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仙草供应商 寂寞我独走

番外1 石天瑶

    玄青仙域,徐家堡。

    一座占地万亩的青石广场,上万名修士聚集在一起,品茶论道。

    自从万鬼仙帝大闹徐家堡,灭杀了徐家多位金仙修士之后,徐家元气大伤,至今都没有恢复元气。

    徐广杰是徐家新的掌舵人,有金仙初期的修为,家主徐如意,玄仙后期。

    徐家举办了一场盛典,邀请大量的宾客,加深感情,也是借此机会把他们牢牢捆绑在徐家的战船上。

    徐家元气大伤后,大量的地盘被敌对势力抢走,影响力大减。

    “徐道友,你不是说仙草宫的石仙子也会露面么?人呢!”一名斯斯文文的金袍老者皱眉说道。

    “是啊!徐道友,你不会是骗我们吧!”

    “徐道友应该不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石仙子可是圣虚仙帝的女儿。”

    ······

    众宾客议论纷纷,神色各异。

    人走茶凉,徐家死伤多位金仙修士,影响力大不如前,若不是徐家放出风声,圣虚仙帝的女儿会到场,根本没有这么多势力赴邀。

    徐广杰眉头紧皱,硬着头皮解释道:“石仙子上次确实答应了前来,许是有事耽搁了吧!”

    “哼?徐道友,你好大的胆子,敢拿圣虚仙帝的女儿开玩笑,你当我们是傻子么?”金袍老者皱眉说道。

    “周道友,你侵占我们徐家地盘就算了,现在不请自来,我们不计前嫌,让你参加,你居然胡言乱语,真以为我们徐家好欺负?”徐广杰冷着脸说道。

    金袍老者轻蔑一笑,道:“我可没这么说,不过你们徐家就剩下两位金仙修士,那么大一块地盘交给你们,实在是太浪费了。”

    “就是,要我说,周道友实力强大,徐道友,你们徐家识趣一点,把一半地盘割让给周家吧!”

    “一半地盘?哼,你们当我们徐家没人?不怕告诉你们,我们徐家已经投靠了仙草宫,现在为仙草宫做事。”徐家子弟开口反驳。

    “笑话,话谁不会说,我还说我是圣虚仙帝的弟子呢!”一名贼眉鼠目的中年男子讥笑道。

    “哦,我爹什么时候收了新弟子?我居然不知道?”一道清冷的女子声音骤然响起,响彻天地。

    话音刚落,伴随着一声清澈响亮的凤鸣声响起,一只通体红色的巨大凤凰从远处飞来,石天瑶站在红色凤凰的背上,双目灵动。

    石天瑶目前是金仙大圆满,随着仙草宫业务的扩大,李彦一个人忙不过来,石天瑶帮忙,她主要是代表仙草宫巡视各地,以她的身份,自然不需要去险地冒险。

    她代表的是仙草宫,背后是石樾。

    “金仙期的火凤当代步灵禽,我的天啊!”

    “大惊小怪,石仙子可是圣虚仙帝的女儿。”

    “徐家有这么大的面子?真的请来了石仙子?”

    ······

    众修士议论纷纷,满脸好奇。

    徐广杰和徐如意连忙迎了上去,神色恭敬。

    “欢迎石仙子到我们徐家做客,有失远迎。”徐广杰小心翼翼的说道。

    同为金仙修士,他们的身份差距很大,别的不说,他可没有金仙期的灵禽代步。

    石天瑶点点头,目光望向中年男子,开口说道:“你刚才说是我爹的弟子?你有这个资格当我爹的弟子?”

    中年男子满头大汗,硬着头皮解释道:“石仙子误会了,我刚才喝醉了,戏言,戏言。”

    “戏言?拿我爹来开玩笑?”石天瑶语气一冷。

    中年男子脸色一紧,小心翼翼的问道:“石仙子,饶了我这一次吧!您想怎么惩罚我都行。”

    “你自己看着办吧!”石天瑶的语气冰冷。

    中年男子深吸了一口气,取出一把金光闪闪的短刀,斩下了自己的右臂。

    “下次喝醉酒,不要乱说话,否则就不是断一只手了。”石天瑶脸色一缓,飞落在地面。

    红色凤凰化为一名身姿婀娜的红裙少女,站在石天瑶身边,正是石凤。

    徐广杰亲自相迎,让石天瑶在主座坐下,石天瑶也不客气,在主座坐下。

    她望向金袍老者,随口问道:“周道友,听说你发财了,占了徐家百余处据点。”

    “石仙子误会了,是下面的人胡来,我并不知情,我马上让他们还给徐道友。”金袍老者连忙解释道,神色紧张。

    “那就好,我希望大家和气生财,尽可能不要大打出手,有事商量着解决,你们觉得呢!”石天瑶望向众修士,开口说道。

    “如此甚好,我赞同。”

    “谨遵石前辈之命。”

    “我们听石仙子的,一切都依您。”

    ······

    各大势力的代表纷纷表态,答应下来。

    石天瑶举起酒杯,众修士纷纷举起酒杯,不敢怠慢。

    “我代表仙草宫,敬徐道友一杯,希望你们徐家以后好好为我们仙草宫做事,约束好你们的族人,不要以为加入了仙草宫,就可以胡作非为。”石天瑶冲徐广杰说道。

    “是,石仙子放心,老夫一定约束好族人。”徐广杰答应下来,神色激动。

    圣虚仙宗是一个门派,仙草宫是圣虚仙宗下辖的一个商盟,两者有一定区别,拜入圣虚仙宗,就是圣虚仙宗的人,可以到仙草宫做事,加入仙草宫,只能算是圣虚仙宗的外围人员,不能说是圣虚仙宗的弟子。

    若是没有仙草宫撑腰,徐家迟早被其他势力吃干抹净。

    石天瑶满意的点了点头,喝光杯中酒水,徐广杰连忙回敬。

    “石仙子大驾光临,我们一起敬石仙子一杯。”徐广杰满脸谄媚之色。

    他带领众修士向石天瑶敬酒,石天瑶给足他面子,回敬了一杯。

    闲聊了一会儿,石天瑶就和石凤告辞离开了,她现在今非昔比,去哪里都是万众瞩目的焦点人物,即使是大罗金仙也不敢随意得罪,愿意到徐家喝一杯水酒就很给徐家面子了。

    徐广杰等金仙修士亲自相送,不敢有丝毫怠慢。

    “徐道友,之前多有得罪,还请你不要介意。”金袍老者客气的说道。

    “周道友说笑了,老夫自然不会介意,不过石仙子的话,你刚才也听到了,怎么做不要我督促你吧!”徐广杰笑眯眯的说道。

    金袍老者连忙点头,说道:“这是自然,这是自然。”

    有石天瑶到场撑腰,徐家算是傍上了大腿,其他人谁还敢得罪。

    “算你识相,对了,葫芦海的那片矿山,我们徐家接手了,周道友知道该怎么做吧?”

    “葫芦海之前本就是徐家的地盘,我们周家会立即撤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