁,死了也就只是一具尸体,他却连尸体都没能留下来。龙气反噬在身,再加上后来的炎气,逼迫天地水气上涌。”

    “气绝时候,三千里忘仙郡大雨连绵七日不绝,险些酿成捞灾。”

    周枫月轻声道:

    “新皇龙朔七年,荧惑移位,破军陨落于群星之后。”

    “时六月,天大雨,七日不绝。”

    离弃道道:“难为你还记得。”

    周枫月沉默了下,道:

    “当时不知为何,就记下来了。”

    离弃道并未去追究周枫月言语中的疏漏之处,只是回忆道:

    “他死之前还笑着告诉风儿,说是他死了之后绝对不要墓葬,他怕黑,要火化成灰,随风四散,也不需要什么牌位,他嫌烦,想他了就随便点上几炷香。”

    “他在另一个世界,一定听得到。”

    离弃道笑了笑,不带任何感情轻声道:

    “然后便假装昏厥。风儿那时候小,以为他死了,哭到昏迷过去,省得我把他打昏过去,王天策才睁开眼睛,然后松了口气。”

    “一只手摸着风儿的头,又怕惊醒他,又想像是往日那样揉一揉,看得人着急。”

    “死后,身体被龙气炎气内焚成灰。”

    “那一幕,不应该被风儿看到,他那个时候还太小了,可能记得也不大清楚。龙气焚烧经脉,痛起来谁都吃不住,王天策那家伙,还能笑,我也挺佩服他。”

    声音顿了顿,轻笑道:

    “你说他当年那么怕疼一个人……”

    周枫月沉默,看着离弃道,并没有开口去安慰,只是举了下酒壶,轻声道:“喝酒。”

    PS:今日第二更奉上…………

    两千五百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