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抱歉,有系统真的了不起 我丑到灵魂深处

第280章 我叫叶晨(万字大章节)

    “怎么回事?是不是有什么地方搞错了?”这时的魏公子,真的是错愕而惊悚。

    魏家有三名宗师,魏公子只给魏强打了电话。因为魏强为人最是鲁莽,草率,冲动易怒,脾气最暴躁。他料定,魏强过来,一定会拆了叶晨,拆了唐家!

    可是魏强跪了!他丝毫没有宗师的风采,以及睥睨天下的雄姿,他跪得那么干脆和爽快,对叶晨俯首帖耳,好像是信徒在参拜神灵。

    魏师傅,魏强,魏玲玲三人都深知“怀璧其罪”的道理,所以,为了尽量避免不要给叶晨惹麻烦,他们便对如何冲破关口,晋升宗师的事情,守口如瓶。魏家族人,根本不知道他们是靠叶晨的丹药才一飞冲天。

    哪怕是死,也不能将【爆气丹】的秘密宣之于口啊!

    这就导致,如魏公子这种族人,不但对叶晨没有丝毫敬畏感恩,甚至连叶晨这个名字都没听说过。

    “叶大师,是我们疏忽了…!”魏强现在真的恨不得把魏公子给弄死!

    这个傻比怎么可以去得罪叶晨呢!叶晨是魏家满门的大恩人啊!叶晨就是盐市的天啊!

    魏师傅,魏玲玲,魏强,这三人,对于叶晨,除了感恩之外,还有敬畏,恐惧,崇拜,尊重……在潜意识里,他们已经把叶晨当成主人了啊!

    这时,叶晨吃完一瓣橘子,这才看向魏强,“魏强,我需要一个解释。我待魏家不薄,和你,和魏师傅,和魏玲玲,关系也很融洽。不过,今天魏家的人,做出这样事情,是你们太飘了,还是认为我叶晨拿不动刀了?记住一句话,有的东西,我可以给你们,我也可以亲手拿回来。懂了吗?”

    “不!不!不!”魏强真的惊恐了,他开始奋力的磕头,全身筛糠。他很清楚,叶晨所说的要把给他们的东西拿回来,就是指的宗师修为!

    魏强声泪俱下。“叶大师!我们也是无妄之灾啊!刚才,魏雄这个傻比打电话给我,让我过来。我来了之后,他才简单的把事情讲述了一遍叶大师,我发誓!我根本不知道魏雄的算计!一切都是他自作主张!我们从来没想过,要去敲诈勒索盐市本地的豪门家族!”

    “魏强堂哥!您是不是搞错了?为什么要对他下跪,道歉?您是宗师啊!宗师不可辱!宗师宁死不屈啊!”魏公子尖叫了起来。

    顿了一下,他深吸一口气。“魏强堂哥,这件事,牵涉到了池家啊!扛鼎全川的池家啊!您不可能不知道池家的,在川省,任何一个古武家族,都承受不起池家的怒火!这种传承了几百年的大族,积累了多少的武功,心法,兵器,丹药,人才……想想就让人头皮发麻啊!魏强堂哥,理智点,我们魏家刚刚有崛起的迹象,万万不能够自毁前程啊!”

    “魏雄,我会处置你的。现在,你闭嘴,魏家早就是叶大师的附庸家族了。不管对方是谁,只要触怒了叶大师,我们魏家便会倾尽所有,与之对抗!”魏强怒声道。

    “和池家对抗?我的天!真想灭族绝种吗?”魏雄倒抽凉气。然后用怨毒至深的目光,看向叶晨。“你妖言惑众,误我魏家!不过没关系,等会儿,池湛少爷来了,你就会被打回原形了,你会后悔到窒息!”

    魏雄无比无比的期盼着,池家的人到来,碾压叶晨!

    “我明白了。这件事,与你无关,你先起来。”叶晨没有理睬疯狗一般的魏雄,他面色微微缓和,对魏强说道。

    魏强几乎都虚脱了,如获大赦的站了起来,但双腿仍然有些颤抖,他很自觉的站到了叶晨身后,然后想了一想,又站到了雷轰身后。

    “叶晨,对方是池家…”唐漠雪还是提心吊胆,无比自责。她埋怨自己太冲动,为心爱的男人,惹了大敌。

    “嗯。池家,川省古武家族中,比较出类拔萃的一个。历史悠久。”叶晨玩味一笑。“小雪,你这次惹的麻烦很大。不过我喜欢!”

    叶晨已经编写了任务,替唐漠雪解决掉这个麻烦。完成任务之后,多半就会有丹药类的奖品爆出来。系统的奖励,其价值,永远都是与任务的难度成正比的。

    所以叶晨希望,唐漠雪惹的麻烦足够足够的大!这样叶晨自身的收益才会最大化!

    池家?

    嗯,不错!

    够分量!

    就在这时!

    “叶大师,老爷,大少爷,二少爷,七小姐有,有客人来了。”门外,传来佣人那蕴含着惊恐害怕的声音。

    然后,就是一股股武道气息,宛如飓风一般,卷入别墅客厅!

    别墅里悬挂的画,以及摆设的花瓶等等,都簌簌抖动起来。

    唐家满门,如临大敌!

    而那魏雄,则是笑了起来。发自内心的松了口气,然后弯着腰,上去迎接。

    一群人,趾高气昂的步入大厅。

    是十几个人!

    叶晨抬眼一看。

    为首的,是一个头上脸上缠着绷带,右臂打着石膏的男子,看起来非常的狼狈。但是其目光中,又混淆着一丝丝嘲弄与傲然。

    他和魏雄一样,身上都没有修炼过古武的痕迹,就是一个普通人。

    ‘呵呵,蝼蚁。’叶晨感觉有些无趣。

    这家伙,必然便是被唐漠雪暴打了一顿的池湛。据说,他在池家,只是庶出,又没有古武天赋,所以地位并不高。身边连保镖都没有一个。只是出事之后,池家才派了高手空降盐市,找回场子。

    在池湛的身后,是两名身穿唐装,白须飘飘的老者,双眸开合之间,隐隐宛如有一道道闪电,在虚空中打过。

    他们的气质,高高在上,似乎是不将大厅里的任何一个人放在眼里,睥睨四顾,藐视众生。

    叶晨打开阴阳眼一扫嗯,这两个老者,便是宗师了。只不过,功力不见得有多深,大约就是与宋子豪之流,一个档次的。

    而在两名宗师的身后,一字排开,是十名壮汉,皆内劲武者,其中不乏内劲巅峰的存在。他们的相同特点,都是体型庞大,浑身肌肉如虬龙鼓起。每一个人身上都沾满了血腥的气息,无比无比恐怖!像是十头猛虎!

    随着这些武者的到来,他们的气血蒸腾,让得别墅客厅里的温度,骤然飙升,几乎达到了40多度,比室外温度还要高,中央空调都不起作用了。

    压抑!唐老,唐大少,唐二少,以及唐漠雪,都感觉到了一种几乎快要将心脏给挤压得爆裂的气息!

    叶晨并没有主动说话。

    这个时候,那魏雄,又嘚瑟了起来,他弯腰背驼的站在池湛身旁,似乎已经忘记自己是魏家的人,自然而然的代入成为了池家的狗,他对着叶晨吠叫了起来。“杂种!垃圾!你现在哑巴了吗?不敢说话了吗?你刚才不是很得意吗?草拟吗!还敢嚣张吗?看见没有,两名宗师,十名内劲武者!这就是池家的牌面!你很快就知道什么叫做绝望了!”

    魏强大怒,正要出声,被雷轰阻止了。雷轰的眼神,也玩味的很,‘主人似乎又强大了许多,今天,我也暂且不动手,看看主人,究竟进步到了怎样的程度倘若,主人今日,能够以一己之力,硬撼池家而不落下风,那么,主人便会再一次完成蜕变,真正的成为一方枭雄!’

    “哈哈哈哈……”这个时候,池湛发出来了狂笑的声音,看着唐漠雪,“唐漠雪,我说过,我们很快又能见面你打我?哈哈哈哈…你真的真的很有气质!”

    说完,池湛瞟眼一看,就看到叶晨和唐漠雪,几乎是相拥而坐,唐漠雪的柔荑,还被叶晨握在手里,细细的把玩着。

    怒了!

    池湛真的是有些暴怒了!

    “你就是唐漠雪的男朋友?呵呵,你运气真的很好,你的女人,被我看上了!现在,把你的狗爪子,从唐漠雪身上挪开!”池湛用一种阴毒的目光,看着叶晨,有些戏谑,也有些残忍,“刚才我说,你的女人被我看上了,是你的运气,你没有听错!现在,本少爷我,就给你一个荣耀的机会!听好了!亲手,把你的女人,献给我!甚至于送到我的床上!那么,我会收留你,成为我的仆人!如果你足够的忠诚,那么,我可以向家主申请,让家主,赐你姓池!在川省,这是一个无比无比伟大的姓氏!如此一来,不仅仅是你,未来,你的子孙后代,都可以得到池家的庇护!”

    “哈哈哈哈…是不是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光荣?唐漠雪,现在,你就看看,你男朋友的选择吧。”池湛愉悦的笑了起来。“本少爷,是在拷问人心!哈哈哈!是死,还是光宗耀祖,选择吧!”

    这时,站在池湛身后的一名古武宗师,面露不悦之色,他似乎也是很看不起池湛的,开口道,“池湛少爷,请注意你的身份。任何时候,都不要与蝼蚁多说一句废话。刚才你讲的那些话,倘若被家主知道,他会非常非常不高兴的。池家的族人,已经沦落到了,要从一些蝼蚁身上,找到存在感和快感的地步了吗?真是失望!”

    “池湛少爷,羞辱折磨蝼蚁,很有趣吗?”另一名宗师,也是训斥了起来。“你这乐在其中的样子,真是令人作呕。”

    “是,是,我知道了…”在两位宗师面前,池湛的姿态,非常的低。

    “好啦,唐家的这位小姐,你打了池湛少爷,现在,就付出代价吧。给你两个选择其一,是跪下道歉,然后满足池湛少爷的任何要求,作为补偿。其二,就是香消玉殒。同时,盐市唐家,将会遭到整个川省豪门的打压,直至灭亡。”一名古武宗师,俯视着唐漠雪。

    他的语气,是命令式的。

    “呵呵…”叶晨无语的笑了笑。“好,很好,池家,川省古武圈的标杆,居然也会干这种欺男霸女,强抢民女的勾当。”

    “你不服气?”一名古武宗师,看着叶晨,他面无神色,冷漠如冰川,安静的道。“你不服气也没有办法。说实话,池湛少爷,的确不成器,他做这件事,非常的无聊,甚至于是丢池家的脸面。但,他被打了!哪怕他在池家,再不得宠,也轮不到外人来打他!还有,唐家的这位小姐,难道你没有搞清楚自己的身份?池湛少爷看上了你,那是你祖坟冒青烟了,你应该乖乖的顺从,曲意奉承,迎合。你居然拒绝你拒绝池湛少爷,就是拒绝池家!这是绝对不被允许的,你明白吗?”

    “哪怕池湛少爷只是庶出,他也不是你这种地级市土豪劣绅家族里的贱丫头可以拒绝的!一个是天上的星星,一个是地上的鹅卵石!”另一名古武宗师,摇了摇头。然后看着叶晨。“你刚才说欺男霸女,强抢民女……你也没有搞清楚状况,打个比方,皇帝看上一个民女,这能叫强抢吗?这是机缘造化啊!这是皇恩浩荡啊!”

    叶晨真的是非常无语。

    原本是一些根本没有道理的话,居然被这些人说得大义凛然什么是傻比,或许,这就是吧!

    “池湛少爷,对吧?”叶晨笑了笑,“既然你来到了盐市,那么,作为东道主,我也给你一个荣耀的机会吧。”

    叶晨的表情,变得无比认真。“据说,你们这些古武家族,当世豪门,年轻的一代,都是有婚约的。我想,池湛少爷你,也不例外吧?不如把你的未婚妻,或者你的老婆,献给我,甚至于送到我的床上,那么,我会收留你,成为我的仆人!如果你足够的忠诚,那么,我可以赐你姓叶,这是一个无比无比伟大的姓氏!如此一来,不仅仅是你,未来,你的子孙后代,都可以得到我的庇护!”

    “你说什么?”池湛完全懵逼了。他想不到,有人敢对他说这种话!的确,他是有婚约在身的,其未婚妻,年轻美丽,乃是蓉市一个商业豪门的千金大小姐。

    如今,叶晨居然让他将未婚妻献上!

    这尼玛简直是秀得让人头皮发麻!

    突然,在这安静而压抑的氛围中,雷轰开口了,它的声音也很正经。“这是一次难得的机会,更是你的荣幸,希望你能好好把握。”

    ‘哎…还是那么猥琐啊。’唐漠雪有些无语。

    “你特么在说什么?!杂种!混蛋!找死!”下一刻,池湛龇牙咧嘴的嗥叫了起来,情绪非常非常的不稳定,就好像是一座马上快要爆炸的火山!

    “混账东西!本来,老朽是不屑于和蝼蚁计较的,不想费那个事。但是你太蹦跶了!”一名古武宗师,脸色青厉,“去,把他的双腿打断,让他跪下来,然后抽他100个耳光!”

    一名内劲武者,走了出来,咧嘴一笑,走向了叶晨,一股血腥味,从他身上爆涌而出,朝四面八方荡漾,这是杀气。“你还真敢胡说八道啊…蝼蚁不知身小!如果我是你,现在就会自杀。因为,自杀可以赎罪。否则,你的亲人朋友,你的女人,都会因为你的莽撞而遭到牵连。”

    叶晨眼睛微微眯缝。

    那内劲武者,走到了叶晨身前,“站起来,让我打断你的双腿。”

    雷轰纹丝不动。魏强也没有动。

    “如果你有这个本事,你自己来吧。”叶晨身体内,开始涌起一种很危险的气息。

    “站起来!”那内劲武者,厉声一吼,猿臂一伸,便抓向叶晨的脖子,要将叶晨从沙发上提起来。

    电光火石之间,叶晨也是轻轻伸手。

    他把那内劲武者的手腕给握住了。

    然后

    掰了一下。

    叶晨并没有使用内力,他就是轻轻的掰了一下而已。

    咔擦!

    一声脆响!

    断了!

    这内劲武者的手臂,直接折断了,就好像是一根甘蔗,被折断了一般!

    呃…修炼了两门炼体功法之后,叶晨的肉身力量,那是非常恐怖的,一旦释放出来,便如人形霸王龙一般。

    他现在还是在克制,但随手一掰,也有几吨的力量。

    几吨力量,不要说人的手臂了,哪怕是钢管,也能掰断吧?

    “啊!!!!”那内劲武者,骤然爆发出来撕心裂肺的惨嚎声。

    他脸色狂变,手臂被生生掰断的痛苦,简直就好像是磨骨一般,让得他全身战栗,眼泪和鼻涕都流了出来,然后趴在地上,不停的用头去撞击地板,似乎想要以此减轻手臂的痛楚。

    骨头断裂那清脆的声音,以及内劲武者哀鸣的声音,仿佛变成了一记耳光,狠狠抽在池家的人脸上,抽在那两名古武宗师脸上!

    “你敢断我池家之人的手臂?”一名古武宗师的眼睛里,流露出无法形容的愤怒!“你真的不怕死?”

    “这没什么大不了吧?为什么要大惊小怪的?”叶晨错愕道。“我想,他也曾断过别人的手臂吧?既然他断过别人的手臂,今日,他的手臂被断,这不是正常的事情吗?”

    “放肆!我池家的人,怎能与那些蝼蚁相比?从来都只有我池家的人,断人手臂的!”那宗师真的快要爆炸了。

    “哎…实话实说,你们在我眼里,又何尝不是蝼蚁呢?”叶晨叹了口气,然后主动站起身来。“小雪是我的女人,池湛少爷,你觊觎我的女人,那就是找死!现在,你跪下来,我想想该如何处置你。还有,你们,全部都跪下来吧。”

    “不得不说,你成功的激怒了我们!本来,像你这种贱命,老朽是从来不会自降身份去愤怒的。但是!你是个例外!拿下他!”另一名古武宗师,一挥手!

    九名内劲武者,宛如虎豹一般,迅疾的扑向了叶晨!他们都充满了野性,如野兽一般的凶残,看着叶晨,就好像是在看一个死人!

    “就凭你,还不配让宗师出手!”一名宗师傲然道。

    这个时候,叶晨全身气血,也是高速运转了起来!

    他的肌肉与肌肉之间,骨骼与骨骼之间,迸发出来了一种类似于上发条的声音。

    接下来,叶晨身上,绽放出全无杂色的金光!一层金曦,覆盖在了他的体表,然后,他的肌肉变得棱角分明,五官有如刀削,整个人就好像是一块黄金精心雕琢出来的!

    甚至于,在叶晨的身体外围,还出现了一口金属大钟。

    这口金属大钟的表面,铭刻着似鸟似篆的花纹,还有无数米粒大小的文字!

    《金钟罩体诀》

    说时迟那时快,9名内劲武者,已经抢到了叶晨身前,他们的拳头,踢腿,掌劈……就好像是狂风骤雨一般,落在了叶晨身上!

    嘭嘭嘭…嘭嘭嘭……

    在叶晨的身体表面,响起了一种撞钟的声音!

    体表的金属大钟,被打得泛起一阵阵涟漪,但也就仅止于此了。

    无论那些内劲武者,再怎么卖力,哪怕是将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也是砸不开叶晨的防御。甚至于,他们的手足,都有些被震痛的感觉。

    “哦?这不是道术符篆,这是一门典型的炼体功法…真是奇怪了,主人上哪儿去学得这等蛮横的炼体功法?”雷轰都有些想不通了。

    那两名古武宗师,交换了一下眼色。

    “怪不得如此蹦跶,原来,是有一门炼体功法傍身。”一名宗师,微微摇头。“白痴!从古至今,炼体功法,几乎鲜有人去修炼。那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浪费资源,损伤自身。修炼内力,才是正道,王道!”

    “孽畜,这就是你的依仗?你就靠这门炼体功法,便妄想对抗池家?难不成,你脑子有毛病?”另一名古武宗师,语带藐视。

    “呵呵,炼体功法很差劲吗?”叶晨笑了笑,然后,一步踏出!

    嘭!

    一声巨响!

    地板被叶晨一脚踩爆!

    木地板裂开,下面的水泥地,都被生生踩出一个数寸深的足迹。

    就好像,叶晨不是血肉之躯,而是一头大象,在大厅里面行走践踏!

    赫然,在那九名内劲武者的精神中,似乎是看到了一尊拔地而起的巍峨巨人,正向他们践踏而来!

    叶晨二话不说,伸手一抓。

    他的手掌,爆出黄金光泽,随手抓住一名内劲武者的手腕,咔擦一声折断,让后顺势将其扔到了屋外。

    接下来,叶晨连连伸手,每一次出手,都必然折断一名内劲武者的手腕,然后扔垃圾一样,将其甩出去。

    也就是十个呼吸的时间,9名攻击叶晨的内劲武者,就好像是塑料玩具一般,被扭断胳膊,扔到外面。

    叶晨负手而立,霸气熏天,仿佛的确只是扔掉了一些玩腻了的玩具。“还有谁?”

    安静!

    客厅里有一种惊悚的安静!

    叶晨那玩味的,轻描淡写的声音,就好像是一根根尖针,刺在了魏雄,池湛,甚至于魏强,唐家满门的头上身上,让他们倒抽凉气,头皮发麻!

    池家这次空降到盐市的内劲武者,足足十人,于此刻,在叶晨手中,软得就像是泥巴一样,轻而易举就被碾碎!叶晨行有余力,干这事儿,比杀鸡还简单。

    “两位…这…这家伙…有几招散手…快!请两位亲自出手!快!”池湛哆嗦道。

    “没用的东西!”一名宗师怒视池湛一眼。然后,用阴恻恻的目光,看向了叶晨,“孽畜,你真以为,凭一门炼体功法,就吃定我们了?罢了,罢了,今日,让你看看宗师的手段!没见过宗师的手段,你永远不知道,宗师,是多么的可怕!!!!”

    说完,那名宗师吐气开声,气魄吞天,抬手一拳,轰向叶晨!

    别墅的客厅里,顿时响起大炮轰鸣的声音,震耳欲聋,虚空中,一个内气凝聚而成的拳印,如闪电一般,砸向叶晨!

    宗师,百步神拳,隔空碎人!

    叶晨巍然不动。

    全身气血沸腾,体表的金光,更为浓烈,将整个客厅,都映衬得金碧辉煌,美轮美奂!

    嘭!

    叶晨体表的金钟,直接炸响,强烈的音波,连肉眼都看得见!

    金钟上,被砸出一个拳头印记,但很快,便是渐渐的愈合。

    叶晨无伤!脸上笑意更浓。“这就是宗师的可怕之处?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有一个成语,叫做隔靴挠痒,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说过?”

    “什么?”两名宗师,都惊叫了起来,有些不可思议。

    宗师的一拳,居然都还不能破防!

    这样的炼体功法,绝对已经超过这两名宗师的认知了!

    叶晨心中,也是有些得意,这是他第一次使用炼体功法,与宗师对敌。效果还不错。当然,眼前这两名宗师,也就是宋子豪这种档次的,连沈庭都不如。碾压他们,不值得叶晨狂喜。

    “好啦,既然你们不肯跪,那我就打到你们跪吧。这事儿简单。”叶晨笑了笑,然后一声大吼,气动山河,直接冲向了那两名宗师!

    轰隆隆轰隆隆!

    叶晨的冲击,就好像是有一队骑兵在冲锋,又像是有一头巨象在践踏。

    脚下的实木地板,一块块被掀飞了起来,水泥地爆炸,石子飞溅,烟尘漫卷,别墅抖动了起来,像是地震了。各种花瓶摆件,被震爆开来,墙上挂的画,也撕裂落地。

    别墅满目疮痍!

    叶晨的身形,仿佛都陡然拔高了,威武昂藏,双手如钢筋铁骨,粗大得吓人,而且爆发出鎏金光泽,神圣不可侵犯!

    “握草!这还是人吗?这也太狂暴了吧?”魏强脱口而出。

    说时迟那时快,叶晨已经冲到一名宗师身前,一拳打出。

    拳头如黄金铸造。

    没有内力的加持,是纯粹的肉身力量。

    那名宗师,避无可避,也只好凝聚全身内力,挥出右拳,与叶晨对拳!

    硬碰硬!

    拳头与拳头,撞击在了一起!

    闷雷一般的声音炸响了!

    叶晨这一拳,具体来说,是什么概念呢?

    他挥拳的速度,大概是达到了300码左右,而他这一拳的力量,有数吨。

    简单来说,就相当于,在高速公路上,一辆载货数吨的卡车,开到了300码,正面一个撞击!

    当然了,普通人,打出这种时速,这种力量的一拳,反作用力会将他的身体震碎肢解的。但叶晨的肉身强度,太过恐怖了。

    一拳对撞,毫无花哨。

    然后呢

    那名古武宗师的拳头,就碎裂了。

    紧接着,他的一条胳膊,骨骼寸断!血肉模糊!

    “啊!!!!”他痛得连脸都已经狰狞得不成人形了,疯狂的往后退,然后用无尽惊悚和恐惧的目光,看着叶晨。

    在他的认知里,炼体武者,都是垃圾,他根本想象不到,一名炼体武者,一拳的力量,可以达到这种地步!

    下一秒,叶晨抬脚,一下子踩到了另一名有些呆若木鸡的宗师右腿上。

    咔擦!

    那名宗师的整条右腿,都断裂了,然后跪倒在地,痛得捶地,蠕虫一般的扭曲着。

    叶晨举手投足,便让一名宗师断手,一名宗师断腿。

    他太凶残,太霸道了。

    碾压宗师如杀鸡!

    “以肉身力量碾压宗师的,说实话,主人是我见过的第一人。”雷轰叹服。“恐怕,如今再与主人交手,我也不敢再压制武力了。”

    “魏雄,你这傻比!你看看,这就是你得罪的人!”魏强庆幸,这件事与自己无关。也打定主意,等会儿一定要把魏雄给处理了!

    魏雄和池湛,此刻都快崩溃了,吓得脸色发青,身体瑟瑟战栗。

    唐家满门,又一次见识了叶晨无敌的手段。

    唐漠雪完全痴迷了。但她真的有些害怕,叶晨的肉身,这么恐怖,她这小胳膊小腿的,恐怕爱爱起来,会被他给拆了!

    “疯子!你这个疯子!”那断腿的宗师,独腿在地上拖行,要离叶晨远一些,双手撑地,不断的催动内气,治疗伤痛之处。“你…你真的想以一己之力,对抗整个池家?你简直就是无法无天!你这个疯子!我们二人,在池家的宗师之中,只是位列末流,因此才会被派到盐市,替池湛擦屁股池家真正的高手,其武力,是你永远想象不到的!”

    “畜生!你废了我们的手脚,这已经不是在打池家的脸了!这就是死仇!不死不休之仇!我发誓,明天!最迟明天!池家就有真正的高手,亲临盐市,到时候,你会发现,想死都将成为一种奢求!啊!你这个孽畜啊!你废掉我一臂,我…我的武力,至少落下三成!你这个孽畜啊!”那断臂的宗师,发出杜鹃啼血猿哀鸣的声音,他心底的怨恨,已经无法形容,此时此刻,只想杀死叶晨,将其碎尸万段!

    叶晨根本没有理睬这两名受伤的宗师,而是看向了池湛。“唐漠雪,是我的女人,知道吗?”

    “我…我…我知道了…我…”在这一刻,池湛真的已经崩溃了,他只是个狐假虎威的纨绔子弟,亲眼见到,两名高不可攀的宗师,被叶晨废掉,他真的后悔来到盐市,后悔去调戏唐漠雪。此时此刻,他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忘记了自己的骄傲,只剩下深不见底的恐惧与惊悚,还有后悔。“我错了…我道歉…我不应该对唐漠雪小姐,有非分之想。我…我以后永远不再踏足盐市,可以吗?”

    “跪下。”叶晨淡淡的道。

    “这…这……”池湛双膝发软,就要跪下去。

    “不能跪!不许跪!池湛,你代表的是池家!一旦跪了,你知道后果吗?”那断臂的宗师,戾声吼道。“你跪了,家主会亲手处置你的!”

    顿了一下,这位宗师,对着叶晨咆哮起来。“你这个不可理喻的疯子!你的确有一些能力,但你知道底蕴是什么吗?你知道一个长盛不衰的古武家族,其底蕴,意味着什么吗?今日,身为池家庶出的池湛,一旦被你胁迫,给你跪了,那么,池家将会不惜一切代价,出动所有的高手,甚至使用所有的人脉,让你死无葬之地!让你在忏悔和后悔中,离开这个世界!不但你要死,你的家人,亲戚朋友,全部统统都要死!池家一怒,流血漂橹!我可以告诉你,池家,拥有全球宗师排行榜上,前100的强者!甚至于,还有一位,排名前五十的高手,那就是天上的神龙啊,武力通天!毫不夸张的说,只要池湛给你下跪,你会面临超过一百名古武宗师的追杀!围杀!我没有任何恐吓的意思!”

    那名断腿的宗师,也吼叫了起来,“你考虑清楚,真的要这么做吗?这样做,就是在池家开战了!”

    此时此刻,唐老等人,内心也是极度的不安。

    无论如何,一个人,要向一个古老神秘,传承数百年的古武家族宣战,那都是非常非常不理智的事情!

    诚然,叶晨是非常强大的,也很锐利,各种手段可以说是层出不穷。但毕竟,池家发展了那么多代人,天才辈出,底蕴无法估算,人脉也极度极度恐怖。

    “叶大师…”唐老皱眉,想要说什么,但一时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我真的不能跪,我代表的是池家啊。”池湛似乎找到了一丝丝的自信。“放弃吧。不要试图和池家为敌。说实话,我在池家,就是个废物,不得宠。可是,我们池家,高手真的太多了!”

    话音刚落!

    叶晨骤然抬脚,一下子踩在池湛的左腿上。

    咔擦!

    爆响!

    池湛的左腿,就好像被一头巨象给踩了一下,又像是被载重几吨的卡车给碾了一下。

    粉碎了。

    “啊~!!!痛死我了!痛死我了!”池湛跪在了地上,全身痉挛,汗水就好像是喷泉一般,从毛孔之中,狂飙而出!

    “说实话,我本来想阉了你的。但我还是太仁慈了,只是断了你一条腿,让你跪下道歉。记住,以后管好自己的下半身,不是什么女人,你都能觊觎的。”叶晨慢条斯理的说道。

    这个时候,唐漠雪别提多感动了。

    她的男人,为了替她出气,几乎就是百无禁忌了,连池家的警告,都完全无视。这就是冲冠一怒为红颜。

    ‘夏娅楠,你不要以为叶晨最爱的女人是你!他同样很爱我!为了我,他将猥琐的一面都隐藏起来了,今天,彻底锋芒无双,霸绝天下!’

    “你终究还是那样做了…”那断臂宗师的声音,阴鸷得让人心悸。“开战吧。让鲜血,染红盐市!”

    “这样吧,现在,你们立刻打电话回去,禀告池家的高层。当然,我也愿意,和池家高层,进行对话。”叶晨笑了笑。

    “你确定?”断臂宗师森然道。

    “嗯。我确定。”叶晨很认真的点了点头。“我想与池家,能够做得了主的人,进行对话,如果,池家一定要战,我就在这里等着。从蓉市开车来盐市,顶多,也就是3,4个小时。现在时间还早,我可以等。直到池家的高手倾巢而出。”

    “我来。”那断腿宗师,从怀中,取出手机。

    他没有打电话,而是用微信,与池家的某位高层,进行视频通话。

    很快,视频接通。

    “你来说吧。”那断腿宗师,戏谑的,幸灾乐祸的,甚至有一些近乎报仇雪恨的畅快,将手机递给叶晨。“听着,你与之视频通话的,乃是我池家当代家主!他老人家,在全球宗师排行榜上,位列第48!现在,有没有一种后悔到想要捶地的感觉?”

    全球宗师排行榜,第48位!这已经是人间武力的一种极致了!

    可以肯定的说,这种人,比雷轰还要更加强大!

    真的是如龙一般的存在!

    叶晨笑着走过去,拿起手机。

    手机屏幕上,是一个面如冠玉的中年男子。但是,他的目光,十分深邃,十分的锐利,也十分沧桑,十分苍老,好像是饱厉世情。哪怕是相隔数百里,隔着手机屏幕,叶晨都能够感觉到一种,让他头皮发麻的威压!

    “你是谁?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中年男子,语气很清淡。

    但这语气,予人一种难以忤逆,只能够臣服的味道。

    此人,便是川省第一古武家族,池家的当代家主!超级强者!宗师中都名列前茅的存在!

    “没什么大事儿。”叶晨侃侃而谈。“有一个叫做池湛的家伙,调戏我的女人。然后,还带了一群人,跑到我女朋友家里闹事。我出手教训了一下他们。然后,废掉了池湛一只腿,并让他跪地忏悔。就这么简单。”

    “你…你教训我池家的人?你说你教训了我池家的人,并让他下跪?”池家家主,瞪大眼睛,就好像是听到了什么天方夜谭的事情。

    “对。我教训了他。”叶晨笑道。

    “我池家的人,轮得到你来教训?你是什么东西?我问你!你是什么东西!”赫然,视频里的池家家主,怒火冲天,就好像,叶晨手中握着的手机,都快要焚烧了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叶晨的错觉,手机好像都发烫了,要爆炸了似的。

    不过,在几秒钟之后,那池家家主,便控制住了情绪,但他的表情,冷如冰川,眼睛里面,也充满了无情的杀机。“池湛,是我的儿子,不过,是庶出,我一向不喜欢他。他就是个废物。但是,你受不起他的一跪,你知道吗?至少在川省,没有人,能受得起池湛的一跪!我派去盐市的两名宗师呢?”

    “哦,那两名宗师,一个断腿,一个断脚,都躺着呢。”叶晨笑眯眯的道。

    沉默。

    池家家主,沉默了。

    似乎,他在酝酿着什么事情。

    “呼你死定了!我爸的怒火,没有人能够承受得起!”池湛从剧痛中缓和了过来,抑或者,他已经痛得麻木了,他用厉鬼一般的眼神,看着叶晨。“真的没有任何退路了。你已经走到了绝路。”

    “死吧!妈的!你死了,我就不用担心你的报复了…”那魏雄,也是用怨毒至极的目光,看着叶晨。

    唐家满门,唐漠雪,以及魏强,此时都是无比无比的紧张,忐忑,连呼吸都屏住了。

    “你是谁?告诉我,你的名字。”沉默了足足三分钟之后,池家家主,咬牙问道。

    “嗯我叫叶晨。树叶的叶,晨勃的晨。”叶晨笑道。

    ………………

    PS:推荐一本我正在追看的书,真的是太好看了,让人看了就忍不住沉浸其中,无法自拔。而且这本书,作者的笔名,太猥琐了。书名叫做《都市之鬼帝奶爸》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