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惊雷 只爱煞英雄

第一千三百八十六章 成功

    将送消息的任务交给季攸宁之后,余惊鹊就可以专心应付剑持拓海的调查了。

    三天之后,余惊鹊再一次见到了剑持拓海。

    剑持拓海虽然说从城外回来,第一个就找了余惊鹊,但是其实剑持拓海心里也明白,想要在余惊鹊这里找到线索,是很难的。

    他承认余惊鹊的能力,所以就想要从其他方面入手,看看能不能调查到线索。

    如果有线索,直接就可以将余惊鹊拿下,不需要在余惊鹊这里浪费时间,毕竟余惊鹊这里可能就是浪费时间。

    别说现在不确定余惊鹊到底有没有问题,就算是余惊鹊真的有问题,你觉得你可以抓到余惊鹊的把柄吗?

    剑持拓海心里明白,不好抓到余惊鹊的把柄。

    所以在回城第一天见过之后,剑持拓海其实就一直在别的地方调查。

    季攸宁自然是首当其冲,但是没有线索。

    其实这一点,剑持拓海心中有预料,毕竟季攸宁的身份,和顾晗月的关系,不太像是反满抗日分子。

    从季攸宁这里下手不行,剑持拓海就找了其他的地方。

    说句实话,非常的惊险。

    剑持拓海确实是想到了正阳警署,觉得余惊鹊是从正阳警署来的,说不定有问题呢?

    但是好在余惊鹊和蔡坤提前达成了合作,剑持拓海什么都没有调查到。

    蔡坤处理的很完美,没有留下任何的问题。

    虽然蔡坤说了,剑持拓海如果调查过来,他是不会帮忙隐瞒的。

    但是剑持拓海没有当面,亲自去问蔡坤,蔡坤也不可能告诉剑持拓海任何的消息。

    在各个方面,调查都没有结果之后,剑持拓海只能来面对余惊鹊。

    再一次在办公室,两人相对而坐。

    余惊鹊笑着问道:“剑持队长,调查有结果吗?”

    余惊鹊不需要装作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剑持拓海调查过季攸宁,余惊鹊一定问过季攸宁这件事情,不用装作自己什么都没有问过。

    剑持拓海也不气恼,笑着说道:“还在调查中,如果余股长想要坦白的话,我可以帮你在羽生次郎队长面前,说句好话。”

    余惊鹊说道:“剑持拓海队长,想要让我坦白什么?”

    “你和顾晗月的关系?”剑持拓海笑的高深莫测。

    如果不是提前和蔡坤打了招呼,余惊鹊现在都有点怀疑,剑持拓海是不是打听到了什么。

    不过现在,余惊鹊没有心虚的说道:“能有什么关系,认识而已,见过几面。”

    “剑持队长如果非要说,这样也算是有问题的话,我觉得有点牵强了。”

    “这个关系自然是牵强了一点,但是其他的关系呢?”剑持拓海还是在试探。

    余惊鹊冷笑,说道:“比如呢?”

    如果不是蔡坤这里不会出问题,顾晗月的邻居已经是换了又换,余惊鹊现在确实都要开始自我怀疑了。

    其实你说现在余惊鹊就不怀疑吗?

    当然也怀疑了,毕竟如果蔡坤出尔反尔,已经改变主意怎么办?

    只是余惊鹊觉得不至于,如果蔡坤真的已经改变主意,他虽然是帮不上忙,也会打电话和余惊鹊说一声,不会这样一声不响。

    毕竟这件事情,不一定真的可以搞定余惊鹊,如果余惊鹊翻身,第一个要报复的就是蔡坤。

    所以现在剑持拓海的试探,余惊鹊根本就不担心。

    证据。

    你说我和顾晗月有关系,你就把证据给我拿出来。

    拿不出来证据之前,余惊鹊的态度就是如此强硬。

    剑持拓海和余惊鹊的交锋,是很难分胜负的,没有证据,就想要余惊鹊低头认罪,那不是痴人说梦吗?

    有一点棘手,剑持拓海觉得不好弄。

    其实这段时间,剑持拓海派人盯着余惊鹊,但是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跟踪。

    而是在一些余惊鹊可能会出现的地方,派人守着。

    看看能不能看到余惊鹊,余惊鹊又去了什么地方。

    但是最后发现,余惊鹊一直都很正常,没有见过任何人。

    按理说如果余惊鹊和顾晗月真的有问题,现在顾晗月出了问题,余惊鹊一定要有所防备才对。

    可是都没有。

    至于蔡坤来过特务科,这点事情,你说算是情报吗?

    每天警察厅要来的人很多,蔡坤作为署长,来一次很正常。

    而且特务科的电话,剑持拓海没有监听。

    蔡坤和余惊鹊在办公室的谈话,更加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

    好不容易将剑持拓海应付走,余惊鹊也是一后背的汗水,没有轻松,只有紧张。

    好在这一次反应快一点,不然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虽然这一次应付走了剑持拓海,只是余惊鹊觉得,剑持拓海还会调查,不能掉以轻心。

    晚上回到家里,吃了饭和季攸宁回去房间。

    余惊鹊刚想要告诉季攸宁,自己今天应付了剑持拓海的调查,季攸宁就率先说道:“消息我已经送给木洞了。”

    “已经送了吗?”余惊鹊有点吃惊的问题。

    季攸宁说道:“我这几天一直在观察,今天没有危险,就找了机会,在木栋梁回家的路上,找到了木栋梁,说那句话,就离开了。”

    今天有机会?

    今天剑持拓海去找的余惊鹊。

    看来剑持拓海今天,确实是没有注意季攸宁这里,那么季攸宁的机会,找的真的不错。

    余惊鹊高兴的将季攸宁搂着说道:“厉害啊。”

    不知道季攸宁是误打误撞,还是真的有能力,但是今天确实是一个好机会。

    剑持拓海今天去找余惊鹊,就证明了季攸宁这里的调查,可能是已经非常松懈了。

    被余惊鹊夸奖,季攸宁自然是非常高兴,笑着说道:“那当然了。”

    “还有,你没有看到木栋梁的脸色,装作若无其事,但是眼神里面,还是有些诧异的。”季攸宁说道。

    “看来他还需要锻炼锻炼。”余惊鹊觉得木栋梁应该不露声色才对。

    “可能也是因为我说的都是真话,而且他的表现,已经足够好了。”季攸宁帮木栋梁解释了一句,但是好像是在夸自己,好像说木栋梁已经表现足够好了,但是我还是看出来了一丝异样一样。

    不管怎么说,余惊鹊都开心,这个消息成功送出去,组织接下来只要没有异动,没有牺牲就好。

    陈溪桥会判断出来,季攸宁说的是真话,毕竟陈溪桥知道季攸宁的身份。

    那么陈溪桥接下来,应该就会找机会,安排木栋梁和余惊鹊见面,而不引起剑持拓海的怀疑。

    到时候余惊鹊就可以将消息交给木栋梁,从而让木栋梁交给组织。

    之后余惊鹊就可以慢慢陪剑持拓海玩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