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不想逆天啊 新丰

第0454章 邪神最帅最靓最可爱

    远方。

    天地间璀璨夺目,山河失色。

    道境强者之间的战斗,早就脱离了低级的趣味,打崩天地算什么,那都是天崩地裂,次元崩裂的场景。

    “到底是谁要陷害我们。”

    虚元明沉思。

    他将能想到的可能性都想到了。

    林凡,联盟,佛盟,妖盟等等。

    但可能性最大的却是联盟跟佛盟。

    林凡身为林万易的儿子,的确很危险,可林万易到现在都没有出面过,挑起四大盟之间的矛盾,虽有好处,但好处有限,不值得冒险。

    所以,最大的可能性就是联盟。

    四大盟之间发生斗争,好处最大的就是联盟,至于皇庭基本可以忽略不计,傀儡而已,根本无需放在心上。

    “哎,想到这些又有何用,联盟啊联盟,果真是好手段,竟然隐藏的这么深。”

    虚元明头疼的很,这是没办法的事情。

    动手的肯定是佛盟跟仙盟,这是想洗都洗不干净的。

    紧接着。

    虚元明没管现场的情况,而是立马去找白莲净圣山的古远大师,他必须询问清楚到底是什么情况。

    如果佛盟真的参与到其中,他肯定知道。

    皇庭。

    梧桐王将随从遣散,随后离开大殿,朝着皇庭深处走去,在通向深处的道路上,许多强者隐藏在黑暗中。

    “逆君,该死。”

    隐隐约约,好像有愤怒的声音在梧桐王耳边传递着。

    但因为皇室血脉的原因,一路畅通无阻,没有受到任何阻拦。

    很快。

    梧桐王来到最深处,前方已经没有路,有一道浑浊五颜六色混合起来的光幕抵挡住去路。

    “呼!”

    他深吸一口气,仿佛是鼓足勇气似的,踏入到光幕中,而在踏入光幕的那一刻,梧桐王的身体变的透明,都能看到身体里的那些血管与经脉。

    而那刚刚走过的幽暗小道消失的无影无踪,只有一堵墙在那里。

    “皇兄,你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这也是我唯一能做的。”

    此时的梧桐王来到一间石室中。

    石室很大,一条古砖铺成的道路,蔓延而去通向远方,而在道路两侧则是深不见底,漆黑的深渊,时不时有怒吼声从深渊里传递而来。

    梧桐王行走在道路上,过了许久到达了尽头,一座石棺摆放在那里。

    石棺表面雕刻着纹路,有不知所谓的兽类,而石棺表面沾染着已经发黑的鲜血。

    梧桐王推着石棺,想要打开,但是太重,重的竟然纹丝不动,哪怕用尽所有力气都没有用。

    紧接着,梧桐王拿出手札,这手札时代久远,好像已经有数百年,上千年的历史。

    他打开手札寻找着里面的介绍。

    很快,他找到了办法。

    直接割破手腕,将鲜血低落在上面。

    滴答!

    滴答!

    鲜血低落在石棺上,眨眼间,低落在石棺上的血液直接被吸收了。

    咔嚓!

    石棺震动着,紧接着棺材板移动着,开启了一道裂缝。

    “皇室古老手札中的记载之物,但是手札最后一页被人撕掉,到底记载着什么。”

    梧桐王在皇室藏书室的每一脚角落,发现了这隐藏在墙壁内的手札。

    最终来到了这里。

    他没有想那么多,不管如何,他都要看看这里面到底是什么,能够安置在皇室中的东西,绝对不是简单之物。

    在梧桐王打开石棺时,一缕灰色的烟雾从石棺内扑面而来。

    咳咳!

    他咳嗽着,挥着手,将烟雾拍散,随后看向石棺里面。

    “嗯?”

    梧桐王诧异,本以为石棺内会有某种惊人的东西,但很遗憾,石棺里并没有惊奇的东西,只有一座手臂长的雕像。

    不知是什么材质,散发着乌墨的光泽。

    这雕像不是人,却是长有人的形态,头顶羊角,下巴长有许多类似触手的胡须,身体上有很多眼睛,背后生长一对翅膀。

    “这是什么东西?”

    梧桐王闻所未闻,更是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样的生物,可是他能从雕像上感受到一股令人很是不舒服的气息。

    这种气息有些邪恶,手持雕像时间久了,都感觉浑身血液凉透了。

    “危险的东西。”

    梧桐王将雕像放下,呼吸有些急促,他感觉这不是好东西,蕴含着某种惊人的危险。

    他转身离开,只是走着走着,脚步放慢许多。

    他犹豫着,思考着,最终回头来到石棺前,重新将雕像拿在手里,仔细的看着,渐渐的,梧桐王感觉心神好像被这雕像给吸引住似的。

    脑海里猛的浮现出画面。

    在那血海翻滚的天地间,万丈之高的怪兽收割一个个生灵,所过之处寸草不生,没有任何生灵能够存活。

    啪嗒!

    梧桐王面色惨白倒退数步,手中的雕像也掉落在地上,脊背发凉,胆颤心惊。

    哪怕刚刚只是一个画面,就给他造成不可扭转的威慑。

    “皇庭怎么会有如此邪恶的东西。”梧桐王不敢置信,如果不是亲身感受的话,他都不会相信这是真的。

    他再次打开手札,很快就找到了记载。

    “邪神-玛萨基-新丰。”

    “远古主宰者,破坏者,诱惑者,力量终结者。”

    梧桐王不是很看得懂上面说的是什么意思,但只给人一种感觉,那就是很霸道,也很厉害。

    他现在不知如何是好。

    手札上记载,鲜血链接,以血液沟通远古主宰者,可是他有些害怕,太过于神秘的东西,永远都让人感觉到恐慌。

    但手札上记载,能够从邪神那里获得力量。

    梧桐王缺少的就是力量,如果力量足够的强大,一切都将不会发生,联盟,宗门都将烟消云散,皇兄就不会死,而他也可以当逍遥王,不必理会那么多。

    “十位幼童的鲜血……”

    “邪恶的东西,就算给本王再强大的力量,本王也绝对不能做这样的事情。”

    梧桐王深吸一口气,将邪神雕像放回石棺内,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

    而就在他快要出去的时候,脑海里猛的传来声音。

    “你会回来的。”

    “不,本王不会回来。”

    梧桐王离开此地。

    数日后。

    林凡已经知道邪盟跟仙盟之间的战争到了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

    他很想去掺一脚,但现实情况不允许,没看他现在很忙嘛。

    “公子,这就是咱们范围内最后一个宗门了,不如就让我上去,为公子解决这件事情。”狗子说道。

    他想要为公子解决一切麻烦。

    而现在就是一个机会。

    许招道:“掌门,此事交给我就行,哪里还需要狗爷。”

    狗子瞧着许招,有点意思,竟然跟他狗子抢事情干,有胆量,有想法,还真没看的出来。

    林凡挥手:“一起上去,我们是来谈判的,又不是来打打杀杀的,就算占领地盘也得跟人家聊一聊。”

    自从离开武道山后,他就没有下过地,一直都被他们抬着。

    这日子悠闲自在,无忧无虑,不管是什么事情,狗子都能为自己弄的好好的。

    突然。

    有吵杂的声音传来,同时在这吵杂声里伴随着脚步声。

    抬头望去。

    “咦?”

    林凡有些懵,什么情况,只见有很多背着大包小包的人下山。

    就在林凡他们有些懵神的时候。

    下山的人里,一名老者二话不说卑躬屈膝道:“欢迎林掌门到来,我们焦月宗现在就离开,将此地奉献给林掌门,还请林掌门能给一点时间,弟子们都在收拾东西。”

    “你们这……”林凡琢磨着,本掌门的威望都已经传递到这里了吗?

    焦月宗宗主以为对方不悦,吓的冷汗直冒:“林掌门不要激动,我等原本早早就能将地方让出来,可因为从未见过林掌门,所以才会等待到现在,就是为了能一睹林掌门的真容,铭记在心,今后宣扬林掌门的大名,让更多的人知晓。”

    林凡道:“宣传我的大名,你们不会是怀恨在心,想找别人来报仇吧。”

    “怎么可能,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焦月宗宗主急忙摇头道。

    林凡很想回一句。

    还说不可能,你们这999+都快将本掌门乐死了。

    算了。

    出门在外混生活也都不容易,不仅搬家了,还提供怒气点,他能说什么?

    “赶紧的,从今以后这里就是武道山的地盘,你们自寻出路吧。”林凡说道。

    焦月宗宗主欢喜道:“哎呀,林宗主可是帮了大忙啊,我宗入不敷出,实在是撑不下去了,刚好就准备解散,找个地方过别的日子去了。”

    你就说吧,有的宗门实在是让人无奈。

    说他有脾气吧,他也有,毕竟能提供怒气点。

    但要说没脾气那也真没。

    他们刚到宗门山脚下,都还没上山,甚至连一句话都没说,对方就举宗搬迁,将地方让出来,实在是怂的不行。

    想要这些宗门跟联盟拼命,不叛变当带路人就已经很不错了。

    弟子们陆陆续续的下来,每一位弟子都盯着林凡的脸看了许久。

    他们心里永远忘不了宗主在他们面前的哭诉。

    宗门大难,都各自保命去吧。

    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此人。

    他们心里呐喊着。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你特么的给我们等着。

    我们还年轻,未来有着无穷变化。

    而你虽然也年轻,但我们不怕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