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工程 和光万物

第二百四十四章人才引进计划(求月票!)

    章老大是很牛逼,可那是针对普通人来说的。

    一些私人老板,可能会敬他,怕他,花钱消灾。

    可是真正有钱人不会怕他,你敢惹我,直接花钱弄死你。

    国家的人他们也不敢惹。

    毕竟他不是真的牛逼。

    真牛逼就不会年年往外跑了。

    “余总,要不要……”孙健小声问道。

    “要不要什么?

    我们是国企,这一段时间你给我开车,另外从办公室要辆车!再安排几个人开车跟着!”

    “是!”孙健立正应道。

    小心无大错,章老大,余庆阳不担心他会干傻事。

    关键是跟着他的几个小弟。

    付军,章老大的第一打手,脾气暴躁,容易冲动。

    对章老大又特别忠心。

    2oo3年因为争夺工地,打架致人重伤,逃跑三年,后来是章老大花钱把事情给他摆平,才敢在泉水露面。

    2o13年因为故意杀人,被判处死刑。

    余庆阳担心的是付军,这就是一头孤狼,很危险的孤狼,饿狼。

    谁知道他会不会因为自己不给章老大面子,私自行动,对付自己。

    真要是捅自己一刀,那时候说什么都晚了。

    自己好不容易重生回来,还没来得及好好享受生活,就……

    孙健出去找余传武要车,安排随行安保问题。

    余庆阳把这两天积攒下来文件,拿出来,翻看一遍,该签字的签字,该批示意见的写上意见。

    “砰砰!”外面响起敲门声。

    “请进!”

    随着余庆阳的话,安玉青推门进来。

    “余总,这是给您找的助理人选,您看一下!

    您看什么时候安排面试?

    还有这是京城、魔都那边猎头公司推荐过来的高级管理人才!”安玉青递给余庆阳两个文件夹。

    “嗯,我看一下!”余庆阳接过文件夹。

    “助理安排在下午三点面试吧!至于这些人,你和猎头公司沟通一下,安排在后天面试!”余庆阳笑着说道。

    “好的!我这就去安排!”

    “行,这些人可真是及时雨啊,尤其那几位施工企业的高级管理人才,如果能够挖回来,咱们的华禹工程总公司和淮海工程总公司的领导班子就算是配齐了!”余庆阳笑着说道。

    “是啊!”安玉青顺着余庆阳的话说道。

    “你那边还要抓紧时间,两家公司的中层缺口还很大!

    我现在都不敢去找领导要工程!

    我这心里急啊!

    对了,两个公司资质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已经报上去了!华禹工程总公司的一级水利资质没有问题!

    关键是其他的资质,二级还好说,省建委那边还能找找关系!

    可是其他的一级资质,是建设部主管,咱们实在是有劲使不上!”

    “嗯!先把能申请的二级都拿下来!

    一级资质,到时候我去京城跑一跑!

    咱们这也算是跑部钱进吧?”余庆阳笑道。

    “余总,其实我觉得光咱们水利上的活就干不完!

    其他的房建、市政、公路桥梁、园林之类的资质有个二级就够用了!”

    安玉青的潜台词就是水利的活都干不完,费劲弄那么多资质干什么?

    余庆阳摇摇头,有安玉青这种想法的不在少数。

    都感觉余庆阳整天盯着办资质,是做无用功。

    “国家今年出台实施了招标法,以后所有工程都要走招投标程序!

    你说,以后要是所有工程都走招投标程序,会出现一个什么问题?”

    “什么问题?”

    “哪怕是为了表面的公正,资质审查也会越来越严!

    进而就会带动,资质的申请办理门槛会越来越高,或者是越来越正规!

    现在现在花三分力气办下来的资质,等过几年,你花十二分力气都不一定能够申请的下来!”余庆阳耐心的解释着。

    上一世好多公司就是吃了这个亏。

    尤其是水利系统,原本感觉自己有个二级资质就够用了,反正不耽误干活。

    在好申请的时候没有想着去申请,等意识到资质的重要性了,再申请国家对这一块已经是越来越重视,越来越正规。

    没办法,再费劲也得申请啊!

    “知道了,余总,我会抓紧这一块的!”

    “算了!”余庆阳摇摇头,“二级资质你盯着点,等两个公司的高层领导班子配齐了,把事情交给他们自己!

    包括iso质量认证,安全达标,信用等级这些东西,都交给他们自己去搞!”

    “知道了,余总!”安玉青有些委屈。

    虽然对余庆阳的安排有些不理解,可是他真的没有怠慢放松。

    对余庆阳交代的任务都是积极去完成的。

    看安玉青的脸色不好看,余庆阳稍微一想,就知道是因为什么,笑着安慰道:“呵呵,安总你不要以为我是夺你的权!

    你一个人有多大精力?

    你盘算一下,咱们华禹投资包括旗下的分公司,有多少岗位空缺着?

    这些岗位都需要你们人事部来安排梳理!

    你现在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把这件事做好!

    现在人员空缺,已经成了制约公司展的瓶颈!”

    “我知道了余总!

    我已经和人才市场协商好了!

    下周二在人才市场召开一个咱们华禹投资的专题招聘会!”

    “嗯,你去京城、魔都、羊城、鹏城等地打一打招聘广告!”

    “去京城……打广告?”

    “对,刚毕业的大学生都涌入这些大城市,可是大城市并没有很多岗位提供给他们!

    现在这些大城市都出现了人才过盛的情况!

    咱们公司现在的薪资水平不比那些大城市的单位差!

    想办法把他们吸引回来!

    这样你们人事部结合咱们省的人才吸引计划,制定咱们公司的一个人才吸引计划,我去向厅里汇报!”

    2ooo年,大量的人才都拥挤在大都市里,宁愿在大都市睡十块钱一晚上的私人宾馆,男女合住的那种宾馆。

    都是高低床,一个房间住七八个人。

    吃的是宾馆老板从菜市场捡回来的菜叶子做的菜,碎米蒸的米饭。

    就算是这样,都不愿意回内地小城市工作。

    也就是这种情况下,内地纷纷出台人才吸引计划。

    东山省,博士生愿意来东山省工作,直接给正处级待遇,十万块钱的安家费,分配住房。

    研究生正科级待遇,五万块钱的安家费,分配住房。

    这还是省城,下面的地市,县市,更是本科都给分配住房,给安家费。

    上一世余庆阳出差去一个地级市,一家区级医院,在报纸上打广告,只要是医学院本科毕业生愿意到他们医院工作,就给住房和安家费。

    余庆阳不要求说招聘博士、研究生,可是本科毕业生你得给我吸引来一批吧?

    (写到这里,突然想到开头,我说包分配,被好多人喷!

    当时很郁闷,2ooo年我们这边是包分配啊?不光是本科包分配,就连中专都包分配。

    现在明白了,这是地域的问题,毕业大学生都往南方大城市跑,往沿海城市跑!

    内地人才缺失严重!所以南方大城市本科生不包分配,而北方内6城市包分配!

    这段话不要钱!)

    见余庆阳不是对他失望,夺他的权,安玉青这才放下心来,高高兴兴的去完成余庆阳交代的任务。

    造成安玉青患得患失的原因是,人事部人事总监一直没有正式落实。

    他安玉青还只是临时兼任。

    余庆阳想要收拾他太简单了,重新任命一个人事总监,他这个分管人事和办公室的副总就成了摆设。

    安玉青现在在公司位高权重,靠的就是人事部的职权。

    下面所有的分公司都被阉割,都没有自己的人事部和财务部。

    下面分公司的人员调动都要通过总公司的人事部。

    余庆阳就是通过人权和财权来控制下面的分公司的。

    当然并不是说下面分公司老总一点自主权都没有。

    他对自己分公司的部门主管的任免有很大的话语权,如果感觉那个部门主管不合适,想要罢免,只要打报告上来,余庆阳是绝对会支持的。

    只不过任免必须要通过华禹投资的人事部门来下达命令。

    这个和政府的任免程序差不多。

    比如说市局,对局里的科室正职的任免,局党委会通过了,还要上报到市委组织部,由组织部下达红头文件,才算是正式任命。

    送走安玉青,余庆阳也在琢磨着如何吸引人才进公司。

    他们公司最近也招聘了不少人,可是最高学历也就是专科院校毕业的。

    那天安玉青选出来的六个女助理,一听不是给老总当助理,二话不说扭头就走。

    这就是现实。

    余庆阳感觉自己的公司很牛逼,将来在全国,乃至全世界都会有一定名气,可是现在也只是省水利厅下属刚成立的企业。

    本科生想进事业单位一点都不困难,人家才不会选择去你一个刚成立的国企。

    时代限制,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别的不说,就省水总,这样的老牌国企,这么大的一个单位,目前本科毕业生一共就三个。

    高科长、牛书记、楚工。

    楚工是今年刚分进来的,东山省一个二本院校的毕业生。

    这种情况,要等到扩招大学生毕业,才会得到缓解。

    学那些地级市的办法,给他们分配房子?

    拉倒吧!

    余庆阳宁愿多找一些招聘专科生和中专生。

    他从来不迷信学历。

    干工程,本科学历和专科学历还是中专、技校,没有太大区别。

    都要现培养。

    最多也就是本科毕业生比中专生、技校生基础扎实一点,学东西快一点。

    可是这对余庆阳来说一点不重要,最起码暂时不重要。

    反正在余庆阳看来,不重要,工地上就那点东西。

    学的再慢,一个工地下来,只要用心,也能学个差不多。

    下一个工地拿着图纸就能独立放线。

    两三个工地下来,都是成熟的技术员。

    至于说当施工员,当项目经理,这个不光是看技术,更重要的是情商。

    情商不够,一辈子也就是当技术员,混个技术负责人顶天了。

    “姐夫!”

    听到这贱贱的叫声,余庆阳忍不住头疼。

    有叫孙健把人扔出去的冲动。

    余庆阳甚至在考虑,要不要在门口挂一块牌子,薛兆峰与狗不得入内。

    也不好,这样对狗太不公平了!

    “你叫什么?”余庆阳瞪眼问道。

    “阳哥!”薛兆峰赶忙改口。

    “你来干什么?”

    “我来看看女朋友,顺便过来和姐……阳哥打声招呼!”薛兆峰自来熟的做到余庆阳对面,也不用让,很自觉的拿起余庆阳桌上的烟,自己点上,然后把烟揣到自己兜里。

    “你不上班吗?”

    “上班啊?我单位里也没什么事,过来哄哄女朋友!”薛兆峰很自然的说道。

    余庆阳终于明白,为什么薛琴不给他安排工作了。

    薛琴太了解自己这个侄子的情况,知道一旦把他女朋友安排进公司,这家伙肯定会整天往这边跑。

    跑到不要紧,影响工作不说,影响也不好。

    “你不上班,你女朋友不要工作啊?

    你跑过来,不影响她工作?”余庆阳也看出来了,对薛兆峰就不能有好气。

    “怎么会呢?我刚才都帮她干活了!复印材料什么的!”薛兆峰很没有底气的说道。

    刚才帮忙,帮的全都是倒忙,最后被女朋友给赶了出来。

    “哼哼!”余庆阳哼了两声没有接话。

    薛兆峰的女朋友在办公室,担任文员,倒也没有什么机密文件。

    所以对薛兆峰说的帮忙复印文件,没有表意见。

    不过,哪怕不是机密文件,这要是在大城市的一些大公司里,也是绝对不允许生的事情。

    薛兆峰这种做法,弄不好就会连累他女朋友丢工作。

    “阳子,我和建行的卜行长约好了……

    小峰?你怎么在这里?”薛琴推门进来,和余庆阳说事,说到一半现坐在余庆阳办公室的侄子。

    “姑,我来找姐夫聊天……你们忙,我走了!”薛兆峰说完撒腿就跑。

    要说薛兆峰怕谁,也就这个姑姑了。

    薛琴被侄子的一个姐夫给叫的有点懵。

    “阳子,这是怎么回事?”

    “薛姨,是这么回事,上次来找我给他女朋友安排工作!

    进门就叫姐夫,说了几次,这家伙就是不改!”余庆阳苦笑着解释道。

    “我觉得这个称呼挺好!”薛琴笑着说道。

    “薛姨,我和雪姐真的……”

    “行了,不用解释了!你薛姨不会逼你们结婚的,你们随便,能成更好,不能成,薛姨也不会怪你!”薛琴笑眯眯的理解的点着头说道。

    “薛姨,你刚才说卜行长怎么?”余庆阳赶忙转移话题。

    “我和卜行长约好了!晚上一起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