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工程 和光万物

第四百零五章老家发展规划

    助学基金计划又赢得一片称赞声。

    刚才少许的尴尬气氛,消失无踪。

    屋里的气氛比之前更加热烈。

    听他们聊天到是也挺有意思,东家常西家短的,再就是过去,他们年轻那会的一些趣事。

    听的很有意思,可是,余庆阳因为年龄原因,只能站着听,这就不太美好了。

    所以,余庆阳听了一会,就不打算继续听下去了,“大爷,爸,福山大爷……你们聊着,我出去转转!

    长这么大,我还没好好看看老家什么样呢!”

    “行,你去吧!”

    “阳子,要不让传玉领你去转转?”

    “不用了福山大爷,我就在村里和海边随便转转!迷不了路!”余庆阳拒绝了余福山的好意。

    让一个不熟悉的侄子陪自己转,真不如自己转自在。

    离开老宅子,孙健很自然的跟了上来。

    “不用跟着,这里是国内,也是我老家!

    能有什么事?”余庆阳笑着拒绝了孙健的跟随保护。

    余家湾,说起来,自然环境真的很不错,很有发展潜力。

    地处莱州湾,这里水浅沙多,因为靠近黄河入海口,所以海里海产很丰富,最出名的就是对虾。

    搞海水浴场,发展旅游业也是可行的。

    唯一可惜的是,鸢都的海域地处平原,没有山石焦岩等自然景观,有的只有一望无际的滩涂和盐碱地。

    所以一直以来,鸢都的海很尴尬。

    海产品产量不低,可是却一点不出名。

    甚至很多东山省的人都不知道,原来鸢都也是沿海城市。

    只可惜,因为海域水浅,无法建造大型海港,所以海洋经济一直发展不起来。

    海盐工业算是,鸢都从大海里获得的为数不多的财富之一吧。

    漫步在村子的砂石路上,余庆阳心里回忆着脑海里关于老家的记忆。

    仅仅修一条路,并不能帮助老家致富。

    也就是能让老家的海洋鱼获能够更快的卖出去。

    可惜,近年来,莱州湾也被污染的不轻。

    海洋里的鱼获正在逐年减少。

    当然可以发展旅游业,可是旅游业尽靠一条路行不通。

    到是可以在海边修建大型的海水游乐场。

    这也算是水浅沙多带来的有利条件吧!

    不过,问题又来了,莱州湾目前的水质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如果不能解决水质问题,就算是投资修建了海上游乐场,也会严重至于旅游业的发展。

    可是,治理莱州湾,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莱州湾的海岸线分数东营,鸢都,东莱三个城市。

    莱州湾的污染来自这三个城市的化工企业。

    而且海洋归属海洋局,和水利局不搭边。

    想要牵头三个城市共同治理莱州湾,别说华禹投资,就是水利厅也没有这个权限。

    想到这里,余庆阳只能丧气的想道:“算了,我是来上坟的!考虑那么多干什么?

    反正,按照历史轨迹,国家早晚会治理莱州湾!

    先帮村里解决交通的问题!

    他们不是羡慕楼家的大马路吗?

    那就修一条更宽,更好公路出来。

    嗯!?

    也行许建一个海鲜交易市场也不错!

    聚拢附近的渔村都把鱼获送到余家湾来销售。

    也能带动村里的经济!”

    刚走出村子,来到海边,余庆阳就被一阵争吵叫骂声给吸引了。

    只见在村子的码头附近,围了一群人,争吵叫骂声就是从人群里传出来的。

    反正闲着没事,余庆阳就靠了过去,看热闹。

    吵架的是三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

    余庆阳听了一会,才弄明白,原来是争家产的。

    陆地上的人争家产,一般挣得都是房产和耕地。

    这兄弟三人,也是余家湾的,但是并不姓余,而是姓杨。

    杨家在余家湾属于小姓,好像就那么七八户人家。

    杨家三兄弟,挣得是一艘渔船。

    这艘有十一二米长的渔船是三兄弟的父亲死的早,就留下来的这么一条船。

    兄弟齐心,其利断金。

    靠着这条船,三兄弟日子过得不错,各自娶了媳妇。

    可是自从三兄弟娶了媳妇,事情就发生了变化。

    先是老大媳妇提出来,让娘家兄弟上船跟着打渔,好赚钱娶媳妇。

    接着老二媳妇感觉吃亏,也把娘家兄弟叫了过来。

    然后老三媳妇,自然不能吃这个亏,虽然没有娘家弟弟,可是有娘家哥哥。

    于是,原本三个人就能操作的渔船,一下子变成了六个人。

    鱼获也变成了六个人分,每个人分到的钱自然少了。

    三兄弟的媳妇,眼见分到的钱少了,不反思自己的原因。

    反而打起了霸占渔船的主意。

    想着,如果渔船归自己所有,那么老公加上两个娘家兄弟,正好,分到的钱也就变多了。

    于是就有了刚才余庆阳看到的那一幕。

    三兄弟争吵个没完,三妯娌则互相叫骂不停。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就是这三个女人在挑事。

    可惜,当局者迷。

    三兄弟已经吵红了眼,被怒火冲昏了头脑。

    哪还想的明白。

    一个劲诉说自己为这个家做出了多少贡献,当初买这条船,付出了多少。

    不得不说枕边风真的很厉害。

    从这里可以看出来,一个家庭是否兴旺,女人很关键。

    固然离不开男人的勤劳和能力。

    但是女人能不持家,能不能旺夫,很关键。

    邻居,村里人虽然看的明白,但是谁也不好点破他们,都不想因为这个得罪妯娌三人。

    余庆阳看了一会,就准备离开。

    这时,余福山、余富民等一众老人赶到了现场。

    只见余富民,二话不说,抡着拐杖,上前对着三兄弟,包括三个妯娌就是一顿乱抽。

    抽的六个人吱哇乱叫。

    “大舅,大舅,你干嘛?”

    “别打了!”

    “哎呦!”

    “你个……”老大媳妇刚想骂人,被一拐杖抽到头上。

    六个人也不敢还手,只能一个劲的求饶,四处躲避。

    可是,往哪躲,四周围满了人,早就看着三兄弟不顺眼了。

    刚想躲进人群,就被推了出来。

    “我打死你们三个兔崽子!还有你们三个败家娘们!”余富民一边抽,一边骂着。

    余庆阳也弄明白了,原来杨家三兄弟,是余家的外甥,余富民妹妹的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