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登基吧,少年(红楼之开国篇) 雁九

第二百八十七章 惩戒

    次日早饭后,霍宝就去了马寨主处。

    关于马驹子的安置,霍五的意思是全凭马寨主,这自然是最好的法子。

    毕竟骨肉至今,没有隔夜仇,换了旁人,说不得就要被记恨。

    马驹子的性子,可不是宽厚的。

    可是霍宝还是隐隐有些担心。

    马驹子的脾气,不是能服软的。

    要是换做之前,马寨主这样改了主意,拦下马驹子的征伐,马驹子恼归恼,却不会因此生嫌隙;可随着马寨主定亲,父女之间僵持下来,就不好说了。

    马寨主正在用早饭,见霍宝进来,忙招呼他坐下,又叫人添碗筷,上热粥、烙两张肉饼。

    霍宝刚吃完,肚子里还饱着,就想要婉拒,随即看了眼餐桌上,又改了主意,就道:“侄儿方才吃了,不要肉饼,来碗热粥就好。”

    餐桌上,马寨主面前摆的就是红豆稻米粥,四碟小菜,一盘饼。

    不管是粥,还是肉饼,都没了热乎气儿。

    厨房肯定不会送凉的过来,那就是晾凉的。

    霍宝再仔细看马寨主,才发现马寨主的不同。

    他眼下青黑,眼角的皱眉都深了。

    一张长脸,也是两腮无肉,显得颧骨更高了。

    霍宝心下一颤,想着马寨主的内宅,不由带了担忧。

    这是犯了与老爹一样的毛病?

    马寨主也是四十好几的人,这俗话说得好,“酒是穿肠药、色是刮骨刀”,也到了养生的年岁。

    只是霍宝是晚辈,却不好提这个,只道:“六叔,侄儿得了个泡脚的方子,回头抄一份给六叔。”

    马寨主摆摆手道:“满屋子的药汤子味道,我不耐烦那个,让你爹自己个儿泡去,六叔有人给暖被窝……”

    霍宝:“……”

    算了,回头让老爹给他。

    男人嘛,有几个不想不行的。

    历朝历代,只要是涉及壮阳的方子,就没有男人能拒绝。

    少一时,热粥与肉饼送了上来。

    马寨主招呼着霍宝吃,自己也提起筷子。

    霍宝先他一步将粥挪开,吩咐旁边婢子:“再盛一碗热粥,加上两勺蜂蜜。”

    马寨主是个甜食控,那盘凉了的面饼,不是椒盐的,也不是肉馅,而是红糖的。

    婢子应声下去,马寨主撂下筷子,看着霍宝。

    霍宝劝道:“六叔再忙,饭菜还是当吃热乎的,要不然伤了胃也是遭罪。”

    马寨主苦笑道:“都说闺女是小棉袄,我那小棉袄只会气我,还不如小宝贴心。”

    疏不间亲,霍宝自然不肯说马驹子的不是,只劝道:“驹子姐想通就好了……驹子姐与六叔父女情深,自不乐意旁人掺和。”

    “父女情深?你爹为你不想续弦,你担心你爹身边没人服侍主动劝过,我这个却是生怕我真的续弦了……”

    马寨主脸上带了怒气。

    霍宝没有说话,却也能理解马驹子。

    之前马寨主十几年都没有续娶,也没有提生子之事。

    不管是马驹子,还是旁人,都是将她当成是马寨主的接班人。

    如今这想法说变就变了,马驹子一直不乐意也正常。

    似看出霍宝所想,马寨主的脸带了几分阴郁:“不是想不想开的问题……前几日贾家二姑娘出门,惊了马!”

    霍宝闻言一惊:“这……这……人没事吧?”

    马寨主揉了脸一把:“撞了额头,让鲍老大夫过去看了,其他还好。”

    霍宝松了一口气。

    贾二姑娘不重要,可是背后还有个贾家,还有马寨主这个已经定亲的未婚夫。

    要是真的有个万一,就此没了,那贾家人怎么想?

    会不会迁怒生恨?

    还有马寨主的名声,死了一个老婆已经是命硬,又克死一个,旁人会怎么看?

    只是,这是马驹子叫人干的?

    霍宝有些无法理解。

    既是马驹子想要向男人那样顶天立地、建功立业,为什么就不能堂堂正正反对马寨主再婚,而是暗搓搓对无辜者下手?

    “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误会?”

    霍宝不死心的问道:“不是说各方势力都有探子在金陵?会不会有人浑水摸鱼?还是仔细看看!”

    马寨主寒着脸:“我倒是也盼着误会,可是人证、物证确凿。我与她对峙,她也亲口承认了。”

    霍宝叹气,终于明白老爹为什么会同意让水进代替马驹子往庐州驻扎。

    马驹子这一动手,不仅寒了马寨主的心,也犯了霍五的忌讳。

    这样动辄要人性命的手段,实让人心生防备。

    霍五心中明白,马驹子心中对杜老八、林师爷爷孙有芥蒂,对霍宝也有妒忌。就是与霍豹那个小叔子,也是只是面上情,私下里不无怨言。

    如今马驹子没有对大家动手,以后呢?

    马寨主这边,之前只是担心女儿任性,带兵出去损伤兵卒,眼下却是怕她这性子害人害己,是打定主要要拘着她,好好管教。

    ……

    霍宝从马寨主这边出来,正好看到霍虎、霍豹兄弟从隔壁大门出来。

    “宝叔!”

    “宝叔!”

    兄弟两个见了霍宝,快走几步过来。

    霍宝点点头,道:“这一大早的,你们兄弟作甚去?”

    “五爷爷找!”

    “是五爷爷打发侄儿过来传话叫人。”

    既是如此,便叔侄三人一起回了太尉府。

    刚知晓马驹子的阴毒,霍宝好奇老爹叫老虎过来做什么,便跟着过去。

    ……

    太尉府偏厅。

    除了霍五,水进、冯和尚也在。

    见叔侄三人过来,霍五招呼两人坐下。

    “等到正月了,军校结束,各班学员也该散了,你们两个挑挑有没有合意的人手……”

    霍五对冯和尚道:“到时去太平府驻扎,找机会西进,再下一州府……”说到这里,又看水进:“水进去庐州府,征兵备战,待春耕完了,也往蕲春方向发动!”

    这挑的人手,自然不是四佛将这样紧跟着旧主的战将,而是熊将军、张都尉这样,已经从旧主麾下拨出来的战将,还有后提拔上来的中层将官,以及后勤、谋略班众人。

    冯和尚面上仿佛放光,沉声应诺。

    水进亦是双眼放光:“真的要打了?”

    二、三月春耕,那岂不是说最快四月就能征伐?

    水进只觉得热血沸腾。

    霍五又指着老虎道:“老虎还需历练,你带他出去历练历练。”

    水进连忙点头道:“那感情好,我这正缺人呢!”

    霍虎可是凭借一己之力在战将一班得了队长的人,武力渐显。

    起码水进麾下其他人,没有这个能耐。

    至于霍虎为什么跟着征战,而不是马驹子,水进连想都没想。

    反正自有霍五操心。

    冯和尚倒是有些意外。

    霍五的意思,是要让他与水进各领一部人马征伐。

    要是将侄孙打发到他这里,也算是正常。

    毕竟冯和尚这部人马太过独立,有所牵制也是情理之中。

    不想霍五就将人派给了水进。

    霍虎很乖顺。

    不管是之前跟着邓健,后来跟着马驹子,还是眼下被派给水进,只要是霍五安排,他就老实听了。

    他晓得,五爷爷是五爷爷的,为自己好,该听话。

    霍豹在旁抿着嘴,眼神却是惊疑不定。

    马驹子要驻扎庐州之事,并没有正式对外说,可霍豹早听闻此事。

    如今却有变动……

    霍豹想起这几日的事情,渐渐有了头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