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的师父很多 阎ZK

第一百八十章 关于沉得住气(二合一)

    少林寺·主峰

    依旧是一如既往的风光,同样一片银装素裹的模样,地面,建筑,甚至于佛钟外都覆盖了一层薄薄的白雪,青松挺立,天地广阔清冷。

    天空中一片涟漪浮现。

    旋即就出现了一道身影,一身黑衣的王安风几乎是在出现在少林寺的瞬间,就已经维持不住易容的效果,伴随着一阵轻微的骨节脆响声音,还在空中,就已经变成原本的模样。

    然后就直接朝着地面上栽倒下来,快要硬生生砸在地上的时候,被鸿落羽一下提起来了衣领拉住,卸去了那股子冲劲,免了脸颊撞在地上的惨痛下场。

    鸿落羽一身白衣,一如既往,只是终于有了一双机关腿脚,不像原本仿佛鬼魅一般。

    此刻轻轻拎着王安风,落在地上,让他站稳之后,上上下下打量了下后者,然后浮现满意神色,毫不客气一下拍在他肩上,哈哈大笑道:

    “不错不错!”

    “这一次为师很满意啊,哈哈,不错不错,比起那贼秃子在江南时候一步入宗师弄出来的动静也差不了多少了,继续保持,很快便能够出师了。”

    “不过,想要追上为师,却还差着火候啊,哈哈,我告诉你小疯子,为师最后扔出去那一把剑去,绝对唬得他们一愣一愣的,搞不好几百年以后,这儿都会有个剑泉之类的地方,人人参拜,哈哈,想想就舒服……”

    王安风此刻体内气机已经半点不剩,当下给他拍了个趔趄,现些朝前扑倒在地,踉跄几步,方才勉强稳住,引得鸿落羽微微一呆,下意识看了看自己的手掌。

    同时感觉到数道饱含杀气的视线落在了自己的背上。

    即便是鸿落羽都忍不住狠狠打了个寒颤,脸上笑容有些僵硬,咳嗽两声,并不回头,只是义正言辞道:

    “这……咳咳,安风,你,你这身子有点儿虚啊。”

    “老药罐你也不快给他补补。”

    一阵手忙脚乱之后,王安风自武功小成之后,罕见被二师父吴长青直接扔到了满是药汁的大木桶里头泡着,至于其他事情,则说先养好伤势之后再提。

    鸿落羽微微抬头,仰望冬日晴空,满脸萧瑟道:

    “小疯子还是不行啊。”

    “我得去给他找点东西补补去,最近就不回来了……你们不用想我。”

    背后有一只宽厚的大手搭在他的肩膀上。

    鸿落羽笑容略有僵硬。

    “那什么……大,大和尚?”

    “阿弥陀佛……”

    背后僧人脸上浮现温和笑意。

    “贫僧送送你。”

    …………………………

    天空中一道破空声音迟迟响起。

    像是某种超过墨家最高技术的巨型机关弩射出的弩矢,天空中厚重的云层被一层一层搅碎,撞破,然后伴随着迟迟而来的呼啸声音,形成了特殊的形状。

    药房当中。

    王安风整个人都浸泡在了深琥珀色的药浴当中,只露出了一个脑袋,二师父吴长青已经转身出去找赢先生,准备其余的药物和接下来的治疗。

    他这一次的伤势有些严重了。

    王安风稍微舒展了一下身子,让药浴更全面地浸泡了身体,虽然有受了不轻的外伤,但是他的金钟罩已经修行到了不低的火候,那些皮外伤大多已经结疤,真正麻烦的是内伤。

    先前在天雄城中,强行击破了两名四品的联手,就已经受了不轻的伤势,之后虽然修养了很长时间,算是痊愈了,但是元气仍旧未曾彻底恢复。

    然后才过去了数月时间,就又受了更重的伤势,就连上一次重伤后的影响也重新出现。

    感觉到体内虚弱的程度,王安风不由自嘲。

    这下子倒是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

    这种经历于他而言颇为陌生。

    他本身天赋就相较旁人更易于回气,之后苦修至今,一直搭配了天下第一神医的药浴,所修武功,无一不是江湖中绝顶的神功绝艺。

    更何况还曾经服用过三千年龙血参,一身内力气机磅礴浑厚,远超同辈,甚至于与寻常四品相抗也不落下风,自习武以来,从未曾遇到过几次耗尽内力的情况。

    可是这一次,却是彻彻底底给耗了个干干净净。

    非但如此,就连两件神兵中的灵韵气机也给榨干了,木剑诞生时日不长,未曾诞生灵智,麒麟器灵现在已经无精打采,连幻化出形都做不到了。

    即便是神兵,也最起码需要一月以上时间的静养才能够恢复过来,至于他自己,却不知道要多久才能痊愈了。

    若是以他自己的医术,恐怕最少六个月不能够随意动武,否则就会留下后遗症。

    二师父的话,绝对用不了那么长的时间,不过,这等严重的伤势,也不是一两个月能够做到的了,恐怕先前的计划,不得不放缓了。

    王安风抬起右手,琥珀色的药汤从指缝流泻下去。

    他想到了最后被青竹钉杀的巴尔曼王,还有在罪军塔最顶层发现的白骨,血痕。

    靠在了木桶的边缘,双眸闭起来。

    “不过……我可不后悔。”

    ……………………

    吕关鸿,徐传君四人亲眼看到了王安风消失的那一幕,因为所处地势颇高,所以清晰地看到了万军半跪的一幕,其中吕关鸿和王安风相处的时间最长,所受到的冲击也最大,目瞪口呆,近乎于呆滞了一般。

    他无论如何都没有能够想到,那个心冷手黑的冷酷大夫,实力居然强大到了这样的程度,更不曾想到最后会以这样充满传说色彩的方式落幕离去。

    徐传君亦是满脸茫然,呢喃自语道: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只要你还存在,就像是一把剑一样,令安息权贵不得不后退一步,然后,原本的死水就有了喘息机会,可以求活……”

    “原来如此,这便是你所说的另外一种解法吗?”

    那柔婉女子只是安静看着自己的丈夫,几人之中,最先反应过来的,反倒是对于局势的了解不那么深的青年阿顿。

    他既不像徐传君那样,对于安息国情局势有着自己的了解,也不像是吕关鸿,和王安风相处日久。后者于他不过是旅途当中偶然遇到的一个过客,远不如那五万军队带来的威胁更大。

    青年盯着那边仍旧密密麻麻的五万军势,天生的直觉让他觉得自己的头皮有些发麻,背后的肌肤一刻比一刻绷紧,咽了口唾沫,忍不住压低声音道:

    “先生,老头子,我说你们看也看过了,现在那,那一位也已经安全离开了,现在是不是该顾一顾咱们了?”

    “咱们可不像是他。”

    “那样的对手,我是活不过多长时间的,还是说先生你也能在五万大军里面杀个对穿吗?或者他们其实不会对我们怎么样,还会端出羊奶烤肉,好声好气招待我们?”

    徐传君闻言回过神来,感觉到那种兵锋带来的冰冷压迫感,神色亦是微微一变,道:

    “不错,是我失态了……”

    “趁着此时这些人尚且没有反应过来,速退。”

    “老先生若是没有所去之处,不如与我等同行?”

    吕关鸿收回视线,不知为何,他似乎有种感觉,天下之大,今日一别,似乎就已经再难以和那个臭小子重逢了,心中略有惆怅,道:

    “你可知道老夫身份?”

    徐传君点头答道:

    “老者是万兽谷二长老,在下还是知道的。”

    吕关鸿又道:“那你可知道,我那师兄和邪教够解,欲要对江湖不利,你与老夫同行,少不得追杀。”

    还不等到徐传君答应下来,就有一道娇媚柔婉的声音咯咯笑道:“邪派?阿尔兹你这样说你的师兄,你那位师兄恐怕是要伤心得不行了。”

    两人神色俱变,猛地抬头看向声音传来之处。

    却见在此处高地地势下降之处,不知何时站着了一位身姿柔美的女子,穿着一身紫衣紫裙,眉眼之中,满是妩媚,嘴角一颗美人痣,更添风情万种,此刻看着眼前戒备的数人,微微笑道:

    “老头子,又见面了。”

    “没有想到你竟然真的有这么大的机缘,中了妾身的毒,还能够活到现在,没有变成活花泥,这种事情,在此毒诞生这两百年来,还是第一次呢。”

    徐传君右手低垂,内气暗运。

    阿顿毕竟修为稍逊,反应慢了一拍,但是在意识到是敌非友之后,迅速拔出腰间的弯刀,往前横跨一步,拦在了那面目柔婉的女子面前,一双刀眉微微抬起,满脸警惕。

    而吕关鸿在看到来人的瞬间,脸色就已经剧变,却是认出了这正是和他师兄暗中勾连的紫衣女子。

    当日他以一招虎咆拳正中对方后心处,本是十成十的杀招,却没曾想攻敌不成,反倒被剧毒缠身,此刻见面,尚未动手,右手不自觉便微微颤抖,似乎重又感受到那种痛不欲生的感觉,面色不由得微白,咬牙道:

    “你怎么会在这里?!”

    紫衣女子右手手指把玩鬓角头发,咯咯笑道:

    “你说为什么呢?二长老?”

    “你既然已经知道了妾身擅长毒功,居然不加掩饰便出现在了妾身附近,难道是觉得妾身先前没有做过什么后手吗?”

    徐传君神色骤变,脱口而出,道:

    “药香?!”

    紫衣女子面目娇魅,拍手笑道:

    “果然不愧是江南世家出来的人物,脑子就是转得快,不瞒先生,你们来了这里的时候,妾身就已经知道了,遣人来此,只不过,先前那位的武功委实是太过于恐怖,年纪轻轻,近乎于宗师一般,不曾有动手的机会。”

    “可是现在不同了。”

    “不管那位是道门所谓的羽化飞升,还是说用了天下第一等一的轻功离开,终究是不在这里了,可好,妾身终于有动手的机会了。”

    “今日无论如何,不能够让你们几位离开,这样可不是待客之道。”

    “诸位,还请援手。”

    “哈哈哈,好说好说,胡姑娘开口,我等岂有不从之理?若非方才那位高手威势过于迫人,早已经将这几人擒了来,送到姑娘面前,如何会等到现在?”

    “不过姑娘所授丹药果有奇效,此事了结之后,可否匀给老柳些许?哈哈哈……找姑娘也方便些。”

    一言落下,突有大笑传来,周围登时跃出数名好手,或者是豪迈大汉,手持重剑,或者是年迈老妪,鹤发鸡皮,却都是气机绵长深厚之辈,只是不知为何会为此女所用,出现在这里。

    吕关鸿咬紧牙关,突然开口道:

    “妖女,你不过是为了将老夫抓回去,这几人和老夫不过是萍水相逢,老夫与你走,你将他们放了,否则……”

    “否则?否则什么,否则你就自杀在这里吗?”

    紫衣女子咯咯笑起,略有嘲弄,道:

    “若是如此的话,倒是省了妾身许多功夫呢。”

    “请吧。”

    吕关鸿神色一时间颇为难看,咬牙看一眼徐传君,苦笑道:“倒是老夫乱来,反倒是连累了先生夫妇。”

    徐传君叹息道:

    “徐某也是心中好奇,方才来此,哪里是老先生的缘故?”

    “不过,你我二人拼力一搏,未尝没有机会。”

    紫衣女子双臂抱起,神色慵懒妩媚看着眼前被诸多好手包围的吕关鸿几人,心中终于又有了一切尽数都在掌握的从容不迫,便在此刻,她却突然听到了一道熟悉的声音,缓缓道:

    “璇儿,罢手吧……”

    紫衣女子微微一呆,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不只是紫衣女子,周围各家各派为之所用的高手亦是微微一震,心中浮现不解。

    他们熟悉这道声音,知道这乃是安息国中罕见的一位大高手,其隐隐似乎有宗师之能,来去如风,手中短剑更有偌大的来头。

    此次行动便是由她出口,否则以他们身份,无论如何不可能轻易听从命令,可怎得尚未出手,便即放弃?

    这似乎不是她的作风。

    紫衣女子急急道:“可是,师父……”

    另一道温润儒雅的嗓音微笑道:

    “这位姑娘,可要记住,师命不可违……”

    胡璇儿心中狠狠跳动了下,然后猛地扭过头来,神色骤然变化。

    她看到了自己往日纵横来去,近乎天下无敌的师父身子僵硬,虽然依旧如常气度,但是在她的肩膀上,搭着了一只白皙修长的手掌,似颇为亲昵,但是自己师父却一动不敢动,连拔出那柄神兵雏形,施展宗师手段的念头都没有。

    仿佛只消稍微一动,那轻飘飘的手掌便会有雷霆万钧之势,便会当场取了她的性命。

    众人视线下意识顺着手掌往上去看。

    看到了云纹广袖,一袭道袍。

    这是一位模样秀丽的道人。

    虽为男子,但是若论姿容,甚至于还在胡璇儿之上。

    正当众人有些看得呆住的时候,那道人突地微笑道:“对了,险些便忘了一事,若真忘记,回去少不得被他们埋怨了,好险好险。”说着随意伸手入怀,取出一物轻轻覆盖面上。

    所有武者的心脏都狠狠地跳动了一下,有些沉迷的目光被恐惧所占据,他们想要大步后退,却又控制不住身体,不敢有丝毫的异动。

    那是一张黑铁面具,上面有狰狞的兽面。

    他们才刚刚看到过这张面具。

    在那个力破千军,杀王而去的此刻脸上。

    而此刻,那张面具重新出现,看着那熟悉的狰狞兽面面具,几个词汇在他们的脑海当中浮现,然后不断碰撞,轰然如雷,令他们的面色不由得苍白下去。

    他们?埋怨?

    能够力破千军的,不止一人?!

    在这瞬间仿佛感受到一层厚重云层,笼罩上空,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来。

    狴犴面具下面,道人微笑,和煦有礼。

    “姑娘,以为如何?”

    ………………

    “这小子,要什么时候才能够到宗师啊?!”

    鸿落羽盘腿坐在少林寺中,头发上面顶着几根树叶,被圆慈以十二层金刚不坏神功为基础施展出的释迦掷象功扔出去之后,以他的轻功,也花了些时间才回来。

    青衫文士神色淡漠,轻描淡写翻动书卷,淡淡道:

    “宗师?”

    “呵,不过是将手段一齐用出的蛮徒罢了。”

    “再如何蠢笨之人,也不能做得更差,宗师?呵,天下宗师,何时如此不值一提了?”

    鸿落羽脸上笑容微微一僵,道人不在,他便看向吴长青,干笑道:

    “老药罐,你不弄点补药么?什么正一凝碧丹之类?”

    老者一边翻看医术,一边抚须叹道:

    “还是先将身上伤势养好再说罢……而且,落羽,五品之时,有这般表现,难道不是常规如此么?”

    鸿落羽又是一呆。

    他忍不住要爆粗口,谁家五品能轻易做到这一点了?

    老者看了他一眼,抚了抚须,以一种你果然还不够成熟的语气,无奈叹道:

    “你忘了吗?想当年独孤剑圣,刀尊,以及少林方丈,不都如此么?只是寻常,寻常,落羽勿要大惊小怪,还要专门去准备丹药进补么?”

    “你这个三师父虽不着调,却还真宠风儿呢。”

    鸿落羽嘴角抽搐,看向圆慈,道:

    “大和尚,你说两句?”

    僧人盘坐,神色淡然,道:

    “阿弥陀佛。”

    “你太执着了,须知心境平淡为上,妄动杂念,便生心魔,不得清净自在。”

    鸿落羽额角抽搐,一时间几乎说不出话来。

    吴长青轻拍额头,笑道:

    “老夫还要去给风儿疗伤,便先走了。”

    圆慈闻言,亦是起身:

    “贫僧要做功课,要回大殿一趟。”

    鸿落羽看着两人离开,满脸茫然,青衫文士一挥袖袍,冷淡道:

    “勿要在本座面前乱晃。”

    “碍眼,退下。”

    鸿落羽:“…………”

    吴长青神色淡然,检查了王安风的伤势之后,踱步走入药方,然后随手关上药房的门,深深吸了口气。

    转身,右手一挥,取出一堆药方。

    抚了抚须,老者摇头笑道:

    “正一凝碧丹?落羽啊,果然还是年轻。”

    “那怎么够?!”

    老者双目浮现精光。

    “唔,我看看,固本培元,上清玉液丹?不不不,这个口味不好,六阳三元真丹……这个不错,早上吃这个,中午的话,就九鼎涅盘丹好了,下午的时候,用天玑腾龙丹……”

    少林藏经阁中,圆慈翻找经文。

    地上堆了一堆散开的典籍。

    僧人盘坐在一堆一堆的典籍中间,眉头紧紧皱起。

    “我记得这里还有几门没有练过的拳谱。”

    “嗯,先学一学,然后找个机会,教给安风好了,对了,后山菩提树,这一段出来,磨一串佛珠给徒弟,嗯,达摩剑法,韦陀伏魔剑的剑谱在哪里?”

    “算了,索性将藏经阁重新整理一下便是。”

    “如此也是一桩好事,方丈,首座,勿要责怪弟子,阿弥陀佛。”

    少林寺主峰上。

    文士神色冷淡,一手随意翻阅书卷,右手支撑脸颊,指掌遮掩嘴唇,唇角微勾,手指轻敲桌面,声音清脆舒缓,隐与古乐相合。

    便在此刻,伴随着涟漪,外出的古道人出现,文士嘴角笑意瞬间收敛,整个人依旧是冷冰冰的模样,似在翻阅典籍。

    ………………

    鸿落羽踏空而去,唉声叹气,呢喃道:

    “找点好东西给小疯子做做补偿吧,啧,这帮没心眼的。徒弟出息了都不懂开心一下?”

    “难道说这帮家伙真的比老子得沉的住气么?”

    PS:今日更新奉上……感觉前几天天天暴更万字进化的反噬好像有点严重,提不起劲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