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成为仙兽师的小民警 七星荔枝肉

第四百三十章 今日辖区平安

    东城区,清晨八点,明通快递收发点,一位胖乎乎的中年人,肩膀上停着一只灰黑色的小雀鸟,慢慢从快递收发点走出来。

    他的身影没有在主干道停留,转眼之间,转到了安静的街巷中,很快就消失在城市数不清的监控探头的范围。

    同城的快递配送速度很快,早上收件的包裹,中午时分就开始配送。

    轻飘飘不显眼的小盒子,按照上面的地址,送到了收件人的手中。

    离开快递小站之后,矮胖的中年人消失在潮海市数量不多的老街巷陌中。

    而大约十分钟,另外一条车水马龙,通往潮海市城郊的马路的人行道上,他又从一个小巷子里钻出来,用标准的跑步姿势,朝着位于曾经废弃垃圾填埋场的白蚁养殖场跑去。

    秦旭将客户预定好的异化花脚蚊从一个不起眼的快递站寄出去,然后开始今天的修炼。

    胖子中年人的跑步姿态不慌不忙,看似面色悠闲,但速度却不比非机动车道上的自行车慢。

    他的腰间,挂着一个黑色的腰包,每跑十步,就从腰包里掏出一个干瘪的辣椒干,往嘴里淡定一塞。

    十步一个,从不出错。

    穿过半个城市,小柚子大的腰包里的干辣椒却始终没有吃完。

    如果有一个人专门在他旁边计算,就会发现,这一路跑来,秦旭保持着他另一个形象,吃下的干辣椒已经接近两斤。

    新鲜辣椒被烘干之后,吃起来酥酥脆脆,分量不重,但很占空间。这个别在腰间的小包,别说放下两斤干辣椒,就是放两百克的分量,都十分勉强。

    每当秦旭一摸,发现腰包里的干辣椒快要见底的时候,他总会顺路找一个人不多的角落,抬头往天空上看一眼。

    十多秒之后,一只玻璃蓝的蝴蝶,从天空翩然落下,停在秦旭腰间的小包上。

    一瞬之间,空空荡荡的腰包又被红彤彤的魔鬼叫零嘴给装满了。

    自从有了空间小飞蝶,秦旭修炼辣椒版的炎阳心诀持续时间极大增加。

    以前没有空间小飞蝶帮他囤货,秦旭也就随身在双肩包里,放上一两包的魔鬼干辣椒,吃完了,只能再回警局或者家里补充。

    现在,他大把大把地囤货,空间小飞蝶里,三分之二的空间,都被一包又一包的烘干魔鬼辣占据。

    随时随地,想吃就吃。

    至于辣椒的采购,秦旭通常是直接打开网络,直接按照排序,每家下十斤的订单。

    到底哪家辣椒强,还是吃过才知道。

    刚刚值完一整夜晚班,却并不影响秦旭神采奕奕的快跑修炼,脚底隐约产生的洪雷声,就像跟在身边的摇滚鼓点,只让秦旭的状态更加高亢。

    他前段时间一直奔波在各单位中,为他们提供侦查支援,已经许久

    不过,随着异化花脚蚊数量的增加,长阳分局外派到其他地方协助探查的民警,也逐渐减少了跑外勤的任务,陆陆续续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

    忙忙碌碌这段时间,新的一年已经过了大半个月,华国也即将迎来农历新年。

    秦旭能在年前这段警局十分忙碌的时间点,还腾出几天假期,跑去郊区查看异化白蚁养殖场的情况,是因为他主动承当了过年几个重点时间的值班工作。

    小年,除夕,正月初一。

    别人避之不及的时间,秦旭觉得挺适合自己。有事出警,没事就在单位啃辣椒修炼呗。

    原本,在任何单位,像秦旭这样刚刚参加工作,还是本地单身汉的青年人,必然是春节值班重点排班对象。

    去年有卢李辉陪他作伴,可这小子最近志得意满,从青春期开始,就没离开过他脸蛋的红疙瘩豆,硬生生被他的鹅搭档天歌给揍没了。

    用卢李辉自己的话说,好不容易能顶着一张敬酒不给自己家女朋友丢人的脸,还不赶紧趁热把两个人的喜事给办了。

    长阳分局的警务再忙,在这种人生大事上,总要放放手。

    正是因此,如今还只有那么一点儿苗头的秦旭,主动承担了农历春假期间的值班工作。

    秦旭虽然目前住在秦家的老宅子里,但他老爹老娘,还有两位老人家,早就习惯了他天天不着家的放飞状态。

    他们也看得开。

    他们某些朋友的孩子,出门在外打拼,一年不过回家十来天,秦旭这小子每周能拎着一大堆的食物回来,吃个聚餐饭,已经相当可以了。

    秦旭自家的长辈们,最值得肯定的地方,就是他们的生活乐趣,并不仅仅寄托在儿孙身上。

    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喜爱的事情,所以对秦旭的事业,以及生活状态,一直都保持着随性的心态。

    至少在这种环境下,父母家人不会成为秦旭修炼生活的阻碍。

    在老秦师父眼中,秦旭如今修炼的最大障碍,不是他的资质,也不是天地之间少得可怜的稀薄灵气,因为这些因素仅仅凭借人力,是无法扭转的。

    老秦师父如今最难以忍受的,其实是他在警局里的日常工作。

    修炼初期,初来乍到的老秦师父,还能忍受秦旭将时间花费在日常民警的工作中,而随着秦旭修炼进度的加快,长着一张嫩包子脸的老秦师父,每当遇到秦旭出警处理案情的时候,总是满脸怨言地蹲在秦旭的肩膀上,对着秦旭的耳朵,反反复复,絮絮叨叨。

    “修真之人,与天争命,丝毫时间,都何其宝贵,岂能让你随意挥霍。”

    “整整一个时辰,为了处理凡人之间的毫毛争斗,你竟然将浪费一个时辰时间进行调解劝和,真是毫无所值,气煞老朽,气煞老朽!”

    “区区五百元钱,还要折腾半条街的监控?你跟她说,老朽有钱,老朽给她垫上。”

    基层民警接手的警情,绝大多数都是老秦师父口中犹如蝼蚁的小破事。

    自从秦旭结束异化花脚蚊的外勤工作,老秦师父的碎碎念,就从来没有间断过。

    可即便如此,秦旭也不能像老秦师父所说那样,撒手不管。

    他当个民警,总不能挑三拣四的选案子吧?

    其实,老秦师父的话,从修真的角度来说,都在道理上。

    刚遇到老秦师父那会儿,秦旭对修行之事,毫无概念,那时老秦师父劝他放弃自己的警察身份,成为一名苦修者,秦旭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这在他看来,所谓苦修,大概跟隔壁邻国的苦行僧那样,放弃七情六欲,与世隔绝,只为了修行。

    秦旭过不来那样毫无乐趣的生活。

    可是现在,秦旭修炼半年,虽然依然是一只修炼的小菜鸟,但内心对仙兽门却多了几分认同感。

    但若让他立刻放弃这份原以为从事一辈子的职业,秦旭心里却百般不是滋味。

    秦旭记得,他第一值日表上写上,今日辖区平安这几个字的心情。

    让他完全放弃这份职业,成为一名彻头彻尾的修真者,秦旭并不觉得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