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兵器大师 一语破春风

第两百七十五章 战争初始

    爆炸在天空回响,飞溅的火焰在人的视野中坠下来。

    轰轰轰…

    整齐、沉重的脚步,还在持续的响起,不久,一声牛角号的嗡鸣高亢的传出,回荡在这片天空下,将原本看着爆炸的导弹残骸坠地的人的视线,重新拉回到了光门那边,如果不是手中的现代化武器,和那边充满科幻感的光门,他们都感觉自己回到了古代战场……

    几名类似人形的身影合力吹响了一支巨大的号角。

    光幕之中,几支黑色的洪流带着铺天盖地的气势而出,无数脚步整齐的迈出步伐,身上黑色甲胄碰撞、摩擦,发出哐哐的声响,全覆式铁盔下,看不见里面任何一张脸的表情,只有露出的一对眼睛,充满了狂热。

    “这到底什么情况?”

    站在倒下的椅子前的老人满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满是雪花的屏幕,清剿未知的生物,却碰上了从光门里出来的一支古代军队。

    “不可能这么凑巧…除非…”

    马歇尔是职业军人,只能想到一个可能,他浑身颤抖起来,拿起通讯器“立即拦下这支古怪的军队,派人上去交流,如果他们动手,就……连同光门一起,再次轰炸!”

    光门四周,接收到命令的队伍,有人被派遣出来,持着武器朝对面还在涌出的古怪军队靠近,虽然对方手中持的都是冷兵器,但从光幕对面诡异的出现,让人心里是不安。

    那名士兵小心翼翼走过一段距离,差不多相隔五十米左右停下,朝着那边大喊“这里是美利坚的国土,你们是谁?来到这里想要做什么?请回答我这个问题!”

    风卷过来,卷起沙尘从视线中飘飞过去,周围徘徊的兽潮朝喊话的那名米国大兵龇牙咧嘴,发出一阵阵警告的咆哮。

    声音回荡,传去那边纹有奇怪纹络的旗帜下面,一个全身黑色的骑士,坐在类似战马,长一支独角黑色长毛的生物上面,缓缓举起一只手臂,然后,覆有甲叶的手掌曲成拳头。

    涌出的军队,脚步最后轰的一声齐齐停下,地上的沙尘自一道道整齐排列的身影下弥漫起来。

    “你们已经踏上美利坚的土地,请你们立即放下手中的武器……”

    士兵的声音里,那边黑色旗帜下,一道与四周高大的黑色士卒不同的身影,走到骑士身侧,身形显得窈窕修长,仅仅只是站在那里,在骑士点头的同时,忽然抬起了手臂,手中一张没有箭矢的大弓挽开。

    下一秒。

    弓弦绷响,铭纹闪烁的一瞬,前方还在喊话的士兵,声音戛然而止,他瞪圆了眼睛,双唇颤抖着,低下视线,看到的是胸口上,一支黑色的箭矢插在那里,士兵跌跌撞撞的后退,转身蹒跚的朝队伍走出两步。

    “他们……动手…”

    那名士兵含着鲜血的嘴嚅动两下,身体呯的一下扑倒在地。

    “开火”

    就在部下倒下的瞬间,小队的指挥官发出歇斯底里的怒吼,附近的坦克炮口调校,士兵手中的武器哗啦啦的响彻一片,先一步发起了攻击。

    与此同时,拥堵徘徊的兽潮仿佛接受到了命令一般,将那支军队拱卫的光门保护起来,而出来的那支军队前方,数千道身影翻出身后的塔盾,轰的齐响,立在地面。

    顷刻,子弹从四周疯狂的飞来,最前方拥挤一圈的生物血肉飙飞、撕裂,带着凄厉的吼叫一片片的倒下,穿透过血肉的弹头,径直射向那边的黑色军队。

    呯的一声,弹头撞在盾面,火星一闪而过,接着便是呯呯呯呯……全是金属击打的声响,大量的火花在一面面黑色金属盾面闪烁起来,仅仅在上面留下一道道白痕,反弹的子弹则四处乱飞,击在地面,溅起无数沙砾。

    不多时,转动的炮口轰鸣,那边站在前方的一名黑色士兵轰的爆开,连人带盾轰的倒飞,撞向后方的同伴身上,炸开的火焰、冲击波将阵型撼动的摇晃几下,仿佛只要不被正面击中,依旧能维持阵型。

    “是我们的坦克出问题了吧……”老人不可置信的揉了揉眼睛。

    看着画面里,不断被炮击的阵型,溅起巨大的火焰,但对方整个军队并没有出现太大的伤亡,拱卫的核心,光门前方的旗帜下面,那名骑士低头像是吩咐了一句,片刻,几道披着兜帽长袍的佝偻身影,走了出来,围成一个小圆。

    双手摊开互相抵在一起,就在对面的炮击之中,附近几座风化严重的断崖,滚石哗哗的落下来,几块重达数十吨的风化巨岩在夕阳的光芒里,缓缓升了起来。

    战场观察手察觉到了异常,观察镜随即扫向四周,连忙从吉普车顶,朝周围的士兵发出大喊“后撤!叫坦克后撤”

    话语落下,原本带着泥沙缓缓升起的巨岩,眨眼间像是加快了速度般,极快的砸了过来,一名更换弹夹的黑人士兵抬头看了眼,拉着身边的同伴飞扑了出去,巨大的黑影划过他们刚刚战过的位置,砸在了旁边的坦克上面。

    轰

    便是一声金属扭曲的巨响,重达数十吨的巨岩带着冲击力,将驻停原地的坦克砸的侧翻,外部装甲凹陷,碰撞中有碎裂的岩块将炮管撞的弯曲,侧翻的坦克身躯在岩石飞溅中,将旁边一名士兵直接压在了下面,浓郁的血浆从缝隙蔓延而出,很快被干涸的沙砾吸收,变得暗红。

    更多的巨岩从附近的山体剥离出来,朝这边逃散的五千多人的米军士兵,如同陨石般落了下来。

    先是一个两个三个,随后越来越多的巨岩落下,还想反击的士兵,被同伴拉着与坦克保持安全距离,一名坦克里的士兵打开盖子刚出来,天空上有阴影笼罩放大,下一秒,直接连同炮塔砸的凹陷,岩石弹跳一下,滚落地面。

    “走!撤回洛杉矶,等待增援”

    跑动的士兵去拉还在射击的同伴,顶着枪声发出一句大喊,然而对方不理,他只得转身就跑,刚走出几步,一颗巨岩砸在附近人堆,发出巨响时,他回过头,之前那名开枪的同伴,被碎裂溅开的岩石碎片打破了脑袋,整个人连带武器倒在了地上。

    这是不同以往的战斗,甚至根本就没有任何一个战斗实例可以用来借鉴,如果非要有个对比,就像是机械文明与魔法文明的碰撞。

    面对不断落下的岩石,五千多人的米军不可能全部都钻进步兵战车里作战,仅仅开战十几分钟,就被这从未见过的进攻手段,打的有些措手不及。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那支为数不多的黑色军队,开始迈开脚步,以阵型的方式朝四周推进,将地上的没死的米军士兵,补上一刀,遇上反抗开枪的,以防御推进,拉近距离,等待对方换弹的瞬间冲出,挥下手中的冷兵器,将对方剁翻在地上。

    光门里,还有军队在缓缓出来,一支骑着黑色独角长毛生物的骑兵队伍,足有上千数量,涌出光门,朝那边黑色旗帜下的骑士敬礼,然后对四周边走边战的米军士兵展开追杀,其中一支上百人的骑兵朝指挥车这边冲来,驾驶车辆的士兵急忙发动车子转向。

    马歇尔降下车窗,举起手枪就朝为首的骑士扣下扳机。

    子弹在对方身上甲胄弹跳出火星,对方速度不减,驾着一杆圆锥形状的骑枪狠狠撞在正转向的车身尾部,尖锐的一端弯曲,而车身的装甲也被刺进一点。

    那名追击的骑士看了看重枪,挥出手打出一个手势,身后的部下当即分流,左右包抄的靠近正在加速的指挥车,然后,几名骑兵连人带马轰的撞在车身侧面,巨大的冲击力,让里面的老人,和一些文职士兵一个不稳,摔倒下去。

    “不能停下!”

    马歇尔发出命令,而外面的敌人也做出了另一个绝对,一名骑兵抬手一枪刺在了轮胎上面,不同于地球材质的金属,轻易将防弹轮胎刺出一个窟窿。

    失去平衡的车身在加速中,一个偏转,侧翻倒下,滑出数米才堪堪停了下来。

    车门打开,一名米军士兵刚一钻出,就被飞驰而来的骑兵抬手一枪刺进胸口,将他穿在了骑枪上面,此时他还未死,片刻后,就被扔到地上,被一枪戳爆了脑袋。

    呯呯!

    手枪在钻出汽车的老人手里响了两声,随后一躲,避开了从侧面刺来的枪尖,但也被对方奔驰的坐骑,擦撞了肩膀,硬生生被撞的侧飞出去。

    挣扎中,他支起上半身,手里还拿着枪“来啊,你们这些杂碎”

    连续扣动几下扳机,子弹打在朝他冲来的骑兵甲胄、坐骑身上,溅出血花的同时,对方手中的兵器带着点点光芒刺了下来。

    “啊啊啊”老人发出临死前绝望的怒吼。

    下一秒,红色的光芒闪进视野,原本冲刺而来的敌人轰的一下,连人带马朝侧面飞了出去,脱手的骑枪呯的一声插在怒吼的老人侧面的泥土里。

    附近,粗壮的机械双肢降落地面,马歇尔偏过头看去,那是散发暗沉金属色的机甲,转动的火神炮精准而疯狂的将四周的古怪骑兵全部射倒在地上,三十七毫米的子弹不同于普通子弹,加上火神炮的电机发射力度,直接将对方盔甲,和强壮的坐骑射的对穿。

    不等老人回过神来,机甲已经过来,一支机械臂顺势将地上的老人搂了起来,后背的推进器打开,直接飞上了天空,离开这边。

    视线拔高,籍着夕阳的残红,马歇尔扒着机械臂膀俯瞰下方的战场。

    坦克被落下的巨石压的塌陷,步兵战车被十多个穿着黑色甲胄的怪人推翻,里面的士兵扣着枪反击,还是被对方提了出来,按在车门上,一刀捅穿。

    他看见后撤的士兵坐上了吉普车逃离了这里……

    也看见还在抵抗的部下被几名骑兵顶着弹雨,撞的四分五裂……

    看见整个战场,片刻间变成了地狱,到处都是逃亡的人,视野越来越高,隐约的,还能看见那道光门,还有源源不断的敌人涌出,直到老人看不见为止。

    不久后,飞行的机甲在一处褐黄的风化山崖上降落,附近还有临时搭建的帐篷,几名穿着破烂的科研工作服的人站在那里,当中一名黑人朝老人过来时,机甲的舱门打开。

    一头褐发的娜塔莉从里面出来,在老人面前低下了头。

    “对不起……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

    呜咽的风声里,有她的声音响起。

    老人沉默的看着面前的女人,然后抬起了手。

    啪

    耳光狠狠扇在了她脸上。

    落日燃烧了西云,洒下一片残红。

    火焰在战车残骸上燃烧,飘起黑烟时,一名黑色甲胄的士兵拖着一个俘虏穿行而过,来到旗帜下,将手里的米国士兵丢到了那名被拱卫的骑士面前。

    后者,从坐骑下来,踩着温热的沙砾走到士兵面前,脱下了手甲,露出的是灰暗的皮肤,随后,手掌按在有着惊恐表情的士兵脑门。

    瞬间。

    士兵像触电般,全身都在抽搐发抖,稍许,手掌离开他脑袋,颤抖的身体僵硬的倒了下去。

    那名骑士重新戴上手甲,看着四周的部下,指尖在头盔侧面一点,覆面甲犹如百叶窗左右收拢起来,露出一张灰暗的脸孔。

    “有意思的一个地方……”

    “前方有一座叫做洛杉矶的城市,进攻那里,然后,建立传送节点。”

    他说的不是地球上的任何一种语言,声音如同金属摩擦般刺耳。

    挥手。

    追杀的军队,随即调转了方向,朝西挺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