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无敌从当反派开始 旧生

第517章-神庭没有提条件的资格

    当南宫不败说出这句话的时候,

    教皇一脸问号,

    解散教廷?

    凭什么?

    教廷作为西方最古老的势力之一,起源甚至追溯到数千年前,

    如今赵山河一句话要解散就解散?

    不出南宫不败所料,

    教皇的脸色变得很难看,旁边的三位红衣大主教更是眼神充斥着怒意,这简直就是欺人太甚!

    “这个条件,做不到。”

    教皇很是干脆利落地道,

    “所以他才没有直接跟你见面。”

    南宫不败耸了耸肩膀道:“因为他知道你不会答应。”

    教皇皱了皱眉,

    那隐藏在袖袍之下的手掌微微紧握,然后松开。

    “真的没有余地吗?”

    事已至此,教皇仍旧想要尝试。

    “大不列颠帝国没有谈条件的资格。”

    南宫不败平静地道:“包括你在内。”

    “简直欺人太甚!”

    有的红衣大主教忍不住了,这种话实在是太伤人了,这谁忍得住。

    只不过下一刻,教皇用眼神制止了他,

    “我明白了。”

    教皇摇了摇头,深深地看了一眼山河城,眼神变得极为复杂,

    不过,事到如今,他也不会继续地逗留在此地,因为已经没有必要。

    站在他的角度而言,自己身为教廷的教皇,亲自前来已经是放弃了足够之多的尊严,

    赵山河提出的条件实在是无法做到,

    解散教廷?

    这种事想想都觉得疯狂,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那就没办法了。”

    南宫不败同样也是摇了摇头,虽然心中有点于心不忍,因为他很清楚,如今能够单独抗衡一个皇朝的,只有赵山河主导的发亚洲系联盟。

    放眼整个蓝星,除了赵山河,根本没有任何一个势力拥有这种实力。

    他也知道,一旦是拒绝了教廷的援助,

    那么接下来大不列颠帝国的武者们恐怕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这个代价包括是成千上万的武者性命,

    这种事情如果放在以前,南宫不败断然不可能做得出来,

    但他仔细想了下来,

    赵山河的做法其实并没有错,

    数百年来,蓝星上所有人类,不分国家,不分种族来进行彼此抵抗同样的敌人,如果等到有一天,他们共同的敌人消失了,那么拥有超凡力量的武者们将会是非常危险的存在。

    赵山河这种超前的眼光,哪怕是南宫不败也自认不如。

    想要得到山河城的援助,

    必须要接受山河城的条件,

    接受山河城的监管,

    不答应,那就是没得商量。

    哪怕这期间,需要搭上成千上万的武者性命,

    用赵山河的话而言,每个选择都会存在着相对应的代价,这是早已经标注好的,要责怪,就责怪自己不够强,成为了代价的其中一员。

    “老友,有些时候,该舍弃的东西就要舍弃掉,曾经的荣光,如今只会是你的枷锁。”南宫不败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语。

    教皇默不作声,与南宫不败眼神对视着,

    “我懂了。”

    片刻后,教皇点了点头,没有说任何话,直接转身就走。

    教皇来了,但也走了。

    连夜赶来,

    呆不到半个小时,就又走了。

    甚至整个泛亚洲系联盟除了议会的成员知道教皇来访,对于更多的人而言,压根不知道这件事。

    山河城的城墙上,赵山河依旧惯性地慵懒躺在最高处,在他的感知中,已经察觉到教皇的离去。

    “我们接下来要做什么?”

    纳兰秋的身影出现在赵山河的身边,

    “什么都不需要做。”

    赵山河打了个哈欠道。

    纳兰秋沉默不语,静静地看着赵山河,那眼神似乎就在说,老娘还不知道你?

    被盯着好一阵子,赵山河才是无奈地道:“好了,别这么盯着我。”

    视线眺望远处,赵山河平静地道:“我已经让叶小英带人去大不列颠了。”

    “你果然还是打算帮助教廷。”纳兰秋一副我就知道如此的神色,

    “你把我想得太善良了,我赵山河像是做好事的人吗?”

    赵山河嘴角微微翘起道:“如果我真的想帮大不列颠,为什么不让苏珊去呢?”

    纳兰秋顿时愣住,

    对哦,苏珊是教廷出来的,按理来说她更熟悉大不列颠,可赵山河并没有让她去。

    “教廷必须解散,这一点不能改变。”

    赵山河淡然地道:“泛亚洲系联盟不出手,大不列颠帝国接下来连一个月都坚持不到。”

    “而在这一个月内,大不列颠过的武者们会不断地牺牲,不断地感受着真正的绝望。”

    “而当这些妖族跨过空间通道,降临蓝星的时候,整个大不列颠帝国的武者都会为之血战,只不过他们根本拦不住一个皇朝的力量,这样一来大不列颠的民众就会对教廷失去了信心。”

    “只有在他们最为绝望的时候,泛亚洲系联盟的强者出现在战场上,对他们施以援手,你觉得大不列颠帝国的人,会不会对我们感恩戴德?”

    纳兰秋被震惊的不知道该如何说了,伴随着赵山河说得越多,她脑海也有了一个清晰的计划,她理解赵山河这么做的意图。

    无非就是让如同神话一样的教廷走下神坛,

    然后泛亚洲系联盟的登场,让所有人知道,想要活下去,就得该做什么选择。

    “你的心是真的黑”

    纳兰秋神色复杂地看着赵山河,

    这种办法的确是好办法,但

    显得有点无情了。

    赵山河也是不以为然,平静地道:“心不黑,哪能活得那么久,其实你以为南宫不败没看出来?就连那个教皇老头估计都能看得出来我的计划,但他无力反抗,甚至他看破不说破”

    “不会吧教皇可是教廷的唯一主宰者”

    纳兰秋顿时长大了嘴巴,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群老狐狸的心思也太狠了吧?

    连自己人都要坑?

    “教廷作为存在数千年的势力,早已腐朽,这一点教皇比任何人都要清楚。”赵山河哑然失笑道:“当然,我也是猜的,不过不管他知道不知道,也无关重要,这种堂堂正正的阳谋,他无力抗拒。”

    “要么臣服,要么毁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