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的师父很多 阎ZK

第一百八十二章 下一步,如何是好(1/2)(3400)

    王安风将煮熟的肉杂给隔壁的邻居送去之后,反倒又抱回了些果子回来。

    锅里的肉杂还剩下了小半,那只小兽依偎在他脚边,声音讨好细嫩,王安风当下失笑,找了个稍微小些的粗陶碗,盛了些肉块和萝卜块,蔬菜丁给那小兽放下。

    后者鼻子稍微嗅了嗅,毫不避讳那温度,大口吃起来。

    王安风上手摸了摸小兽的脑袋,触手手感温顺,笑道:

    “你吃了这么多东西,怎么一点都不见长?”

    “一个月的时间,还是这么一点。”

    “难道说你的肚皮里头是个无底洞,要吃一头牛那么多才能稍微长大些么?三师父说你一开始就已经五六个月大,在我们大凉村,这么大的猫儿都已经开始在春天乱叫了。”

    “你呢,就还是这么一点点。”

    小兽不满地叫了两声,然后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王安风失笑,不再戏弄它,站起身来,呵出一气来。

    现在在屋子里,火炉烧得颇旺,他怀里还是抱着个青铜镂空的暖炉,散出阵阵暖意。

    虽然说少林金钟罩所走经脉不是少阳,就是太阳,是江湖中难得一见的纯阳武功,刚猛绝伦。

    可他现在可是有些怕冷的。

    至于这小兽,究竟算不算是猫,就是他自己也不知道,但是只说这东西是三师父交给他的,他便不敢有半点的小觑之心,看着这小兽似乎吃得开心,他也坐回桌子,给自己盛了一碗,慢悠悠吃着。

    是很简单的食物,用的是大块的肉,和西域独有的一种块状根茎粮食,还有胡萝卜之类,材料寻常,主要花费了不少的功夫,用文火足足炖了两个时辰,肉煮得烂熟,入口绵软。

    肉汁,大块的牛肉,混合着吸饱了汤汁的薯块,滋味厚实。

    王安风舒舒服服眯了眯眼睛。

    一个多月以来,这还是第一顿没有药味的食物了。

    二师父的药膳虽然美味,天天吃,日日吃,也有些受不了,而且,现在他的伤势已经稳定,只是元气未复,不需要天天服用丹药也行。

    这一次胡来,军阵中闯了一遍,金钟罩几近于破关。

    他现在想起来都有些唏嘘。

    如果不是因为二师父在,这一身武功就算不会散尽,恐怕也要狠狠停住,甚至于倒退回六品境界,如同扶风郡中那位拳法枪术尽数天下独绝,却一生困顿六品,不能够更进一步的费破岳一般。

    不过因为二师父那一身震烁古今的医术,再加上金钟罩本身的特性,不破不立,他这一次反倒因祸得福。

    按照师父所说,少林禅宗内功重视顿悟,立地成佛,这一次心神合一,他已算是四品有望。

    只是因为伤势未消,恐怕数月之内不能够动用气机,更不能够贸然尝试突破,若是对敌,只能依靠一身外功以及单纯的内力,算是将他的实力限制在了七品境界。

    “七品么……”

    王安风搅动了下肉杂,怔然出神。

    左手五指微张,原先已能逐渐感受到,仿佛无形汪洋一样,充塞天地间的气机,已经消失不见,无法引动,而自身气机,则仿佛被一重一重沉重锁链困锁住,沉如水银,无法调动。

    却是二师父吴长青担心他无意识调动气机,已经用了丹药暂且令他处于绝难以察觉气机的状态,如同点了穴道一般,武者入中三品后,吐纳气机本是寻常事,当下多少有些不适应。

    这本是专门针对于中三品武者的天下奇药,杀手锏中的杀手锏,往日在江湖中恶名昭著,此刻倒是恰好辅助他修行,救人杀人,存乎一念。

    药王谷。

    王安风心中若有所思,左手平平覆在桌上,旋即哂笑。

    无法动用气机,倒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他又不是那种武疯子,离开了武功就什么都做不成。

    只是可惜,追查白虎堂的事情,不得不稍微缓一缓了。

    否则,若是武功未消,他大可以仗剑而入,直接来硬的,干脆利落些,行事也能大胆点,现在却不成了,所谓艺高人胆大,现在自己仿佛手脚被缚,武功不能随意施展,自然应当谨慎行事。

    而且,王安风甚至有充分的理由怀疑,若是自己敢那样胡来,不说其他,几位师父恐怕就能直接出现在面前,一下把他抓回去,禁足在少林寺里,日**他修行吐纳。

    非要等到他伤势痊愈,内功修行更进一步,破入四品中才肯让他出来,不过,武功突破并非是猝然而就,涉及到诸多经脉修行,从察觉突破契机到彻底稳定修为,其中少不得数月时间。

    到那个时候,白虎堂任有什么计划,恐怕都已经完成得差不多了,运气好些,这计划搞不好已经失败了,运气不好的话,那就是回天无力的麻烦事。

    总不能给再来一次斩首刺王的把戏。

    如此说来,现在只能够想办法用其他法子摸出对面的打算了。

    王安风思绪放飞,右手手指沾了点水,在桌子上胡写乱画,从一点上分出了两条线,一左一右。

    想要知道白虎堂的计策,现在只有两个选择。

    或者说是两个人。

    王安风在脑海中回想那两人,一者是姿容娇媚,嘴角一颗美人痣的年轻女子,另外一人则是身材高大魁梧,须发皆白,一双浅灰色瞳孔,威严冰冷的老者。

    胡璇儿,吕太安。

    前者浑身遍布剧毒,极有可能是白虎堂密使,后者则是安息国第一大派,万兽谷的大长老,吕关鸿的师兄吕太安。

    而今他知道和白虎堂有关的,只有这二人而已,若想要在白虎堂事情得手之前将其阻止,只能够从这两人的身上着手。

    王安风眉头微皱,在左侧写了个紫,右侧写了个兽字。

    这两人他都曾经交过手。

    当时他护送吕关鸿入巴尔曼王城,入夜时候,这两人前来试探,彼此交手一番,这件事情过去未久,他的印象还算是清晰。

    其中那紫衣女子的武功约莫在五品左右,但是从那一夜交手王安风隐隐察觉,此人虽然内功功体有五品境,但是和自己的武功路数似乎截然不同。

    少林金钟罩内外同修,外功扎实,内力也是稳扎稳打,再沉稳不过,这样修行,刚刚开始虽然速度颇慢,甚至于数年苦修比不过旁人一两年,但是修行出的内力浩大磅礴,沉稳有力,且极难走火入魔。

    而那紫衣女子则不然,其内力孱弱,气机亦是微薄,如果忽略她一身毒功,纯以气机内力相拼的话,自己在六品境界的时候,就能够不落下风。

    对方似乎也是知道这一点,所以在交手的时候,选择从后方偷袭,以毒功为依仗。

    不过,现在他虽然用不了气机,但是混元体可不用他主动催动,这数年时间,少林寺中常常药浴修行,早已经到了随心所欲,无心无念的程度。

    只是对方毕竟曾经和自己交过手,若是事情到了不得不短兵相接的程度,恐怕轻易就能够判断出自己的身份来。

    而且从古道人前辈那里听说,对方还有一位师父。

    走的虽然也是这样偏门的路子,但是武功毕竟修行到了四品,内力气机的雄厚程度,和玄门正宗的五品不逞多让,而且一身毒功恐怕更有进益。

    寻常武者到了四品,却无法突破天门的时候,往往会在得意处下苦功夫。

    有专注于剑法剑意,有修行内功者,王安风虽不熟悉那师徒二人,却也知道,以这两人的武功路数,在遇到天门关隘时候,定然会在毒之一字上,大费苦工。

    恐怕其一身毒功,和那一夜曾经接触过的紫衣女子已经是天壤之别,当日那紫衣女子凝力一掌,王安风的混元体就已经有些难以支撑,头晕目眩了许久。

    以其毒功就能有这样的威能,其师父一掌下来,就算是他有药王谷混元体护身,恐怕也要中了招,必然不会殒命,却少不得一时半刻没了还手之力。

    王安风皱起眉头,微微思索了下,复又将目光看向兽字。

    万兽谷。

    安息国的第一大派,只可惜,而今的门派支柱,大长老吕太安却是白虎堂苦心积虑,打入其门中的暗子,而且过去六十余年,仍旧没有打算背叛白虎堂的意思。

    其一身武功已有四品火候。

    而且王安风有足够的把握,他手中应该能够动用类似神兵的手段,短暂达到三品的境界,只不过这种器物即便在大秦,都是一派根基,就算是大长老也不能够轻易动用。

    另外,其既然是白虎堂暗子,那么就不能够将其视作正常的万兽谷武者,在驯养数十年,近乎通灵,心心相印的异兽之外,吕太安必然懂得至少一门白虎堂内部的顶级武功。

    甚至于是一整套。

    那一夜试探的时候,毕竟还有其余门派的人在,吕太安不好用出万兽谷法门之外的武功,若是真的撕破脸的话,对方的实力相较于那一夜,恐怕还要再暴涨数成。

    这样一思量,王安风突然觉得一阵头痛,这两人所处的局势都比他所想的更为复杂,若非是他先前冲阵时候,也曾经靠近了这两人,趁机在他二人身上下了唯独药王谷弟子才能辨别出的药物,此刻事情还要更头痛些。

    王安风一会儿看看左边,一会儿看看右边,右手屈起,轻叩眉头,终于还是叹息了一声,随手将一侧的字迹抹去,站起身来,呢喃道:

    “算了,还是从此人身上着手吧。”

    正在这个时候,院子外面传来了一阵阵的喧闹声音,王安风鼻尖处闻到了颇为浓郁的血腥味道,除此之外,还有兵器碰撞的声音,清脆肃杀。

    堂下埋头吃肉的小兽抬起头来。

    一双竖瞳微微泛起些许的红色。

    王安风起身,脚尖轻轻将这小兽推开,让后者在地上打了个滚,露出雪白肚皮,笑道:

    “吃你的。”

    小兽不服气地轻叫了两声。

    王安风已经整理了下衣服,依旧环抱着那个青铜兽首火炉,慢悠悠踱步过去。

    屋中桌子上面,兽字已经给抹去,只剩了个紫。

    PS:今日第一更奉上……

    三千四百字,希望能慢慢调整更新时间啊_(:з」∠)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