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兵器大师 一语破春风

番外补充之章 那份曾经的青涩

    白云如絮,早晨的阳光,带着暖意。

    铜山镇的夜晚下过一场入夏的雨,阳光升起来时,街道泥泞,过往的行人、自行车碾过水洼,溅起一滩污水。

    连排的低矮房舍后方,一条并不宽敞的巷子延伸,越过一座石桥,前面关上的校门内,响起了晨间早操的广播。

    “第一节,伸展运动……”

    “一…二…”

    破旧的旗台沾着水渍,红旗湿漉的垂着,宽敞的操场,数百名穿着校服的学生整齐的跟着喇叭声里的指令,动作划一,疑惑懒洋洋的在后面随意摆动手臂。

    晨间操过去,解散后的学生三三两两慢走,开始往教室过去,结伴而行的朋友之间亲密交谈,分享昨天的故事,偶尔有调皮的同学冲来,在后背打了一下,笑嘻嘻的跑开,引来追逐。

    叮铃铃

    第三堂课的铃声响起,逗留在外的学生纷纷跑回各自的班级,一个圆滚滚的身影,绷着脏脏的校服跑进挂有初三的教室,挤开挡路的一名女同学,一屁股坐回到座位。

    “老夏,测试的卷子下来了!”

    那张圆脸皮肤紧绷,显得稚嫩,两颊还有红晕,小胖子摇着旁边趴着睡觉的身影兴奋的说着话。

    “你数学和英语得了满分。”

    后者微微抬了抬脸,眼睛清澈,并没有丁点的睡意,飞快将双手间遮掩的一张写有字迹的纸条收起来,揣进口袋里。

    “那我语文呢?”

    “一百二十……”小胖子赵德柱竖起大拇指:“你考进交河县重点高中,那是铁板钉钉的事了…哎,刚刚你在写什么?神神秘秘的。”

    “没什么。”

    夏亦看着其他地方随意回应,将钢笔放下,伸手将赵德柱拉过来:“这次只是测验,你也要抓紧……这个星期六,到我家来,不懂的我教你。”

    余光之中,他看去相邻的一组座位前排,瘦瘦的背影,扎着两条辫子,似乎感觉到了有目光看自己,微微侧过脸,大眼睛也偷瞄了一眼,见到看自己的男生,唇角微向上翘了一下,很快有隐没下去,泛起淡淡的红晕,连忙坐正,双眸水汪汪的直直看去门口,直到老师进来。

    “上课!老师好”

    全班四十三名同学齐齐起立问好,接下来就是如往常一样的讲课和听课,眼看就要升高中,初三的压力对于学生来讲还是比较大的,一个好的高中,同样影响将来要考的大学。

    胖子在座位上扭来扭去,咬着笔头努力让自己去听老师讲的内容,而课文书上的空白处,却是写着花字,旁边还配了一幅小人儿。

    旁边,夏亦做了笔记,空隙里,小心的从口袋掏出之前那张纸条,捏成一团,趁着讲台上老师不注意,扔去那女孩的位置。

    “青禾。”他小声唤了一声。

    讲台上,正写完文言文的背影从黑板那边转过来,抚了抚鼻梁上的眼镜,看着微斜身子的男生。

    “夏亦!”

    后者吓了一跳,连忙站起来:“到!”

    “刚刚你在做什么?!”

    “报告老师,赵德柱放了一个屁很丑,我挪开一点。”

    胖子连忙举手。

    “今天早上口味吃的有点重!”

    两人一唱一和,全班顿时笑起来,那边名叫青禾的少女回头看他,眼睛笑成了月牙,桌下的脚却是将那纸团勾过来,小心翼翼的捡起,捏在手心不着痕迹的揣进衣兜,继续专心做着笔记。

    课后,夏亦拿着课本和笔记跑到青禾边上,指着上面一些问题:“这个还有这个我不怎么懂,你给我讲讲呗。”

    “数学你考满分,我才一百出头……”青禾朝他翻翻白眼,转了一个方向,又翻他一眼,嘟囔:“要讲也是你给我讲才对。”

    挨这么近,夏亦自然听到了这句话,挥手将女生旁边的同桌挤到一边,惹得胖子‘哦’的一声长音。

    “哦”

    还在教室的其他同学一个个跟着意味深长的拉出长声。

    青禾脖子都红了起来,听到夏亦讲题的声音,握笔的手都在微微颤抖,过得一阵,那边放下钢笔的夏亦,忽然轻声问道:“上课丢给你的纸条,你看了吗?”

    “没有!”

    青禾眨了眨微卷的睫毛,脸红红的,很干脆回答一声,目光盯着题,笔尖唰唰的在上面写着。

    “…….”夏亦有些失望,回到座位上时,铃声响了起来,他看着那边埋头专心看着课本的女生,只得做自己的事。

    “你纸条上写的什么?”胖子趁语文老师还没进教室,八卦起来,“是不是,向青禾表白?让她做你女朋友?”

    夏亦看一眼不远的青禾,拿书本敲了下胖子的头。

    “我是让她放星期一起学习,然后…一起考同一所高中,可惜她好像没看……也不知道会不会看……”

    一男一女两人接下来的时间里,都没怎么说过话,但仍旧默契的在课间休息时坐到一起,拿着各自书本和笔记,相互探讨问题。

    夏亦心思单纯,也尽全力的帮她,争取从前二十进入前十,偶尔无意间的指头相触,就像触电般飞快分开,两人脸都红起来。

    放学后,西云染出红霞。

    胖子在门口等着夏亦,夏亦则收拾完书本,和青禾一起走了出来,除了赵德柱时不时说笑,那边背着书包并肩的男女都没有说话。

    一路到了校外,分开的岔口,青禾才和夏亦、胖子分别。

    “我回家了。”

    她微垂着头,轻声说,转身走去岔口的另一个方向,胖子捅了捅身旁还在看的夏亦,“人都走了,还看什么,咱们也回去了。”

    “嗯。”

    夏亦点点头,转身走出几步,忽然有清脆的女声在喊:“夏亦!”

    回走的两人停下,转过身望去。

    红霞犹如潮汐涌来,一片彤红里,清河俏生生站那里,双手呈喇叭放在嘴前。

    “纸条我看过了,明天我会来!”

    手放下时,那是甜甜的笑容。

    夏亦也笑起来,挥手。

    “青禾,再见。”

    我们青涩的时光里,总有那种令人怀念情感匆匆从我们记忆流逝,但也从不会因为对过去的遗忘,而彻底忘记。

    就如一起打闹的同桌。

    一起捉鱼的发小。

    互相对视却又不敢说出的那份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