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旗舰 安溪柚

第十八章:狮子大开口

    听了苗阿伯的话,焦大林沉吟了一下方才开口问道:“老乡,你们的船开来了吗?”

    “我们求邻村的给拖来了,就在外面的泊位上。”

    焦大林顺着苗阿伯手指的方向望去,依稀能够看到厂区泊位上的几艘渔船,当即也不在废话,直接招呼众人:“走,咱们去看看!”

    “小业,咱们去不去敲个热闹?”

    看着焦大林领着众人往船厂的泊位走去,孙宏杰凑到蒙建业身边笑嘻嘻的问道,一旁的贺城显然有这个心思:“当然要去,如果能行的话,最好帮下苗阿伯他们,毕竟咱们没少从人家村子里淘弄海货。”

    蒙建业赞同的点点头,可还没等他开口说话,走在前面的焦大林却突然转过身,顺着办公室主任刘浩手指的方向,看向蒙建业,随即吩咐道:“小蒙,别傻愣着,赶紧一起过来。”

    蒙建业无奈的耸耸肩,对着贺城和孙宏杰一摊手:“名都点了,还等什么?走吧!”

    ……

    焦大林领着众人很快就来到了厂区泊位,只见四艘渔船一字排开的停靠在泊位上,从油漆的光鲜程度以及水线附近的腐蚀程度来看,明显是刚刚下水不久的新船。

    然而与泊位外的几艘老渔船相比,泊位上的四艘新渔船却带着几分病态的娇弱,特别是船上的留守人员不时的将一桶桶海水倒出船舱,让这份病态的娇弱变得更加写实。

    焦大林并没有停留直接顺着踏板直接登上一艘渔船,跟在他后面申达民却是皱了皱眉,可还是随后跟上。

    然而当两人钻进船舱,看到里面的情景时,不由得齐齐倒吸一口凉气,特别是申达民,直接转过头看向苗阿伯:“老乡,你确定这船才下水三个月?”

    “天地良心呀,申书记,这船要是超过三个月,你把我苗阿七的脑袋摘下来当夜壶。”

    “这个……”听了苗阿伯的话,申书记张了张嘴,却没再说什么,反而是把焦大林拉到一边,低声道:“焦厂长,这条船的船底进水面积这么大,很可能是龙骨或者船板出了问题,这已经不是一般的维修能解决得了的,真要弄的话,跟造一艘新船没啥区别。”

    其实不用申达民说,看着已经淹没船舱将近三分之一的海水,焦大林也知道这船的问题很大,绝对不好修。

    可要让他知难而退,却又有些不甘心,不单单是因为渔民们的可怜,更因为船厂的信誉,既然人家都找上门来,那就要给人把船搞好,否则丢的不仅仅是奋进厂的脸,更是他厂长焦大林的脸。

    于是他低头思索了片刻,便冲着船舱外喊道:“甄嘉甄师傅,牛晨牛师傅来了吗?”

    “来了!”

    甄嘉回答的格外迅速,旋即一路小跑的冲进船舱,自打出师以来,甄嘉就没这么积极过,没办法人设崩塌的甄嘉急需一个展现的舞台,以便重塑自我,恰好此时四艘问题渔船来到奋进厂,这让甄嘉大有种瞌睡遇枕头的幸福感。

    相比甄嘉的积极,牛晨却显得很温吞,早在四艘渔船进厂时,正在码头当班的牛晨就知道了,可他连看都没看一眼,便继续捧着蒙建业的笔记本开始畅游里面的数学公式了。

    此刻被焦大林叫去,那真叫一个不情不愿,特别是一脸嫌弃的模样,都不用说话就知道,他对木制船舶是多么的看不上眼儿。

    而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刚一进船舱,还没等焦大林开口求问,牛晨便一句话怼过去:“木船的事别问我,太低级,想让我甩开膀子卖力气,至少也是个200吨以上的钢制船。”

    焦大林和申达民那是一脑门子黑线呀,特别是申达民登时气得是浑身发抖,指着牛晨喝道:“牛晨同志,请你端正自己的态度。”

    “好,好,好,我端正,这条船的毛病太复杂,我孤陋寡闻,技术浅薄,看不明白行了吧?”牛晨把双手半举在空中,摆出一副煞有介事的模样,直气得申达民用手连连点着牛晨,可却半点办法没有,最后只能转过眼:“甄嘉,你说说看,有没有可行的办法。”

    急于展现自我的甄嘉,进入船舱后并没有急着说话,而是蹲在船舱里仔仔细细做着检查,直到听到申达民的问话,这才将手从舱壁上拿下来,摆出一个很装逼的姿态,深深的叹了口气:“这船的问题很大,初步判断是船底用料加工不规范,导致的胀缩变形,从而令海水倒灌。”

    “那有没有解决的办法?”焦大林立即问道。

    甄嘉抚了抚头顶上的藤编安全帽,带着难以言喻的自信,朗声答道:“办法自然是有,那就是把船的船底重新加固。”

    “有具体方案吗?”焦大林继续问。

    “可以用整块钢板将船底包裹,虽然费时,但胜在可以完全解决海水倒灌问题;当然也可能采用不同规格钢板焊接拼装,总而言之,这船的船底是不能要了。”

    甄嘉的话说得可谓是坚定异常,大有指点江山的雄才气魄,直听得舱内舱外众人频频点头,就连一项看不惯甄嘉的牛晨也不得不承认,甄嘉的办法可操作性很强。

    站在舱门口的苗大伯一听有办法,心中的石头稍稍落地的同时,又不免关心起另一个问题,于是便对着甄嘉问道:“小伙子,按你的办法要是用钢板的话,费用得多少?”

    “一万二吧!”

    “一万二……摊到四艘船的话,每艘三千……也还行!”听了甄嘉的话,苗老伯不禁盘算了一下,随后点点头。

    “我说的一万二可不是四艘的总价,而是一艘船的维修价。”就在苗老伯觉得价格还算公道的时候,甄嘉却故作姿态的摇了摇头,苗老伯一听,当即昏黄的老眼睁得老大:“你说什么?每艘一万二?我一艘船的造价才两万五,你维修一艘船就要整船造价的一半儿,小伙子你是不是欺负老汉我不懂船,给我狮子大开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