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兵器大师 一语破春风

第三百一十章 没有罪恶感

    沙地碾出履带的痕迹。

    弥漫的风沙拂过三对高耸的车轮,从卷着的履带与车轮之间,能见到车身下扭动的齿轮,车身摇晃的同时,挂在车厢前方一脚的三角灯也跟着摇晃。

    类似马车的两辆车架就像拉着一套小住房在前行,顶部还有一根类似箭矢的指针,随着周围气流在转动。

    转动的车轮、履带响着金属独有的摩擦声,与前方拉车的粗壮野兽的嘶吼,有一种新兴与古旧的冲击感。

    戈壁的风沙很大,驱赶拉扯的畜生的车夫,全身包裹严实,只露出一对眼睛在外面,手里一杆鞭子时不时扬起,甩出电流的声响。

    噼啪

    挨了鞭子的,肥兽发出一声嘶吼,粗壮的四肢又加快了一点速度,赶车人此时也注意到了前方稍远,一个兜着斗篷的身影站在那里。

    连忙侧过脸,对身后一口小窗发出警惕的话语,片刻,小窗拉开,露出一对人的眼睛来,随赶车人指去的方向看了眼,随后缩了回去。

    车厢内,响起外人无法听懂的异界语言,不过此时大概是这样的。

    “外面什么事?”

    靠近小窗的人坐回来,极为宽敞的车厢内,还有二十多人,有的盘腿吃着食物,一柄雪亮的弯刀放在交叉的腿上,或靠着厢壁打盹,脑袋一点一啄,听到车中正后方位置,首领的声音开口问出声音,赶紧睁开眼睛,握住了身旁的兵器。

    “像是一个旅人,身边还有只被拴着的哥布林……”窗口的矮个子男人语气恭敬。

    “那就不是旅人,和我们一样,抓‘野兽’来贩卖的。”

    正中间说话的首领,放下手中的酒壶,说完这句话,胖乎乎的手指从盘中夹过一个果脯,丢在嘴里咀嚼,顺手将挂在旁边厢壁上的宝刀抽出来,华丽森然,森寒的刀面倒映出一对细长的眼睛,满是横肉的脸上,狰狞可怖,他捋了捋唇上的胡须,又将刀插了回去。

    “这种独行的家伙,也一起抓了,塔塔西亚那边斗兽场也急需一批斗士,应该能卖个不错的价钱,反正这种人死了,上面也不会管,这些低贱的诺亚塔人。”

    两边排坐的手下,擦过手中的兵器,哄笑出狰狞,小窗边的矮个子男人又抬起脑袋,打开小窗看了眼,随后说道:“老板,那人黑色的头发,不是诺亚塔人。”

    “那有什么关系,只要不是公民就行。”满脸横肉的身影挥了挥手。

    顷刻,行驶的车身缓缓停下,众人拿起各自的兵器站起身。

    ……

    七八人高的车辆在夏亦侧前方五米左右有了缓下速度的趋势,拉车的野兽足有一米九左右,身形肥硕,没有毛发,就像一头超大号的河马,脚掌类似猫科动物,却没有利爪,牵引的绳索穿过这些野兽的鼻孔、脖子,勒出血痕也没见它们暴怒反抗,应该是这个世界性格温顺的一种被驯养的畜生。

    夏亦目光推移,除了车撵上驭车的身影被白色的长袍、布帛包裹严实外,并没有找到与入侵自己世界那支军队有相似的地方。

    “不过看样子是个有钱人……正好缺钱打造兵器。”夏亦低声一句,唇角勾起。

    斗篷下面,放了手里的藤条,被松开的那只哥布,连忙朝来时的方向跑了出去,还没爬上沙丘,不经意的回头,就见那边那个可恶的人类,已经走了过去。

    脚步落地,踩出的闷响,都让它眼皮一下一下的跳。

    视线之中,过来的大车在车夫喝斥声里,停了下来,夏亦负着重剑举步走了过去,那边驭车的车夫抽停了野兽,见到披着破烂斗篷的人靠近,厉声喝斥一句:“站住!”

    手中带有电流的鞭子猛地抽了过去。

    前方,斗篷一掀,有手臂抬了起来。

    划过空气的呼啸,带着噼啪的电流声,在半空戛然而止,稳稳落在夏亦手中,下一秒,手臂猛地一拽,肌肉绷紧的刹那,车撵上的车夫被拉的飞了过来。

    迎接他的,是掀开的斗篷人,反手拔出的重剑

    几乎在同时,车厢的门打开,降下的铁梯上,一群凶戾、狰狞的捕猎者走出来的瞬间,先是斑斑点点的鲜血飞溅到他们脸上,转过头望去,前方映入眼帘的画面,一道白色的身体冲撞过来。

    倒飞的半空中,身体随着长袍解体、鲜血、碎肉、残肢在这一瞬间,直接掀飞四散,淋在了他们身上。

    怎么回事…

    …对方就怎么先动手了?

    纵然穷凶极恶之辈,也瞬间发生的事,弄的有些发懵,短暂的错愕过后,纷纷提着兵器冲了过去。

    他们对面,重剑拖在沙地上,发出吱吱的摩擦声,夏亦迎上对方的脚步,越来越快,手臂上皮肤也脚步加快中,迅速裂开,露出一道道密布的红色纹络。

    “你们的军队,能到我的世界烧杀抢夺,那我也没什么罪恶感了。”

    沉重的剑身蔓延过的地面,沙土飙飞分离,拉出长长的痕迹,越来越快的脚步随着夏亦的声音落下,迎着对面冲来的二十几人,轰然踏了起来,拖行的重剑凌空,随着他手臂挥开,在天空竖劈出一道巨大的冷芒。

    冲来的异界人纷纷拿起兵器,有人从同伴当中纵身一跳,迎向对方,全力劈出一刀,也有人在下方架起了兵器,还未来得及做出防御的姿态。

    半空之上,金属相触的声响,呯的炸开,跃起迎上的那人,身体炮弹般飞划过众人的头顶,狠狠撞在车厢上面。

    顷刻,半空挥出重剑的身影落下来,宽大的剑身在下方防御的异界人眼中,怒斩而下。

    “啊”

    御刀的人发出大吼,双臂横卧的刀锋与剑锋接触的一瞬,刹那间弯刀、双臂都被巨大的剑身压回到了胸口,迸裂弹飞,脑袋嘭的一声炸开。

    无头的身体向后倒下的同时,夏亦手臂的红纹闪烁,重剑狠狠砸在了地面,下一秒,轰然巨响,这片地面轰的炸开。

    泥沙、碎石冲出地表,形成巨大的气浪,撞进了剩下二十二人当中

    一瞬。

    噗噗噗…血肉撕裂的声音不停的响起。

    人的手臂、大腿、红色的碎肉、血浆、毛发、断骨……骤然朝四周分裂崩飞,洒落地面、溅在车厢上,同时,沿着沙地的气浪如同竖起的冲击波,直接撞去了那边的大车。

    车中,坐在首位的那位首领,正倒过一杯酒,刚端到嘴边,酒水洒了出来,只听‘吱嘎’的金属扭曲断裂的声响,坐在的身体陡然掀倒,整个车身瞬间倾斜起来。

    金属撕裂的巨响、车身猛烈的震动,他倾倒的刹那,看到断裂的车体中间,那是一道巨大的半圆飞速切了过去。

    站在沙丘下的那只哥布,目瞪口呆的看着发生的一切,庞大的车体迸裂分开,碎裂的金属残骸噼里啪啦崩飞的到处都是,原本拉车的几头肥胖的野兽受惊般,拉着断裂一截的车头,疯狂的跑了起来,各种零件、金属碎片,甚至还有值钱的东西洒落一地。

    “啊啊啊啊……”

    倾倒的后车厢内,彪肥的身影惊恐的挣扎爬起来,之前狰狞凶恶的神色已经不见了,狼狈的四下找防身的东西。

    然后,他看到倾倒的车体断口处,有身影走了进来。

    下一刻。

    圆滚滚的脑袋被重剑拍的稀烂,身体重重的倒下,夏亦垂下兵器,走到断口的位置,朝沙丘那边的哥布吹了声口哨。

    几乎是下意识的,那只哥布迈开短小的双腿,飞奔过来,沿途将几枚亮晶晶的东西捡起,吹了吹上面的灰尘,献宝似的来到夏亦面前,又蹦又跳。

    “哥布哥布,嘎嘎”

    “嘎嘎?”

    夏亦从它手中取过来,是金色的圆形,上面有花纹,像是流通的货币,随即,转身走到死去的那个大胖子,从他衣服里翻了翻,还真照出几枚一模一样的。

    “看来是这里的货币了……入侵地球那边的军队都能穿梭空间了,怎么还会用这种货币,难道不是一个空间?”

    想到这里,夏亦眉头皱了起来,同时也想到了自己刚才挥出的那一剑。

    整个人与以前完全不一样了。

    连自己都感到陌生……

    靠着倒塌的车体,目光看着那边到处收罗车内、地上的东西的哥布,下意识的去摸烟,“身体里的红光是核弹打击出现的变异?那体内的红石颗粒呢?”

    摸了一个空后,暂时将想法压下去,夏亦走去下一辆车,上面的人早就跑了,打开车门,里面是巨大的铁笼,一只只模样奇特的怪物趴在里面昏睡,甚至当中不乏类似野人的生物。

    就在他打开笼门时,栏柱上,肉眼可见上面是一串首尾相连的纹络,再检查其他的铁笼柱,都是同样的情况。

    夏亦并不笨,很容易联想到这些怪物为什么没醒过来,应该是这些古怪的纹络在起作用。

    “这倒是与那支军队相符合一些了。”

    想着,他将笼门一剑砸开,转身离开,回到断裂的车体前,昏睡的一群怪物发出嘶吼,从里后面那辆大车跑了出来,有些警惕的盯着夏亦,慢慢后退出安全的距离,才朝戈壁深处跑去。

    不多时,那只哥布非常勤奋的将能拿起的东西,都堆积了起来,插着腰站在下面仰头,看着自己的成果,兴奋的又跳又叫。

    甚至还将一头拉车的野兽找到,牵来夏亦面前邀功。

    虽然夏亦有点喜欢那种能驾驶的大车,能在里面躲避躲避阳光照射,但刚刚被自己劈死的家伙,身份应该不低,用对方的车,很可能会暴露。

    思虑想了一阵,翻找了一些用得上的东西,和流通的货币,用布兜装着,挎在那只大兽的背上。

    “沿着这只车队的方向,应该能找到人口集结的地方。”

    打定主意后,夏亦准备动身离开,至于这里的尸体,相信要不了多久,就会被夜晚的猛兽,或者这只哥布的族人找到,当做食物。

    扒了两件合身的衣服,夏亦又将脸缠上布条遮掩了容貌,这才骑上拉车的生物,继续前行。

    而那只哥布。

    又系上了裆布,头上裹着白布,挥舞着一柄弯刀,蹦蹦跳跳的跟在后面。

    像是不打算回去了。

    ……

    一路向东,灼热的阳光渐渐有些降下温度时,夏亦望去的视野远方,隐隐约约能见到一座城池的轮廓。

    四周,还有不少拉着货物的商旅进进出出。

    城池更像一座贸易的小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