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工程 和光万物

第四百零八章布局菜都

    余庆阳的提议,余福山很是心动。

    余福山是余家湾的老书记,虽然退下来的,但是在村里的威望还是最高的。

    现在余福海是书记,而他儿子则是村长呢?

    余福山也确实一心想着村子的利益。

    这就是聚族而居的好处,团结,公选出来的领头人,虽然也会有私心,但是绝对不会像某些村干部,一心给自己捞好处。

    因为在书记村长之外还有一个职位,那就是族老。

    余富民就是余家宗族的族老。

    族老不是族长,而是宗族里威望高,辈分大的人担任,负责主持祭祖仪式的老人。

    平时没什么权利,但是说话好使。

    上完坟,余庆阳没有继续留在老家,因为老爸和大爷准备在老家多住段时间,所以余庆阳又从公司叫了一辆车过来。

    是他的配车,奥迪a 6。

    把送车过来的司机留下给大爷和老爸当司机,余庆阳带着孙健离开了老家。

    “福根,阳子在单位是干什么的?怎么还有专车和司机?”直到这时,余福山才反应过来。

    原来那个他以为是余福根司机的年轻人,是余庆阳的司机。

    “他在水利厅下面的一个公司里当总经理!”

    “当总经理,好啊!

    不说别的,单看这几天阳子的表现,阳子,比一般的年轻人要稳重的多!

    我们余家出了个麒麟儿!”余福山愣了一下,接着夸奖起来。

    “是啊!你看这几天,阳子多么低调,一般年轻人要是当了那什么总经理,那还不尾巴都翘起来?”余富民附和道。

    有人夸奖自己儿子,余福根很高兴的笑了起来。

    余福生也微笑着点头称是。

    对自己的侄子,余福生真的是满意,挑不出毛病来。

    余庆阳并没有直接返回泉水,而是让孙健开着车绕道来到菜都。

    虽然老家是菜都下面的乡镇,但是从老家回泉水并不经过菜都。

    而是直接一路向南,上高速。

    路上,余庆阳拿出手机,找到王光远的号码。

    “喂,光远!”

    “余哥,你好!你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接到余庆阳的电话,王光远很意外,也很高兴。

    “呵呵,你忘了,咱们是老乡,我回老家祭祖!

    这不给你打个电话,看你在不在菜都!”

    “啊!余哥,你在菜都啊?我在西疆……”

    “呵呵,没事,我就是看看你在不在,在的话,让你请个客!”余庆阳笑道。

    “真对不起啊,余哥!下次,下次你回菜都,一定提前打电话,我一定赶回去,请余哥吃饭喝酒!

    那个,我给我哥打电话,让他请你吃饭!

    上次我和我哥说起你,他也想和你认识认识!”王光远歉意的说道。

    “那行吧!我在泉水都听到辉少的大名,那就认识一下!”余庆阳顺势答应道。

    很快,一个鸢都的电话号码打了进来。

    “你好!”

    “你好,你是余庆阳余哥?”

    “我是,你是辉少?”

    “什么辉少,都是朋友瞎胡闹叫的!

    余哥现在在什么地方?”

    “我在去菜都的路上,大约十分钟到吧!”

    “那好,余哥,我在进城的路口等你!

    余哥开的什么车?”

    “我开的是黑色奥迪a6,车牌号是……”余庆阳把自己的车型和车牌报上。

    “好的,余哥,咱们一会见!”

    挂了电话,十分钟,余庆阳的车子来到菜都县郊。

    远远的就看到,一辆绿色悍马停在路边打着四闪,一个年轻人冲他的车摆手。

    余庆阳让孙健靠边停车。

    “你好,是余哥吗?”

    “你好,辉少,很高兴见到你!”余庆阳笑着伸出手。

    “余哥,你这不是打我脸吗?什么辉少,都是朋友瞎叫的!

    为了这个,我还被我家老爷子抽好几皮带!

    余哥,你叫我小辉就行!”王光辉热情的握着余庆阳的手道。

    “那好吧!我可不客气了?”

    “别客气,千万别客气!就叫我小辉!”王光辉笑道。

    你道王光辉为什么这么客气?

    上次余庆阳和王光远在火车上偶遇,相谈甚欢。

    回家和大哥说起,自己遇到一位老乡,怎么怎么厉害。

    王光辉可不是王光远那个还在上学的葱嫩少年。

    因为王家的身份,所以王光辉专门找人打听了余庆阳的背景。

    虽然现在王家那位去了西疆,但是东山省毕竟是他们王家的根基。

    省里还是有很多关系。

    这一打听不要紧,还真吓一跳。

    谁也没想到,自己居然真的有这么一位牛逼的老乡。

    王光远和他哥说起余庆阳的时候,已经是冬天,学校放寒假的时候。

    那个时候,华禹投资已经有了一定的规模。

    所以,才会引起王光辉的重视。

    “小辉,不瞒你说,这次我专门绕道来菜都,原本是想让光远帮忙引荐一下你三叔!”

    “你找我三叔有事?”

    “这次回老家,有些感慨,这些年对老家照顾的有些少!

    所以准备出资为老家修一条公路!

    然后建一个海鲜交易市场!”

    “这是好事!我三叔听了,一定会高兴的合不拢嘴!

    咱们先去吃饭,等吃完饭,我带你去找我三叔。

    我请你吃咱们菜都的虎头鸡!

    这虎头鸡,来菜都不吃虎头鸡,等于白来一趟!”王光辉热情笑道。

    余庆阳帮他老家修路,建海鲜交易市场,也等于是变相的给他三叔增加政绩。

    “唉,现在有个问题!

    我老家亲戚说,他们镇上有个海霸,霸占着他们镇的海鲜市场!

    控制着价格,以低于市场三成的价格,强行收购海获……”

    “我靠……这帮孙子这么混蛋?

    我王光辉都不敢这么玩!

    真特么的反了他们了!

    余哥,我明白了,这事你不用管了,交给我,保证让他们后悔生出来!”王光辉气愤的叫道。

    王光辉和王光远并不是亲兄弟,而是叔伯兄弟。

    王光辉是王光远大伯家的小儿子。

    学历不高,又不愿意跟着他老子种大棚,所以一直在菜都厮混。

    身上多少沾染了一些江湖气。

    “那就麻烦小辉了!改天去泉水,我请你!”余庆阳笑着拍拍王光辉的肩膀,“小辉,不知道这个海鲜交易市场你能不能看得上眼?要不要参与一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