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万界疯人院 肥瓜

第十一章 约

    然而,现在这个全世界最虔诚的信徒,却陷入了某种他也说不清楚的思考之中。

    六翼天使,这是在天堂之中所有荣誉里最高的一项了,而六翼天使中最为闪耀的,便是炽天使在那些长着羽翼的万千信徒中,只有一个人能够被赋予【炽天使】的称号。

    这个人,就是他自己加百列。

    从世界初开之时,他便伴随在主的身边,不论是散播福音,,还是惩戒异端,他都不曾有过一丝一毫的迷茫,他坚信着,自己的信仰,比钢铁还要坚硬。

    可是那个叫做康斯坦丁的家伙,却让他产生了那么一点的不舒服。

    那个库塞尔先生,言语中无时无刻不透着自信和智慧的人,剑桥俱乐部的终生会员,自己的座上客竟然是一个种族屠杀者?

    这让加百列产生了疑惑就像是康斯坦丁所说的那样,为什么主会让这种人和自己接触,而且,接触了那么长的时间,还没有一星半点的斥责?他想啊,想啊,加百列的心里长出了一个疙瘩当然了,这一小点迷茫在他坚定的信念面前,根本就不值得一提

    可是,为什么?

    越是清澈的东西,就越容易被污染,就好比你往路边的水池里扔一块石头,那么,它立刻就会消失不见,但是,如果往一潭毫无杂物,清澈见底的水里扔下一块石头,那么,这石头就将无比的清晰。

    “难道‘父亲’已经放弃我了么?”他想着,紧接着,就摇了摇头,将这个思绪从脑子里踢了出去。

    他站起了身来加百列决定出去走走,虽然他不知道这有什么用,但是,说不定呼吸一点新鲜的空气,能让自己好受一些。

    就这样,十几年来,这位在人间最虔诚的神父,终于再次踏出了房门

    在那个风云变幻的时代,十几年的时间足以让世界呈现出另一番色彩。

    一名高大纤瘦,衣着不凡的男子走在伦敦的夜色之中霓虹掩盖着小巷里散发的恶臭,周围形形色色的人们,在他的身旁走过,就如蝼蚁一般。

    加百列一遍观察着这个世界,一边继续着那莫名其妙的思考

    突然地,他似乎撞到了什么。当然了,加百列不会在意,他依旧稳步前行。

    “真是个没教养的家伙!”

    一声淡淡地咒骂从加百列身后传来,他回过头,然后看到了一个女人那人正用一种鄙视的眼光望着自己。

    这时候加百列才意识到,刚刚,自己撞到了这个蝼蚁

    如果在平时,加百列是绝对不会听从这种言论了,一个凡人竟然在咒骂一位天使,这应该受罚当然了,他更大的可能是根本不会去理睬对方就像是刚才说的,那只不过是个凡人而已。

    但是,也不知道是那些霓虹刺到了加百列的眼睛,还是因为他的心思一直在思考着关于信仰的问题,总之,他鬼使神差的望着那女人,然后微微的欠了一下身子也许这就是主给与自己的试炼,身为一个天使,应该对自己的子民抱有宽容和爱

    “对不起。”

    一个天使,向一个凡人道了歉。

    而那女的看到这一幕后有点愣了,不单单是因为加百列那介于男人和女人之间的英俊相貌,更多的是因为,她没想到这么一个大人,竟然连道个歉都这么的羞涩,就好像是他从没有这么做过一样。

    这引起了那个女人的好奇心。

    她笑着走过去,看着对方:“你你似乎看起来有心事。”

    当然,这只不过是一个女人看到一个英俊的男人后,最常规的开场白,但是加百列实在是没有和凡人过多的接触过,从某种角度来讲,他就像是个刚刚步入社会的单纯孩子。

    所以,他点了点头

    就这样,接下来的事情向着一个谁都没有想象到的方向发展了下去。

    那个女人很有兴致的和加百列攀谈了起来,加百列也不太懂得拒绝,所以咱们天真的大天使长就这样,被一个伦敦接头的女孩,约到了一家餐馆。

    是的,就是‘约’这个字,那女孩就是这样想的,在那个时代,西方文明中关于‘爱’的理解已经到达了‘喜欢就要去争取’的程度了,而根据套路基本法,在‘约’的最开始阶段,总要吃个饭,聊聊天的

    街边,一家很高档的餐厅里,柔和的灯光,轻飘飘的音乐,这里的一切都弥漫着一股适合约会的味道,而周边的客人,也全部都是青年的男男女女。

    那女孩叫什么,加百列没有在意,但是他似乎发现,对方是一个非常好的倾听者,她总是会顺着加百列的话,引导着他说下去,并且也从来没有表现出一丁点的厌烦。

    加百列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他似乎觉得,诉说是一种能让自己上瘾的东西所以他渐渐的,打开了话匣子。

    当然,这种感觉只不过是因为,他从来没有迷茫过,也不会跟谁诉说过什么,而那个女孩说实在的,她的倾听只不过是撩汉子所需要的一项必备技能而已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加百列似乎说了很多,不过为了不吓到这个蝼蚁,他还是稍稍的将故事的人设改变了一下,比如,自己的父亲是个严厉而高尚的人,大哥性格叛逆,早年时候被踹出了家门,二哥被留在父亲身边,帮着管理家族产业,而自己则是被父亲要求离开家,来到伦敦求学的一个孩子。他就这样,聊家常一样的,跟着那女孩把天堂的历史都说了一遍,只不过他不知道,这些话,听到那女孩耳朵里,似乎变成了一个富二代的炫耀。

    至于最后,加百列自然也说起了自己的迷茫,说起了父亲对自己的不信任。

    他贪婪的讲述着,那个女孩托着下巴,安静的听着

    柔和的音乐之中,没有人注意到,就在餐厅的角落里,坐着两个男人和一头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