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工程 和光万物

第三百三十五章被忽略的农民工生活区

    “我们中国在工工程技术上不比任何国家差。

    占地面积达十五万平方的人民大会堂。

    还有最近的三峡大坝!

    那一样技术差了?”中国专家不服气,站出来大声反驳道。

    “先生,我从来没有说中国在工程技术不行,我说的是管理!

    贵国的技术世界领先,但是在工地管理这一块,贵国要落后国际水平很多!”霍尔福特摇摇头,很是不屑的说道。

    霍尔福特的话很让人讨厌,但是他说的确实是实情。

    余庆阳坐在主席台上,并没有制止他们的争论。

    让国内的这些专家受点打击也好,省的他们不当回事。

    从昨天的接触中余庆阳发现,这些国内的专家,很多对余庆阳提出来的工地精细化管理很不以为然。

    尤其是水利厅派来的专家,都对这个工地精细化管理研讨会不以为然,甚至感觉余庆阳实在出风头。

    他之所以过来,是奔着补助来的。

    这里好吃好喝,住五星级酒店,还有补助,他们很多人就当是在度假。

    霍尔福特的话虽然讨厌,但是也正好起到了鲶鱼效应。

    通过霍尔福特的贬低,能够激起这些专家们的好胜心。

    被请过来的专家,没有低于五十岁的,这个年龄的专家,爱国情怀还是很高的。

    其实这些中国专家争论也争论不出什么东西来。

    纯粹就是自尊心作祟,他们可以吐槽一下国内工程方面的事情,但是绝对不允许外国佬说中国工程不行。

    相反,越争论,被打击的越厉害。

    看着中国专家的脸,被打的啪啪之响,余庆阳也不舒服。

    不得不出言打断他们的争论,“好了!这个问题我认为没有什么可争论的!大家的侧重点不一样罢了!

    福特先生,其实贵国的工地管理,之所以先进,是因为贵国的工会制度完善!相关的法律法规健全!这没有什么好炫耀的。

    中国还是一个发展中国家,有很多法律法规需要进一步完善,也有许多东西需要向你们学习,这是事实。我们也没有什么好自卑的!

    我请你来,也正是为了完善这一块!

    诸位前辈,你们也没必要去争论什么!

    我们确实不如人家!

    不如别人不要紧!

    我们可以奋力追赶。

    我邀请大家过来,就是希望大家共同努力,帮我们华禹投资制定出一套切实可行的工地精细化管理标准。

    我们华禹投资愿意成为国家工程管理改革的先锋。

    工程管理改革的试验田。

    为下一步国家制定相关法律法规提供切实的数据支持。”

    “小余,你们华禹是好样的!

    如果咱们国家的企业都能像你们华禹一样,何愁国家不能富强起来!

    我们这些工程人,有何必受洋鬼子的气!”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专家站起来大声替余庆阳叫好。

    这位专家叫他小余,余庆阳还真只能听着。

    这位可是和余庆阳大爷是一代人,和余庆阳家算是世交,东山省水利厅的离休总工。

    听说华禹搞这个工地精细化管理,主动要求过来发挥余热的。

    “是啊!余总,你刚才的话说的太好了!我们国庆就是要有这样的情怀!

    咱们水利人要有敢为天下先的精神!”又一位离休老干部站出来为余庆阳叫好。

    苏厅长给余庆阳派来的专家,有一半都是离休老干部。

    离休前都是各个单位的总工程师。

    你别说,这些总工,各个都是有真才实学的。

    他们的青春全都奉献给了水利事业。

    “多谢文总和卜总的夸奖!我们华禹只是做了一点微不足道的事情!”余庆阳冲两位老爷子微微鞠了一躬,接着说道:“上午呢,大家随便讨论讨论!下午咱们去工地现场!

    我们华禹目前有四个工地正在施工!

    我打算,咱们就以这四个工地为蓝本,来制定工地精细化管理的标准。”

    “这个好!有正在开工的工地作为蓝本,我们制定起来也能有参照物!”台下的专家赞同道。

    “呵呵!小余,你这是让我们这些老家伙去给你挑毛病啊?”

    “呵呵!文总,就是让大家去挑毛病的!我们一边挑毛病,一边研究出合理的管理标准。我们也好照方抓药!”余庆阳笑道。

    余庆阳开口说话后,霍尔福特也不再发表意见,去贬低中国工程管理的落后。

    毕竟余庆阳是老板,支付给他的工资可比他在国内高好几倍。

    而且,人家明确承认了,我们管理上不如你们,请你们来就是向你们学习的,还能再说什么?

    开幕式是九点,余庆阳讲了一大通,他们又争论了一大通,然后余庆阳插话,接着又讨论,很快就到了中午吃饭的时间。

    在索菲特吃完午饭,稍微休息了一会,余庆阳就安排大巴车,拉着这些专家启程赶往工地现场。

    大吧车在华禹投资的大院停下。

    早就接到通知的余传武带着办公室的人给大家送上安全帽。

    余庆阳除了通知余传武准备安全帽之外,并没有通知工地做准备,要的就是一个真实的现场。

    他不怕被别人挑毛病,就怕挑不出毛病。

    花这么多钱,为的是什么?

    不就是为了改善工地的管理模式?

    余庆阳带着专家去的是华禹世纪城。

    工程来说,建筑工程是最具代表性的工程。

    国家制定的相关法律法规也都是从建筑工程上开始实行的。

    余庆阳早就做好了,被人挑毛病,甚至打脸的准备。

    可是谁知道,打脸来的这么快。

    绕过已经开挖的基坑,来到工地现场的办公区域。

    从公司大院过来的路上,余庆阳好几次差点踩到地雷。

    不用说,这都是那些工人们的杰作。

    大家小心翼翼的绕过地雷,来到现场办公区。

    办公区和生活区是连在一起的。

    一排排板房,到不能说是杂乱。

    关键是太脏了。

    办公室不远处就是一个用石棉瓦遮挡起来的厕所。

    餐厅外面污水横流,水池子旁边堆积着大量的生活垃圾。

    “走吧,咱们先去看看工人住的地方!”余庆阳深吸了口气,对大家说道。

    随便推开一间工人宿舍的房门,余庆阳差点被里面的臭气熏出来。

    不大的房间里,地上并排摆放着二十几张床板,上面散乱的堆放着工人的被褥。

    “哦!天呐!这是人住的地方?这样的环境真是太差了!太不人道了!这要是在我们国家,会被工会的那些家伙起诉的!

    这样的工地,会直接被封停!”霍尔福特大声叫道。

    “我觉得还可以吧?能有板房住,还有电灯,不错了!我们当年住的都是四处漏风的帐篷!”一个专家捂着鼻子说道。

    “是啊!现在大家能住板房了!条件比以前改善了好多!

    工地上的宿舍,有点臭脚丫子味其实很正常!”另外一位中国专家很理解的说道。

    “其实,建筑工程条件已经不错了!水利工程上,大多数还在睡帐篷!”

    “不!不!这样的工地宿舍是不行的!不符合人道精神!

    是对工人的虐待!

    工地管理就应该从生活管理着手!”霍尔福特大声说道。

    “余先生,我也认为工地精细化管理要从工地生活区的管理入手!”亚特伍德·马库斯开始支持同样来自国外的同行。

    “余先生,你看,这间宿舍存在着很大的安全隐患!

    首先这些电线太乱了,很容易引发火灾。

    还有,我发现他们好像还在房间里做饭。

    这也非常容易引发火灾。

    还有这板房后面没有通风的窗户,很容易造成疾病的交叉传染!”

    “各位,咱们出去讨论吧!我看很多专家前辈已经受不了这里的气味了!”

    屋里的气味实在是太冲了,让大家在房间里捂着鼻子讨论,实在是一件很不人道的事情。

    “各位,我非常赞成福特先生和马库斯先生的话!

    说实话,这是我第一次来这个工地!我也没想到工人住的会这么差!

    刚才有专家前辈,提出不同的意见。

    认为工地就应该是这个样的!

    我想说,时代在发展,在进步。

    我们的思想也要不断的进步!

    工人撇家舍业的来到工地上,辛苦工作赚钱养家糊口,很不容易!

    他们很能吃苦,也不在乎住的有多么差!

    只求年底能够拿钱回家。

    可是,诸位都是能够影响决策的人,而我作为能够决策的人,不能不替他们考虑!

    就像刚才马库斯先生说的,这样的宿舍先不说艰苦不艰苦,太危险了!

    一旦电褥子漏电,或者吸烟引发火灾,二十多个人挤在不到四十平方的房子里,跑都跑不出去。”余庆阳抢先开口支持霍尔福特和亚特伍德马库斯的意见。

    他太了解国内的工地实情了。

    国内大家的目光都盯在技术上,质量上。

    对工地的办公条件,对工地的生活条件,都不自觉的忽略掉。

    很多人直到发生了事故,才会想起来,哎呀,这样做是不对的。

    我们一直在强调用电安全,强调防止火灾········你们怎么还发生事故了?

    是在强调用电安全,强调防止火灾,可是如何安全用电,如何防止火灾发生,没有一套标准。

    工地上,因为冬季取暖发生的火灾,煤气中毒事件,可以说每年都有数百上千例之多。

    只不过,2000年前后,因为咨询还不发达,很多事故都没有公布出来。

    出了人命事故,自认倒霉,赔钱了事。

    家属闹,有良心的老板会多赔点钱,闹到主管部门,最多也就是罚款。

    过后,该怎么要还是怎么样。

    工人自己也不在乎,好像干工地,就应该是这个样的。

    大家都习以为常了。

    余庆阳为什么要拉这么多专家过来?

    为什么要找国外的专家过来,因为他知道,自己是在对抗整个行业。

    想要在大家都习以为常的地方,去另立标准,单靠他一个人的力量做不到。

    当然,他可以在自己的工地强制实行,他也是准备这么做的。

    但是,余庆阳同样也明白,一旦这么做了,会被很多人攻击,他拉这些专家,就是为了分担火力的。

    到时候,余庆阳就可以说,这是国内外专家共同制定出来的精细化管理标准,不是我一个人拍脑袋搞出来的东西,再辅以强硬的态度,才能推行下去。

    刚才差点被熏晕的专家们,这会功夫也都缓过劲来。

    有了亲身经历,对余庆阳和两位外国专家的话,也多了一些认可。

    “改善工人的住宿环境是好事!只是,这样一来会不会增加成本?”

    “宋总,其实真增加不了多少成本!咱们就以这个房间为例!

    这个房间目测大约有三十六个平方左右!

    想要改善住宿环境,其实花不了几个钱。

    首先把房间改成两个门,后面多开两个窗户!

    然后把床板换成高低床!

    这样一来,整个房间里面会宽敞许多!还可以住更多的人!

    然后让电工在每个床头安装一个多功能插座,这样就能够避免工人自己乱拉乱扯电线。”余庆阳指着房间说道。

    “余总!”这时项目部经理带着项目部的管理人员挤进来。

    余庆阳带着一大帮子人到工地现场,自然惊动了项目部的人。

    “你是?”

    “我是华禹第一建设集团华禹世纪城项目部的项目经理,我叫陶大军!”陶大军赶忙自我介绍道。

    “哦!陶经理,我带着专家过来给你挑挑毛病!”余庆阳笑着说道。

    “欢迎,欢迎诸位领导,前来指导工作!”陶大军心里满是忐忑不安,脸上强笑着说道。

    干工程的最怕领导来挑毛病。

    但是他又不敢说不行。

    只希望,挑出来的毛病少一点。

    同时,心里也在疑惑不解,挑毛病,怎么跑到工棚来了,不应该是去现场吗?

    余庆阳和陶大军打完招呼,继续刚才的话题,“还有就是在宿舍做饭这个问题,也很好解决!工地统一建个食堂就可以了!完全可以强制性的,要求所有工人去食堂吃饭,严禁他们自己在宿舍里做饭。

    建食堂又能花几个钱?

    说句不好听的,工地统一建食堂,不但不会增加成本,反而会产生盈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