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兵器大师 一语破春风

番外第十四章 辉瀑城的二次遭袭

    依山而建的辉瀑城宫殿,大殿之内,魔法的纹络沿着穹顶连通,灯火辉煌。

    一阶一阶延伸而上的王座,响起人声。

    “南边的军队进展怎么样了?五十万人,能不能直接将南大陆一起扫平?”

    两侧贵族、群臣并列,望着上方端坐的年轻皇帝,前列有人接下了这句问话。

    “陛下心里有答案的。”

    那贵族单手横胸行了一礼,直起身时,脸上有着自信的笑容:“五十万各个贵族组成的军队,放到北方之国,能横扫一切,何况还是贫瘠的‘畜圈’。”

    “哈哈哈…南方的隐患,联军确实不会有太多压力。”王座上,依图尼微阖着眼睛,摩挲着龙形的金色扶手。

    话语顿了顿,目光扫过群臣:“北方之国有着碾灭一切敌人的实力,前段时间,我们努力挽救、治理这个国家,现在腾出手来了,该是让他们见识灭国之力的力量。”

    发起战争的始作俑者依图尼,其实心里多少有些忐忑,神山上的神殿毁于一旦,奉神者已经没有了,无法沟通神灵给他一些安慰。

    若是只是面对南大陆的反抗军,他还是信心的,可那边还有来路不明的异域人,对方的一切,只有简单的信息可供参考,真要靠五十万人碾压过去,要是不胜,那他身下的皇位就岌岌可危了。

    曾经保证捉拿的那个凶手,至今没有踪影,派去的那支猎杀队伍,也不知情况如何,根据从南方反抗军中传回的消息,那个阿尔托蕾娅的老师,便是在阿克萨火山一带活动,如此一来消息是准确无误的。

    “想想该是有消息回来了。”

    呢喃声里,依图尼准备散了朝议,刚起身,外面已有侍卫匆匆进来,在近侍耳边轻声说了两句,后者脸色一变,迅速绕着贵族、群臣外侧,来到御阶下,躬身上去。

    依图尼重新坐下来。

    “什么事?”

    近侍靠近,在皇帝的耳边压低了声音:“陛下,猎杀队伍已经半日没有消息传回来。”

    半日没有消息传回?

    看着群臣的依图尼,眉头微皱,这支猎杀队伍是防务部那边组建而成,收罗的四名主要成员都是北大陆有名气的人物,事先也沟通过,每半日就必须回传讯息,已便知晓他们的进度。

    或者说,这些人抵达阿克萨火山之后,是否还活着的消息。

    “这半日不回,也有可能因为途中其他事情耽搁了。”

    依图尼如今身居王座两年,自身也是皇室出生,蕴养了皇帝该有的气势,他朝下方好奇的群臣、贵族摆了摆手。

    起身,笑了起来:“一些小事,诸位不用担心。”

    目光望去殿门,天空阴沉,隐隐有闪电的光芒在远方游走的云层里闪烁,不久,噼里啪啦的雨点,急骤落下。

    灰蒙蒙的天地,雨线落在城墙,浸出湿痕。

    把守城门的辉瀑城士兵驱赶进城、或出城的行人、商贩,战争状态下,关闭城门的时间往往要提前许多。

    被拒入城门的商人指挥奴隶将篷车拉走,准备就在野外扎营等待明日入城的时间。

    天色渐渐黑下。

    蒙蒙雨幕的道路尽头,远远能见一群人走来,周围隐隐有白气蒸腾,若走得近,这些异界商贩就会发现,落下的雨滴,还未到这些人身上,就在半空被蒸发。

    那是磅礴内力的表现。

    正驱动铭文将城门关上的士兵里,有人发现了远来的十多人,大声喝斥:“今天进城的时间已经过了,你们赶紧离开,不许靠近城……”

    最后一个‘门’字还未出口,身体嘭的倒飞出去,周围落下的雨水都在瞬间震的四溅,旁边不远,被溅了一脸雨水的士兵偏头,一柄宽敞的剑身唰的飞来。

    噗!

    呯

    两种截然不同的声音,先后响起,城门的士兵整个人被钉在缓缓关闭的城门上摇摇晃晃。

    “有人袭击城门”城墙之上,有士兵探出身子指着下方大喊起来。

    本就是戒严状态,城上的士卒反应极快,背负铭文长弓飞奔而至,城门内的士卒也启动了城门关闭的速度。

    下一秒。

    水汽蒸腾溅开,本来的一支皮鞋哗的激起地上的雨水,修长的身影拔出腰间子母雨花剑,嗡的声响,弹出两道银色闪进城门间隙,传出噗噗两声,两名士兵捂着脖子,血流如注的倒了下去。

    银色的小剑与人头上飞旋之间,雨化田反手一剑插入厚重的城门,另只手运起内力,轰的拍在门面,震的整扇城门簌簌的落下灰尘。

    阖上的城门缓了缓,他身后一名身形宽胖的老头,用着与他身材不相称的速度,闪进了间隙,宽厚双掌闪电般接连拍在数名士卒胸口,劲力从后贯穿,后甲都被震的迸裂。

    海大富负手停下,持着铭文长矛的士兵连成排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片刻之后,‘咔咔….’数声接连在他们全身骨骼爆出,身体就像被抽了骨头一般,瘫成了一团。

    他望着前方欲过来的贵族士兵,侧身退去一旁,停下城门缝隙,一道提着长刀的身影走来,抬手随意拍在一个偷袭而来守城士兵身上。

    极阴化阳

    阴劲渗透四肢百骸,下一秒,直接爆发出来,那人被震铠甲裂开四溅飞出,浑身是血站在原地,重重的倒了下去。

    过来的身影停下脚步,呯的一下,长刀拄地,浅短的白发下,薄唇张启,内力携带他的声音传开。

    “不要和这些连女真人都不如的士兵纠缠,直接杀进他们的皇宫。”

    冷漠的眼眸扫过周围,顷刻,脚下一点,地砖哗啦啦的碎裂开来,一身白衣的白宁,纵身而起,划过下方潮水般拥挤而来的军队,落去附近的屋顶,又是一个借力,身形直接飙射出去,直直朝着有山体的方向,那灯火繁密的雄伟建筑过去。

    城墙上,黑龙炮正缓缓转动,闪动的铭文仿佛充电般,一个一个的点亮,快至炮口时,城墙下方,一道红色身形踏着城墙跃了上来。

    凌空踢出一脚,硬生生将沉重的炮身踢的转动了方向,对准了那边的塔楼,炮口光芒闪出刺眼的白光,轰的巨响,高耸的塔楼爆发火焰,岩石的碎片弹向天空时,人带着惨叫从倾斜的塔楼坠下。

    落下的耶律红玉,朝墙外探出一只手,拉住同样跃上来的小晨子,手臂一甩,后者也在用力一拉。

    两人在半空就像连成了环,直接跃去了内城,跟着前方刺破黑夜的师父,杀向前方的宫殿。

    *****

    大殿内。

    “.…眼下一些小事,与整个战争局势相比,无关紧要,也影响不了南大陆那些异域人将要死亡的局面,你们回去也要向各自的军队、部下提醒,不要因为……”

    徐徐而威严的话语声里,依图尼抬起手,挥了挥正要将剩下的话语说完。

    殿外,脚步声急促的响起,然而不等来人进殿,外面的天空响起了魔法的警讯信号。

    “怎么回事?!”

    “陛下!有人袭击了城门,他们黑头发,黑眼睛…和上次袭击辉瀑城的人非常相似!”

    依图尼一拳砸在王座,拖着圣洁的长袍站了起来:“他还敢来”

    “不是,是另外的人,陛下…他们这次有十三人……杀进城门,朝这边来了!”

    “杀杀”

    王座前的身影,微微摇晃起来,连忙伸手扶住龙头扶手,有着不可置信的语气:“杀杀进来了两次了啊”

    外面嘶声的喊杀声沸腾起来。

    拥堵成人形长龙如同饺子般被推进上白石长阶的身影疯狂的打落下去,不久,一手握刀,一手负在身后,望着面前雄伟的宫殿。

    “本督,已经有很久没见过皇宫了,这异界的皇宫,怎么连个皇城都没有啊”

    远远近近,镇守皇宫的数名大魔导师、高阶骑士、禁卫冲了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