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狠人 山下出水

第85章 【长孙皇后的礼物】

    但见酒席之上,慢慢站起一人,赫然竟是李孝恭的王妃,笑意涔涔望着程夫人看。

    程夫人微微有些发怔。

    李孝恭王妃跟她很熟,咯咯笑道:“程家妹妹啊,你不能让程处默自己先拜师,咱们虽然是长辈,但是也要尊重小辈们的心思,既然孩子们已经约定同时拜师,那今夜就不只是你程家的拜师宴喽……”

    “对对对!”

    酒席间忽然又站起三位贵妇,连同李孝恭的王妃一起组成同盟,七嘴八舌道:“今夜这个拜师宴,我们也算一份子,程家(姐姐)妹妹,你可不能吃独食。”

    程夫人一脸愕然。

    那四个贵妇不管她反应如何,突然转头一起看向院子外面,高声道:“家中下人何在,还不抬礼进门?”

    话音才一出口,门外赫然传来几十声应和,这分明是早有预谋,外面提前就有人等候。

    程夫人呆呆不语。

    李云也摸了摸鼻子。

    陡见一批家丁抬着两口大箱子进门,放声高呼道:“河间郡王府,送上拜师礼,白银两箱,黄金百两,另有土地田契五千亩,赠送流民做衣食。”

    嘶!

    席见响起一阵倒抽凉气的声音。

    好家伙,好大的手笔。

    白银两箱,价值最少一万贯,黄金百两,折算最少也是一万贯,更吓人的是五千亩土地田契,这玩意有时候拿钱它都买不着。

    众人正要惊叹出声,猛见门口又闯进来第二批家丁,领头是一个极其精明的管家,手举一个小盒子放声高呼,道:“夔国公府,拜师之礼,极品南珠二十颗,粗制布匹五十车,南珠赠师,粗布赠民,此乃借花献佛之举,只愿流民人人置办一身新衣服,同庆吾家小公爷拜师求学。”

    不愧是当管家的料,说话都这么漂亮,明明是送礼给李云,却又扯上流民大义,这事搁到哪里都不怕有人挑理,程夫人甚至连开口阻拦一下都不敢。

    这两家的礼物已经让人震撼,接下来的两家也是不凡,但见房家的下人同样进入院中,领头一人放声高呼道:“邢国公府,拜师之礼,孤本书籍一车,广陵散手谱一本。另赠石盐矿山两处,养育流民制盐赚钱。”

    哗!

    场中一片哗然!

    众贵妇面面相觑,纷纷感觉咋舌不已。

    房家的手笔同样大的吓人啊!

    两座石盐矿山还好说,只要拿钱去买总归能买到,关键是孤本书籍,这在任何时代都是无价之宝。

    最后一家是尉迟敬德的鄂国公府。

    尉迟老黑做人不会转弯,送礼也送的直不楞登,礼物毫无花俏可言,尉迟家送的是渔网和铁锅。

    而且是专门从崔氏货栈订购的一万渔网铁锅,货契直接送给李云,随便什么时候都能提货。

    今夜之事真是一波三折,四大豪门加上一个程家,转眼之间要有五个家族拜师,偏偏古人极其讲究颜面,这事既然大张旗鼓了就没法拒绝。

    如果不出意料,李云必须要收五个徒弟。

    ……

    众人都以为这就算完事了。

    但是谁也没有想到,酒席之上忽然又站起一个人来,这才是出手最狠的一个人,因为她赫然是当朝皇后长孙娘娘。

    但见长孙皇后一起,所有贵妇都跟着站起。

    长孙摆摆手示意大家不要惊慌,随即面含轻笑看向李云,语带深意道:“沧海遗珠,总有绽放明媚一日,隐藏身份,亦有真相大白之时,小家伙,咱们今夜是第三次见面了吧!”

    李云点了点头,恭敬道:“确实三次。”

    长孙皇后呵呵一笑,又道:“第一次,你在程府门前,以为我是个出来看热闹的贵妇,第二次,相逢是在小盐山,那时你和我家夫君一起杀猪,还问我为什么要嫁给一个杀猪的……”

    李云咳嗽一声,面色有些泛红。

    长孙悠悠而笑,道:“今夜是第三次,本宫不想再隐瞒你!”

    李云隐隐觉得有大事将知。

    其实他很早就已经有些猜测。

    现在听到长孙皇后一口一个本宫,他再傻也知道这怕是个皇妃娘娘。

    长孙忽然噗嗤一笑,悠悠道:“其实身份这东西,也没什么可炫耀的,本宫就是长孙氏,乃是全天下唯一一个凤冠霞帔的女人。”

    行了,只这一句话,无需多解释。

    凤冠霞帔这玩意,天底下只有皇后可以穿。

    但是李云还是有些震撼。

    他脑瓜子还在嗡嗡作响,却见长孙皇后再次开口,悠悠道:“长辈之心,皆在儿女,今夜五大豪门嫡子争相拜你为师,无非是看到你把程处默调教的大有进步,天下父母之心,自古皆然类似,本宫忽然也想起自己的孩儿,欲要让其跟着你学些本领……”

    说到这里停了一停,凤目闪闪盯着李云,道:“我有一子,名曰承乾。”

    李云脑袋嗡的一声。

    李承乾?

    当朝太子?

    这玩笑开的有点大了吧。

    如果让李承乾跟着自己学本领,那自己的身份该怎么算?

    帝师?

    天底下有十六岁做帝师的说法吗?

    他连忙起身行礼,口中却言辞拒绝,张口道:“启禀皇后娘娘,草民学识浅薄,无法……”

    哪知长孙皇后直接挥手,淡淡笑道:“你不用找借口,本宫不是让你做帝师,本宫说的很清楚,承乾只跟着你学本领,但是并不拜在你门下,你们两个算是平辈论交。”

    想了一想,忽然又补充一句,语带深意道:“就当是个兄弟吧,你大一点,做哥哥,他小一点,是弟弟。”

    李云脑瓜子更懵。

    啥玩意?

    这玩笑开得更大了吧。

    李承乾乃是堂堂太子,让我一个逃荒出身的流民和他同辈论交,还要当哥哥,他愿意当弟弟么?

    可惜长孙皇后已经不给他思考余地,忽然仰声对着院外高喊道:“皇家百骑司何在,还不速速进门送礼。”

    喏!

    门外陡然响起齐声应和,听起来最少也得二十人。

    李云怔怔转头,看着已经有些拥挤的院子。

    酒席上的贵妇们也都转头,双目好奇的盯着院子门口看,大家都想看看皇后到底要送什么,娘娘的内务府一向捉襟见肘,不知道有什么好东西能拿出来。

    这份期待,很快化为震惊。

    但见门口人影一闪,赫然走进八个孔武有力的百骑司,四人为一组,粗声喘着气,他们手里抬着两样东西,月色之下闪着乌幽幽的光。

    忽然八个百骑司一声暴吼,猛然将抬着的东西直接放手,顿时只听轰隆巨响,院子地面被震的一晃。

    那两样东西,直接在地上砸出两个大坑。

    所有贵妇的脸色变得极其精彩。

    有些人是震惊,有些人是惊喜,比如程夫人,李孝恭王妃,房夫人和尉迟敬德夫人,这四人都是满脸喜意,悄无声息递了一个你我皆知的眼神。

    但听长孙皇后悠悠开口,指着地上两个东西对李云道:“世间第一奇兵,擂鼓瓮金锤,单重四百,双锤八百,李云,你有天生神力,世间再找不出合适的武器,这对锤子乃是皇室所藏,但它天生应该为你所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