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狠人 山下出水

第453章 【演戏,伪装】2合1章节

    世上之事,无巧不成书,说来也是巧合,刚好轮到那个老头。

    但听店铺小厮高声一唤,语气很是傲然道:“下一位,到谁了?”

    “是我是我……”

    屋子里面同样人群拥挤,密密麻麻几乎连个插脚的空荡都没有,那老头口中不断喊着,使劲了力气往前挤,屋中百姓见他上了年纪,各自努力让开一些空隙,这才让老头有机会挤到前边,急急慌慌把一块木牌牌递上去。

    “嗯,是一百四十三号啊……”店铺小厮大喇喇的架势,拿着木牌牌像是不断沉吟,足足得有七八个喘息时间不说话,搞得那老汉满脸都是紧张之色。

    终于,店铺小厮开口了,哼哼唧唧道:“号码很靠后啊,怕是买不了几颗种子,我看你这老头年纪不小,你就别在心里盼着了,回家去吧,明天早点来,最好三更就起,抱着铺盖睡在门口,那样也许能有机会,领到一块号码靠前的牌牌。”

    角落里李世民面色一怒,皇帝眼中分明闪过一缕杀机。这是什么?这是刁难!李世民登基为帝八年,什么样的官场套路没见过,皇帝只一眼就能看出,这小厮明显是在刁难老汉。

    李云生怕皇帝发飙,连忙用手轻轻一扯,压低声音道:“二大爷,别急着发火,这也是侄儿的安排,您继续看下去就好。”

    李世民微微一怔,有些愕然道:“你让人故意刁难百姓?”

    李云伸手悄悄一指,示意皇帝继续去看。

    李世民若有所思,压下火气转过头去。

    却见那店铺小厮拿着木牌牌不断来回检查,脸上哼哼唧唧的样子越发让人讨厌,李云却嘿嘿低笑两声,对皇帝解释道:“二大爷认识这个崽子不?”

    李世民眸子瞥他一眼,用眼角余光不屑看看李云,哼道:“虽然不认识,但却能猜到,崽子这个词,唯有亲人可以称呼,而且得是长辈,否则便算折辱,外人同样不能称呼,那等同于是张口骂娘,综此两点,朕已心知,能让你口称崽子之人,辈分必然比你低了一层,这店铺小厮要么是李氏皇族出身,要么就是你几个媳妇的娘家子侄。”

    唯有这种情况的出身,才能被李云称呼为小崽子。

    李云一竖大拇指,连连恭维道:“二大爷不愧目光如炬,法眼无差一看便知,洞悉世间万物,透过现象看本质……”

    李世民面皮抽搐几下,狠狠剜了李云两眼,低声呵斥道:“再敢溜须拍马,小心项上人头。”

    李云哈了一声,并不在乎皇帝的训斥,他语气十分自然转变一下,忽然抬手悄悄指着那小厮,道:“这崽子是胶东王的嫡孙,按辈分也算您的孙子辈,侄儿我稍微矮了一层,但也算是他的堂堂堂叔……”

    李世民登时了然,点点头道:“原来是李道彦府上的娃,难怪你能称呼他为崽子,确实都是一家人,相互还没出五福!”

    说着停了一停,忽然又道:“虽然没出五福,但也不太近了,毕竟是第五代了啊,朕无法认熟几百个孩子。”

    李云点了点头。

    李世民似是沉吟一下,又问李云道:“这崽子怎么会在你的店铺上工?”

    李云看了那边一眼,低声道:“这是前阵子的事情了,他们出动了一家人,当时由着胶东王李道彦伯父亲自领头,身后跟着他家长房的嫡子和嫡媳,来到我的府上之后,进门就让孩子给我磕头,孩子母亲故意啼啼哭哭,求我赐给孩子一个活路。”

    “哼!”

    李世民鼻中发出一声轻响,有些不悦道:“李道彦堂堂王爵,竟然也做出这种丢分的事。他乃嫡支之王,爵位可传三代,就算他孙儿再怎么没本事,也不可能落魄到没有活路的地步。”

    李云叹息一声,道:“二大爷您却忘了,他孙儿快要出五福了啊,王爵固然能传三代,但是要从李神通叔爷那里开始论,李神通叔爷爷是第一代,李道彦大伯是第二代,他的长房长子,是第三代……”

    李世民若有所思,下意识道:“而这个小崽子乃是李道彦长房长子的孩子,真正论起来已经是李氏皇族的第四代。”

    李云‘嗯’了一声,道:“他已经没了继承王爵的资格。”

    皇帝点了点头,但却无可奈何,爵位必须要递减的,否则传不了几代天下全是王。就像他刚刚所说,他无法认清第四代几百个孩子,仅仅传了四代,已经几百个男嗣,倘若再传三代五代,人数会是几千几万。

    李云深知皇帝的用心,不过仍旧开口解释道:“这崽子毕竟没有出五福,并且也是第一个求到我面前的晚辈,一见面就给我磕头,甚至他母亲也跪着不起,哭哭啼啼之间,让人好不心酸,我家阿瑶心肠最善,被那娘们弄的也跟着啼哭,侄儿无奈之下,只能答应下来。”

    李世民迟疑一下,沉吟道:“这种事以后不可再开口子,否则怕是要出大事情,李道彦也算聪明,知道求到你的门下,但凡只要有你提拔,他孙儿的前程必然宽广,很可能会建立一番功绩,以之获封新的王爵之位,那样又可再传三代,家宅福运绵延。但是……”

    皇帝突然一停,语气肃重又道:“这种事只此一例,以后不可再心软应承,否则封赐的口子一开,几百个第四代的崽子都要找你求助!你乃诸侯之身,有着封赐王爵的权利,一旦你心软,整个李氏皇族都会盯着你,那些第四代的崽子都是你晚辈,到时候你撇下哪一个都会被人说闲话。”

    李云叹了口气,无奈道:“侄儿岂会不知后果严重,但是……”

    他说到一半忽然住口不说,指着那个店铺小厮了改换话题,道:“二大爷您看看,这崽子做事还是不错的,有着几分让人喜欢的机灵劲,说起来也算能够重用之人。”

    李世民‘哼’了一声,道:“胆敢第一个求到你这里,必然是有几分底气的,李道彦聪明的很,教育子嗣也舍得下狠手。”

    皇帝口气虽然不善,不过总归是默许了此时,他说完不再开口,转头默默看着那个店铺小厮。

    这时那小厮已经把老汉刁难到了极点,眼看着就要开口进行撵人,终于那老汉醒悟过来,突然从怀里掏出来一小串铜钱,恋恋不舍之间,送到小厮手里,然后才敢满脸渴望看着小厮,苦苦哀求道:“小哥儿,给个机会吧,老汉年纪大了,连续排队半个月没能排上,您说的带着铺盖过来,俺老汉早就这么做了,可是带着铺盖仍旧排不到前头,今天算是走了大运才能排到一百四十三号……”

    “嗯!”

    店铺小厮又是大喇喇一声,不过收钱的速度却是快捷异常,铜钱入手之后,脸上这才勉强有点缓和,不过仍旧哼哼唧唧,很是不爽道:“我这里算是过关了,但你能不能买到神粮还要看运气,如果掌柜的不答应,那我可不会退你的钱,这是你的一番心意,没有退回去的说法。”

    “是是是!”

    老汉连连点头,全然没有不久之前怒吐皇帝口水的底气。这番行贿受贿完全处在光天化日,店铺里几十个百姓却已经习以为常,甚至有人满眼羡慕,口中发出啧啧之声。

    李世民看的面皮发鼓,忍不住又觉得火气上涌。

    李云连忙开口,低声解释道:“二大爷,这也是策略,唯有如此设置难题,百姓才会越发自信,越是难以买到的神粮,在他们心里越是相信不会有假。”

    李世民恍然大悟。

    这时那老汉被小厮放关,只不过几步就走到柜台面前,然而柜台之后压根不见人影,急的老汉不由使劲擦着额头的汗。

    他不敢开口喊人,只敢站在柜台之下候着,偏偏好半天仍是不见人影,老汉脸上更加显得焦急。

    李世民看的不耐,突然扯开嗓子喊了一声,带着怒气道:“有人要买东西,掌柜的哪里去了。”

    说来也巧,或是故意,总之不管因为什么原因,皇帝喊话的时候恰恰看到后面走出一人,也是一个青年,却做掌柜打扮,进门之后哼了一声,似乎很是不满意有人催他。

    不管这是佯装还是假意,也许只是想让百姓更加信服,但是李世民仍然觉得火气往上涌,皇帝忍不住挤前几步就要开口呵斥。

    然而才有了几步,突然又退了回来,退回之后狠狠瞪了李云一眼,怒气生生呵斥道:“这店铺怎么全是走后门的人。”

    李云抓了抓脑门,满脸苦笑道:“您也看到了吧,这个同样不得不照顾,身份在那摆着呢,不照顾属实有点说不过去。”

    李世民一脸无奈,突然叹息一声。

    皇帝为什么如此?

    只因那掌柜是个熟人。

    谁啊?

    李福!

    前一阵子李云大婚,正是李福担任门前礼官,负责搞怪耍闹,活跃迎亲气氛,当时曾经狂放一言,号称整个李家之人欠着他的债,后面玲珑下车之时,却被他背着直接送到门口,他用自己的肩背,给玲珑当了下马石。

    李福是李建成的儿子。

    乃是玲珑的亲生弟弟。

    名义上乃是李世民的过继皇子,然而八年之间一直被关在藩篱。挂着一个皇子名头,却没享过一天待遇,反而人人都可苛责,日子过得其实无比心酸。

    ……

    “唉!”

    李世民忽然叹息一声,仿佛喃喃自语道:“罢了罢了,往事已远,长辈之间的仇怨,怎能让孩子们肩负一生,这样也好,这样也好!”

    李云听他语气索然,忍不住在一旁开解道:“其实侄儿知道,二大爷您心肠很软,也许对外人很硬,但是对自家子侄一向慈祥,民间百姓有所谓护犊子一说,您这位长辈算是个非常护犊子的人。”

    李世民默然不语。

    李云又道:“其实您只是拉不下脸,但您已经把事情做了,当日看似是借着我大婚放出李福,实则乃是早就渴盼机会,您的心,善着呢。”

    李世民面色终于有所舒展,不过仍旧冲着李云哼了一声,故作斥责道:“朕应该把这话当做恭维还是当做吹捧?”

    李云一脸肃重,沉声道:“乃您长辈之心。”

    李世民点了点头,面色更加舒缓。

    爷儿俩不再说话,皆都转头看向柜台那边。

    ……

    果然还是刁难,只不过李福的手法更加直接,这小子出来之后先是打个哈欠,似乎刚刚经历了一番忙碌操劳,他脸上可以装出不满之色,眼睛狠狠剜了柜台下面的老汉一夏,突然伸手一掌,哼哼道:“好处呢?拿过来!”

    那老汉怔了一怔,明显有些心疼钱财,唯唯诺诺半天,终于鼓起勇气道:“您是店铺的掌柜,怎么也要给您好处。”

    老百姓也有小聪慧,这话言下之意很是明白,无非是说您已经是店铺的当家人,我来买您东西同样算是给您钱。

    哪知李福怒哼一声,直接翻脸道:“看清楚了,我只是掌柜,但我不是主家,店铺赚钱关我屁事,你这老东西到底想不想买,不想买的话赶紧让给下一个。”

    语气很冲,是故意装出的很冲,偏偏越是如此臭着脸子,满屋百姓越是心中信服,有个汉子不由自主开口,好心好意劝解那个老汉道:“老大爷,赶紧啊,您可是好不容易排到的号,千万可别最后一步没能成,二十四拜都拜了,不能差这一哆嗦。”

    “是是是!”

    老汉仿佛反应过来,冲着汉子连连点头,然后只见他万分心疼的咬了咬牙,又从怀里掏出了一小串铜钱。

    哪知李福冷眼一看,直接哼了出声,懒洋洋道:“不够!”

    “不够?”老汉脸上呆了。

    旁边有百姓连忙再次指点,小声小气道:“这位掌柜的有规矩,给他好处最少得给一贯钱。”

    一贯钱?

    老汉大叫一声,差点跳了起来。

    他双手抓着自己钱袋,满脸都是震惊之色,大叫又道道:“俺老汉在银行排了很久,签了借契才能贷款十贯钱,这还没开始买神粮,先就要给人一贯钱?”

    说着猛然醒悟自己语气不对,连忙变回唯唯诺诺满脸哀求,望着李福道:“掌柜的,能不能抬抬手,俺也给您一小串钱,求您可怜可怜老汉的年纪吧。”

    哪知李福面色不变,甚至还现出一丝不耐,冷冷道:“不能!年纪是年纪,规矩是规矩,尊老是美德,但是规矩不能破,别说您是个普通的百姓,就是我亲爷爷来了也得按着规矩办,没钱给我好处,任谁也是白搭。”

    说完伸手一指,指着门口道:“如果不愿意,可以出门走,咱家的神粮种子不愁卖,满城百姓全都盼着能买呢。”

    演戏入骨三分。

    李世民躲在角落里默默观看,突然转头压低声音询问李云,略带好奇道:“你说,若是他亲爷爷真的来了,这小子是不是真的说到做到,也会向他亲爷爷收取好处费。”

    李云嘿嘿两声,面色古怪道:“二大爷,此事不用猜,这小子自我封号天高三尺,发誓要做一个贪婪刮皮的人,头前一阵子,爷爷来过呢……”

    李世民登时更加好奇,忍不住急急问道:“太上皇…呃不,你们爷爷到底掏没掏钱?”

    李福和李云都是皇族第三代,他们的爷爷乃是一个人,大唐太上皇,李渊。

    李云深深吸了一口气,满脸无奈道:“天高三尺之人,规矩不能破的,那日爷爷没有带钱,当场就被撵了出去。”

    李世民目瞪口呆。

    皇帝想不到李福演戏竟然演的这般入骨三分。

    然而李云却在心中明白,李福其实是在抒发心中的压抑。

    ……

    砰!

    一声轻响!

    皇帝和李云同时转头,看向声音响动的柜台方向,这才发现李福手里多了一贯钱,随意一拍砸在了柜台上。

    那贯钱不用说也知道乃是老汉给的。

    果然只见老汉满脸心疼,可怜巴巴道:“掌柜的,这回可以买了吗?”

    ……

    ……剧情连贯不好拆分,今天还是2合1超级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