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兵器大师 一语破春风

番外第十三章 一边倒

    战场厮杀呐喊,交错的锋线都染成了赤色,歇斯呐喊的身体与兵器对碰,天空魔法聚出的火球、冰矢在两方阵营不停划过。

    “啊”

    身手矫健的女性士兵,带着狰狞的怒吼,手中长矛透过敌人的胸腔,拔出,周围刺来长兵时,大地隐隐传来震动,朝这边蔓延而来。

    下一秒。

    一对羽翼自她身后猛地的展开,向下一振,卷起呼啸的烈风,一跃而起,直直冲上了天空。

    围杀她的几名贵族士兵被猛烈吹起的沙尘迷了眼睛,身后有同伴的声音呐喊:“躲开”

    那士兵揉着眼睛,回过头,通红的眼眶望去的前方,许多人正朝左右翻滚扑出,露出的中间,那是从未见过的骑士。

    “呃啊!!!”

    怒吼带出了破音,那贵族士兵挺起长矛迎了上去,呯的金铁撞击,兵器交织发生碰撞,冲击刺出的长枪,擦着柄杆在他视线里放大,然后…是短暂的剧烈疼痛,失去了一切感知。

    唏律律

    白色的战马亢奋嘶鸣,仰起的前蹄踹飞两名帝国服饰的敌人,马背上,白色盔缨抚动,挑起的龙胆凤鸣,将贯穿的尸体甩出,另只手拔出腰间的白驹剑,披风唰的洒开,剑光斜斜斩去马侧,将一名跑过的贵族士兵连头带盔劈成两半。

    染血的枪头抬起,指去前方交战的锋线。

    赵云一勒缰绳,嘴角咧开,露出白森森的牙齿,嘶吼:“白狼”

    后方,铁蹄裂地,无数翻涌的马蹄,踏着雷霆般的震动,形成了冲势,起伏的马背上,领甲一圈白色毛绒的白狼骑兵,夹紧了长枪,勾住了马肋。

    “杀!”上万人的声音齐吼。

    一瞬。

    进入交战的锋线,带着冲击的枪头抵在盔甲、盾牌,更多的骑兵轰隆隆的撞入人堆,嘭嘭嘭嘭.

    如同延绵的海浪拍击的声响,人的惨叫淹没在卷动的铁蹄下,兵器、盾牌抛上半空,落入洪流般的钢铁之潮里。

    不管是交战的反抗军,还是北方之国的贵族军队,都吓得疯狂逃开,然而反抗军得知是异域人的援兵后,兴奋的从侧面跟随这支骑兵展开进攻。

    能飞上天空的异族反抗军更是从在不断的骚扰下方贵族士兵,他们视线远远的看去,整个延伸十多里的战场,那踏击大地的声音,暴雨急骤,与这边并行的方向,还有一道长长的尘烟倾斜的飘去天空。

    另一股洪流,举着狼的旗帜,身上是统一的黑色甲胄,狰狞而暗沉,已经在那边的战线硬生生撕开了裂口,如同巨人轰击的铁拳,疯狂的朝着拥挤的人堆里砸去,披甲的战马连横,凶蛮将抵抗的人碾压倒地,不断踏下的铁蹄将包裹在重铠内的血肉,连带重铠一起,踩的扁瘪。

    “哈哈,异界人杀的就是痛快”

    醉人的阳光下,一道火红像是燃烧起来的骑士,划出大片红色溅上半空,战马背上,金翅摇晃,随着手中的一杆长兵划出一圈空隙,吕布轻点马肋,纵马跃了出去,拖行的戟尖溅起泥沙的一瞬。

    半空,单手随意斩下。

    划过一道轨迹,便是噼啪数声,交击的几柄铭文长矛齐齐断裂,爆开的冲击波,也将持矛的贵族士兵,震的倒飞。

    月牙状的戟锋落下,呯的砸在一名塔盾上,轰然震响,金属的盾面连带铭文都打的裂开,盾后的士兵被这巨大的力量震的飞出去,手臂扭曲折断,脸上的皮肤都渗出密密麻麻的血珠,落在地上,滚成血葫芦。

    “不堪一击!”

    风吹过血腥的战场,那金冠束发、兽面吞头连环铠的骑士,对于这边异界的贵族军将,感受到的是令人窒息的压迫感。

    从未看见过,闯入浩大的军阵,行云流水的砍杀士兵,不时将人打飞、撕裂,就像羊群里冲进来一头凶猛的魔兽。

    就连飞去的魔法,都被对方手中那杆奇怪的兵器劈的在半空炸开,反手掏出一张弓,将释放魔法的法师当场射死,连魔法壁障都来不及施展。

    有士兵愣神的片刻,清脆响亮的声音猛地回荡,他额头溅出血花,仰头倒了下去,远方,一名冲击的战马背上,英姿飚爽的女子,放下手中的枪械,马尾倾洒的瞬间,一甩马鞭缠住刺来的铭文长矛,一扯,将那兵器从士兵手中夺下,抛了出去。

    一蹬马镫,整个人直接从马背跃了起来,踩在那贵族士兵头顶,铁盔下,头骨碎裂,又啪的一声,女子的身影借力,再次飞跃。

    稳稳落在金冠束发的身影背后,双臂一抬,照着周围敌人扣下扳机。

    “二十五个!”

    吕玲绮勾着嘴唇,像是给驱使战马的父亲报出自己的数字。

    “哈哈哈”

    百花袍,连环铠的身影随意挥出画戟,斩落一头两足龙兽,以及上面的贵族骑士,侧过脸,看向身后站在马背上的女儿。

    “为父,这是二十六个!”

    “爹!!”

    吕玲绮不干的叫了一声时,父女俩的身影已经杀入敌阵深处,跟在后方的黑色甲胄洪流,劈波斩浪般将偌大的方阵凿成了两段,首尾难顾。

    更远。

    马蹄如雨点落下,轰隆隆的大地震动从未停下过,无数密密麻麻的骑兵怒潮般还在朝战场碾压过来,没有任何阵型的,扑进了战场。

    反抗军的士兵呆滞的站在原地,看着身边一道接着一道的骑兵身影飞速穿行,手中兵器掉在地上都未察觉到。

    数量实在太多了,与北方之国倾尽举国之兵,都不逞多让。

    站在山丘观察整个战场的阿尔托蕾娅,她视野里,全是奔涌的骑兵身姿,就像慢了一步就捞不到战斗的气氛。

    “异域人的军队都是这样?”

    阿尔托蕾娅联想到老师对待战斗的狂热,眼下这些骑兵战斗时的狂热,忽然觉得,跟异域人结盟是从未有过的明智。

    “简直就是一边倒的屠杀啊……”

    呢喃的声音里,忽然有脚步声靠近,她都未察觉,急忙抓住重剑转身,一柄狼牙棒已经将她稍抬起的剑锋磕住,随后压了回去。

    披头散发的男人,收回重兵抗回到肩上,摇摇手指:“我不打女人。”

    当然阿尔托蕾娅听不懂这个人在说什么,目光越过去,一道骑着黑色坐骑的身影过来,在她旁边停下,目光却是望着海潮冲刷般的战场。

    “叫这帮王八蛋,别打那么快啊…一炷香都不到。”

    片刻,马背上的男人偏头看去女子。

    “你是夏亦的学生?我叫公孙止。”

    然后,又补充了一句:“让你的人,去打扫战场吧,跟在后面我们后面,别掉队。”

    听完翻译过来的话。

    阿尔托蕾娅看着骑马离开的男人,好半响才回过神拉,揉了揉脸,她从见过一场战争就这么轻描淡写的决定了。

    随后,招来麾下。

    “准备打扫战场,然后跟着援军,去北方之国!”

    命令放下,不由抬起脸望去天云老师,你那边的世界,到底有多可怕啊

    天云流转,阳光划过千里,渐渐隐在了云层后面,乌云聚厚,一场大雨眼看就要在北方之国的辉瀑城落下来。

    战争的启动,这座城市已经进入一种动员、警戒的状态。

    限制了百姓流动的宽敞道路侧面,一行远来的不速之客,正观望着城墙上来回巡逻的士卒。

    “晚上把它拿下。”

    清冷的话语自薄唇挤出,名叫白宁的男人拄着黑色细纹的刀身,他身后,是宦门的力量。

    曹少卿、雨化田、耶律红玉、小晨子、海大富以及扣着鼻孔,坐在地上,看着某种杂志高沐恩。

    “嘿嘿人外娘也满新奇的啊你们觉得怎”

    圆脸抬起,回应他的,是一巴掌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