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的师父很多 阎ZK

第二十三章 大风起兮!!!(二合一)

    流光所来,其速极快,显然没有丝毫的手下留情,定要取人性命,杭勇心里一颤,看到了箭矢之前满脸呆滞茫然的师弟,不知从哪里涌现出一股力量,猛地向前扑去。

    可是出自于中三品武者用来立威的倾力一击,他就算是拼尽了一切也没有半点用处,最好的下场不过是和自己的师弟一同被钉杀在地面上。

    母亲给的剑穗现在还在腰上挂着。

    是那一日他壮着胆子和那些穿黑衣的男子说完之后,那个总是喜欢眯着笑的公子哥儿扔给他的,说既然是母亲给的东西,自然应该好好保护住。

    杭勇紧紧咬牙,闭住了眼睛,明黄色剑穗扬起。

    娘……儿不孝……

    轰然气浪骤然爆发!

    狂暴射出的箭矢瞬间被一把抓住,上面裹挟着的粘稠气浪撕扯流动,衣袂翻动之音哗啦作响。

    杭勇颤抖着睁开双眼,看到了那名率领青涛骑的年轻男子挡在自己前面,原本几乎是要命的箭矢被紧紧握在了手中。

    乘风御空的吴飞文认出先前一阵箭雨令自己气血震荡的王安风,神色略有慌乱,却发现了王安风手中已经没有了上一次那一张强得令人心惊胆战的强弓,反倒变得畅快起来,大声笑道:

    “好胆气!好武功!”

    “我看你还能够接得下几次!”

    长啸声中,吴飞文在虚空中踩踏出了肉眼可见的空气砖墙,腾身再起,接力拉开手中强弓,转眼间便是一箭蓄势激射而出。

    这个时候,山谷外面各处已经有了不知道多少武者闻讯而来,江湖武者最喜围观高手比斗,每年因此而死的不在少数,却仍旧乐此不疲,此时见此箭势若龙虎,忍不住惊呼出声。

    有些有见识的武者高声给旁人解释这一招有多么霸道多么凶悍,若是寻常习武者,哪怕是有十来个挡在前面,也是只有一条死路,被射个对穿。

    箭矢如流光,山谷里尉迟杰和黄小平费劲了心思弄出来的机关启动,一块块巨石山岩砸下来,厚度加起来怕是要比寻常山壁还要厚实三分的青石被轻易洞穿。

    箭矢去势不减,直至先前挡下箭矢的年轻人。

    只在箭矢要将那人直接洞穿的时候,那名年轻男子朝着旁边踏出一步,右手抬起,手中被拿住的箭矢就像是一把剑一样,搭在射来的流光之上。

    脚下踏出了一个深刻的脚印,而那足以洞穿青山的一箭就这样被轻易挡下。

    年轻男子抬眸,面无表情看向外面。

    此时即便是吴飞文也知道不好,身形急退,而此时手中根本已经没了强弓的王安风却像是不依不饶,猛地向前一步,面容冷淡,右手竟然通体泛起淡金之色。

    握着那箭矢,扬臂发力,猛地扔出,手中箭矢这一瞬破空而去,竟然带起了雷霆破空一般的浩大气势,轰然间破开了百丈以上距离,直接从后面重重穿过了吴飞文的肩膀。

    吴飞文身法霎时间一滞。

    空气中有温和儒雅的嗓音响起。

    “还请手下留情……”

    山谷外施展身法在树梢山石上准备看热闹的武者们忍不住惊呼出声,看到了有一位风姿儒雅的中年男子身穿白色布衣,负手而来,行进之间,说不出的高手气度,宗师风流。

    吴飞文心中稍松,此时那种刺痛才浮现在心头。

    下一刻,第二根箭矢如同流星破空,没有半点迟疑,直接洞穿了身形懈怠下来的吴飞文,干脆利落从心脏洞穿,箭头旋转着带起了一片鲜血。

    而直到这个时候,沉闷仿佛雷霆的破空声音才连绵不断地想起,吴飞文的身体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样跌倒下去,闷雷一般的轰鸣声中,王安风收回右手。

    身后的杭勇视线动了动,看到沿着手掌留下的血迹。

    一片死寂。

    过去了足足数息时间,吴飞文的身子才重重砸在了地上,也是纵横江湖一地的高明武者,加上心狠手辣,这个时候摔下来脑袋磕到了一块大石头上,死了个惨不忍睹,惹得旁观武者忍不住倒抽冷气,头皮发麻。

    王安风抬眸看着那名动江湖二十三载的大侠,平静道:

    “杀了,又如何?”

    江东大侠曹东林虚步站在空中,这份轻描淡写的本事就算是放在整个江湖当中也算是一手难得的绝活,更兼风轻云淡,平添了几分从容不迫的气度。

    周围武者所传都是一身劲装,只他一人穿着一身白色衣裳,衣着简单,所用布料不过只是寻常人家数日就能织出一匹的粗布料子,这本是最寻常人穿着,可是在曹东林身上反倒是有一种返璞归真的味道。

    左边跟着一名身材枯槁的男子,仿佛古尸,身上罩着了一身黑色长袍,风吹刮动,哗啦作响,右侧虚空站着一名身材高大的剑客,双眉如刀,气度不凡。听得了王安风的回答,竟然忍不住微笑了下。

    曹东林闻言叹息一声,看到摔下来模样惨烈的吴飞文,遗憾道:

    “人死为大,可性命虽然贵重,可是事已至此,也无能为力,只是可惜,吴兄一手飞珠联星的箭术竟然要失传于江湖。”

    声音微顿,复又看向王安风,稍有两份严厉,道:

    “而吴兄弟纵然行为有所不妥,却未曾伤及一人性命,只是言语中稍有失礼,罪不至死,却落得了这样的下场,这位小兄弟,心里面难道就没有半分惭愧吗?!”

    眉目晴朗,说话的时候,一股浩然正气,令人忍不住心中钦服。而在曹东林身后,早已经有武者怒声开口道:

    “来此之前,曹大侠已经和我等说过,此次来这里,先不要莽撞开口,先要和你等交谈一二,只要交出那王天策之子,我等便不会多做杀孽,却未曾想到,你们竟然如此残虐。”

    “吴兄弟只是见猎心喜,想要和你交手一二,你竟然就下此辣手,原先还觉得因为王天策身上的孽债牵连你们是否有些失却了江湖道义,而今来看,传言混没有半点差错!”

    “当杀之!”

    一声当杀之,说得煞气森寒,身后有数十上百的武者隐藏于人群各处,呼喊出声。

    人性最喜盲从,更加上许多武者根本不解方才发生了些什么事情,只是看到自己这边已经有一名高手死了,下意识就跟着呼喊。

    不片刻,竟然已经是山呼海啸一般,仿佛神武府众人就是人心所想,大势所趋,定要死在此地,不死不足以平民愤,不死不足以定江湖。

    在江湖中发酵了足足三月时间的所谓人心大势,一旦爆发出来,便是如此地激烈冲撞,仿佛山洪海啸,倾泻而下,一人之力,在这样的大势面前,几乎可以脆弱到不堪一击。

    未有命令,青涛骑按下不动,只是握着兵器的手掌早已经忍不住青筋暴起,被王安风救了一条性命的杭勇却已经忍不住,抱着自己的师弟,昂首喊道:

    “你们都是眼瞎了吗!!”

    “方才那人分明就是想要杀我师弟,若不是他,我师弟早已经被他射杀,这在你们眼中,也算是见猎心喜,也算是没有伤及一人性命?!”

    那名武者微微一滞,旋即似乎不屑,冷笑道:

    “区区神武府余孽所说,不足以为信!我还当神武府中人都是敢作敢当的汉子,没有想到竟然还有这种满口胡言乱语的货色!”

    杭勇目眦欲裂,怒喊道:

    “我乃柳剑派弟子!”

    众人微滞,旋即一道道视线刷地聚集在了一处头发已经发白了的老者身上,那老者穿一身淡青色长衫,手持一柄长剑,模样虽老,颇为清隽,正是柳剑派掌门。

    杭勇此时也已经看到了自己的师祖,满脸欣喜,呐喊出声,可是那老者却是偏开了自己的视线,此时周围人人气势汹汹,由不得他做其他想法,只是咬牙道:

    “我柳剑派弟子速来要惩恶扬善,行走江湖,仗剑行侠,未曾想不过只是短短一月时间,你们竟然就已经投靠了神武府!”

    “今日之后,我柳剑派再无你们这些弟子!”

    说完之后,感觉到周围视线竟然未曾有丝毫放松,一咬牙拔剑斩下了一截衣摆扔下,道:

    “你我之关系,有若此衣,一剑两段!”

    充耳所闻,尽数都是柳老先生高义的赞叹声音,铺天盖地一般,一截子淡青色衣摆垂落下来。

    杭勇早就已经呆若木鸡,看着想来就是自己眼中侠客豪杰的师祖急切着和自己划清关系的模样,看着那衣摆落在了一处肮脏水沟中,翠竹一般挺秀的青色竟也满是污垢。

    杭勇无力坐倒在地,前次死里逃生,他抱着师弟,手里握着剑穗嚎啕大哭,此次却是凄厉大笑,笑得前俯后仰,双目赤红,道:

    “原来不是眼瞎,原来只是心瞎!”

    “江湖原来也有如同朝堂勾心斗角,不是眼瞎,是心里瞎啊,哈哈哈……”

    王安风面无表情,站在了双方中间,莫小七忍着害怕出来,将大笑的杭勇拉走,王安风抬眸看那先前大放厥词的武者,缓声道:

    “你认得王天策?”

    开口武者冷然回答,昂首道:

    “不曾。”

    王安风又道:“那你是有亲族死于王天策之手?”

    那武者神色大变,吐了一大口唾沫,连连道:“大爷我爹娘活得好好的,可不像是你那个死了的爹娘,少拿言语来咒我等!”

    王安风沉默了下,似有不解,轻声道:

    “你又不认得我,也不曾和我爹有所仇怨,今日来此又是为何?”

    那高大武者腰板一挺,看周围众人一眼,抱拳朗声道:

    “为江湖道义,为枉死冤魂,为我心中这一口不平气!”

    “怎得,不可吗?!”

    王安风呢喃颔首,道:

    “行侠仗义,武者所为,心中一口气,豪侠所行。”

    “你来杀我,自然可以。”

    那名武者冷笑,只是右手扶刀。

    似乎是为其所鼓舞,另外一名道袍打扮的四十余岁男子踏前一步,双目怒张,道:

    “王安风,老子和你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之所以来此,当年你父将军十万,我家老父便是死在你爹手下,我该不该杀你?!”

    王安风似乎无话可说,轻声道:

    “为父报仇,天经地义,该来!”

    “王安风……”

    不知为何,先前有众人领袖感觉的曹东林此时却仿佛没有了存在,只是站在一旁,看着一个个江湖人士或真或假,怒声说出自己的理由。

    抬眸扫过,看到了更远处不惜千里迢迢,赶来这里只为了看个热闹的江湖武者隐有兴奋,彼此之间交头接耳说个不停。

    当下便知道这件事情不日便将传递向整个江湖,这原本还有可能毁誉参半的事情,就彻底成为了行侠仗义,为先辈报仇的大好事,大侠事,而他便是其中不可或缺的一环。

    心念至此,曹东林嘴角浮现一丝隐秘笑意。

    大势所趋……

    王安风沉默而立,耳畔听得一声又一声的怒喝,有些确实是真情实意,字字仿佛血泪一般,也有的只为助拳而来。

    而方才还在的三百青涛骑在这个时候仿佛已经消失不见,怒骂声中,只有他一个人承受,父仇,母仇,亲族之仇。

    脑海中,那总是微笑的书生似乎有些模糊。

    似乎自己所见永远不过只是个背影。

    王安风深深吸了口气,放眼所见,四面只见到兵器模样,耳旁怒喝声音不绝,一时间竟然有举世皆敌的错觉。

    局势已经剑拔弩张,只等得这控诉一停,对面彻底占据大义名分之后,便是可见的惨烈厮杀,到时候杀人不过是行侠仗义。

    惨烈厮杀……

    王安风低笑出声,笑声渐大。

    看这举世皆敌的模样,心中突地升起来了罕见的泼天豪情,突然踏前一步,手中燕支剑骤然出鞘,连带着锁链机关,猛地激射出去。

    这一招出手即快又狠,又是突如其来,闪电般刺穿了先前说话最是起劲的武者。

    锁链鸣啸,这个时候长度早就已经不够,纯粹以一身浑厚内力御器,再来猛地用力,将其直接从山崖上拉扯下来,一把抓在了手中。

    四下声音骤然停滞。

    一双双眼睛带着不敢置信的眼神,看着这里有宗师坐镇,竟然还敢主动出手的王安风,和方才的喧嚣比起来,这个时候的安静几乎算是死寂得可怕。

    王安风抬眸看着温和儒雅,方才并未曾出手的江东大侠,看着他旁边的高大剑客,他素来不喜欢杀戮,此时却毫不犹豫,将手中挣扎的武者直接以内力震杀。

    区区七品武者,在他面前几乎不堪一击,继而甩手将这自以为侥幸的武者扔在了地上,看着突然便死寂下来的包围,抬手连点,大声道:

    “他要为心中意气来杀我。你们有的要为旧仇杀我,有的要为江湖道义来杀我,有的为朋友助拳要杀我,王安风往日不曾见过诸位,诸位也没有和我打过交道,但是既然是寻王天策的仇,那么自然要应在我的身上!”

    “今日,有冤的报冤!有仇的报仇!无冤无仇想要行侠仗义的且来!但凡是王天策当年做下的事情,王安风在此一肩担了!这句话便在这里,今后无论何时都算作数,他日纵然有千军万马,要我项上人头,且来!”

    一双眼瞳仿佛出鞘利剑,横扫左右,右手剑到插在地,左手为掌,抬起虚引,仿佛江湖武者邀请切磋,坦然应对数百甚至上千江湖武者,高声道:

    “今日谁要来取王安风性命?!”

    无人动弹。

    王安风仿佛往日那般人畜无害微笑,踏前一步,旋即气劲沸腾仿佛有怒兽咆哮,裹挟了心中冲天而起的豪气,大笑道:

    “你们不来,那便我来!”

    “你们不杀,我先来杀!”

    五品武者,一身三千年龙血参养成气血,佛门护脚神功奠基,无穷血战带来的气势,轰然爆发。

    天地间有旋涡逆旋。

    王安风黑发狂舞,一拳横砸而出。

    “大风,起兮!!!”

    PS:今日二合一奉上…………四千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