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工程 和光万物

第五百四十章功德圆满返回泉水

    把申报国家级奖项的资格留给基建工程,从这方面也能看出余庆阳的态度。

    就像他之前说的,房地产只是敛财的手段。

    而不是公司的核心产业。

    房地产项目,就算是拿鲁班奖,拿詹天佑奖又能如何?

    拿国家级奖项和拿省级奖项相比,一平方能多卖多少钱?

    也就是宣传的时候,多一个噱头而已,你不可能因为你拿了国家级建筑大奖,就比旁边合格工程的小区高出一倍。

    消费者不会为国家级大奖买单。

    所以,在发现基础建设工程和房地产项目申报奖项出现内耗竞争的时候,余庆阳果断的要求房地产项目为基础建设工程项目让路。

    “我知道,你们有些委屈,感觉集团不公平!

    公司对华禹置业的态度,一直都是非常重视的!

    我曾经说过,华禹置业就是集团公司的腿!是支撑公司前进的动力!

    集团公司把大量资金都投入到了华禹置业,这也证明了公司对你们的重视!

    还有,下面十几个子公司,就只有刑总和唐总是集团公司领导班子成员,也能证明集团公司对你们的重视!

    之所以需要你们做出牺牲,完全是因为,国家级奖项和省级奖项对房价的影响差别不大。

    我说这些,是希望高总能够理解集团公司做这个决定的初衷!

    不要被一个奖项迷失了方向,不要忘了我们的初心。

    有没有奖项,我们都要建精品工程,建的好,金杯银杯不如老百姓的口碑!”余庆阳耐心给高广道坐着思想工作。

    如果吴雨,肖玉龙,安吉拉等人听了,一定会暗骂,我信你个鬼。

    你到底有多少腿?

    “好吧!”高广道抗议无效,也没办法,只能答应下来。

    余庆阳在工地现场转了一圈,没有多说其他的,只是提点了几句关于质量和安全的问题。

    余庆阳也注意到了,羊城这边的工地管理,明显要比泉水,甚至京城那边更好一些。

    各种工地精细化管理标准执行的也更加到位。

    这一点一点都不稀奇,原本工地管理,北方就一直在向南方学习。

    可以说,10年以前,同样在在北方,南方施工企业的工地和北方施工企业的工地,一眼就能分辨出来。

    同样的,华禹置业(羊城)有限责任公司的职工素质华禹置业总公司都比不了,各部门清一水的本科以上的毕业生。

    就连公司前台都是本科毕业生。

    也就京沪广这样的大城市能够这么奢侈。

    这样余庆阳想起自己上一世的经历。

    上一世因为背着出发,没能进机关。

    加上家里出事,心高气傲的余庆阳不愿意进国企,所以南下跑到羊城来闯荡。

    结果碰了一头咯噔。

    羊城的人才市场,那叫一个热闹,挤都挤不进去。

    住了几天酒店,眼看兜里带的钱见底,余庆阳再也不敢住酒店。

    只好找了一家老乡开的地下黑旅店住。

    地下黑旅店是三室一厅的房子改成的。

    什么单间,你想多了。

    每个房间,包括客厅全都摆满了高低床。

    卧室里是四张高低床,住八个人。

    客厅因为要摆餐桌,所以只摆了两张高低床。

    旅店老板两口子住一个小间,这间三室一厅的房子里住了二十个房客。

    余庆阳住进去的时候,里面基本上已经住满了,只剩下客厅里还有一个上铺。

    就这样的上铺,也要十块钱一天。

    如果在旅店吃饭的话,一天再加五块钱。

    也就是包吃住十五块钱一天。

    余庆阳钱紧,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找到合适的工作。

    自然选择实惠的包吃住。

    原本以为这样的地下黑旅店住的都是农民工之类的人。

    谁知道,晚上吃饭的时候,余庆阳真的被惊呆了。

    这间住了二十个人的地下黑旅店,居然有四个研究生,加上他八个本科生,还有六个专科生和中专生,还有两个据说是辞职下海的公务员。

    这些人都是来羊城淘金的。

    他们一边找工作,一边打点零工。

    有的跑去公交车站卖矿泉水或菠萝。

    通过他们的交谈,余庆阳到是了解了一个商业机密。

    之所以要去公交车站卖矿泉水和菠萝,是为了替那些坐公交车没有零钱的人换零钱。

    据说生意还不错,一天能赚三四十块钱。

    但是,前提是不要被城管抓到。

    不然连东西一块没收。

    晚上躺在床上,余庆阳的心都凉了,被晚饭时了解到的情况给泼了一盆冷水。

    他没有想到,北方求贤如渴的大学生,在羊城居然是那么的不值钱。

    自己和他们比起来,一点优势都没有,虽然是名牌大学毕业,可自己背着处分。

    正规公司肯定不会要自己。

    去那些小公司,那还不如进老家的国企呢。

    就这么余庆阳在羊城待了半个多月,直到老爸的一个朋友找到自己。

    余庆阳谢绝了老爸那位朋友给安排工作的好意,选择了回泉水。

    说到老爸的朋友,和黄玉林还有些关系。

    余庆阳不知道他们的关系远近,反正是一个黄家。

    老爸的那位朋友是黄家的某一支留在国内的孩子。

    当年,老爸那位朋友的父亲去香江之前,把老爸朋友他们母子留在了国内。

    辗转中,流落到东山省,和老爸成为了朋友。

    后来,老爸那位朋友去香江继承了家业。

    后来,国内改革开放后,老爸那位朋友在鹏城投资了一家规模挺大的电子厂。

    ……

    顾汶他们没有让余庆阳久等,两天之后,就兴冲冲的找到余庆阳。

    表示接受余庆阳的条件,愿意按照他的安排分别去水处理设备集团和水资源设计院去。

    当然,余庆阳抛出来的那些股份他们也全部吃了下去。

    至于他们哪来的钱,余庆阳不关心。

    只要有钱就行。

    至此,余庆阳来羊城这一趟,算是功德圆满。

    当然,一切其实只是达成一个意向,合作的大框架有了。

    剩下的具体细节,还要有公司的专业人士进行跟进,去进行更加具体的谈判。

    谈判之后,最终签订合同才算是真正的功德圆满。

    “等完成公司华禹水务(羊城)有限责任公司注册后,周兰娜担任公司的法人总经理,孙霞担任副总经理。

    你们两位女将要配合好!

    除了羊城这边的工作之外,你们还要积极向周边地市拓展!”余庆阳交代道。

    “是!感谢余总的信任!”周兰娜和孙霞连忙答应一声。

    周兰娜高兴,余庆阳果然说话算话,还把公司交给她管理。

    孙霞高兴,则是自己终于走出华禹二建,从此彻底告别过去。

    余庆阳把华禹二建十二金钗里面的孙霞调了过来。

    孙霞的工作能力,在过去的时间里得到了证明。

    在极度缺少人才的情况下,余庆阳把孙霞调出来,委以重任。

    华禹水务(羊城)有限公司可不仅仅负责羊城这一个城市的事物,还负责管理鹏城公司,以及未来将要成立的其他地市的公司。

    按照子公司的级别来说,华禹水务是华禹投资的一级子公司,而华禹水务(羊城)有限责任公司则是二级子公司。

    粤省其他地市将要成立的子公司则是三级子公司。

    交代完后续事情之后,余庆阳带着顾汶等人坐上飞往泉水的飞机。

    至于说坐火车,连考虑都不用考虑。

    羊城的火车,好像任何时候都像春运一样。

    挤满了南来北往的旅客。

    余庆阳不差钱,才不会去找那个罪受。

    上一世,余庆阳很长一段时间不肯坐火车,远途,宁愿自费坐飞机,也不肯坐火车,就是来羊城时,坐火车留下的心理阴影。

    上一世第一次来羊城,从泉水上车,就被挤在了门口,一直站到羊城。

    别说上厕所,就连水都没捞着喝一口。

    一直过了衡阳,才有点空,能上个厕所。

    下了火车,人都虚脱了。

    ……

    回到泉水,余庆阳把顾汶等人介绍给卢老师和武教授他们。

    根据他们所学的专业分别加入卢老师的团队和武教授的团队。

    卢老师和武教授都属于外援力量,他们本职工作还是大学老师。

    在华禹只能算是课题研究。

    从这一方面来说,顾汶,黄玉林他们才算是真正的自己人。

    是公司未来发展的班底。

    余庆阳这一趟出去了接近半个月。

    泉水市政府这边,取得了重大进展。

    “小余,市政府专门成立了治理地下水乱采工作组,由周市长亲自担任工作组组长,我担任常务副组长,并且抽调水利局、纪检委,工商局,税务局,公安局的相关同志担任组员。

    专门负责处理市辖区工矿企业开采地下水的历史遗留问题!”许副市长高兴的向余庆阳通报了这一好消息。

    “市领导的决心很大,这让我感到了许多压力!”余庆阳一副很高兴的样子,大声笑道。

    “哈哈,小余,不要有压力!您可是咱们泉水的首富,不!应该说是咱们东山省的首富!

    这点投资,对你这个首富,算什么?”许副市长大笑道。

    距离余庆阳上次和泉水市政府洽谈,已经过去了一个月。

    这一个月发生了很多事。

    比如余庆阳老妈的个人所得税已经进行了申报。

    这也是许副市长称呼余庆阳首富的原因。

    华禹投资代为申报的个人所得税可是把泉水市上下领导给吓了一大跳。

    总申报纳税税额七十五亿,抵扣百分之三十之后,实际纳税五十多亿。

    这是泉水市,东山省,乃至全国收到的最大一笔个人所得税。

    因为这一笔个人所得税,余庆阳在省委领导那里都挂上了号。

    要不是华禹投资报税的时候,一再要求保密,泉水市政府绝对要大肆宣传一番。

    这么庞大一笔个人所得税,建国以来最大的税单,够资格在央视新闻联播中给个十秒左右的镜头了。

    余庆阳早就预料到了,所以当初就专门交代过。

    公司财务去税务局代交个人所得税的时候,公司法律顾问也跟着到场。

    和税务局签订了保密协议。

    要求税务局必须要对这笔个人所得税进行保密。

    当然,这里的保密指的是不能进行电视,报纸等媒体宣传。

    向上级领导汇报,这个不在限制之列。

    再一个,没有上级领导的同意,他们也不敢签保密协议。

    “呵呵,许市长,您可说错了,纳税人是我妈。

    我充其量只能算是富二代,首富家的公子!”余庆阳玩笑道。

    “你可是给我们放了一颗卫星啊!

    不,应该是放了一颗原子弹!

    把我们给炸的好几天都感觉是在做梦!”许副市长感慨道。

    “呵呵!”余庆阳笑了笑,没有做声。

    “以前听说你们华禹投资多么多么厉害,市值多少亿,是泉水第一大公司!

    我还以为是苏康平在吹牛,现在看到那张巨额纳税单,不光是我们市委市政府的人被吓了一跳,就连省委领导也都为此专门开了一个会。”

    “感谢领导的支持,没有领导的支持,也就没有华禹的今天!”

    正说着话,周市长推门进来,热情冲余庆阳伸出手,“余总回来了?我刚从省委回来,听他们说余总过来了!”

    “周市长,您好!”余庆阳连忙站起来,双手握住周市长的手。

    “好!很好!余总很好!”周市长连说了三个好字。

    指的是余庆阳的态度。

    一个能够缴纳五十多亿个人所得税的人,面对他们依然态度恭敬,谦虚有礼,这让周市长非常满意。

    寒暄几句之后,大家再次入座。

    “余总,刚才在省委,领导还说起你!

    华禹投资现在这么大的规模,有没有考虑过上市啊?”

    “周市长,华禹投资暂时不会上市!

    不过,华禹投资旗下的华禹水务到是准备在纳斯达克上市!”余庆阳对省里和市里的态度早有预料。

    辖区内的企业上市,也是他们的政绩之一。

    以前,九十年代以前,政府工作,经济上比的谁拉的投资多,谁赚的外汇多。

    进入二十一世纪以后,比的更加具体了,辖区内有几家上市公司也成了工作报告里比较重要的一个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