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推掉那座塔 冲锋火焰猪

第551章 十刻!推塔!(大结局)

    “来人了……”

    黑甲女子话毕,就感知到了圣光骑士团总部内向外赶来的八名九刻超凡。

    哗!

    以麦格雷顿为首的八名九刻超凡虚空而立。

    “界心世界的敌人,你们是打算埋骨在异世界吗?”

    麦格雷顿盯着那黑甲女子。

    他能够明显感知出来,这女人的实力是十几人中的最强者。

    “其实不用说这么多的废话……”

    黑甲女子嘴角弯起一丝弧度,随后,身边黑雾乍盛。

    她虚空一扯,一条黑色锁链出现在她的手中。

    “动手!”

    麦格雷顿见此,也是暴喝一声。

    双方共二十余名九刻超凡,顿时混战在一起。

    交战中心,恐怖的本源能量氤氲弥漫,原本就破败不堪的圣心城,因为能量的余波,更是变成一片废墟。

    不过好在之前圣心城的平民已经在圣光王国的帮助下撤离了圣心城,留在这里的,大多数都是圣光骑士团的超凡,所以没有造成太多平民的伤亡。

    “太弱了!”

    黑甲女子冷笑一声,大声嘲讽道。

    她手中的黑色锁链,化作百米之长,以一人之力就能对抗麦格雷顿和赫薇琳的联手,甚至还稳占上风。

    圣光骑士团的其余六人,在十余名界心世界九刻超凡的围拢下,根本抵挡不住。

    “可恶!”

    赫薇琳眼中尽是厉色:“麦格雷顿大人,我来逆散本源吧!”

    逆散本源,和逆碎法则有着相同原理。

    逆散本源之后,超凡者本身会暂时得到强大的能力,但是时效过后,便会跌落九刻境界,甚至连原本的法则都无法凝聚,从九刻会直接跌落到六刻。

    “不行!”

    麦格雷顿顿时决绝,眼中闪过一抹决绝之色:“我来!”

    “麦格雷顿大人!”

    赫薇琳大喊道:“我……”

    就在这被敌人碾压的时刻,原本被那黑甲女子用黑雾遮蔽的头顶,突然一片湛蓝之光划过。

    随后,他们的头顶,一片如虚空之海的湛蓝雷暴陡然蔓延,直接将黑雾驱散。

    只见一头百米雷霆巨熊虚空而来,身边雷霆如网,电光如雨。

    那雷霆巨熊的眼中,三个六芒印记相互逆向旋转,身上的暴虐和戾气近乎化作实质。

    雷霆巨熊伸出巨爪,对着一名明显没有准备的界心世界九刻超凡就是一掌。

    被雷霆巨熊击中的超凡,顿时体表电纹密布,整个人碎裂开来。

    一名九刻超凡,就这样轻易陨落。

    “退!”

    电光火石之间,黑甲女子瞬间反应过来。

    她虚扯锁链,将那雷霆巨熊身边近距离的几位九刻超凡用锁链拉扯到远处,两方人瞬间拉开了距离。

    “勒加斯?!”

    当麦格雷顿见到那雷霆巨熊的时候,下意识地认定为了勒加斯。

    但是当他感知到对方那圣域级的九刻本源之力时,麦格雷顿才知道他认错了。

    “你是……”

    麦格雷顿突然想起来了雷霆之森内那位勒加斯重点培养的后裔。

    两年前,勒加斯就已经开始外出抗击界心世界的敌人,但是他的那位后裔,却从未出现过,据说它一直在突破圣域级,是秉承了勒加斯全部希望的存在。

    “雷霆之森,沃利贝尔!”

    雷霆巨熊的声音宛如滚滚闷雷。

    这头百米之巨的雷霆暴熊,赫然就是沃利!

    “想干扰我家兄长的潜修,那就先过我这一关吧!”

    沃利骨子里属于魔兽的凶悍气息瞬间爆发。

    “是个麻烦的角色!”

    黑甲女子在见到沃利出现之后,就有一种危险的感觉。

    凭借她的经验来看,这头圣域级雷霆暴熊,不但本身实力强悍,并且它体内激活了某种顶级血脉。

    这种级别的存在,除非是九刻圆满,不然没人能压制。

    “集中针对这雷霆巨熊,无论如何,一定要将那位九刻圆满超凡从潜修中拖拽出来!”

    黑甲女子没有一丝退意。

    这是凯德金斯大人的命令,她必须执行。

    轰!

    双方又是交战在一起。

    刹时间,圣心城的伤口,湛蓝雷电与黑色迷雾交织相错。

    本源之力肆意爆发,方圆万米之内,已经近乎平地,地面出现大量的百米深坑,一片破碎景象。

    双方各有杀招,不过十数分钟,格伦世界又有五名九刻超凡陨落,格伦世界也有两名九刻超凡陨落。

    “杀了他们!”

    此时,界心世界一方,已经开始有人逆散本源。

    与其被突然杀掉,倒不如更为决绝一些。

    “逆散本源!”

    麦格雷顿见此,没有任何犹豫,也直接逆散本源。

    “麦格雷顿大人!”

    赫薇琳咬紧了牙关。

    “来啊!”

    战局的激烈状态又是上了一层。

    然而,就在这最激烈的交手时刻,圣光骑士团总部内,一道无形之波突然扩散而来。

    刹时之间,战场中的厮杀声、出手声乃至本源波动,都在这股无形之波的覆盖下驱散了。

    似乎只在一瞬间,一片熙熙攘攘的街道,变成了无声的寂夜。

    “这是……”

    战场内的众人,顿时感觉到自己的体内,本源之力竟然无法驱动了。

    “本源之力失控了……”

    黑甲女子心头一晃,她想到了一个可能。

    “麦格雷顿大人,没必要这么决绝……”

    这时,一个白袍年轻男人自远处虚空踏步而来。

    他的表情十分平静,眼中如星河深邃,身上的气质,似乎是包容了一切的感觉。

    他看起来就像是在平地上散步,但是转眼就到了麦格雷顿的身前。

    “维利,你……”

    看着赶来的维利,麦格雷顿的声音都有些颤抖。

    “我唤醒了世界意志,现在的我,已经晋升十刻。”

    维利微微一笑,手掌轻轻地在麦格雷顿的后背轻轻一拍,麦格雷顿原本逆散掉的本源,竟然重新凝聚了。

    “十刻……”

    当麦格雷顿、赫薇琳、沃利等人听到这个词汇的时候,所有人都有种怔怔的感觉。

    一切都像是做梦一般。

    三万年来,除了格伦亚蒂和萨布威勒之外的第三位十刻超凡,终于诞生了。

    “感谢你们,麦格雷顿大人、赫薇琳、沃利,还有所有格伦世界的伙伴们……”

    维利用手掌轻轻地抚摸了一下沃利伸来的巨大头颅,目光看向了黑甲女子等人。

    此时,黑甲女子以及另外的界心世界九刻超凡,全部如同冰窖。

    这个男人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就是凯德金斯大人的实力啊!

    而且,黑甲女子还有种错觉,这个年轻男人,似乎还和凯德金斯大人有些不同,这种感觉让黑甲女子觉得可怕。

    “界心世界的战争,该就此终结了。”

    维利虚空一指,无形波纹散开。

    原本虚空而立的界心世界超凡们,包括那位黑甲女子,瞬间被抹杀了意识,他们的身躯,从高空坠落。

    “这就是十刻的力量?”

    所有人的喉咙都不自觉地滚动了一下。

    “我该去解决掉凯德金斯了……”

    维利转头,看向沃利:“沃利,此战之后,我们就可以回大陆东南,回到我们的家里了。”

    “嗯!”

    沃利用力地点了点头。

    ……

    茫茫海洋之上。

    界心之塔已经基本成型,已经可以看清上面精密的花纹。

    过不了多久,界心之塔就将彻底成型,而那时,凯德金斯也将真正降临十刻本体。

    “放弃吧,威亚格莱斯。”

    此时,凯德金斯的投影已经与真实的身体没有区别。

    威亚格莱斯手持黄金长枪,携裹着无尽赤金火焰,对着凯德金斯的头颅刺去。

    但是这次,却被凯德金斯伸出手掌,直接握住了枪尖。

    “你已经阻挡不了我了,虽然我的本体还没降临,但是现在的投影实力,已经超过了九刻圆满,你已经无法将我的投影驱散了。”

    凯德金斯凝视着威亚格莱斯。

    这位九刻圆满超凡的真正实力,已经让他很吃惊了。

    “是吗?”

    威亚格莱斯一笑,身上本源之力一滞,随后气息急剧攀升。

    “逆散本源?”

    凯德金斯瞳孔一缩。

    他也没想到,一位九刻圆满超凡,竟然就这么轻描淡写地逆散了自己的本源。

    “散!”

    威亚格莱斯大喝一声,枪尖赤金火焰蔓延,凯德金斯的投影再度破碎。

    威亚格莱斯重新盯着漆黑裂缝,感受着自身本源的飞速消散,同时也等待着凯德金斯投影的再次降临。

    威亚格莱斯的眼瞳之中,没有波澜。

    逆散本源,没什么后悔不后悔的,只是值不值得。

    “威亚格莱斯!我的投影可以凝聚无数次,但你只能逆散一次本源!”

    很快,凯德金斯的投影再度坠落下来。

    威亚格莱斯不语,而是再度杀了上去。

    三次冲杀过后。

    威亚格莱斯体表的赤金火焰,突然开始暗淡了。

    “只能做到这里了么……”

    威亚格莱斯有些遗憾。

    “你看,结果就是这样,早就注定了。”

    这一次,凯德金斯坠落的身躯已经和本体无异,再过一两次,大概就能彻底本体降临了。

    旁边的界心之塔,如今已成彻底凝聚了。

    “我还能,再击溃你一次!”

    威亚格莱斯身上的赤金火焰再度乍盛。

    只是这一次,他的身体开始干瘪。

    威亚格莱斯自身的血液大量渗出,涌入到了赤金火焰之中,成为了赤金火焰的最后燃料。

    “你这是在赴死!”

    凯德金斯竟然开始佩服起来了这位界心世界的敌人。

    就在这凝聚了威亚格莱斯最后生命的一击即将击中凯德金斯的时候,一股无形的墙壁阻隔在了其中。

    威亚格莱斯感觉自己的身形在被向后拉扯。

    “威亚格莱斯大人,我来了。”

    维利站在了威亚格莱斯的背后。

    威亚格莱斯感受着逆散的法则再度凝聚,干枯的血肉再度充盈,他看向身边的维利,神情终于出现了些许波动。

    那是一股惬然,一种卸去了全部重担的轻松。

    “你做到了……”

    威亚格莱斯拍了拍维利的肩膀。

    “是的,我做到了……”

    维利点点头,坚定的回答道。

    “这个留给你,我走了……”

    威亚格莱斯将格伦亚蒂的源血给了维利。

    维利有些意外,他还以为威亚格莱斯会留下来观战这场十刻之战。

    “最强大的敌人交给了你,我得去解决剩下的麻烦……”

    威亚格莱斯话毕,就直接离去了。

    维利轻轻一笑。

    这位威亚格莱斯大人,是真正的英雄风范啊。

    “维利·费伦!”

    这时,一旁凯德金斯的投影看向维利,眼中是讶然、意外、敌意:“你竟然真的做到了,晋升了十刻。”

    “是的,我做到了。”

    维利回应了一句刚才回应威亚格拉斯的话。

    “真是难以置信啊……”

    凯德金斯,突然叹息一声。

    他望向远处的界心之塔:“你竟然也走到了超凡的尽头。”

    “不,我只是走向了另外一种开始。”

    维利一笑。

    “胡说!”

    猝不及防的,凯德金斯突然大怒。

    “十刻就是终点,是超凡的终极,之后再也没有了前路!”

    凯德金斯似乎是在守卫一种信念和意志。

    “所以,这就是你用来入侵其他世界的理由吗?”

    维利的笑容在凯德金斯看来很是讽刺:“剥削界心世界的本源潜力之后,然后再剥夺其他世界的本源潜力?”

    “你……”

    凯德金斯看向维利的眼中带着怒气和惊惧。

    “难道这不是事实吗?”

    维利看向远处的界心之塔。

    界心之塔上带着些许界心世界的世界意志,维利读懂了上面的讯息。

    这是他晋升十刻后知道的事情。

    之前,维利通过赛亚力特遗留的本源密码,唤醒了世界意志。

    世界意志如同赛亚力特所说的那样,伟大的它包容了一切。

    它发现了维利的异世界灵魂,但是却并没有苛责,而是像对待格伦亚蒂与萨布威勒一样,慷慨地赐予了维利晋升十刻的力量。

    维利晋升了,称号属性面板的“晋升即是巅峰”的加成依然奏效。

    维利成了十刻圆满,这是格伦亚蒂和萨布威勒都没有达到的境界。

    当维利晋升十刻圆满的时候,他就看到了之后的道路。

    事实上,从自己晋升十刻的那一瞬间起,自己就不能完全算是格伦世界里的生命了。

    或者说,他是格伦世界抚育长大的孩子。

    格伦世界是维利的母亲,维利长大了,就不再是母亲的附庸,而是一个独立的个体。

    维利的未来依然有晋升之路,但是晋升的路径,不再是对格伦世界母亲索取,而是要去漫游无数世界,自己去获得去探寻。

    他依然是格伦世界的孩子,可以长久地居住在这里,但是他也可以随时变成游子,离开母亲的身边。

    将十刻之路洞悉的维利,在见到界心之塔的时候,就察觉出来了凯德金斯入侵格伦世界的意图。

    从一开始,凯德金斯就是错的。

    他晋升十刻之后的路,已经走偏了。

    凯德金斯不再是界心世界的孩子,而成为了界心世界的毒瘤。

    界心世界的意志没有抹杀凯德金斯,但是凯德金斯却一直在压榨界心世界的本源潜力。

    “住嘴!”

    凯德金斯暴跳如雷:“你才刚刚晋升十刻,你懂得什么?!我做的,一直是对的!”

    “一直是对的?”

    维利冷笑一声:“你的生命已经持续了三万年,远超过了格伦世界的格伦亚蒂和萨布威勒,这都是你压榨界心世界本源潜力的结果!而界心世界,已经三万年没有人晋升九刻圆满了,也不再有十刻诞生,这是为什么,难道你不清楚吗?”

    “这不能说明什么,这只是我在探寻十刻道路上的探索!”

    凯德金斯感觉维利在动摇他意志中最坚韧但也是最纤细的那根弦。

    “算了……我也没必要向你证实你的错误,我现在只想解决掉入侵我家园的敌人!”

    维利对着漆黑裂缝双手虚空一拽:“你造成了格伦世界太多生命的消逝,现在是时候付出代价了!”

    哗!

    维利身边的凯德金斯投影碎裂,漆黑裂缝陡然扩大,一个人影再度坠落。

    这一次,是凯德金斯的本体!

    凯德金斯的本体,是被维利主动拉扯进入格伦世界的。

    “凯德金斯,来为你的罪过赎罪!”

    哗啦!

    维利的身上,也是燃起了火焰。

    不过这火焰,是维利自己的意志之火,晋升十刻圆满的维利,已经是独立世界本身的个体了,他的意志比不过世界意志,但是可以击败一切十刻圆满以下的超凡。

    “我要用事实来证明我是对的!”

    凯德金斯脑海中的那根弦,彻底断了。

    他歇斯底里地疯狂。

    “界心之塔,与我合一!”

    凯德金斯的本体,与界心之塔连接在一起。

    一条透明长线,将两者牵连。

    凯德金斯通过界心之塔,继续在压榨界心世界的本源潜力。

    “灭杀你,来证明我三万年的坚持是对的!”

    凯德金斯身边,是无限蔓延的黑色粘稠液体。

    他的身体,被黑色粘液包裹,他大吼着,怒斥着,向着维利冲来。

    “结束了,凯德金斯……”

    维利无比淡然,他将格伦亚蒂的源血与萨布威勒的眼泪放出。

    维利并非是在借助他们的力量,而是想让前辈的残念看到一切的终结。

    哗!

    维利双手合十,掌心摊开后,一撮火苗飞出。

    当那一撮火苗触及到凯德金斯的瞬间,凯德金斯接连着那黑色粘液,就开始熊熊燃烧。

    “这是什么力量?!”

    感受着那火焰在身上蔓延,没有痛觉,但是在却吞噬自身的一切,凯德金斯慌了。

    “这是我的力量,只属于我自己的力量。”

    这是维利最后的回应。

    “不,没有终结,一切都没有终结!”

    凯德金斯咆哮着,怒吼着,但一切无法挽回。

    他的身体,他的意识终于随着火焰的灼烧消失在了世间。

    界心世界最强者,格伦世界三万年来最大的敌人,十刻超凡凯德金斯,陨落!

    界心之塔仍然存在,但是已经没人掌控。

    维利过去了,伸出手掌,轻轻一推。

    哗啦!

    数千米的界心之塔,化作无数星光,消失在了格伦世界。

    维利替界心世界解决了麻烦,日后界心世界的潜力会慢慢修复,变成三万年前的样子。

    头顶上,漆黑裂缝消失,黑白之光也不见了,天空又是一片澄澈。

    “结束了……”

    维利深深地呼吸一口。

    现在只还剩下一些小虾米需要解决了,那些家伙,圣光骑士团可以轻松搞定。

    “伟大的世界意志……”

    维利能感受着世界意志苏醒了,它出现在格伦世界的每个角落。

    只是因为刚刚苏醒,它还有些虚弱。

    过不了多久,它将彻底恢复,而格伦世界,还会有新的十刻超凡诞生,不过那应该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了,那时候的维利,可能已经离开格伦世界,去探寻自己的路了。

    “格伦亚蒂先祖、萨布威勒前辈……”

    维利能感受到,源血上和眼泪上的残念消失了。

    是的,格伦世界最大的敌人,已经被解决了。

    ……

    一年后。

    整个格伦世界已经再度进入到了和平年代。

    在维利解决掉凯德金斯之后,圣光骑士团在一个月里,就将残余的敌人一网打尽。

    在那之后,威亚格莱斯宣布不再担任圣光骑士团统领,继任者是在对抗界心世界战争中,立下赫赫战功的赫薇琳。

    她成为了圣光骑士团自守护者联盟时代起少有的女性统领。

    大陆东南,白熊公国,王都,白熊城。

    王宫后院,费伦家的人除了维利,都坐在一起,共同度过下午茶时光。

    维莉娅已经出落成了美丽的少女,相比于小时候,她变得文静了许多。

    她坐在大嫂莉托恩的旁边,听着母亲莎温太太的唠叨。

    “我觉得维利和莉莉恩的婚事该定下来了……”莎温太太嘟囔道,“他早该到了结婚生子的年纪,莉莉恩是难得的好孩子……”

    “这是维利自己的事情,不要干涉他。”

    莱克对莎温太太的想法表示反对。

    “父亲说的对,这是维利自己的事情……”

    大哥索普斯刚说了一句,随后看到莎温太太的眼神,选择了闭嘴。

    莎温太太没能从丈夫和长子的口中得到支持的意见,于是转身问儿媳莉托恩:“莉托恩,你觉得呢?”

    莉托恩闻言,微微一笑:“母亲你说的对,维利是该成家了,只是白熊公国的王后到底是谁,得由维利说了算,我可听说,钢隼王国的瑞伊尔女王,即将要来到大陆东南见维利呢……维莉娅,你觉得谁更合适做白熊公国的王后?”

    “我?”

    维莉娅最讨厌这些琐事,她突然转头,尝试着转移话题,她看向草坪上的沃贝克和沃利大喊道:“注意安全,沃贝克!”

    “没关系的,维莉娅姑姑!”

    沃贝克已经成为了六七岁的大孩子,他伸出手臂揽着沃利的脖子:“飞起来,沃利,飞起来!”

    “坐稳了!”

    沃利大喊一声,消失在天际。

    ……

    王宫,书房。

    “好像没什么有意思的书可以读了……”

    维利独自一人呆在自己的书房里。

    作为十刻超凡,他读书的速度太快了,不到一年,格伦世界的精华书籍都读完了,这让维利感到有些无趣。

    “要不给自己写本自传吧……”

    维利突然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他连忙摊开纸张,用鹅毛笔蘸了墨水,没有犹豫的,直接开始动笔。

    “一切都要从那年说起……”

    “故事开始在一个叫做香果村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