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工程 和光万物

第二百五十七章回泉水(求月票,为盟主自己的世界z加更!)

    报名的非常踊跃,一套一百一十平方房子,就要一百多万。

    京城现在的均价是五千七百多。

    可那是五环以外的地方。

    2000年五环还没通车。

    像中关村这笔的价格都在一万以上。

    去了非洲工资翻倍,一天五百的补助,等于一个月两万多。

    要不说还是财帛动人心。

    除了确实去不了的,公司在职的,有五百多人报名。

    施工队的报名更加激烈。

    余庆阳放出话去,去的以后有活优先。

    潜台词就是不积极配合的,以后不要想着再从公司接活。

    有几个敢不积极配合的?

    “四十岁以上的去掉,刚结婚的去掉!”余庆阳看着姚丽娜报上来的人员名单。

    非洲环境恶劣,人到四十岁,体制就开始下降。

    抵抗力也同样开始下降。

    所以,有选择的情况下,四十岁以上的排除在外。

    至于把刚结婚的排除在外,为的是家庭稳定。

    老郭相声里经常说,出差两年,媳妇给生了一个大胖小子。

    虽然是玩笑。

    可是现实中这样的例子不少。

    刚结婚的,没有孩子,感情还不够稳定。

    骤然分开半年,很容易出问题。

    工程人苦,不光是施工环境苦,感情生活也是一个方面。

    夫妻生活是每个人都会有的生理需求。

    长时间得不到满足,夫妻感情就容易出问题。

    相反,三十岁左右,一般都有了孩子,女人因为被孩子牵绊了很多精力。

    反而感情会不是那么容易出问题。

    当然这是相对来说的!

    这个年龄段,几率小一些。

    真要是出轨,年龄不是障碍。

    重赏之下,一天时间,就把去非洲援建的人员名单确定下来。

    接下来就是办护照。

    这个自然有建委协助办理。

    那么多助理,也用不着余庆阳操心。

    去非洲援建王一鸣是第一个报的名,可是却被排除在外,很不满意。

    找到余庆阳抗议:“余总,我虽然五十了,可是我身体很好!每天都坚持锻炼身体,比那些小年轻身体还要好!”

    “王总,你留下来还有更重要的工作!

    咱们去非洲援建,可是家里还有五六百口子人,家里也要有人看着!

    我派来的的副总,对京城不熟悉,就要靠你,从帮忙协助!

    还有,咱们公司现在只是建筑总承包企业,市政、路桥、高速、水利水电都要成为总承包企业!

    这一块的工作就要麻烦王总了!”余庆阳笑着安慰道。

    “好吧!余总,我一定会和新来的副总配合好!

    把家看好,完成你交代的任务!”王一鸣最终还是点点头。

    去非洲援建的人员名单已经张贴出来。

    入选的兴高采烈,没有入选的唉声叹气。

    非洲援建需要的工程机械余庆阳已经委托木恩帮忙采购。

    余庆阳用了两天的时间,把海淀区建设工程总公司的事情捋顺。

    然后启程返回泉水。

    原本还想去魔都拿地,现在因为突发事件,魔都暂时是去不成了,只能交给刑翔。

    李逸风答应会去魔都帮忙疏通关系。

    回到泉水,余庆阳先去了水利厅汇报工作。

    余庆阳把自己在京城的事情都向苏厅长做了汇报。

    虽然对没有全资控股海淀区建设工程总公司有些失望,但是能够委托管理,也是不错的收获。

    “这次去非洲援建虽然是海淀区的任务,但是你是我们东山省水利系统的人,走出去代表的也是我们东山省水利人的面子,有什么困难需要厅里帮忙解决的?”

    “报告领导,我保证认真完成国家交给的任务,不给咱们水利人丢脸!

    至于困难!

    我们华禹工程总公司和淮海工程总公司的领导班子已经配齐!

    现在就差任务了!

    请领导给我们安排任务!”

    “呵呵!你小子,我头一次见要活要的这么光明正大的!

    还给你任务,你以为这是**十年代啊?

    想干活,自己凭本事去投标!”苏厅长指着余庆阳笑骂道。

    “是!我一定会严格要求他们,用自己的实力去争取中标!”余庆阳立正大声说道。

    说完,身子弯了下来,谄笑着说道:“领导,这不是我们两家施工公司领导班子都是新人,我担心他们对投标业务不熟悉!

    现在两家单位加起来也有四五百人了!

    万一,我去非洲这段时间,一个工程都拿不到,那可丢人了!”

    “行了,我知道了!你去非洲援建,也是为咱们水利人争光,我会告诉他们,在评标的时候,要优先考虑这样的企业!”苏厅长摆摆手,“说说,汇丰银行入股的事,这么样了?”

    “这个没有什么问题!最近两天汇丰银行就会来人签股权转让合同!”

    “那就好!以后华禹投资就是三方合资的企业了!

    这样的股权结构也更加稳定!”苏厅长满意的点点头。

    在水利厅汇报完工作,余庆阳回到公司。

    先把薛琴叫到办公室,把土地转让合同交给她。

    让她去办理贷款。

    “阳子,你要去非洲?”

    “是啊,薛姨!”

    “你现在还用亲自去?找个人带队不就行了?”

    “倾财足以聚人,量宽足以得人,律已足以服人,身先足以率人。

    我们刚刚接手海淀区建设工程总公司的经营权!

    想要上下都服气,我必须要身先士卒!

    关键是,这个任务比较紧,我没有时间一点点的去磨合,没有时间去捋顺各方面的关系!

    只有我亲自去,才能起到快刀斩乱麻的效果!

    压下所有反对的声音!”

    “还有人反对?”

    “肯定有,而且不在少数!一开始说的是咱们华禹投资全资控股,后来变成了委托管理!

    可见反对的声音也不小,以张华和李逸风的人脉,都压不下去!

    只能如此妥协!”

    “海淀区建设工程总公司有什么资产?

    反对的声音这么大?”

    “具体的我还没有捋顺,这个你去接管财务的时候,捋顺一下就知道了!

    单就海淀区建设工程总公司的办公大楼,建设成本就超过十个亿!

    加上装修、办公家具等等,没有二十个亿拿不下来!”

    “真不愧是京城的企业,就是厉害!

    一个区的建筑公司,就有二十多个亿的固定资产!”见多识广的,薛琴也忍不住咋舌。

    又聊了几句,薛琴拿着合同离开了余庆阳办公桌。

    余庆阳接着又把安玉青叫到办公室。

    “余总!”

    “嗯!安总,到现在为止有多少人来报道了?”

    “有一百六十多人来报道!这是名单!”安玉青早有准备。

    余庆阳接过来看了一下。

    耿淮安、尚涛、赵鑫磊等人都已经前来报道。

    另外对外招聘的两位总经理也已经到岗。

    余庆阳拿起内线电话,“段刚,你通知一下,一个小时以后,公司副总以上的到小会议室开会!”

    “知道了,余总!”电话里段刚答应一声。

    开会自然是讨论人事安排。

    涉及两个子公司大量中层以上的人事安排,余庆阳也不好直接决定。

    随着公司的发展,余庆阳也在快速的进步。

    从一开始的强势,独断专行,慢慢的学着放手。

    如今华禹投资的副总有七位,分别是薛琴、安玉青、刑翔、陈永发、关家硕、吴雨、肖玉龙。

    另外就是党高官黄建国和工会主席何宏伟。

    这些人组成华禹投资的领导班子。

    陈永发是淮海工程总公司的总经理,关家硕是华禹工程总公司的总经理,都是上次通过猎头公司挖过来的。

    吴雨是机械制厂民选的厂长。

    余庆阳因为在京城耽误了,没能参加机械厂的竞选,由安玉青和何宏伟以及省厅田主任出席的竞选大会。

    和安玉青讨论了一下,余庆阳单独把赵鑫磊叫到办公室。

    “赵科长,我打算让你担任援非项目部的项目经理,你有什么问题吗?”

    “援非?”

    “是的!这次援非项目大约需要三年的时间!

    我也回去,不过我不可能长时间待在非洲!

    所以需要一个项目经理!

    我希望你能去!

    如果你去的话,回来就可以直接提公司副总!

    是华禹投资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副总!

    我会单独成立一个对外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由你担任公司老总!”余庆阳没有说什么高大上的话,没有唠情怀。

    大家都是成年人,说那些骗小孩的话没意思,所以他直接许诺好处。

    “我能和我爱人商量一下吗?”

    “可以!今天下班之前给我消息就行!

    不去也没有关系,你还是工程科科长!”余庆阳安慰了一句。

    ……

    会议上,余庆阳先把自己在京城的事说了一遍。

    然后各个副总汇报自己分管的事物。

    然后就是讨论人事安排问题。

    这也是大家最关心的问题。

    “经过大家的共同努力,最近从下面的地市挖来了不少人!

    这些人怎么安排,大家都说一说吧!”余庆阳笑道。

    安玉青起身把名单带着简历发给大家。

    让大家多少有个印象。

    原本余庆阳是让安玉青直接对应着原来的的职务,安排就行了。

    可是这次挖上来的人太多,而且好多人都是有着一定级别的领导干部。

    比如耿淮安、尚涛,都是副处级干部。

    其他的科级干部更是多达三十多人,副科级五十多人。

    副科级以下的反而少了很多。

    面对这么多在原单位有一定级别的领导干部,安玉青也不敢自作主张给安排岗位了。

    大家都没有说话,而是认真的翻阅着名单和简历。

    这些人里面,有好多就是他们介绍进来的。

    自然希望帮自己的同学争取一个好一点的岗位。

    大家不光是看自己同学的简历,也翻阅其他人的简历,进行对比。

    一会争取的时候,总要言之有物吧?

    万一有几个人争夺一个岗位的情况发生,总要说出个一二三来。

    你为什么推荐,有什么别人没有的优点。

    余庆阳也不着急,他也在慢慢翻看着简历。

    “余总,我推荐耿淮安担任淮海工程总公司的副总!

    耿淮安同志在原单位曾经担任过副局长!

    他……”

    余庆阳摆摆手,打断了安玉青的话,“安总,我打算推荐耿淮安同志去海淀区建设工程总公司担任常务副总!

    正向安总说的,耿淮安同志担任过副局长,无论是眼界,还是组织协调能力,在这次进公司的人里面都是出类拔萃的。

    而海淀区建设工程总公司又刚刚经历了一场廉政风暴!

    可以说是百废待新!

    而我又要带队去非洲执行援建任务,所以需要有能力的同志去主持工作!

    除了耿淮安同志,我建议尚涛同志也去海淀区建设工程总公司担任副总!”

    “我同意余总的意见!同时我也要检讨,眼界还是不够宽,只盯着眼前的两家公司,忽略了海淀区建设工程总公司的问题!”安玉青率先举手。

    “我也同意!耿淮安和尚涛同志都曾经是副处级干部,去京城能够更好的完成余总交付的任务!”黄建国也举手同意。

    “同意!”

    大家纷纷举手表示同意。

    耿淮安和尚涛去了京城,就意味着少了两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大家自然表示同意。

    同时也暗暗后悔,怎么把京城的公司给忽略了。

    哪里也有好多岗位。

    同样岗位,自然是京城的更好!

    不过很快余庆阳就打破了他们的美梦。

    “京城那边,中层管理干部就不用再考虑了!

    有耿淮安和尚涛同志坐镇就够了!

    我已经许诺,海淀区建设工程总公司的中层管理干部从去非洲援建的人员里面选拔!”

    没有了去京城的诱惑,大家开始认真考虑如何给自己的熟人争取更好的岗位。

    经过一番讨论,唇枪舌战,余庆阳居中调和下,最终确定下来。

    淮海工程总公司副总经理:孟志远、张建国,总工:孟志愿

    华禹工程副总经理:王鹏辉、赵建军,总工:张树平

    海淀区建设工程总公司副总经理耿淮安、副总经理尚涛。

    应该说是人人满意的一次会议。

    因为人员多,余庆阳直接在两家分公司下面设立了工程一科二科三科四科……十科。

    一个公司十个工程科。

    也算是开了先河了。

    对于设这么多工程科,大家本来有些不满意。

    这样等于是分权,工程科地位被拉低,比不上其他科室。

    “以后工程项目经理由各个工程科科长竞聘上岗!”余庆阳一句话打消了所有人的不满。

    工程公司,自然是以工程为重。

    由工程科科长中选拔竞聘项目经理,算是一个补偿。

    变相的提高了工程科科长的地位。

    人事讨论完之后,余庆阳就宣布散会。

    由人事部下发任命文件。

    报水利厅备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