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工程 和光万物

第五百一十五还剩四分钟干什么?

    “丧良心的开发商,又想拿什么代金券糊弄我们!”一个五十多岁的老人站起来大声叫骂一句,脸色发白,捂着胸口一屁股坐在椅子上。

    如此突然的变化,把大礼堂的众人下了一跳。

    这是闹哪出?

    “新东?叶新东!你哪里不舒服?”叶集的支书就坐在他身边,急忙大声问道。

    此时,叶新东已经说不出话来,捂着胸口,意识已经模糊。

    还是王区长反应快,“可能是心梗,快叫救护车!”

    “来不及了,用我的车!来几个人,慢着点,把他抬到我车上去!”陈永发反应也很快,跟着大喊道。

    大家手忙脚乱的架起叶新东就往外跑。

    陈永发今天开的是越野车,把后座放倒,人可以平躺在里面。

    忙乱着,把叶新东放到车上。

    叶新东的媳妇儿子跟着上车照顾,叶集的支书也跟着上了车。

    路上,陈永发拿着手机拨打120,告急救中心,自己开车沿着经十路往省立赶,让急救中心派车迎接。

    这是为了省时间,两头赶。

    出了这事,协商会,也开不下去了。

    “你们湖港镇把这些失去房子的老乡安置好,一定要保证他们有地方住!”王区长叮嘱一句,坐车离开。

    发生这事,是谁也想不到的,谁也没办法埋怨谁。

    本来拆迁,演戏,是所有人都同意的,包括叶集的支书,也都明情。

    大家都有利益在里面,所以,叶新东的事,只能归结于倒霉。

    “好了,叶新东的事情,镇里不会坐视不管!

    现在说一下你们的问题,你们的赔偿肯定要明天再讨论,现在先找地方住下来!

    按照拆迁补偿协议,在回迁房建好之前,每个人每月有三百块钱的拆迁过渡费!

    就是用来给你们租房子用的!

    你们可以选择自己去租房子,然后镇上给你们按人头发过渡费!

    也可以由镇上出面帮你们协调解决临时住房问题!

    你们自己选择,选择租房子的,让梁镇长给你们开条子,先发三个月的过渡费!

    让镇上帮忙解决住房的,一会跟着梁镇长走,今天先住镇招待所!”王书记也没有心情和他们绕弯子,直接把决定说出来。

    还用问吗?

    肯定是选择自己租房子,一个人一个月三百块钱,五百块钱就可以租一个院,一家人住都没有问题。

    一家三口,能省四百块钱,四口,五口的省的更多。

    王书记说完,也不管叶集的村民什么反应,转身对梁镇长交代道:“这边你盯着,我去医院看看!”

    说完,也坐车离开。

    强拆,诈拆,骗拆,不管如何闹,只要不出人命,他们怎么都好处理。

    真要是叶新东有个三长两短,虽然他们不至于怎么样,但总归是麻烦!

    回过头,再说陈永发。

    陈永发坐在车上,不断的用电话联系救护车,询问他们的路线。

    此时,陈永发一头疙瘩,连叫喊倒霉的心思都没有。

    但是,陈永发一点都不后悔,再给他一次机会,他还是要这么做。

    给叶新东看病花十万,那和拆迁补偿是两回事。

    拆迁补偿有标准,陈永发自问,标准不低了。

    拆迁完,每家每户都能分到两套以上的住房,还有好几万的补偿款。

    这个标准,在2001年,绝对算是高的。

    坚决不能因为个别人的要求,调高补偿标准。

    这是华禹投资的态度,也是区政府的态度。

    因为,接下来,还有一个更大规模的拆迁。

    旅游路的拆迁,涉及范围更大,涉及拆迁的村庄更多。

    这边因为有人不肯拆迁,变动了补偿标准,老百姓不会想着你是无奈提高的。

    只会想,原来你们中间还是有猫腻,贪污我们的补偿款。

    这次吃亏了,后面的老百姓就会以此为教训,要更高的价。

    所以,叶新东看病和拆迁补偿是两码事。

    宁愿花十万看病,真没看好,给他一百万丧葬补偿,也不能松口多给几万块钱的拆迁补偿款。

    这些都是题外话,陈永发此时根本没心情想这个。

    半路上,终于和救护车碰头。

    此时叶新东已经没有了意识。

    随车医生简单做了个心电图检查后,确诊是急性心梗,让人把叶新东抬上救护车。

    给叶新东挂上吊瓶,带上氧气罩。

    救护车飞快的往医院开。

    陈永发和叶集支书做车跟在后面。

    “唉!这事闹得!晦气!”叶集支书叶新泉叹了口气。

    “老叶,谁也想不到会这样!既然发生了,咱们往好的处理!

    我们华禹投资不会让你们村委背锅的!”陈永发轻声安慰着叶新泉。

    越是这种时候,越要一条心。

    “陈总,我不是那个意思,就是感觉晦气!

    平时看着叶新东身体挺好的,比我还壮实,怎么就突然心梗了呢?”

    “这都是命,要是早拆迁,也就没这些事了!花钱不说,自己也受罪!”陈永发比叶新泉要冷静的多。

    毕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管理着上千员工的公司,心态好的多。

    “那这次的事怎么处理?”

    “还是按照咱们之前商量好的,按照补偿标准进行补偿!

    损坏的东西,我们赔新的!

    不同意,原意上哪告就上哪告去!

    说白了,我们是在帮你们村委和镇政府的忙!

    拆迁是你们的任务,该付出不该付出的,我们都付出了。

    你现在当紧的任务就是把围墙拉起来!

    至于其他的,慢慢磨!”陈永发点了叶新泉一句。

    有些钱不是那么好拿的,拿了钱就要办事!

    “我知道,明天挖好基础,我这边就安排人干活!”

    “红砖,石粉,水泥,今天晚上就会到场!

    多上点人,不要怕没活干,后面有的是活!”

    “放心吧!我找的人,都是在建筑队干过的,干活绝对没有问题!”叶新泉拍着胸脯保证道。

    说话间,汽车跟着救护车来到了医院。

    “你们家属去交钱!”叶新东被推进抢救室,出来一个护士,拿着单子让去交钱。

    叶新东的媳妇儿子,拿着单子一看,“啊?要交一万!”

    顿时不知所措,为难的搓着手,匆忙之间,上哪去弄那么多钱?

    “你们快点,病人还等着抢救呢!”

    “我是华禹投资集团的,钱由我们公司先垫付!

    你们抓紧时间救人!”陈永发上前一步,把单子接过来。

    “华禹投资集团?没听过!谁交都一样,先去交钱!”护士不买陈永发的账。

    “我这就让人去交钱,先交两万,你告诉医生,一定要把人救回来!

    花多少钱无所谓!”陈永发也不和小护士计较,把单子交给自己的司机,让他去交钱。

    然后拿出手机开始找人。

    “你们是华禹投资的?”夏雪刚刚跟着医务处的处长处理完一期医疗纠纷,正好路过急救室,听到陈永发的话,站住脚问了一句。

    “是,我是华禹投资的!你是?”

    “我叫夏雪,我妈在你们公司上班!叫薛琴!”

    “您是薛总的女儿?我叫陈永发,是淮海工程总公司的!”

    “哦,陈总,我听说过你!

    小李,今天谁值班?你告诉他们,钱不用担心,抓紧时间抢救!”夏雪寒暄一句,转头对小护士交代一句。

    “知道,雪姐,我这就去和刘大夫说!”小护士答应一声,转身走进急救室。

    “陈总,不要怪小李她们!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要是不交钱,回头院里会扣他们的工资!

    这个月,小李的工资已经被扣好几百了!

    再扣这个月就白干了!”夏雪这次又歉意的一笑,向陈永发解释道。

    “没事,没事!我已经安排人去交钱了!

    夏……”

    “你叫我夏雪就行!”

    “夏小姐,你看你能不能帮忙,联系一下专家?”陈永发不知道夏雪在医院负责什么,不过看夏雪气场强大,试探的问了一句。

    “里面是什么情况?”

    “是我们公司拆迁的村民!在协调拆迁纠纷的时候,突发心梗,我们处于人道精神,送到医院进行救治!”

    “我知道了,你等一下,我进去看看!如果需要的话,我想办法帮忙找专家!”夏雪点点头表示明白。

    夏雪在医务处待了一段时间,人变得更加成熟,处理事情的情商提高了很多。

    没有多解释,在心梗急救方面,住院总比专家更管用。

    解释也没用,病人家属更迷信专家教室。

    走进急救室,住院总刘大夫正在主持抢救。

    “刘总,病人怎么样了?”

    “夏大夫来了?

    多亏送来的及时,再晚一点,人就没了!

    已经用药,病人的病情有所缓解,不过还是需要做心脏支架,我已经叫了心外的会诊!”刘大夫简单说了一下病情。

    “辛苦你了刘总!

    这个病人和我男朋友单位的情况有些复杂……”夏雪简单解释了一下病人和她的关系。

    “夏大夫,那您最好给心外打个电话!

    让杜主任下来一趟!”

    “多谢刘总提醒,我这就打电话!

    回头,救助基金,我给刘总留十万额度!”夏雪感谢一句,顺口做出承诺。

    夏雪在医院吃得开,不光是她长得漂亮,关系硬。

    还有就是她手里的救助基金。

    人心都是肉长的,做医生的,都会遇到许多悲惨的故事和许多感动人心的故事。

    医院病房是最能反应人性善与恶的一个地方。

    都说医生心硬,每天面对那么多悲惨的故事,每个病人都各有各的悲惨,但凡心软一点,赚的钱都不够往里搭的多。

    这个时候,夏雪的救助基金就帮了大家的忙,能够极大的程度上挽救病人的生命,也能挽救医生的钱包。

    夏雪感谢完,转身离开急救室,去打电话找杜主任下来会诊。

    简短解说,夏雪跟着忙碌两个多小时,终于把叶新东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只可惜,虽然人救回来了,但是,从此以后,叶新东再也离不开药,人也基本上废了一半,药不断,还不能出力干活。

    ……

    “王哥的儿子刚会说话,自己睡小床,王哥两口子睡大床。

    有一天王哥和王嫂正在亲热!”酒桌上,余庆阳拿王哥说起了段子。

    “余总,王科两口子亲热,你怎么知道的?”高总起哄道。

    “我听王嫂说的,不行啊?

    你们还要不要听了?”

    “听,余总接着说,王科两口子亲热怎么了?”

    “王哥的儿子看见蚊帐破了洞,有一只蚊子飞进去又飞出来,飞出去又飞进来,他很兴奋。

    跟着蚊子说道:进去,出来,进去,出来,进去,出来,进去,出来。

    这时,王哥火了,掀开蚊帐吼道:臭小子!用得着你来教我?”

    “哈哈……哈!”

    “哈哈……哈!”

    “王科是不是真的啊?”有人凑趣,转头问王工。

    “你们就听余总瞎编吧!”王工也跟着笑。

    “哈哈……哈!余总,这一年多没听你说段子了,风采不减当年啊!”高总大笑着冲余庆阳竖起大拇指。

    “王哥,来我敬你一杯!刚才的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余庆阳端起酒杯向王工赔礼道歉。

    “余总,再来一个段子,如果你能把大家都逗笑了,我们所有人一块喝一杯,如果有一个人不笑,你自罚一杯怎么样?”杜局长发起挑战。

    “好啊!这个简单!

    一对美国夫妻,去教堂祷告。

    牧师问一对他们:如果五分钟后就到世界末日,你们想做什么事?

    丈夫想了一下,兴致勃勃地回答:想啪啪啪!

    太太白他一眼幽幽地说:那剩下的四分钟干什么?”

    “噗!”

    杜局长一口茶直接喷了出来,“余总,你确定你没结婚?”

    “杜局,现在的大学生可了不得!说起段子,比我们这些已婚人士还溜!”

    “那是,海河的流氓满街蹿!这个不是吹的!我看,余总已经深得海河文化的精髓!”质检站马科长笑道。

    这是大家才回味过来,都忍不住发出一阵会心的笑声。

    “好了,大家都笑了!愿赌服输,喝酒喝酒!”余庆阳招呼喝酒。

    “好,愿赌服输!我们喝!”杜局长爽快的端起酒杯带头喝了一大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