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的师父很多 阎ZK

番外五

    天空中的飞鹰盘旋。

    它振翅,如同箭矢一样地刺穿了重重的云雾,最后落在了一座山峰中,山上有一重重雄伟的建筑,飞鹰穿过了这些建筑,最后停在一把倒插在地上的巨大石剑上面,敛翅。

    这把剑的剑柄上有锁链一重重垂落。

    一名穿黑衣的男人背后背着两柄剑,踏步而出,单足立在了巨大石剑上面,他抬起手臂,那只飞鹰落在他的小臂上,男子揭下来了鹰爪上的信笺,然后一扬臂,飞鹰长唳一声,振翅冲上了天空。

    宏飞白拈了拈信笺,察觉到重量有些不对,解开信封,看到了里面那一面青黑色的令牌,一面是浮雕的文字,一面是盘踞的猛虎,这是天下第一庄的天下第一令。

    除去四年前天人之灾那一次,近五十年,这是第一次出现。

    宏飞白脸上的神色郑重下来,飞身下来,调动气机,他在最后面对天人一战中有所领悟,自身境界和剑法已经跻身于年轻一辈中的上乘水准,剑法境界自不必说,已经领会了他师父的六成剑势。

    气机更是已经站在了五品巅峰。

    只要有契机,有领悟,随时可能踏入四品,成为江湖上的小宗师。

    在而今的江湖,四品小宗师,已经足够将天剑门带到更高一层的境界上,他自数年前突破之后,就一路仗剑历练,从天京城重新返回了门派,斗剑胜过了几位长老,此刻已经领了掌门一职。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宏飞白已经开始蓄须。

    他也已经差不多而立之年了。

    当年英姿勃发的青年剑客,此刻已经多出许多的沉稳气度,双目因为修为日渐精深纯熟,越发温润,剑法之上,无论剑意还是剑势,皆已入江湖宗师之下的第一流境界。

    此刻回到自己的屋子里。

    宏飞白将天下第一令放在桌上。

    手腕一抖,震开了手中的信笺,抬眸扫去。

    这位继承了天剑之名的剑道名宿脸上露出诧异之色,他的眸子渐渐睁大,突然笑出声来,笑声渐渐变大,渐渐多出了年少时候仗剑天下的酣畅淋漓。

    然后重重一拍桌子,大笑道:

    “好好好!”

    “此令,天剑门接下来了!”

    门外的弟子门脸上露出迟疑之色。

    他们从未曾见到过素来沉稳过人的掌门如此大笑过。

    然后今夜他们便得知了另一个让他们震惊的消息

    四年不曾离开山门的天剑宏飞白。

    今夜下山。

    ………………

    严令揉了揉眉心。

    他已经许久没有这样劳累了。

    轻轻的脚步声音响起,穿着鹅黄色长衫,看上去温柔典雅的女子走到他的背后,伸出手替他轻轻按着肩膀,柔声道:

    “今夜还不早些休息吗?”

    严令头也不回,看着手中的卷宗,道:“不了。”

    “现在这个问题比较麻烦。”

    “明日再看也无妨的。”

    “唔,我在看一会儿,夫人先去休息。”

    背后温柔的女子一双细眉皱起,眉梢微微抖了抖,按在严令肩膀上的手掌微微加力,轻声说:“我说,明日再看也无妨,晓得不晓得?”

    “书呆子,没有听懂吗?”

    严令神色不变将卷宗整理好,道:

    “今日确实有些困了。”

    “那便早些休息。”

    他起身,背后女子脸上神色方才柔和下来,然后有些埋怨道:“我见这个案子,也不是那般要紧,你何必这样劳累?”

    严令笑道:“我不曾和你说?”

    “说起来,这件事情相关的两个人,你也都是认得的,不过,已经过去了很久了。”

    “哦?是谁?”

    ………………………

    天下第一庄的飞鹰,白马,越过了山川湖海,将天下第一令传递出去。

    自从四年前的天人之乱,含有这样掀动整座江湖的事情发生。

    王安风双瞳之中,神韵暗藏,看着遥远的位置,看到一道道代表着中三品武者的气机撕扯天空,裹挟风雷落在了高耸的山脉上,密密麻麻,气机牵扯出的异象,令以第一庄为中心的百里地域,流光不绝,几乎遮蔽了白日天光。

    他的脸上神色有茫然,也有无言以对的苦笑。

    他是来娶亲的。

    但是,完全没有想到的是,在他被老庄主牵制住的时候,薛琴霜居然早早被司寇听枫叶带到了天下第一庄,更以天下第一庄庄主的身份,向天下中三品以上名宿广发天下第一令,司寇听枫实力极强,隐隐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趋势。

    数日之间,来自于第一庄的白马奔跑在大秦的驿道上。

    从极寒的北疆,到书生风流的江南。

    第一庄的白马不曾停下脚步。

    已经退位的皇帝拄着剑立在太极宫前,听着李盛说这最近的事情,他眯着眼睛看着天下的方向,笑着叹息说,这样热闹的事情,已经有许久都没有过了啊。

    天空中飞鹰振翅。

    等到王安风后知后觉赶到第一庄的时候,那一座山庄里面,已经塞了整座江湖超过七成的五品以上高手,天空中云气被排开,狂风撕扯,王安风看到一名穿着铠甲的高大男人,踏着狂风进入了天下第一庄。

    然后两排主动充当司仪的六品高手各自吸纳内气。

    高呼的声音冲上天空,响彻于云雾之中

    “大秦扶风柱国,宇文则。”

    “为神武府主,薛琴霜姑娘婚礼。”

    “送上黄金一百两,名剑一柄,百战宝甲一套,白玉长生锁一对。”

    都是擅长内功,气机绵长有若长河不绝的武者,几声高呼在山河之间回荡着,传向更为遥远的地方,王安风口中发出呃啊的低喊声音,双手抓住头发,额头撞击在了前面隐藏他身体的石头上。

    咔擦一声,清岩巨石裂开了一条裂缝。

    然后他屏住呼吸,极为谨慎地藏住自己的身体。

    天空中数道身影掠过,风中听得到声音,满是戒备,道:

    “都小心些。”

    “庄主的命令,今日定然要把神武府主给拦截住,薛姑娘既是在我第一庄中,那今日我第一庄便是薛姑娘的娘家人,便是对面儿是神武府主,要来第一庄娶亲,今日也不得放他轻易过去。”

    又有一人笑道:“师哥放心。”

    “再说,便是你我不行,薛姑娘旁边,可是有庄主和青锋解的宫玉门主暂做女傧相一事,除此之外,东方家当代行走,还有道门下一代太上亦在一侧相陪,这几位在,便是神武府主,今日想要接走薛姑娘,也定不是简单的事情。”

    王安风:“…………”

    宫玉已于年前踏破天门,直入二品,一手清寒剑意,甚至于还在原本的青锋解掌教祝灵之上,天下剑术一脉,单纯论及寒性剑意,竟只有慕容清雪能够压她一筹。

    手腕上的佛珠微微亮起,传出了鸿落羽的声音:

    “小疯子。”

    “三师父,你们……”

    “我们现在已经在第一庄了。”鸿落羽的声音略有些许的古怪,道:“司寇那个丫头很是有礼数,姓赢的很满意,现在已经坐在上位喝茶。”

    “嗯,还有一件小事。”

    “上一代的那个老庄主不知道怎么,连昆仑都带了来,好像是说,你们两个生出来的孩子,定然天赋卓绝,他日能让他倾力一战,现在这老头儿就在庄子里。”

    “你多保重……”

    “我们在这里当长辈,不大好出手。”

    “啊呀,灵韵似乎不好,声音有些听不清楚了,这边儿的五品高手有些太多了,我,为师去和他们好好交流一番,小疯子?还听得到吗?”

    鸿落羽的声音渐渐微弱下去。

    就在这个时候,另外一道清雅的声音含笑响起:

    “安风,琴霜有一句话要带给你。”

    王安风神色微怔,耳畔响起了熟悉的嗓音,如一柄剑一样,干脆利落。

    “我便在这里,你来不来?”

    王安风眼神沉静,声音温和含笑:

    “来。”

    “你且稍微等一下。”

    他转过头,看着越来越多的高手,心知必然不可再继续拖延下去,当下收敛气机,展开身法,如同一道流光,飘摇而过,转瞬已经将在第一庄周围巡查的江湖高手们甩在身后。

    一路赶到了第一庄山下,远远看见两名文士对坐于凉亭之下。

    独臂,一柄被白色布带缠绕的长剑倒插在地,发髻略有散乱,竟也有十成十的不羁和风流,方圆数丈空气灼热扭曲。

    强横如同天上星辰坠地一样的气机笼罩此地。

    在他对面,是面容温和,眼神沉静的中年儒生,伸手拈子下棋。

    两道气机,一者霸道,一者则是柔和沉静,却将这一片天地的基础规则改变。

    王安风面色微呆,看了看两位夫子背后的山路,只觉得自己额角生疼。

    转身至另外一侧,原本的青锋解掌教祝灵含笑听一叶轩副座抚琴。

    又见到了学宫老夫子拉着任长歌下那黑白棋。

    最后他绕了一圈复又行至前面,已是哭笑不得,整个第一庄,此刻称得上是龙潭虎穴一样,四处方向,皆是当世第一流高手把门,不要说想要潜伏入山了,此刻当真能够说得上一句,便是一只鸟儿都不要想飞过去。

    这句话是真的。

    因为王安风刚刚看到了扶风学宫的傅墨夫子操纵机关鸟飞过上空。

    “当真是,天下皆动……”

    “只是司寇你这做的未免有些太过火了些。”

    王安风抬手揉了揉眉心,叹息一声,然后缓步走向了第一庄的正门,门口两位六品武者正要询问来者身份,却见到王安风面容,两人的神色都有些愕然,然后眼底就都浮现出了极度的兴奋之色。

    神武府主?

    他竟然直接从正门来了?!

    左边一人正要开口,吐息纳气,气魄雄浑仿佛瀑布从天而降,想来若是这一句话喊出,方圆数十里皆清晰可闻,王安风右手深处,一道流火自他手腕倾泻而下,渐渐凝固,渐渐有清晰异象展现而出。

    最后他五指紧握。

    清越的剑鸣声音,伴随着他踏前而浮现出的罡气同时扩散。

    落叶被劲气席卷,朝着第一庄的内部弥漫,两位六品武者完全不是对手,各自动作都被无形打断,踉踉跄跄朝着后面退去,王安风抬起右脚,轻轻踏在了第一庄白色的山阶上,明明轻微无声,但是却又似乎有着如同春雷一样的声音,在他的心底响起。

    他恍惚了一下,深吸口气,仿佛少年时一般开口:

    “王安风请薛家琴霜归。”

    他声音温和,声音却清朗,在整座第一庄的范围内,在所有人的耳边响起。那些武者脸上旋即露出了古怪的神采来,他们转过身,各自露出意味莫名的笑容,然后大步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奔过去,浩浩荡荡的气机汇聚在一起,形成了就算是宗师也要退避的锋芒。

    王安风额头微痛,心中苦笑。

    从未见到过如此的求亲。

    他踏前一步,身行裹挟雷霆流光,自这些各大门派高手的身边穿行而过,以他的武功,凭借自己的速度,击溃这些人不算是难事,但是他此刻不愿意被拖慢脚步,便只以轻功摆脱,不愿纠缠。

    倪天行仰脖饮一口酒,抬手一拂旁边荧惑剑。

    一道灼热的气机冲天而起,朝着王安风落下,王安风不得不暂且停下脚步,复又察觉气机变化,身穿白衣的青年已经出现在他和那剑气之前,屈指轻弹,一息之间有三千次弹动。

    剑器灼热溃散。

    神偷门,鸿落羽。

    王安风愕然间,鸿落羽已在他肩膀上一推,嘿然笑道:

    “愣着做什么?还不快上去?”

    言罢不管王安风,已自大笑冲着诸多高手冲上去,双眼明亮,笑容温暖友善,根据不可靠消息,这些出身于各郡大派的高手们,都在回到门派之后,发现自己丢失了某些东西。

    而在这一切发生的时候,王安风已往上面大步奔去。

    道门上一代行走轻笑提起长剑,却见一名清雅道人出现在自己身前。

    昆仑看着眼前神色温和的僧人,伸出右手,两只手掌相互碰撞,纯粹的蛮力碰撞在了一起,已经彻底须发皆白的离武端着酒杯,看着两个天下第一流的高手以西域莽夫们喜欢的方式角力,大笑饮酒,旁边同样头发花白的吴长青皱着眉头,不知道是否应该劝解旁边自己的病人少喝些酒。

    几人脚下,山岳竟然开始微微晃动。

    离武仰头大笑,抬手擦过嘴角的酒渍,眼角的余光看到了一道熟悉的雷光掠过了山路,笑声越发痛快。

    长剑在鸣啸。

    王安风抬手一剑,剑气雄浑却克制,与宫玉掌中之剑碰撞。

    宫玉所掌青锋解剑意被苍青色剑罡所逼退,她自是可以调整内息,重新以另一招剑术反制王安风此剑,继续交手下去,但是她却只是微微一笑,旋即收剑后退。

    眼前便只剩下了功成二品,掌力雄浑几可有朝一日踏足天下第一的司寇听枫,今日仍穿着一身劲装,负手而立,不苟言笑,看了一眼王安风,往一侧踏步过去。

    王安风看到穿着一身黑边红色古衣的女子,安雅端坐,她罕见穿着这样安静典雅的衣服,手掌白皙,头上盖着一层红布,只露出了女子白皙的下巴,阳光穿过云的缝隙,落在她身上。让人想到了古代遗迹中,妍丽而斑驳的古画。

    王安风失神。

    远远儿的,还穿着一身透着血腥气味铠甲的百里封手里提着个满是花的花篮,站在山峰上,口中怪叫道:“成了成了!”

    “清风,明月,等会儿我举手为号,把东西都抛出去!”

    两声回答整齐划一地响起。

    “我才是清风!”

    “他不是明月!”

    另外一边,公孙靖带着排练了三百次的青涛骑,准备出手。

    “娘的,怎么比我成亲还紧张?”

    旁边亲卫小声提醒:“将军,您还没成亲呢。”

    王安风深深吸了口气,他的手掌握剑,从不迟疑,现在却有些许颤抖,他想到少年时候,月光下泛舟河畔的少女。

    终于……

    他再一次地失神。

    正在此时,坐着的少女突然动了。

    她突然踏前一步,动作如此地迅速凌厉,一下出现在王安风的身侧,一抬手,一柄只是两尺来长的短剑灰蒙蒙地抬起,铮地打退了王安风手中的剑,架在他的脖子上,然后在周围其余女子目瞪口呆的注视下,左手随意将那红盖头掀开,毫不在意,一下扔下了山崖。

    不施粉黛,黑发上只有王安风送她的钗子。

    那样一双褐色的眸子,明艳地胜过天下一切的珍宝啊。

    王安风心中下意识浮现出这样的念头。

    而薛琴霜看着王安风,笑吟吟道:

    “王少侠,这一剑,你没有躲开哦。”

    “算我胜了。”

    王安风愣了愣,突然想到少年时候两人的约定,神色大变。

    “这,这个不成……”

    薛琴霜笑吟吟退后一步,突然松开手,那柄剑坠地,然后她的眼神变得柔和,又带着一丝笑,手掌下滑,抓住了王安风的衣领,深吸口气,一下拉向自己。

    王安风未曾预料,踉跄往前了一步,低下头。

    薛琴霜踮起了脚尖。

    宫玉面容微红,偏开视线。

    整个第一庄都陷入了死寂,一个个中三品的武者远远看着那大胆的少女,还有被反制的神武府主,呆住,因为气机影响,他们无法看得清楚,但是这不妨碍他们猜到,他们全部呆如木鸡,目瞪口呆,百里封和公孙靖呆住,然后突然就嚎叫出声。

    青涛骑整齐划一出刀。

    而那些高手们也都突然醒悟过来。

    下一刻,伴随着冲天而起的呼声。

    一道道中三品气机冲天而起,在天空中炸开一个个明艳的流彩,那样妍丽的颜色,连朝霞和落日都被压下来了啊,气机的影响,绵延流转,遍及千里,经久不绝,足足一个时辰,仍旧停留在天空上。

    天下四千年间,唯此而已。

    PS:结束了~我想要尽量让一些角色出场一下,我想着,最后肯定是薛姑娘占上风的,必然的事情嘛~

    虽然这本书的后期不尽如人意,但是感谢大家陪伴。

    书友圈还有最后一个活动,有起点币领哦,得胜应该是有三千币吧,一共是三万币的活动额度,大家不要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