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工程 和光万物

第五百六十九章余庆阳的担心和建议

    每个行业都有自己的圈子,医生也一样。

    比如从公立医院挖医生这样的事,余庆阳来操作的话,要绕好几个圈子,还不一定能够挖到合适的医生。

    但是,武明中他们,也就是打几个电话的事,而且挖到的都是最适合社区医院的医生。

    又比如让社区医院成为医保定点单位,这件事,余庆阳也能办,不过同样需要绕圈子,找人才行。

    可是,武明中他们,能够直接和卫生局说上话,他们的学生,或者同学就是卫生局的领导。

    这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干,才能事倍功半。

    尤其是医保定点单位,没有医保定点单位这块牌子,社区医院也能盈利,但是,如果没有,总给人一种不正规的感觉。

    其实,医保定点单位这块牌子,最大的作用,就是给病人一种心理安慰。

    经十路,刚开始拆迁,做施工图设计,影响力已经出来了。

    最明显的就是华禹世纪城。

    华禹一期,经过几个月的涨幅,在经十路正式开始拆迁之前,已经涨到了五千六百块钱。

    经十路的扩建拓宽方案一公布,一期的房价立马涨到了六千。

    就连二期的房子,也已经涨到了五千。

    泉水第一楼盘的名号彻底坐实。

    华禹置业那边依然忠实的执行的余庆阳的营销策略,限售。

    每个月就放出一百套房子。

    人就是这样,敞开卖的时候,挑挑捡捡,讨价还价,你让再多都感觉吃亏。

    一旦限售,买不到的时候,挑拣,讲价,根本没有。

    每一月一次的摇号,仅仅一个购买资格,都炒到了好几万。

    华禹的领导管理层变成了香饽饽,在亲戚朋友面前,面子十足,因为他们手里有购房名额。

    邢翔为首的华禹置业领导班子对余庆阳的高瞻远瞩,超前眼光佩服的五体投地。

    当初,余庆阳力排众议,靠近经十路的华禹购物中心,华禹木实天华大酒店,全部后退八十米,修建大广场。

    当时余庆阳就说过,未来经十路肯定要拓宽,现在修建大广场,看上去有些浪费土地,但是能够为未来经十路拓宽留下余地。

    现在,华禹购物中心刚刚建成,购物中心前面的大广场还没建好,经十路就开始拓宽了,一下子吃进来四十米。

    之前留下的八十米的广场,再也没有人说空旷,浪费土地了。

    如果当初没有留下余地,现在虽然不至于刚刚建成就遭遇拆迁,但是华禹购物中心前面也会变得非常狭窄。

    四十米宽的休闲广场,大小正合适。

    购物中心的招商也变得异常顺利。

    原本一些大型供货商还扭扭捏捏的,一会嫌进场费太高,一会又说结款账期太长,总之就是持观望态度。

    华禹世纪城市很大,泉水第一座CBD。

    可也正是第一座CBD项目,大家才心里没有底。

    都想再看看,是不是真的像,宣传的那样火爆。

    现在,一个个追着超市招商经理签合同。

    原本不愿意交的开业赞助费,也一个个爽快的答应下来。

    说起来,这大型超市,是真坑。

    余庆阳看了招商政策,都感觉有点坑。

    一家供货商,这商品还没上架开始卖,进场费,赞助费,堆头费,促销费等等琳琅满目的费用,一个小型供货商都要先交给超市好几万块钱。

    那种大型的,快速消费品的供货商,直接就是十几万的费用。

    然后是账期,说是一个月的账期,但是,你想拿到钱,还要等三个月才行。

    第一个月卖货,第二个月对账,然后第三个月付第一个月的货款,如此循环。

    规矩很严谨,让你只能摇头叹息一句,真他妈黑,但是却又无力反抗。

    随着时代的发展,国家的各种物资变得充足,代价就是从原来的卖方市场,变成了现在的买方市场。

    作为最大的终端销售商,底气也变得十足,不怕供货商,生产商不肯买单。

    你的商品放到超市里,卖钱不卖钱的我不知道,反正我是赚钱了。

    作为立志于打造国内CBD第一品牌的华禹置业,华禹购物中心的超市,可不是什么品牌都能进入了,一些没有名气的地方小品牌,交再多钱也进不去。

    不止超市的招商变得顺利,地上的卖场的招商也顺利了许多。

    原本一些国外奢侈品牌还不太愿意进驻,拿捏着提条件,要各种优惠政策。

    余庆阳直接对招商部下指令,优惠政策没有,爱来不来。

    奢侈品牌不来,整个地上五层全部改成美食城。

    奢侈品牌的招商陷入僵局,来的都是一些国际上的三线品牌和国内的知名品牌。

    国际一线奢侈品牌,逼格很高,不是知名商场,免费让他们进,他们都不愿意进。

    但是,这种情况,随着经十路确定动工,随着华禹世纪城一期销售的火爆,发生着悄然的改变。

    先是一些国际二线品牌,开始松口,表示出兴趣,不再提什么优惠政策。

    进入实质性的谈判,比如店铺的位置,面积等等。

    只有一线品牌还在保持着矜持。

    对一线国际奢侈品牌,余庆阳也不怎么感兴趣。

    毕竟,泉水这座城市,一线奢侈品牌的价位还是有些高。

    一件T恤衫动辄几万,十几万的消费档次,泉水有人能消费的起,但绝对不多。

    这些,都不是余庆阳关注的重点。

    购物中心,五星级酒店,这些未来都能成为现金奶牛的产业,余庆阳投入的视线,甚至不及水利机械厂一半多。

    哪怕水利机械厂,经过一番改革后,勉强实现盈利。

    这里说的是指把电动自行车产业分割出去之后,凭借水利行业的传统项目实现盈利。

    这个已经不容易了。

    现在,国家虽然加大了水利行业的投资,但还没达到巅峰。

    可以预计,未来水利机械厂还是很有发展空间的。

    余庆阳的视线主要集中在黄河大桥,经十路和污水处理厂上面。

    这三个项目占据了余庆阳百分之七十的精力。

    黄河大桥已经开始动工,趁着冬季枯水期,开始施工钻孔灌注桩。

    直径两米,桩长110米的超深灌注桩。

    不说成孔的难度,但是在滩涂地上安放钻机就是一个难题。

    黄河淤积的滩涂地,荷载能力很差,钻机如何在上面保持平衡就是一个难点。

    如果钻机都无法保证平衡,还谈什么成孔?

    经过现场考场,长安大学,同济大学的教授和王一鸣一同分析讨论之后,最终采用铺设枕木的办法。

    在滩涂地上用大量枕木为钻机搭设作业平台,以保证钻机工作时能够保证平稳。

    这方面,余庆阳也不懂,上一世没有干过,学校里也没有学过,所以从来不多发言,参加会议,也是只带着耳朵听。

    谁也不是万能的,不懂没关系,只要不做不懂装懂的事就行。

    专业的事交给专业的人做,花高价聘请大学教授组成专家团,为的就是让他们来解决问题的!

    想比起黄河大桥的地质复杂,施工技术难度大,安全隐患多,经十路虽然影响更多,涉及的面更广。

    但是,经十路在技术上还真没什么难的。

    无论是地下管网施工,还是路基,路面施工,以及道路两侧的绿化施工,都没有技术难度。

    或者说中国在道路施工上面,技术已经非常的成熟。

    也正是因为技术成熟,没有多少施工难点,准入门槛低,所以才会竞争激烈。

    像黄河大桥,一说黄河大桥,就有大一部分公司,自动的选择放弃,不是所有公司都要钱不要命。

    忙碌的时候,时间总是过得很快。

    东山省市政设计院,被逼着加班加点,总算是把施工图纸给拿出来了。

    都没等预算出来,没等施工图纸送审,指挥部这边就先把招标公告发出去了。

    先发公告,反正发布公告不等于购买招标文件。

    这也是为了打时间差。

    省内省外的众多施工企业早已经磨刀霍霍的等着了。

    “我建议市里要加强经十路工程项目的治安问题!

    目前知道的就有省内外一百多家施工企业准备参与投标!

    最终有多少家施工企业参与投标,还说不准。

    不过我感觉只会多不会少!

    这是为什么?

    说白了,还是因为市政道路工程的准入门槛低!

    那么在市政道路工程中,几乎可以说是没有门槛的土石方工程,以及工程机械租赁这一块,又会吸引多少目光?

    根据我的了解,目前泉水市的几大带有黑涩会性质的团伙,都在摩拳擦掌,准备在经十路项目上大捞一笔。

    如果他们只是提供土石方施工所需要的工程机械或者想要承包土石方施工,并且遵守市场规矩,按照市场价格来做,那还无所谓。

    反正对我们华禹来说是无所谓。

    但是,就怕这些人,吃惯了快钱,吃惯了肥肉,不喜欢啃骨头,不喜欢赚辛苦钱。

    通过一些软暴力行为逼迫施工单位接受他们的条件,哄抬价格,扰乱市场秩序!”经十路项目工作会上,等大家都说完,汇报完图纸审批情况等等一系列问题之后,余庆阳提出一个很现实的问题。

    这个问题,从来没有人提出来。

    以前也只是提一提,预防有社会人员到工地闹事。

    随着时代的进步,黑涩会性质的社会团伙也在与时俱进。

    敲诈勒索早已经过时,还这么干的,都是一些刚出道的小痞子。

    真正的社会团伙,早已经把目光转向了隐蔽性更强的土石方工程的承包。

    工程机械租赁,沙石原材料的供应上面。

    通过堵门,骚扰等一系列软暴力手段逼迫施工单位妥协。

    “余董说的这个问题很重要!如果不加重视,很有可能会影响整个工程的进展!”苏市长对余庆阳的话表示肯定,并且定下调子。

    “公安机关,一点要加强这方面的监管!加大惩治力度,确保所有施工单位能够顺利施工。”

    “领导,其实仅仅是加强监管,还不足以解决问题。

    今明两年,咱们泉水的工程非常多!

    可以预见,工程机械会出现严重的短缺。

    那些社会团伙甚至不需要去使用软暴力,只要把工程机械控制起来,就能逼迫施工单位妥协,进而按照他们的意愿涨价!”余庆阳由接着说道。

    “这个问题,应该算是市场自我调节的行为吧?

    我们政府部门,也没办法去限定工程机械的价格。”常务副市长刘万荣笑着说道。

    “是啊,这个确实属于市场自我调节的行为。

    我2000年刚毕业的时候,挖掘机一个小时四百八十块钱!

    现在,柴油价格一升涨了两毛钱,挖掘机的价格反而降到了两百八一个小时!

    如果单纯是市场自我调节,自然没有问题。

    我们担心的是人为的干预。

    比如禁止外地工程机械进入泉水市场,又比如外地工程机械进入泉水本地市场,必须加入什么协会。

    工程机械协会是好事,可是就怕有人挂羊头卖狗肉,利用协会操控市场价格!

    比如我就知道,有一些村委,就成立了这样的协会。

    你在他们村范围内施工,使用工程机械,必须通过他们村的协会。

    由他们村协会给你指派工程机械。

    价格自然也是和他们村协会去谈。

    当然,村里的这种协会是好的,是积极向上的。

    但是,就怕有人利用这种协会,串联起来,哄抬价格,扰乱市场秩序!”

    “余董是搞工程出身的,华禹也一直都是从事工程领域的投资,对着方面比较熟悉!

    不知道余董有什么好的方法!”苏市长笑着问道。

    “我有几点不成熟的意见,各位领导听一下,看可不可行。”余庆阳笑着谦虚了一句。

    “第一,经十路战线太长,一个标段在两个派出所的辖区内,这种情况不少。

    为了避免出现执法的漏洞,我建议公安机关成立一个经十路联合执法大队。

    专门负责处理经十路工程施工中出现的各种治安问题!”

    “嗯,余董的这个意见,我看很好!”刘万荣点点头,表示对余庆阳建议的认可。

    “对余董的建议,我们市公安局这边没有问题!

    成立联合执法大队的建议很好!”市公安局的代表,曹副局长也表示支持。

    这是增加他们公安局在经十路工程项目上的话语权,增加他们成绩的建议,当然要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