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兵器大师 一语破春风

第三百零六章 日记

    气温逐渐冷了下来,整个世界呈出一片欢腾。

    无论是普通人,还是维持秩序站在第一线的军人、警察,还是身份特殊的异能者,经历过生与死的对抗之后,有的疯狂举行狂欢,或哭了起来,压抑的情绪在这一刻得意释放。

    欧洲方面,随着富士山之战的结束,核心的异界军队在核弹下覆灭,这边的异界人终于出现了崩溃,联合军趁着这份鼓舞士气的消息,在十一月九日夜晚,发动了突袭,装甲洪流直接敲开了对方营地大门。

    崩溃四散的异界军队,一部分仓惶逃回了传送节点,顺手将光门炸毁,而一些被缠住的士兵,抵抗了一阵后,失去指挥的异界士兵丢下了手中武器,或下了龙兽,跪地投降,硝烟弥漫的战场上,作战两月的联合军士兵,疲倦的脸上有了胜利的笑容,一阵接着一阵的欢呼响彻这个夜晚。

    突如其来的异界军队将整个世界打了一个措手不及,短短两月之间,洛杉矶、东京、华国沿海、欧洲,被搅动的一片惨淡,十余万计的生命消逝在这场动乱里面。

    无数产业受到波及,甚至是致命的打击,彻底衰败,各国的损失更是难以用数字来计算…随之而来的,还有后续就业、滞销、贬值等等一系列的问题。

    除了少数人会预计这样的问题外,大部分人此刻并不会在意太多,毕竟整个世界普普通通的人来说,没有什么比眼下的胜利来的让人兴奋。

    最后的枯叶,从树枝飘落下街道。

    交河市。

    冬至的阳光还有些许的温暖,热闹的小学门口,一个扎着小辫的小姑娘背着与同学挥手作别。

    一蹦一跳来到街边角落,那边是一辆破旧的三轮。

    坐在上面的,是赵德柱,并未察觉到茜茜爬上了车斗,望着地面出神好一阵,听到爬进车斗的声响,才被惊醒回过神来。

    “.…茜茜什么时候上来的?”

    小女孩朝他皱了皱鼻子,将书包放下到脚边,随着三轮蹬出去,她才说道:“都上来好久了,胖叔叔最近一直都魂不守舍的,是在夏叔叔了吗?他不是出差还没回来,都好久了。”

    “你夏叔叔现在是大忙人嘛,当然会很忙的。”

    “可是周阿姨为什么没跟去啊,她不是和夏叔叔是秤不离砣的吗?”

    三轮碾过地面积攒的落叶,回过头来:“别以为上了几天学,就欺负我不懂成语是不是?秤不离砣那是形容兄弟之间的……”

    “哪有,也可以形容男女……”

    不等茜茜说完,胖子已经转过头去,继续卖力的瞪着脚踏,嘿嘿的笑了两声,神情却是有些飘忽。

    “想当年,我跟你夏叔叔,那才叫一个秤不离砣,我走到哪儿,他就跟到哪儿。”

    “你听听我这名字,赵德柱?就是要罩得住嘛!”

    “.…什么事,我都要挡在前面,皮糙肉厚的……”

    侃侃而谈的话语,一路吹着牛回到万福小区的家中,小姑娘捂着耳朵,摇着脑袋,一副‘我不听,我不听,王八念经。’表情,与外面的红黄绿三兄弟打了声招呼,跑去客厅,遇见角落摆弄炸弹的狂鼠,后者指着放在茶几上的一个礼品盒。

    “那是你夏叔叔从国外寄回来的。”

    “哦!”

    陈茜茜抱起快有她高的大盒子,不用猜也知道,里面多半是布娃娃一类的礼物,这已经是第五次了。

    夏叔叔怎么一直都给我买这些啊?

    有些想不通,小姑娘只好先将礼物抱回房间,拆开后,里面果然如她所料,是一个大号的加菲猫布偶。

    无聊的放到角落,一堆布娃娃上面,然后做了会儿作业,见没人进来打扰,悄悄将锁着的抽屉打开,拿出一本笔记本。

    熟练的写下今天的心情,和一些内心里的话。

    “今天夏叔叔又从国外寄来一个加菲猫,以前他去外面办事的时候,从不会买这些的啊……”

    笔停了停,陈茜茜咬了下笔头,想了会儿,又继续埋头写道:“从岛国回来后,大家都变得好奇怪,胖叔叔经常说着话,就变得魂不守舍,不知道想什么去了。”

    “唔……还有周阿姨,回来后的几天里好像变得了一个人,带着大个子叔叔经常去夏叔叔的公司、工厂。”

    …

    踏踏踏……

    穿着西裤的长腿,踩着高跟鞋快步走过明亮的地板,周锦扫了一眼四周埋头工作的公司职员,有人好奇的望过去,看到那张略施淡妆的脸上,是冰冷的神色,吓得赶紧缩回去。

    走在侧面的酒狂,先一步走到前方门扇,伸手一推。

    嘭!

    门锁撇烂了门框,周锦收回视线,举步就那么走进了这间办公室,里面一名抱着女秘书的经理吓得,赶紧站起来,一把推开身边的女人,后者手足无措的胡乱在桌上随便,抓了一些东西,装作很忙的样子,匆匆离开。

    那经理过来,还想为刚才的事解释一通,对面,冰冷的女人陡然伸手,抓住他衣领,提了起来,双脚都离开了地面。

    “.…工程的事,少给我偷奸耍滑,明年五月份,我要看到竣工,总坪地砖要铺好、水电气都要接通、上面请客送礼,关要把好,溜须拍马要拍对人,少给公司惹麻烦,还有,要是我知道在公司账面上做手脚,欺上瞒下捞好处……”

    手臂一甩,中年男人直接摔在沙发上,周锦居高临下看着他:“.…下场就跟它一样。”

    眸子划过眼角,身后的酒狂上前,金属的资料柜发出吱嘎的扭曲声,在巨汉手中,硬生生撕成了两半,丢在地板上,资料袋散落的到处都是。

    那名经理双腿吓得都不停颤抖,面无人色瘫坐那里,对面女人表情看来,他丝毫不怀疑对方会手软。

    连连保证下,一男一女才离开,他像是生了一场大病般,全身大汗淋漓。

    出了公司之后,酒狂跟在周锦后面。

    “老板都已经不在了,你何必还……”

    走下石阶的高跟鞋停下,周锦转过身来,看着他:“不在,不代表永远不在,老板任何东西,我都要替他看好…”

    她转回身,径直走去等候的轿车,“.…我不相信老板会死,不相信!”

    …….

    “不仅仅是周锦阿姨变了……”

    伏在小书桌上的陈茜茜,望了眼从窗外飞过去的‘九爷’,想了会儿后,又在密密麻麻的内容的后面提行,继续写道。

    “还有秃头老李,浑身冒电的叔叔,他们也变了,经常去工厂,帮忙检修设备,偶尔会出一趟远门,带着夏叔叔以前带回来的好多外国人一起,嗯,里面还有请来的威尔斯,那个风趣的外国叔叔……不过最近,他有些阴森森的,感觉好可怕。”

    “听说是在外面做研究…研究什么呢?那颗好看的红色石头吗?秃头老李好像还因为这个跟他吵了几次,差点打起来呢。”

    “还有……还有江瑜阿姨,最近来的比较少了,问过胖叔叔,他说阿姨经常飞,因为夏叔叔在外国的缘故,这样他们就能常在一起,虽然我有些不懂,但等长大了,应该会明白的吧。”

    “茜茜,吃晚饭了!”楼下传来胖子的声音。

    小姑娘连忙落下最后一笔,合上笔记本放回原处锁好,回了一声:“就来!”

    将钥匙放到枕头下面,这才跑下楼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