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抱歉,有系统真的了不起 我丑到灵魂深处

第269章 碾压

    这南洋首席降头师,蔡大师,要与叶晨斗法三场。第二场是招鬼。

    20分钟的时间,说短不短,说长也不长。叶晨的储物空间里,有着不少的【招鬼符】和【招魂符】,只要他烧几张符篆,自然可以招来阴魂厉鬼助阵。

    不过

    叶晨的眼珠子,滴溜溜转了几圈,竟然也没去取符篆,而是找了一张椅子坐下来,一边优哉游哉抽烟,一边饶有兴味的观看蔡大师招鬼!仿佛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王家庄园里的宾客们,听说要招鬼,心里又是害怕,又是好奇,一个个连连后退,避得远远的,但也不想立刻就离开。

    很多人都想亲眼瞧瞧,叶晨和蔡大师,到底谁技高一筹。

    只见,蔡大师一边念咒,一边烧符,并像跳大神一样转起圈子来,渐渐,在他的身体四周,阴气开始聚拢,凛冽无比!

    “爸,你看,那叶晨都放弃了!”王禹恒冷声道。“这一场,叶晨输定了!丢人现眼的玩意儿!”

    “嗯…”王老爷子捻须而笑,“蔡大师号称南洋首席降头师,成名已经很久了,自然不是易与之辈,第一场斗法输给那叶晨,只是个意外!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我可不相信,叶晨在古武和道术这两个领域,都能取得极大建树!论古武,蔡大师在叶晨面前,不堪一击。但是论道法,叶晨要和蔡大师比,那就是螳臂当车!”

    “咦叶大师好像啥也不想做。难不成,他真的不会招鬼?”宋子豪满头雾水。

    “走着瞧吧,老朽相信,叶大师一定胸有成竹!”雷老爷子笑了笑。

    呜呜呜…呜呜呜…

    蔡大师身体周围,数丈之内,阴风狂卷,草屑飞扬!

    忽然!一条惨白的,若隐若现的鬼影,出现在了蔡大师的身后!

    “啊!招来了!鬼!是鬼!好恐怖!”围观的人,好几个都大叫了起来。

    “蔡大师!第一只了!加油!”王禹恒喊道。

    阴气陡增,一只血淋淋,身穿红衣的女鬼,现出鬼形,披头散发,桀桀桀的笑着,站在蔡大师身后。

    第二只!

    紧接着,又是一只目眦欲裂,血肉翻飞的厉鬼,惨兮兮的在地上爬着,爬到了蔡大师身后第三只!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被蔡大师招来的阴魂厉鬼,越来越多第四只,第五只,第六只……

    大概是在15分钟之后,蔡大师停止招鬼,睁开双眸,阴恻恻的看着叶晨。

    一眼望去,在蔡大师的身后,密密麻麻站着飘着或趴着,至少有4,50只阴魂厉鬼!惨烈的咆哮声此起彼伏,整个庄园的温度,都好像是下降了不少,予人一种深秋萧瑟的味道。

    围观的人,瞠目结舌,对蔡大师,又是惧怕,又是佩服短短十几分钟,就能招来几十只鬼,而且,这些鬼,似乎都非常的忌惮蔡大师。它们就好像是训练有素的士兵一样,规规矩矩站在蔡大师背后,不敢逾越!

    太强了!

    不愧为南洋首席降头师!名不虚传!

    “无趣啊…真是无趣…”蔡大师意兴索然的摇了摇头。“少年,看来,本大师真是高估你了!你连一只鬼都招不来,简直就是废物中的废物!现在,还剩下5分钟的时间,本大师也没兴致继续招鬼了!你认输吧!”

    “叶大师…怎么,吃瘪了?一直以来,你在咱们酒市,不都是喧宾夺主,肆无忌惮,占尽风头,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的吗?你连彭家和沈家,都敢得罪,今晚,却是跌了个大跟头!”王老爷子迫不及待的讽刺道。“这就叫做一山还比一山高!”

    啊叶晨,你终于受挫了,爽啊!

    “输了,这个叶大师,终究还是比蔡大师逊色不少。”

    “这一场,叶大师是完败了。他若招来几只鬼,纵然输了,也算是站着死的。但是,他一只也招不来,有些耻辱啊!”

    “叶大师颜面尽失了。姜还是老的辣啊。”

    ……

    围观的人,七嘴八舌议论起来。

    “蔡大师,你完事儿了,对吧?那你先歇着。”这时,叶晨才慢慢吞吞不疾不徐的站了起来,将烟蒂吐了,他的表情,太过轻松,看起来,就好像是这一场,是他赢了似的。“嗯。蔡大师,承让,承让,这第二场斗法,我也胜了。”

    “???”蔡大师愕然。“什么?你说什么?你胜了?少年,莫非你脑子坏掉了?”

    “噗!哈哈哈!哈哈哈!输不起?输不起就开始信口开河,颠倒是非了?”王禹恒精气神都恢复了过来,阴阳怪气的叫道。“叶大师,你这人品,也太卑劣了吧!你当我们都是瞎子?都是傻子?”

    “指鹿为马,太过无耻了。”王老爷子连连摇头。

    “是我赢了啊。”叶晨一本正经的道。“蔡大师,你身后站着的这些鬼,就是我招来的啊。”

    “你!你!你!”蔡大师简直被气得快要吐血了,“你招来的?你疯了!”

    “当然是我招来的。”叶晨脸上的表情,认真得不能再认真了。“这一场斗法,招鬼,蔡大师你一只鬼都没有招来,所以,你是完败。”

    安静。

    在场所有人都不吭声了。

    叶晨,你特么还要脸吗?你这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吗?

    就连叶晨的拥趸们,都感觉叶晨有些胡搅蛮缠了。

    就在这时!

    叶晨体内的60缕鬼力,疯狂涌动了起来!

    他身体周围的光线,变得昏暗如晦,空气阴森,阴风飒飒,十分诡异!

    而叶晨的双眸,也是变得有些阴戾,好像一对鬼眼!

    下一秒!

    咻咻咻咻咻咻

    一道道怨戾至极的鬼气,凝成一条条绳索,隔空飞了出去!

    这些绳索,交织在一起,将蔡大师招来的那些阴魂厉鬼,统统困住,宛如一座鬼牢!

    接下来,每一条鬼气绳索,便是都是死死绑住了一只厉鬼。

    被绑住的厉鬼,发出惊天的惨叫声与嚎哭声,鬼眼中,以及嘴里,都飙出阴血,十分凄惨。

    但是很快,这些被捆住的厉鬼,便不再咆哮,也不再挣扎,看向叶晨的眼神,充满了虔诚,臣服,膜拜。

    “我说过,这些鬼,都是我招过来的!”叶晨阴森森的道。

    话音刚落,这群阴魂厉鬼,呼啸着飘到了叶晨身前,然后整齐划一的跪下,“主人!”

    “这…这…这是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见状,蔡大师简直有些怀疑人生了,下意识的转身看了看身后,一只鬼都没剩下了!

    刚才,叶晨是使用了【驭鬼心经】,在极短的时间之内,便将蔡大师招来的鬼,据为己有,尽数奴役!

    倘若,叶晨使用符篆招鬼,哪怕招来的阴魂厉鬼,在数量上,比蔡大师多,这一场赢得也不够爽快。

    叶晨与蔡大师斗法,不但要赢,而且要完胜,要碾压,要将他的自信心,完全摧毁!

    因此,他使用【驭鬼心经】,让蔡大师给他做嫁衣,这样便能赢得漂漂亮亮!

    傻了!

    蔡大师傻了!王家满门傻了!围观的所有人都傻了!

    叶晨的拥趸们也傻了。

    还能这样玩?

    人家蔡大师辛辛苦苦跳大神,招来这么多鬼,尼玛你一念之间,就将胜利果实给夺了过来…

    牛逼!

    “叶大师赢了!”宋子豪这只舔狗,兴奋狂吼。“叶大师智近乎妖,完全碾压对手!这份手段,可比招鬼强太多了!”

    围观的人,面面相觑。但他们不得不承认,叶晨这一手,比那蔡大师,高明太多了。

    王家的人,一个个哑口无言。

    “妈的!”蔡大师大失风度。

    “蔡大师,我刚才没乱说吧?”叶晨笑道。“我招了几十只鬼过来,你连一只都没有招到。所以,我完胜你,你服气吗?”

    “你!你!臭小子!你太狡猾了!你欺人太甚了!”蔡大师脸都黑了,眼神之中,尽是阴戾与怨恨。

    丢脸!真的太丢脸了!

    他横行南洋,“蔡大师”的名号,让人闻风丧胆。从来都只有他出风头,他压人的,这次遇到叶晨,居然连续吃瘪!

    这种事,以前没有发生过。

    但他也不得不承认,叶晨这一份‘驭鬼’的手段,他望尘莫及。

    “好吧…你有种!”蔡大师稳定了一下情绪,深吸一口气,“前两场斗法,本大师只是热热身!这第三场,你必败无疑!本大师要认真起来了!”

    “好,好,我就喜欢和认真的人玩。”叶晨一脸人畜无害的笑容。“蔡大师,抓紧时间吧,这第三场,比什么?”

    “王老爷子。”蔡大师狞笑了一下,看向王老爷子。“麻烦你在现场,借一些宾客的头发给我。”

    “头发?”王老爷子愣了一下。

    “对。现场这么多宾客,你去借他们的头发,每人一根头发也行。”蔡大师森然一笑。“放心,不会出乱子。本大师做事,有分寸。”

    “好吧。”王老爷子点了点头。

    当下,王老爷子亲自带头,去借庄园里,那些宾客的头发。

    被借头发的宾客,都不是古武者,只是普通人而已,虽说心里老大不愿意,但也不敢忤逆王老爷子。

    再说了,只是借头发而已,还能出啥幺蛾子?

    总不会死吧?

    “叶大师,那姓蔡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啊?”宋子豪走过来,在叶晨耳边轻声问道。

    “无非就是下降头术。”叶晨摇了摇头。“这些人,可真是傻,将头发指甲抑或者农历生辰八字等,交给道士或降头师,那就是把命交到别人手里攥着无知啊,真是无知。这蔡大师,太邪恶了,王家也都不是东西。”

    不多时,王老爷子就攥了一大把长短不一的头发,走到蔡大师身前,恭声道。“蔡大师,你要的头发,大概有100人左右,借出了头发,够了吧?”

    “差不多了。”蔡大师阴笑了一声,将那把头发接了过来。

    “蔡大师,不会出事吧?”王老爷子颤声问道。“要是玩过了火,哪怕是我王家,都是兜不住的。”

    “有本大师拿捏分寸,能出什么大事?”蔡大师不屑的道。“这第三场斗法,本大师要狠狠蹂虐那臭小子!”

    “好!”王老爷子精神一振,“那小子太过嚣张,是应该要打压打压了。”

    “少年,你听好了,这第三场,咱们比拘魂!”蔡大师眼中,闪过邪光,近乎泯灭人性。“斗法时间,还是20分钟,就看看,咱们谁能拘到更多人的生魂!”

    “果然是变态的。”叶晨眼睛,微微一眯。“强行拘活人生魂,这是逆天而行的滔天大罪,有违天道,不得好死!”

    “哈哈哈哈……我等修道之人,本就是逆天而行,少年,你太迂腐了!”蔡大师阴恻恻的笑道。“开始吧!哈哈哈哈!”

    这一笑,邪气滔天,闻者,鸡皮疙瘩掉一地!

    “啊!拘魂?拘魂是什么意思?”那些借出头发的人,顿时被吓得魂飞魄散。

    “王老爷子!今天,我们专程来给你祝寿,你,你居然要谋害我们!你太过分了!”

    “王老爷子!快叫这个妖道住手!”

    “王家!我草拟吗!我们要是出了什么事,你们全家都跑不掉!古武家族又如何?这世界还是有法律的!”

    ……

    这些人,是不敢得罪王家,但是现在似乎已经到了性命攸关的时刻,自然是豁出去了。

    人家都要拘你的魂了,你还不反抗?

    王老爷子也是有些惶恐了。

    不说别的,就这么一闹,哪怕没弄出人命,王家以后在酒市的声望,都会大跌!

    “蔡大师,干脆,这第三场,别比拘魂了…”王老爷子连忙道。

    “放心吧,不会弄出人命的。”蔡大师迫不及待,握着头发,开始念咒。

    “跑!我们快跑啊!逃命啊!”借出头发的人,作鸟兽散,四处奔逃。

    但是,他们还没跑出几步

    “呼!”蔡大师念完咒语,吹了一口气,将手中头发,吹得漫天飞扬,很快,一根根头发,便化为灰烬。

    接下来,蔡大师拿出一个槐木雕琢而成的瓶子,将瓶塞扒开。

    “魂来!!!!”

    一声戾叫。

    嘭嘭嘭!

    倒了。

    刚才借出头发的人,一个个都直挺挺倒在地上,动也不动,似乎连呼吸都没有了。

    乍一看,非常恐怖,庄园里倒了一百来号人,就好像到处都是横七竖八的尸体,令人为之侧目。

    叶晨打开阴阳眼一扫,只见,每一个倒地的人,其头顶,都窜出一道淡淡的人形虚影。

    那是他们的三魂七魄。

    很快,这些人的三魂七魄,便不由自主的朝蔡大师飘了过去。

    然后,尽数的钻入了他手中握着的槐木瓶子里。

    这一幕,将其他人,都吓尿了!想要逃走,双脚却像是钉在地上,一步也挪不动!

    包括宋子豪这种古武宗师,都感觉到遍体生寒。

    “我雷家满门,被拘过一次魂!”雷老爷子触景生情,目光之中,尽是仇恨。

    “少年,我拘了107人的三魂七魄。现在,轮到你了。”蔡大师邪意滔天,“我看你,虽然修炼了驭鬼之术,但你身上,并无太多怨气。看来,你并没有用道术,伤害过人。你走的是正路子。那么现在,你肯不肯拘魂呢?哈哈哈哈你若是妇人之仁,那么,索性就低头服软,认输吧!”

    这蔡大师,非常非常卑鄙。

    为了赢叶晨,简直不择手段。

    而且,他还用了攻心之术。

    他认定叶晨不会伤及无辜,所以,这一场斗法,无论如何,他是赢定了!

    叶晨口中,还在不停的念叨。“拘人生魂,这是伤天害理啊!这是伤天害理啊!”

    “哈哈哈哈果然是迂腐之人!”蔡大师冷笑一声,轻轻一扬手,槐木瓶里装着的三魂七魄,又飞了出来。

    “归位。”

    一道道人形虚影,回到了倒在地上那些人的身体里。

    他们很快又苏醒过来,爬了起来,但一个个眼睛里,都装满了恐惧,深不见底的恐惧!

    妈蛋!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啊!太可怕了!一场噩梦啊!

    他们瑟瑟发抖,有的甚至哭了起来。

    “我说过不会出大事的。”蔡大师冷笑一声。“本大师只不过是借你们的三魂七魄用一用,这是你们的荣幸!”

    “少年,还剩下10分钟,你到底出不出手?不忍出手,就认输!”蔡大师昂首挺胸,颇有高人风范。

    “啊!叶大师!您行行好,您别再来了!我们真的受不了啦!不能再来第二次了!求您了!”那些被拘过一次魂的人,哀鸿遍野,苦苦的祈求,唯恐叶晨又拿他们开刀。

    “放心吧,你们已经很可怜了,我不会让你们再经历一次,那种可怕的事情了。你们是无辜的。”叶晨诚恳的道。“我不会拘你们的魂。”

    “哈哈哈哈那么,你就认输吧。”蔡大师趾高气昂。

    他心中暗道‘先赢你,挫挫你的锐气,今晚,我再施法,隔空将你杀死,立刻远遁!回到南洋!哪怕你背后有什么势力,能奈我何?’

    “叶大师,咱们不能做那种伤天害理的事情。认输也没什么。况且,这狗贼卑鄙无耻,赢了也不光彩,在咱们心里,您更胜几筹!”宋子豪宽慰道。

    “叶大师,魔高一尺道高一丈,这种阴邪小人,且让他得意一时。”宋老爷子走了过来,附耳说道。“叶大师,这蔡大师,不会古武,今晚,我让子豪将其暗杀!提头来见您!在我们宗师面前,这种妖道,软得跟泥巴似的,一掌就能拍死。”

    就在这时,叶晨忽然一笑。“谁说我要认输了?斗法三场,已经结束两场,这最后一场,哪怕是咬牙,我也得坚持下来我还剩一些时间,对吧?好不想被误伤的人,统统站过来,站到我身后!”

    叶晨大声说道。“快!”

    闻言,庄园内的所有宾客,都立刻跑到叶晨身后,唯恐殃及池鱼。

    很快,叶晨身后,便黑鸦鸦一片,挤满了人。

    “叶大师,你又想玩什么花样?”王老爷子狐疑不定的问道。

    “当然是拘魂啦!”叶晨玩味一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