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惊雷 只爱煞英雄

第一千六百三十一章 心急如焚

    遗留问题。

    这谁能想到?

    没有人是神仙,如果不是今天的事情发生,羽生次郎告诉余惊鹊的话,余惊鹊根本就想不到,居然是之前的两次针对军统电台的行动,造成了今日的局面。

    别说余惊鹊想不到,军统和季攸宁大家都想不到。

    因为季攸宁的出现,就是来解决这个问题的,季攸宁的出现,就是让日本人不能继续针对军统的电台。

    可是到头来,反而是季攸宁自己都被针对了。

    现在余惊鹊大概率可以确定,季攸宁还在这个包围圈之内。

    浅草秀一玩的那叫一个出人意料,难怪浅草秀一之前,不愿意透露消息。

    这个消息是制胜关键,确实不能轻易透露。

    哪怕是透露给宪兵队和特务科,浅草秀一都认为没有必要。

    他觉得宪兵队和特务科,只是行动的时候才有用,那么行动的时候,自己让他们行动就行了。

    至于行动之前,浅草秀一要的是绝对保密。

    毕竟这个消息,如果流传出去,浅草秀一是绝对没有成功的机会的。

    而且浅草秀一这个人,十足的有耐心,从他说有线索,到今天开始行动,中间过去了很长时间。

    甚至是季攸宁都又行动了三次,浅草秀一这里都是无动于衷,现在看来,浅草秀一是打算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事实证明,浅草秀一做到了,他确实做到了一鸣惊人,余惊鹊现如今是进退两难。

    现在搜查,想办法带走季攸宁?

    不可能,羽生次郎根本就不让余惊鹊搜查,如果余惊鹊现在不顾及羽生次郎的命令,非要搜查的话,他首先要解决里面的宪兵。

    你为了功劳,和宪兵冲突,甚至是打伤宪兵?

    你还认为这只是为了功劳吗?

    大家都不傻,余惊鹊如果态度异常,谁都能看出来他是有问题的。

    你说为了季攸宁,冒险也要做。

    其实正是为了季攸宁,所以余惊鹊才不能做。

    他要的是救人,不是害人。

    他现在让特务科的警员,帮自己对付宪兵,你以为会有警员动手吗?

    天真。

    是没有警员会动手的,余惊鹊只要下达了这个命令,他瞬间就会变成光杆司令,到时候季攸宁能安全吗?

    可是余惊鹊什么都不做,等到日本人的支援过来。

    然后让日本人的支援负责包围,余惊鹊负责搜查。

    余惊鹊是可能提前找到季攸宁,但是结果能怎么样?

    他带不走季攸宁啊。

    包围固若金汤,季攸宁一个活生生的人,怎么离开?

    其次就是,余惊鹊负责包围,让日本人负责搜查,然后余惊鹊趁机放跑季攸宁?

    你凭什么放跑季攸宁?

    日本人搜查抓到人了,你怎么放跑她?

    而且还有警员在这里负责包围,这么一个大活人,是你说放跑就能放跑的吗?

    你以为是变魔术呢?

    握着电话的手,余惊鹊微微发力,他现在心急如焚。

    “急着,不要搜查,支援很快就到。”羽生次郎的声音,在电话里面想起来。

    “大概多长时间?”余惊鹊问道。

    “二十分钟左右。”羽生次郎也很着急。

    但是宪兵队现在确实是缺少人手。

    羽生次郎抽调人手过来,也要一个过程。

    抽调人手是一个比较麻烦的过程,因为你抽调人手的时候,还要确保不会影响药品的任务,不然到头来,可能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就算是有收获,也有可能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羽生次郎自然是不会愿意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

    二十分钟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而且有特务科负责包围,羽生次郎也不怕放跑纸鸢,只要特务科好好负责包围就行了。

    二十分钟。

    余惊鹊能在二十分钟之内,想到办法吗?

    他好像不行。

    羽生次郎的语气,好像是想要将电话给挂掉,余惊鹊不知道自己还能说点什么,可自己必须要说点什么,不然就是等死。

    等到季攸宁被抓到,余惊鹊难道要来一个大义灭亲,在日本人面前,彰显自己的清白吗?

    就算是季攸宁希望余惊鹊这样做,余惊鹊都做不出来。

    在羽生次郎即将要挂断电话的前一刻,余惊鹊说道:“队长,我让警员负责包围,我能不能跟着宪兵进去看看。”

    听到余惊鹊的话,羽生次郎无所谓的说道:“行。”

    包围是需要特务科的警员,不是需要余惊鹊一个人。

    余惊鹊一个人,能起到什么作用?

    这么大的范围,要你一个人,能干嘛?

    至于余惊鹊说自己想要跟着宪兵进去看看,在羽生次郎看来,那只是余惊鹊想要进去碰碰运气。

    如果支援还没有来,余惊鹊就有了发现,那么岂不是功劳就是余惊鹊的了。

    对于余惊鹊这样的小心思,羽生次郎觉得没什么,进去看看也无妨。

    其实羽生次郎心里有自己的想法。

    他认为纸鸢恐怕现在也知道自己插翅难逃了。

    羽生次郎最担心的是什么?

    那就是纸鸢最后,选择自杀。

    对于这些反满抗日分子,自杀是他们经常会选择的结局。

    但是羽生次郎抓纸鸢,是一定要抓活口的,他不想要一具尸体,尸体是没有用到。

    那么让余惊鹊进去,羽生次郎觉得,是给纸鸢一个希望。

    如果纸鸢可以抓到余惊鹊,以为用余惊鹊的命,就可以离开包围圈,那么纸鸢还会自杀吗?

    不会。

    他会想办法抓人,逼迫特务科的警员放行。

    但是有用吗?

    没有人敢放行。

    至于你说余惊鹊的命,就不重要了吗?

    和药品,和纸鸢比起来,羽生次郎确实不是很在乎余惊鹊的性命。

    所以羽生次郎不怕余惊鹊落在纸鸢手里,到时候纸鸢抓到余惊鹊,说不定会自己出现,岂不是还省了搜查的时间。

    再者说了,余惊鹊也不一定就会被抓,羽生次郎只是胡乱想想。

    甚至是就算是余惊鹊被抓了,也不一定会死。

    不过让羽生次郎来说,就余惊鹊这小心谨慎的性格,被抓的可能性不大。

    羽生次郎只是习惯性的,在思考问题罢了。

    羽生次郎的习惯性思考,是人之常情,毕竟擒贼先擒王,这是一个道理。

    余惊鹊可不知道羽生次郎心里想的是什么,他就算是知道了,也一点都不奇怪。

    他现在虽然可以进去了,但是余惊鹊都不知道,自己进去之后做什么?

    找到季攸宁?

    然后呢?

    难道是生离死别之前的互诉衷肠?

    这可不是余惊鹊能接受的,但是余惊鹊还是放下电话,走了进去。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