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的师父很多 阎ZK

第一百章 接锋,猛虎怒咆(1/2)

    肉眼可见的劲气涌动,粘稠,联结在一起,然后浩荡向前,酒楼上书生瞪大双目,隐隐约约,几可以看到嘶咆的猛虎虚影,按爪长啸,震荡空气。

    书生不敢置信,抬起右手用力揉了揉眼睛,再往下看时候,那猛虎不见消失,反倒越发真实,长及数丈,肋生风云双翅,或者嘶咆,或者甩尾,真实不虚,仿佛当真山海经中所载异兽重现于世。

    巨大威势,令他双腿战栗,哗啦一下,直接坐倒在地。

    右手支撑在地,双目瞪大,面容煞白,奋力几次,却终究起身不得,却是为这虎威所骇,身子都不是自己的了一般,左右环视,所见酒客尽数都如同自己现在一般的模样,宽慰之际,不由得苦笑呢喃:

    “本以为武夫只是刀口搏命的武夫,竟,竟当真能够到这样近乎神明的境界么……”

    “叹服,叹服,而今才知天外有天的道理。”

    耳畔但听得猛虎咆哮,风声呼啸。

    酒楼之下,王安风往穷奇处大步走去,气机护体,那些剽悍骁勇的武者尽数不能够近身,烈马嘶鸣,突有一匹颤动,当场倒毙,竟似当真见到了威慑赫赫的猛虎一般。

    两人距离不过只有十数丈,他步子迈得大,身法又高,没人能近得了身,不过是短短的数息时间,寻常人根本不足以反应过来的刹那,已经出现在了穷奇身前三步之远。

    王安风从对面青年的眸子里面清晰地看到了自己现在的模样狮鼻阔口,白发狂乱,一手高举,五指箕张,直直朝着穷奇面目上拍下,后者玉冠被劲气迫飞,一头黑发朝后扬起。

    只在手掌翻落瞬间,在其身后隐蔽处,突然有一声剑鸣响起,旋即一人飞身近前,身穿布衣,不修边幅,胡子拉碴的模样,掌中一柄修长剑器出鞘。

    剑锋嗡鸣震颤,一瞬间笼罩向王安风周身十数处要穴。

    气机牵连,剑器如虹。

    这一下当真是出乎于所有人预料当中,石破天惊般手段,穷奇站在原地,脊背笔直,连动弹都没有动弹一下,神色更是从容不迫,那剑只在他肩膀上一寸处刺出,凌厉已极,宗师之下,几无可避。

    王安风却仿佛没有看到这惊雷一剑,只顾往前,口中张开,突然低沉吐出一字,音节古朴苍茫,震颤人心,瞬间影响到周围数丈方圆当中,人马踉跄似醉,难以稳住身形。

    刺出的那一剑和当年赢先生传授给王安风的剑术极为相象,先是将自身精气神凝聚为一,旋即瞬间刺出,讲求其势浩大,瞬间爆发的力量,仿佛千丈飞瀑,从天而落。

    中间停顿哪怕只这一息时间,整个剑术便失去了真意,从一门上乘剑法,沦落到不过能够勉强入眼的刺杀剑术,堪称霄壤之别。

    出剑之人既然能够出得了这样的雷霆一剑,自然也知道这样,知事不便,抬手一拉穷奇,就要瞬间暴退,拉开距离。

    可王安风却早在发声之前,就已经抬手,更在这一瞬间展现出了绝不应当属于这九尺彪形大汉的绝妙手上功夫,先发先至,以肉眼难辨之速度,瞬间扣在其右手手腕上。

    然后粗如短匕的大拇指和食指几乎本能,一下扣住剑客列缺,太渊两处穴道,运以独门手法,死死锁住。

    这两处穴道,一者乃任脉之一,八脉交会处,一者为手太阴肺经要穴,肺朝百脉,脉会太渊,两处穴道被制,那剑客只觉得一条臂膀登时酸麻无力,内力被强行迫出。

    下一刻,浩荡不休的刚猛劲气爆发,就要将这一柄显然不在巨阙鱼肠之下的名剑夺去。只是王安风却未曾想到对方刚烈,即便手腕处骨骼经脉被捏得咔咔作响,面容扭曲,仍旧死死握住不肯松剑。

    王安风这一次伪装成那一夜的胡人高手前来,本就不愿与任何人纠缠过久时间,以免暴露身份实力,招致怀疑危险。

    当下夺剑不成,手腕翻转,阴阳自体内轮转,借力而为,右足点地,青石地面登时炸出一个小坑,整个人如同奔腾猛虎,借助对方夺剑之力,顺势靠近。

    这一变招如同阴阳轮转,凡人呼吸,再自然不过,更无半点征兆,布衣剑客心脏猛地一突,在千钧一发之际,发力将穷奇抛掷而出,自身却没有了再离开的机会,被王安风以肩膀生生撞在了胸口偏上处。

    本来打算硬抗,却感受到了澎湃如同东海巨浪一般的劲气和膂力,面容不由得骤变。

    但听得咔嚓脆响,这一名修剑修到极高明境地的剑客,登时便撞飞出去,气机萎靡,已经受了不轻内伤。

    王安风在少林寺静心打坐,此刻已经处于联结神兵气机,欲倾而为倾,欲动而未动的状态之下,气机充沛,绝不逊色于中三品中任一高手,只是不能久持。

    在刚刚那一瞬间交锋当中,看似是轻描淡写,蛮不讲理,只不过是一抓一撞,实则已经用尽了平生绝学。

    药王谷医术,神偷门法门,诸般奥妙的武功精艺,更是全部融合其中,只一下便将一位货真价实的中三品高手打得重伤,实力十不存三,动作干脆利落,更显得威势赫赫。

    当下立于地面,口中长啸,仿佛龙吟,穿金裂石,周围那些本就有高明内力的武者,只觉得一时间胸腹憋闷难受,头晕目眩,几乎站不稳当,更不必说进行阻拦,可寻常百姓却没有半点异样感觉。

    而只在这一瞬间,他已经出现在面目痛苦的穷奇面前。

    当真是咄咄逼人,半点不肯放松。

    右手张开,五指微勾,就要抓住穷奇的脖颈,可是就在这个时候,车队当中,第二辆马车突然哗啦爆开,木片纷纷碎裂,一面棋盘,纵横十九道,连带着黑白棋子,铺天盖地一般朝着王安风倾砸过来。

    王安风冷哼,拂袖一下,肉眼可见一道凝重气浪如同墙壁,阻拦身前,激射而出的黑白棋子一下停滞在了空中,数息之后,方才失力跌坠在地,丁啷作响。

    一人子车中纵身而来,右手在前,掌势雄浑凶悍,直取王安风面目,王安风此时伪装是一雄伟老者,当下扭转过头,冷笑声中,不退不避,勾勒木剑气机,一下击出右掌。

    两掌相对,先是寂静无声,旋即整条街道,长及十数里地面青砖,同时震动翻起,两侧建筑摇摇晃晃,几乎比得上地龙翻身,若非这里是极繁华之地,建筑都是花了大价钱请了墨家工匠修筑,恐怕早就已经倒塌一片。

    王安风感觉到木剑神兵的气机正在以极快的速度消耗,神色不变,心中反而大石落地以穷奇身份,对方的身边果然是有高人在保护,而今暴露出来,反倒最好。

    一个隐在暗处的高手远远比两个暴露的高手还要更危险。

    只是不知道,这人在名剑组织当中,究竟是归属于什么层次,武功竟然如此之高即便以木剑气机相助,他也只是勉强抗衡,不落下风而已。

    而且,能有这样的高手护持,穷奇身份,似乎远比他现在所想的,还要再高上一两筹。

    却不知道他心中惊异,对面更是震动不已,后者本在组织之中地位卓绝,虽然武功稍微差些,但是却也是十二掌兵使者之一,自有先古残破神兵气运在手,能为宗师手段。

    此次之所以会和‘穷奇’同行,完完全全只是巧合。

    碍于两家关系,前次专门折返到仙平郡来,提点了‘穷奇’一两句话,但是未曾想到,当日正欲起身离开的时候,从传信处得知了徐嗣兴功败垂成的事情。

    出于穷奇恳求以及开出的优厚条件,不得不再度护他几日。

    本想着,对方虽然能够有招雷的手段,但是以穷奇心性,暗中行动,总不至于被发现,就算是发现了,短兵相接,凭借自身武功,却也不足为惧。

    但是此时一对掌,方才知道对方气机雄浑之处,远超自己想象,若非是江湖上那种极为罕见的真正宗师,就是掌握有一柄新近开锋认主的神兵,总之哪一种都不是好相与的狠角色,当下心中已有悔意。

    缓合一口气机,准备开口说话,却见到王安风嘿然呼气,右手方才收起寸许,猛地复又击出。

    劲风鼓荡,刚刚逸散的气机全部被这一掌裹挟,虽然发力短促,但是掌势雄浑,还要更胜先前一筹,再加上猝然而发,难以防备,实在是一等一的杀招。

    这一下措手不及,对面那中年男子只来得及双臂栏架,借助了神兵气韵抵挡住了这一招掌法,却没能想到,王安风竟然又出一掌。

    这第三掌非但勾连先前气机,更是连神兵气韵都有一息被他所裹挟,雄浑霸道,一下将那男子击飞了十数丈距离。

    后者面上煞白,直觉双臂震颤麻木,脑海中却仿佛有一道雷霆闪过,瞬间将记忆深处的东西照亮,忍不住失声惊呼:

    “原来是你!!!”

    PS:今日第一更奉上……

    三千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