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的师父很多 阎ZK

第一百八十一章 隐世势力,极度危险意难平(二合一)

    古道人随手将面具放在了石桌上,一拂袖袍,云纹翻动,毫不客气端坐在文士旁边的竹椅上,端起来桌上茶盏,吹了吹热气,发现温度恰好入口,并不会觉得烫,微微一怔。

    入口清淡而远,和文士手边那杯滋味颇厚的山茶所用,无论茶叶,泉水,以及泡法截然不同。

    唯独冬日雪泉,才能沏出这样清冷的口感。

    道人嘴角微笑,抬眸看了一眼神色冷淡,目不斜视,一手端起茶盏饮茶,正在翻看典籍的文士,笑道:

    “今日你心情似乎不错?”

    文士声音冷淡,并不回头看他,道:

    “何以见得?”

    “我猜的。”

    青衫文士神色不变,淡淡道:

    “猜错了。”

    道人笑了笑,只是端茶细品,慢悠悠看着天空云散,过了一会儿,文士将茶盏放在桌上,随口问道:

    “那几人,如何了?”

    古道人慢悠悠回道:

    “不如何,我只是将那个老先生护着离开了那里,就回来了,至于那修炼了一身毒功的,倒是没有对她们动手。”

    “安风还有事情想要从她们身上知道对吧。”

    “若是取了她们性命,线索不就断了?”

    文士颔首,不曾多言。

    道人抚了抚茶盏,复又哂笑道:

    “不过,那几人怕是要吓一大跳了。”

    …………

    远处军帐当中,有击鼓声音响起,沉闷如雷,远近可闻,紫衣女子胡璇儿顾不得细究心中震动,并着那些离开各派同门的武者,尽快赶回了巴尔曼王营地当中,省得被人看出可疑之处。

    虽然一路上没有主动提及这件事情,但是所有人都心照不宣,保持着沉默,没有和其余人谈起这事情,更不曾告知将领和两个王子。

    巴尔曼王已死,军权就由两名王子,以及各大将领所掌控,这些军队本来应该重新回到各自的驻地当中,但是王上一死,接下来就是选拔新王的过程。

    扶王之功,一步登天,荣华富贵,近在眼前。

    无论如何,这个时候是不能够离开的。

    是以这五万大军,就连临时在各个绿洲当中招收的牧民都没有被允许离开,浩浩荡荡,开拨向巴尔曼城行去,巴尔曼王的尸骸则临时以木棺盛放,四马拉车,被重重保护在重军之中。

    出乎所有人的预料,先前交手时的动静之大,实在是安息江湖中许久都没有出现过的大场面,但是将领校尉各自清点了麾下士卒之后发现,寻常士卒几乎没有什么死亡。

    重伤的则大部分都是为了抢功,在那刺客冲阵时候近前厮杀的将领和江湖武者,粗略一看的话,所有伤亡之中,唯独巴尔曼王伤口最为致命,可见出手之人,已经是杀心如铁。

    胡璇儿神色沉凝,在行进路上,能够听得到众人低声交谈,无不是担忧这个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的刺客会对安息平静已久的江湖造成什么样的冲击。

    这些世家大门出身的江湖武者,毕竟和最底层的士卒不同,对于那刺客最后踏空虚化的一幕,他们更愿意相信这是江湖上难得一见的顶级轻功,而非是什么仙人下凡。

    上万军队,以及各派高手的围堵,都没能将他留下,足可以称之为来去无踪,这样一个身法高超,又手段狠辣的人物,出现在江湖上,对于久享平静的各大派别而言,着实是是祸非福。

    而因为紫衣女子胡璇儿之邀,又亲眼目睹了第二个戴面具高手出现的那些派别高手脑海中则是已经再容不下半点其他思绪。

    幸得他们都算是经历过许多风雨,并非是初出茅庐的雏儿,这一路上虽忧心忡忡,各自都不曾表现于外。

    只是自彼此交错的眼神之中可以料到,等到回返各自门派之后,必然会将这些事情告知于门派中的长辈同僚。

    到时候安息江湖将会如何震动波涛,乃至于影响到真正的天下江湖大势,虽然还不曾到那一日,却已经足以预料了。

    大军开拨,日行三百八十里。

    因为种种原因,即便是那些高手,或者坐骑脚力远超寻常士卒的将领贵胄,也都没有如同往日那样,仗着坐骑脚力,提前回到城中,一边享受美酒和美人,一边等着属下督军回返。

    一路上花去了月余时间,才回到巴尔曼城当中。

    入夜之后,胡璇儿将自己的师父迎入屋中,那是个身材颇为娇小的女子。

    胡璇儿年纪已经二十八岁,只是因为天赋异禀,而毒功修行和玄门正宗截然不同,被视作旁门左道,虽然有诸般危险不稳,但是进境极块,即便如此,她也只是堪堪抵达五品境界。

    据此估量,眼前女子岁数起码要在五十岁左右,但是肉眼看去,仍旧不过只是双十岁月,眉眼之中褪去了如胡璇儿那样的妩媚,反倒如出水芙蓉,唯独面色隐隐一丝苍白,似是受伤未愈,越发显得柔弱,我见犹怜。

    这名面目清秀的女子随意坐在床上,胡璇儿不敢怠慢,半跪在地,头颅低垂,轻声道:“师父,这一次事情未能成功,弟子……”

    女子咳嗽了一下,摆了摆手,叹道:

    “这件事情不能够怪在你的身上。”

    “便是为师,不也是一出现就给那个道人给制住了吗?翩若惊鸿,宛若游龙,好生厉害的身法……”

    胡璇儿心跳禁不住微微加速。

    这段时间以来,大军开拨,并不入城,只是随军扎寨,她一直没能够找到时间和自己师父细谈,此刻听到师父主动提及那一日出现的年轻道人,忍不住轻声道:

    “那道人真的……”

    女子点了点头,叹道:

    “光论道门劲气上的造诣,为师从未曾见到过比他还强的了,以这样的手段,定然是绝对的宗师,只是不知道,大秦的道门什么时候又出现了这样一个惊世之才,我等竟然一点消息都没有收到。”

    “而且,他的脸上也戴着那一张面具。”

    即便已经过去了足足月余时间,女子的眼底仍旧浮现震动之色,她未曾和胡璇儿说出,当日那道士只是一抬手就已经将她制住,这种手段,已经不是一般的宗师所能够达到的了。

    一般的宗师虽然也有通天彻地的本身,但是她本身也有一柄古朽的神兵,气机虽然已经在漫长岁月当中近乎于消失殆尽,但是终究还留有部分,能够让她借之施展出宗师手段。

    气机流转,仿佛惊雷走电,不过忽然而已。

    可是那个道士一抬手分明动作徐缓,每一个动作的轨迹和走向她都能够看得清清楚楚,但是当她真正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时候,那一只白皙的手掌已经轻轻落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而在眼前,那温润如玉的道人正在浅浅微笑。

    时隔月余,再度回想。

    女子的瞳中仍旧浮现出了淡淡的惊惧,当下按捺住自己心绪,不让其继续发散,继续深入下去,生怕再想哪怕一息时间,自己就会失去全部的勇气,彻底放弃这一件事情,道:

    “总之,这江湖中恐怕是有隐世势力出世了。”

    “一出现,就有起码两名成员能够爆发出逼近甚至于超过宗师的手段,不可以小觑,为师将会此件事情尽数上禀,你在安息,亦要小心谨慎。”

    “虽然那面具人对于我等似乎没有什么恶意,但是此一时彼一时,你在安息,很有可能还会和他们接触,若是当真有那么一天,切记,不可以妄动,一切以谨慎为主。”

    胡璇儿自然一一答应下来。

    想了想,正要将那一夜自己和此人交手,一身无往而不利的毒功似乎遇到克星一般的事情告诉自己的师父,却看到眼前的女子叹息一声,神色隐有恍惚,道:

    “他说,他们……”

    “这个组织,能有这种手段的,究竟有几人?”

    胡璇儿声音微微一滞,脑海中重又浮现仿佛惊雷破空一般笔直奔来,挡者披靡,如波开浪斩一般的剑光,强自笑道:

    “天下宗师,自然不可能会多。”

    “弟子所料,此二人或者就是此组织中最强二人,此次出来,乃是为了能够一鸣惊人,才做出了这么大的事情。”

    清秀女子微微叹息,道:

    “若是如此,那便好了。”

    胡璇儿面上笃定微笑,心中却实则没有半点把握。

    那二人,就真的便是那个组织当中的最强之人了吗?

    她扭过头去,看向窗台,窗户打开,外面天色一片漆黑,只能够隐隐看得到星星点点极为渺小遥远的星光,却令这夜色越发阴沉起来。

    她想到那位尸身已经近乎腐朽的巴尔曼王,隐隐感觉到了一股极强的压迫感,令她几乎有些难以呼吸,就像是年少时在深山老林中修行,看到天空被厚重的雨云遮蔽,却不知道会下多大多凶猛的暴雨,更不知是什么时候下。

    她旋即又想到了那造成这一切的始作俑者。

    忍不住咬了下下唇,心中升起了十二万分的警惕心。

    那个危险而疯狂的家伙,现在一定正隐藏在哪一个角落中,密切关注着巴尔曼城中的变化,或者得意洋洋,或者正在准备着下一步的计划。

    ……………………

    巴尔曼王的王宫中,依旧一如既往地灯火通明。

    大王子一如城中,略作推辞,就毫不遮掩,住入了这不知道耗费了多少黄金才修建出来的江南园林王府当中。

    而二王子并没有和他相争,仿佛一下子就变成了大王子理想中温顺而胆怯的兄弟,乖乖住在了他在巴尔曼王城的住处。

    那是位于城南的一座院子。

    建筑的风格完全就是安息国应有的那一种。

    苍茫古朴的风格,方方正正的建筑,仿佛黄沙一样色泽和质感的巨石块。

    模样和巴尔曼王极为相似,眉眼处却要清秀许多的二王子换去了身上的甲胄和猎装,换成了宽松的居家衣物,微卷的黑色长发用束额挡住,露出了一双清亮的眼睛。

    右腿盘起,左腿垂下坐在石头床上,看上去就像是个寻常的安息富家子弟,旁边侍女为他盛酒,他微微把玩着手中的粗陶酒碗,浅绿色的烈酒在陶碗中晃来晃去。

    他的前面,跪着几名男子。

    其中一人双手捧着一个红木托盘,托盘里面是明黄色的绸缎,上面放着一面玺,为猛虎盘踞的模样,捧着王玺的中年男子头颅低垂,极恭敬道:

    “回禀王上,王玺在此。”

    二王子将手中酒碗轻轻放下,左手抓起王玺,在明黄色绸缎上深深一按,留下了红色的玺印,这种色泽纯粹的印泥,此刻看来,似乎有一股挥之不去的血腥味道。

    不需要问,他也能够知道,这王玺最后出现在这里是经历了多少的牺牲和争夺,而最终,这个东西还是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而他的大兄一回来之后,几乎迫不及待就要占据王府,根本就没有打算要遮掩内心的真正想法,王上尸骨未寒,而他做出这种事情,早已经令一些老臣心中不满。

    青年扭过头去,看着外面深沉的夜空。

    然后挥退了那几名男子,继续处理未能完成的事情,一直到天边亮起,方才停下了动作,右手抬起,微微按揉了下眉心,心中呢喃:

    “大兄,你实在太过天真了。”

    “这里,毕竟是大王的安息,而你和我,都不是父王,王上不愿背负杀兄的恶名,但是你我若是胡来……呵,若是没有那人的话,此时就应该趁着你烂醉如泥,率众杀入王府。”

    青年的思绪微微凝滞了一下,还是将这个念头打消了去。

    自古以来,这种事情都必然代表着清洗,而其中枉死之人的数目往往足够令人触目惊心,他自然不在乎这些,但是他在乎他自己的性命。

    青年忍不住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即便是在自己的家中,他仍旧感觉到了一股冷意,仿佛那个浑身血腥味道,神色冷硬的刺客就站在了自己的旁边。

    那只手掌搭在自己的肩膀上,浩浩荡荡的气机就像是从冰川上冲刷下来的河水,还裹挟着碎冰,让他周身感觉冰冷刺痛。

    “呼……”

    “如鲠在喉,如芒刺背。”

    “孤,此心难安啊。”

    ………………

    日上三竿。

    安息国·王城。

    不同于分封的各大诸侯王,这里乃是安息国真正的王城,安息王的住处,安息国祚三百年的王宫就在这座古城当中,却颇为朴素。

    而在此时,这座属于安息王的王宫当中,却有两名异常的客人,并没有穿着安息的服饰,相较于安息官服,其身上衣物材质更为细腻繁复,却又不失威严,一者穿圆领袍服,腰有白玉环,紫金鱼袋,气度威严。

    另一人则身材高大,身着锦衣,通体以红色为主,右肩却有兽首肩铠,衣着上亦有繁复纹路,予人极大的压迫感,一手扶在腰间,握着腰刀刀柄。

    后者打量着安息国王宫,传音道:

    “这一次又是大麻烦。”

    “为何次次都有大麻烦?”

    “为何次次大麻烦都要找我?”

    文官神色不变,依旧从容,不时还冲着来往侍女微笑颔首,传音时却极恼怒,道:

    “我又如何知道?”

    “区区巴尔曼王,死便死了,偏偏还是个秦人杀的,这安息王绝对打算狠狠敲你我一笔竹杠,却不能让他如愿。”

    武官冷哼一声,传音道:

    “敲竹杠?他也有这个脸?”

    “一介诸侯,拥兵数万,我实在不知道这个家伙是怎么被一个二十来岁的秦人当众刺了脑袋,还被人给跑了的。”

    “丢人丢到这份上,还好意思把这件事情仍给我们?”

    “脸呢?!”

    过不得片刻,有人趋步前迎,将两人武器卸下之后,便即引入王宫内部。

    安息王似乎刚刚起身,只是穿着一身里衣,这位掌控西域三十六国之一的君王面容神态看上去极为宽厚和蔼,正坐在桌子旁边吃早食,一位姿容出色的美人轻轻敲击他的肩膀。

    而除去安息王和那侍女,屋中还有一名身披甲胄战袍的男子,正半跪在地,神色恭敬拘谨。

    侍从将那两人引入其中,便即退下,这两位来客见到了安息王,都只是行礼,未曾如安息臣子那样半跪,却无人表达不满,安息王放下手中汤匙,清脆有声,微笑道:

    “劳烦二位不辞万里来此,小王心中过意不去。”

    那位文官打扮的男子行一礼,道:

    “王上何出此言,在下惶恐。”

    “大秦安息乃是百年邦国之交,本应相互扶助,更何况此次有人驱使大秦武者刺杀巴尔曼王,王上既然传信于我等,在下自然不敢怠慢。”

    安息王笑了笑,道:

    “孤也只是觉得那行凶之人毕竟是大秦武者,两位大人,应当熟悉些,这位乃是孤王铁骑校尉,当日曾经亲眼目睹刺客,两位可以尽数相询。”

    “铁将军,起身与二位大人见礼。”

    “末将遵令。”

    那位将领行礼起身,方才转过身来看了两人一眼,口中便即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右手几乎下意识放在腰间,若非是见王时候,恐怕已经将兵器拔出。

    安息王微微皱眉,敲了敲桌子,加重声音,道:

    “将军,这是何意?”

    那名武将恍然回神,连忙行礼答道:“回禀王上,属下见到这两位大人,尤其右侧这位大人身上兽纹,与那一日刺客所带面具竟有七八分相似,一时吃这一惊,未能自抑。”

    “还望恕罪!”

    安息王神色这才稍微和缓些。

    两名大秦刑部官员对视一眼,心中已经有了定论,武官打扮者指着自己锦袍上赤色纹路,虎身龙首之兽,道:

    “将军所言,可是此物?”

    武将看了一眼,便即点头。

    安息王皱眉,道:

    “两位,可有什么想法了?”

    大秦刑部二人对视一眼,文官打扮的那位上前,凝眉道:

    “好教王上知晓。”

    “我大秦也在搜查此人,关于通缉令,两国交互之时,贵国应当有拿到才是,其曾杀我大秦官员十数名,踏山破寨,杀孽极重。”

    “其真名不知,而且恐怕不止一人,皆以意难平唤之。”

    “实乃是第一等危险的人物。”

    安息王神色转而凝重。

    在寻常百姓根本无法察觉到的阴影之中,波涛涌动着,安息江湖,巴尔曼王领,以及整个安息的武备军势,都默默提高了戒备。

    江湖人背刀负剑,却连交手冲突都快要消失了。

    各座城池中的守备则是越发严密。

    每一个人都极为警惕,虽然他们知道,在面对那样一个危险的人物时候,警惕根本没有用。

    蒲永言想着传下来极度危险的命令,再度警告了儿子不要出去乱跑,方才带着随时有可能死在任上的觉悟拿好了守备用的刀盾。

    出门的时候,看到了旁边院子里废人一般懒散的青年。

    忍不住心中不忿,啐了一口。

    他们拼死拼活便是要保护这等懒汉么?

    心中一下就浮现出不值当的感觉来,复又觉得,若是天下都是这样懒散的家伙,不就万事太平了?当下又是不忿又是遗憾,只得前去城门上任。

    阳光温暖而和煦,冬日的阳光,总是令人倍感珍惜,一个院子里,躺在靠椅上面,懒散晒着太阳的年轻人。

    模样清秀,只是脸色苍白,冬日天寒,穿着一身颇为厚实的衣服,袖口,衣领处都有皮毛御寒,毛绒绒一片。

    怀里则抱着一个青铜镂兽纹的暖炉,懒洋洋打着盹。

    脚上盘着一只黑白花的猫儿。

    一人一猫,都极懒散享受着冬日难得的阳光。

    过去了约莫盏茶时间,院子里的青年懒洋洋打了个哈欠,眯着眼睛坐起来,双手插袖,在花猫不满的叫声中,小跑着跑进了屋子里头,掀开了锅盖,看着终于没有药材的食物,微笑道:

    “果然,已经熟了……”

    “好了你不要叫,不过你能吃这东西么?”

    门外墙边,蒲永言一边走,一边呢喃:

    “保持警惕,极度危险。”

    “杀人无算。”

    “疯狂,冷静,危险……”

    越走他心中越是害怕,眼前不由自主浮现出浑身血腥,双眼寒光逼人,牙尖齿利,唇角鲜血的江湖凶人形象,不由得微微颤抖。

    屋子里面,王安风深深吸了口气,面容浮现微笑。

    “好香……”

    “等会儿给邻居也送些吧,不知道吃不吃辣呢,要不然分不辣和辣两份好了。”

    PS:今日更新奉上…………

    嗯,六千两百字的标准章节字数,拆分下来的话,每一章三千一百字,勉强算是恢复正常状态了吧,进化之类,先缓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