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工程 和光万物

第二百二十七章第一次工地例会(一更,求月票!)

    晚上回到酒店,田甜变得特别的主动,让余庆阳享尽温柔。

    但是余庆阳明显能够感受到田甜有心事。

    完事之后,余庆阳点上一支烟,“我知道你担心什么?我和夏雪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妈和她妈是闺蜜,之前曾经想要撮合我们,被我们拒绝了!”

    “我又没问夏雪的事,你心虚的什么?”

    “女人啊!你脸上都写满了担心和不高兴!”余庆阳笑着捏捏田甜的鼻子。

    “不管怎么说,你是我这辈子第一个女人!我以前也说过,不敢承诺以后一定会娶你,但是我一定会一辈子对你好,给你一个富足的生活!”

    “你就是个人渣!不过是一个可爱的人渣!诚实的人渣!”田甜脸上终于露出笑容,美目横了余庆阳一眼,趴在余庆阳的怀里小声说道:“就怕等我老了,不漂亮了,你就不要我了!”

    “傻瓜!如果我是那样的人,就算是结婚又有什么用?一样可以离婚!”

    “哼!以后你敢不要我,我就使劲赚钱,然后包养一百个小白脸,给你带一百顶绿帽子!”

    “好啊!你居然敢有这么邪恶的想法,看我家法伺候!”余庆阳假怒道。

    “哎呀!咯咯……咯……我错了!不要添了!好痒啊!”田甜笑的上气不接下气,大声求饶。

    闹腾了许久,两个人才气喘吁吁的躺在床上,继续说话。

    “等你把事业做起来,万一哪天我落魄了,就去给你当专职小白脸!”

    “你当小白脸不合格啊!”田甜摸着余庆阳被晒得黝黑的脸娇笑道。

    “我这是晒得,你看着,等我捂上一冬天肯定变白!”余庆阳没好气的解释道:“你不觉得黑脸更有男人味?”

    ……

    第二天,余庆阳早早的来到公司,处理了一下公务,然后带着孙健来到了兴济水库。

    现在孙健已经被安排为余庆阳的专职司机兼安保部副部长。

    前天刚刚安排人把王宝柱的四肢打断,他也担心有人铤而走险弄自己。

    瓷器不和瓦片碰。

    余庆阳又在美好的人生等着他去享受,未来有无数美女等着他去征服。

    他可不想再发生像在乔家村那种被人拿着枪顶到头顶上的事情。

    万一有人冲动给他一刀,他可不敢保证会穿越回去,再重生一把。

    所以,沃尔沃x70上除了有孙健还有另外一位保安。

    是孙健挑选出来的身手据说不比孙健差的一个退伍侦察兵杨晓东。

    两个人即是他的保镖也是他的司机。

    杨晓东开着车,孙健坐在副驾驶座上,余庆阳坐在后面。

    到了张王庄,汽车进不去项目部,只能停到大坝上,步行到项目部。

    余庆阳在前面走着,孙健和杨晓东一身黑色西装跟在后面。

    就差一副墨镜了。

    来的项目部,项目部已经收拾干净,被破坏的家具也全都换上了新的。

    “余总来了?”张茂才一早就在项目部等着了,见余庆阳进来,习惯性的露出讨好的笑脸。

    “张书记,你好!”余庆阳笑着问好,主动伸出手和张茂才握手。

    这个张茂才长的又黑又胖,满脸堆着谄笑,看上去不像好人。

    可是正应了那句话,人不可貌相,经过短暂的接触,余庆阳对张茂才的印象不错。

    算是一个一心为民的好干部。

    余庆阳自己不是好人,但是对好人还是心怀敬佩的。

    把张茂才请进办公室,“浩子,给张书记泡杯茶!”

    “不用麻烦,不用麻烦!”张书记连忙推辞着。

    “呵呵!张书记这虽然是你的房子,但是现在暂时是项目部,你上门也算是客人!哪有客人上门不待茶的道理?”余庆阳笑着招呼张书记坐下。

    接着又对正忙着泡茶的沈明浩交代道:“浩子,你给余主任打个电话,让他安排人去买一套茶海,再买点好茶叶过来!”

    “知道了余总!”沈明浩答应一声,泡好茶出了办公室。

    “余总,陈科长和李经理他们毕竟是在我们村出的事,这是我们村的一点心意,算是给他们的营养费!”张茂才拿出一个黑色塑料袋放到茶几上。

    “呵呵!张书记,陈科长和李林属于因公受伤!用不着咱们村里出钱!”余庆阳扫了一眼,大约有二十万的样子,笑着婉拒道。

    “这个钱是王元亮拿出来的……”

    “张书记,钱我们不能要,你收起来给老百姓办点实事吧!”余庆阳摆摆手干脆的拒绝道。

    张茂才正要再说,李科长推门进来,“哈哈,余总我们来晚了!”

    “呵呵!不晚,不晚!我也刚到!

    哟,王哥也来了?”余庆阳站起来迎接。

    “呵呵,你余总都亲自盯工地了,我哪敢不来啊!”王工笑着和余庆阳打招呼。

    “这是省监的魏总!咱们这个项目的监理交给了省监理中心!”李科长向余庆阳介绍身边的老人。

    “魏伯伯您好!”余庆阳连忙伸出双手和魏总握手。

    省监理中心是省水利设计院的下属企业。

    但是没有人敢小瞧省监理中心的人,现在省监理中心的这批总监都是水利系统退休后被返聘的老人,在位的时候都有一定的级别。

    级别是小事,重要的是人脉,比如眼前这位魏总,六三年的时候参加过好多大型水库的修建,就曾经和余庆阳的老爸一起工作过,和余庆阳的大爷也是老同事。

    “哈哈!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当年整天到局里偷葡萄的小家伙都变成老总了!”魏总握着余庆阳的手笑道。

    “呵呵!当年魏伯伯可没少吃我偷的葡萄!”余庆阳笑着揭露道。

    “啊·······哈哈···哈!是啊,当年跟着你沾光,没少吃葡萄!可惜啊,你长大了,再也不去偷葡萄了!我又不好意思自己去摘!”魏总被余庆阳逗大笑道。

    接着又向李科长解释道:“小李你还记得咱们市局后院那棵葡萄树?小阳子,小时候,可没少霍霍了!被我逮到两次,这小家伙就学精了,每次偷了葡萄都分我一半,弄得我也不好意思逮他了!”

    魏总是市水利局退休的,退休前在市局服务中心当主任,而余庆阳的大爷也是市水利局的,因此以前余庆阳经常去水利局大院玩。

    水利系统的圈子就是这么一点,尤其是老水利人,一说起来都能扯得上关系。

    记得上一世,曾经闹过一个笑话,水利系统也是有着自己的辈分的。

    余庆阳因为老爸和大爷的关系,在水利系统里辈分还算比较高,一些四十多岁的他都是二哥三哥的叫。

    当时一个也是刚毕业分到省水总的年轻人叫张路的,见余庆阳管魏保军也就是魏总的儿子,二哥长二哥短的叫着。

    他也跟着叫起了二哥。

    魏保军魏二哥也是喜欢闹的性子,就来了一句,小张啊!我和广成咱们兄弟三个没有外人,以后有事找我就行!

    广成,张广成,张路的父亲,也是水利系统的老人。

    一句话弄得张路脸通红,半天说不出话来。

    寒暄几句,余庆阳把大家让到沙发上。

    此时张茂才局促的站在那里,不知道走还是不走。

    “张书记,这位是省监理中心的魏总,这位是市局的李科长,这位是省水利设计院的王工!这位是咱们张王庄的书记!”余庆阳笑着给双方做介绍。

    “诸位领导好!”张茂才憨厚的笑着向魏总、李科长、王工问好。

    “嗯!”李科长微微点了点头,态度很冷淡。

    他可是知道,他们科里的副科长就是被张王庄的人给打伤的,能有好脸色才怪。

    “呵呵!李科长,张书记对我们的工作可是一直都非常支持的!这个房子就是张书记的房子!这不,因为陈科长和李林受伤的事,感觉过意不去,拿来二十万说是给两个人的营养费!”余庆阳自然看出李科长的态度,笑着替张茂才解释道。

    “哦!张书记,失敬!失敬!张书记的心意我们领了!村里也不容易,这钱我们不能要!你还是拿回去吧!”李科长这才热情起来。

    “这个········”张茂才局促的看看余庆阳。

    “怎么,张书记还有事?”余庆阳笑着问道。

    “余总,咱们之前说的那个投资,还作数吗?”张茂才小心翼翼的问道。

    “当然作数!只要你们村里同意,镇上没有意见!我这边没有问题!”余庆阳笑着点点头。

    “没有意见!没有意见!王元亮已经辞去了村长的职务,我现在暂代村长的职位,今天早上在村民代表会上也通过了这件事!

    镇上更没有意见!”张茂才赶忙说道。

    “那就行!不过关于国土方面的手续要你们村和镇上负责去办!”

    “没有问题,我们山场手续都是全的!”张茂才高兴的说道。

    “小········余总,你们这是什么情况?”魏总本来习惯

    “魏伯伯,我们华禹投资在他们村投资兴建一座大型的搅拌站!前两天他们村里有些不同意见,现在看来意见是统一了!”余庆阳笑着解释道。

    得到了余庆阳肯定的答复,张茂才一直提着的心终于放下,拿着钱高兴的告辞离开,去向镇里汇报。

    张茂才走了,大家才开始说正事。

    现在各参建方都聚齐了,兴济水库第一次工地例会正式召开。

    魏总当仁不让的开始主持会议。

    “大家也都是熟人,客套话,场面话咱们就不说了,余总,你说说你们这边的准备情况,什么时候能够开工?”

    “我们正在搞原始地貌测量,如果没有问题的话,计划后天机械进场!大后天正式开工!”

    “地方关系都协调好了?我之前听说村里闹着要土地征迁补偿款?”

    “已经解决了!镇上不愿意出这个钱,我看一直这么拖着也不是办法!就用在他们村投资修建混凝土搅拌站,换他们不再主张土地征迁补偿款的事情!”余庆阳笑着解释道。

    “哦!就是刚才你和张书记说的搅拌站?嗯!不错!这才是咱们水利人的态度,干事不能光是等、靠,要主动想办法解决问题!

    关于图纸上你们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今天设计院的王工也来了,正好一块提出来!咱们也借着这个会,把图纸会审一块搞了!”

    “魏总,您看咱们要不去会议室,我把我们公司的现场技术员和施工员都叫过来,让王工给他们交一下底?”余庆阳趁机建议道。

    “你们还有会议室?”

    “有啊!就在隔壁,十来个人开会还能坐得下!”余庆阳笑道。

    一行人转移到会议室,余庆阳也趁机打电话把沈明浩、孙波等人叫回来。

    余庆阳也是没有办法,自己手底下这些人都属于毕业生,最好的沈明浩和孙波算是干了半个工地。

    怎么干,沈明浩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全靠余庆阳一点点指挥着干活。

    现在能让王工从设计思路上给他们他们整个工地的施工部署,如何施工,图纸上的设计意图,有利于他们迅速融入到工地上,更快的接受理解余庆阳给他们安排的任务。

    沈明浩一行八个人很快就赶了回来。

    等他们到齐,王工开始对设计图纸进行交底。

    “咱们整个图纸分了四个部分!也就是说四个分部!”王工指着会议室墙上的大图纸,给沈明浩等人讲解道。

    “第一部分是清淤,这里是清淤区域,这里是弃土区!清淤产生的土方,一部分要进行水库大坝的加宽加高,剩下的运到弃土区!

    至于清淤的方法,你们自己看着办!

    咱们说一下大坝加高加宽,这个也是一个分部工程,首先你们要把老大坝的浆砌石拆除,然后填土分层碾压,根据局里的要求,大坝加宽是针对大坝外侧加宽!可能要占村里一部分土地,这一块,余总你们协调好!”

    余庆阳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大坝上外侧是一比一点五,内侧是一比二放坡,外侧是自然坡,内侧要做浆砌石护坡··········

    另外水库是采用的溢流洞进行泄洪,这个位置是溢流洞!溢流洞的尺寸是··········

    第三个分部工程是浆砌石挡墙!除了大坝要做浆砌石护坡之外,南侧北侧还要修建浆砌石挡墙···········

    第四个分部工程是坝顶路,在大坝顶上修建一条宽二十米的坝顶路和外面的村级道路连接起来。坝顶路的结构············”王工指着图纸把四个分部全部讲解了一遍。

    讲的很详细,包括施工要求,技术规范全都讲了一遍。

    “余总,你们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抓紧时间问!”魏总对余庆阳说道。

    余庆阳点点头,转身对沈明浩几个人说道:“小沈,你们几个有哪里没有听明白,趁王工在这里,抓紧时间提问!”

    余庆阳发话了,沈明浩几个人也不客气,纷纷开口提问,把自己不明白的地方全都提了出来。

    尤其是余庆阳在旁边满意的点头,更加激起了大家提问的积极性。

    八个人生怕给余庆阳留下一个工作不认真的印象,绞尽脑汁的想问题来提问。

    哪怕听明白了,懂了也拿出来再提问一遍。

    最后等于王工又再次重新讲了一遍。

    等他们提问结束,时间已经是一点多。

    “余总,你们的技术员都很积极,王工也非常的配合,讲解的也非常耐心细致!你看看,这都一点多了!怎么样?中午你安排一局?”最后魏总笑着说道。

    “那肯定的!我看着王工嘴上都起皮了!中午必须好好的请请王工!你们几个一会好好敬王工一杯!在别的工地可没人给你们讲的这么细致!”余庆阳笑道。

    李科长、魏总、王工他们三个人一辆车,余庆阳一辆车,沈明浩八个人挤一辆车。

    主要是都不好意思上余庆阳的车,最后还是余庆阳发话,把沈明浩叫道自己车上。

    一行三辆车,来到千佛山南边的鱼翅皇宫。

    鱼翅皇宫大酒店是去年刚刚建成的一座饭店,在整个泉水都是一顶一的高档饭店。

    非常贴切它的名字,皇宫酒店,里面装修的金碧辉煌,走进去真的像走进皇宫一般。

    当然,价格也很符合它的名字,不是一般普通老百姓能够消费的起的。

    要了一个大包间,余庆阳他们也没有点菜,直接要了280的标准。

    280可不是他们这些人280,是一个人280,这还只是菜的价格,不包含酒水。

    余庆阳这么大方主要是为了感谢王工,要知道,一般的设计进行技术交底,可没有这么细致的,哼哼哈哈的给你讲上几句,你问多了,还会怼你两句,你们这么大的公司,连看的懂图纸的人都没有吗?

    刚才王工都不能是设计技术交底了,施工单位的技术负责人对下面的技术员,对施工队交底都没有这么细致的。

    完全称得上是在教学,教沈明浩等人怎么施工。

    王工这么做,余庆阳自然清楚,人家看的是他的面子。

    “余总,要这么高的标准干什么?一会吃不完可就浪费了!”李科长见余庆阳要280的标准,忙开口制止道。

    “没事,这顿饭是咱们的开工酒,也是沈明浩他们的谢师酒!王哥刚才讲的可是比他们的老师讲的还要细,还要用心!谢师酒自然不能简单了!

    小沈,这顿酒算你们八个人请的了,回头从你们工资里扣!”余庆阳笑着点点沈明浩等人说道。

    “知道了!”

    “没有问题!”

    “该我们请的!”

    “谢谢王老师!”

    沈明浩几个人纷纷笑着开口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