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登基吧,少年(红楼之开国篇) 雁九

第三百四十四章 不计前嫌

    到了腊月,就有了过年的气氛。

    各方的使者与年礼也陆续到了。

    台州白衫早已灰飞烟灭,剩下的其他三伙白衫势力,倒是与金陵城中都有了往来。

    亳州白衫不用说,名义上与滁州军还是一家。

    泰州白衫也始终客气。

    就是蕲春白衫那边,原本不理会滁州军,可因上次两军在洪州外谈判,倒是有了联系。

    只能说寿天万是个有魄力的,要知道自打巢湖大战,他嫡亲的侄儿就落在滁州军手中,却是始终不肯低头,甚至一直在金陵城搅风搅雨。

    就是霍豹之死,其中也有蕲春军的动作。

    霍五最是护短,怎么会白吃了这个亏。

    对于蕲春来的使者,霍五见是见了,礼也收了,却是不肯说什么放人话。

    “他们敢算计我儿,害死了豹子,还妄想活命?真是做梦!”

    霍五私下跟儿子念叨。

    人不给却也不杀,两军总要一战,说不得日后留着有用。

    寿天万在教徒中名声显赫,却是无子。手下又多悍将,这日后的局势还真是说不好。

    在真实的历史上,蕲春军后来确实陷入内斗。

    如今滁州军派了不少人潜伏在蕲春军的地盘,对于蕲春军的消息也尽知。

    蕲春军地盘扩张的快,也出了几个名帅。

    与滁州军相似的是,寿天万也没有亲自征伐,都是手下几个元帅征伐。

    不同的是,滁州军是以霍家父子为中心,剩下的就是亲戚或乡人。

    真要论起来,除了冯和尚是外来投奔的,其他人都是霍五联络的。

    蕲春那边,也是以寿天万这个原来的护法、现下的皇帝为“核心”,剩下的却是师兄弟与弟子之流。

    同滁州军相比,蕲春军才算是真正的白衫军。

    寿天万虽已经还俗称帝,可打听到的消息,依旧是食素戒荤。

    上行下效,手下元帅出征之前,还要设坛做法。

    手下将士出征时的口粮,也是不见荤腥。

    霍宝听了这些,倒是没有心生鄙视,反而更加警醒。

    信仰的力量,最是强大。

    蕲春军,注定是滁州军的劲敌。

    如今朝廷依在,却也就是存在罢了。

    滁州军得了两分天下,蕲春军得了两分天下,剩下两分在亳州军、泰州军手中,朝廷只有四分。

    且朝廷的四分,又是南北隔绝,连不成片了。

    这说的是地盘,要是从百姓人口论,四方白衫军所在地盘的人口已经占了天下人口数的八成。

    蕲春的年礼是面子情,亳州军的就显得亲近多了。

    徒三知晓霍五的脾气,没有抬出小教主的圣旨之流恶心人,而是实打实的十车年礼。

    什么丰县的苹果,沛县的冬桃,睢宁的香肠、邳州的银杏等,东西不值钱,却是指定给霍宝的,倒是显得尽心。

    另有种马一百,这个才是大头。

    过来送礼的是陈举人,论起来与霍家有乡谊,还没有矛盾。

    霍五没有摆架子,痛快见了陈举人。

    说起来不过两年的功夫没见,陈举人像是老了好几岁,并不没有意气风发的模样。

    霍五知晓缘故,亦是觉得可惜。

    要不是陈家侄儿当初在滁州分兵时被徒三带走,还有滨江霍氏族人仗势欺人,这叔侄两人本应该是滁州军麾下。

    如今这叔侄两人位分文武,叔叔是亳州军谋主,侄儿也是徒三麾下战帅之人,都是人才。

    霍五素来爱才,忍不住道:“徐州虽好,到底不是家乡,陈先生也当多回滨江转转……”

    陈举人唯有苦笑:“如今在世道,安居不易……等到日后天下太平,老朽自也盼着叶落归根……”

    虽说没有直接同霍五打过交道,可两三年看下来,陈举人也明白这位才是真正的枭雄。

    之前自家因与霍氏族人的旧怨,提防霍家报复,实没有必要。

    霍五此人,“用人唯亲”不假,可着“亲”却不是宗亲族人,而是亲信。

    滁州军的元勋,都好好的居于高位,就算是死了的唐光,妻女侄儿也得了很好的安置。

    反之亳州军这边,不过是占了四、五州之地,就内斗的厉害;滁州军这边,得了将近三道之地,却依旧能剩下一心。

    还有徒勇这个继承人,是有安稳人心的作用,可是随着徒三妾室怀孕,日后也是隐患。

    陈举人听出霍五话中有示好拉拢之意,便也含糊地回应这一句。

    霍五笑着听了,便也心中有数。

    人都眼杂,其他的话霍五就不说了,反而问起徒勇之事。

    徒勇定亲了,未婚妻就是张诚的侄女,婚期定在腊月二十六。

    这次亳州军除了送年礼,还送了请帖。

    “腊月二十六,这日子太仓促了?”

    亳州军与泰州军要联姻之事,霍五早有耳闻,倒是并不觉得意外,可见了这成亲日子,却是皱眉。

    要知道方大舅是七月被拘押,却是八月被处死的。

    外甥本应给给舅舅服小功五个月,更不要说徒勇幼年丧父,随母依附舅家,方大舅对他有抚养之恩。

    就是徒勇给方大舅服上三年孝,也是应该的。

    陈举人面露尴尬,道:“我也劝过三爷……”

    霍五放下帖子,没有说什么,心中却是一阵腻歪。

    自己这小舅子,行事还是这样优柔寡断。

    这是给谁看?

    表面上好像是否定了方大舅的存在,示好滁州军,实际上打的还是徒勇的脸。

    霍五没有见过那个便宜内侄,却也晓得但凡有点儿血性的孩子,都不会不了了之。

    这叔侄两人,嫌隙不浅。

    霍五乐得看热闹,却也不会让儿子孤身入险,亲自前往徐州参加婚礼。

    千金之子,坐不垂堂。

    没错,在他心中,四方皆敌,徐州也不例外。

    可是亳州少主的婚礼,又是内侄,滁州军这边也要有分量的人去。

    想着徒三身边的旧人,都是水进的同乡,不乏至交,霍五不由心中一动,就看向下首,笑着问道:“伯扬,你要不要走一趟,见见老友……”

    水进闻言,环顾了座上众人一眼,立时应了。

    说起来自打前年五月滁州分兵,至今已经一年半,水进与当初的二十多乡勇见了好几回。

    除了其中数人还有交情,其他的就算没有反目,也是无话可说了。

    大家已经不是一路人。

    只是水进也明白,自己是眼下出使的最佳人选。

    婚期就定在腊月底,至今不足一月,徐州距离金陵又是千里之遥,肯定要赶路。

    林师爷年迈,不耐长途跋涉。

    马寨主有孙外事足,如今整日里正围着小孙孙打转转。

    杜老八体质肥硕,骑不得马。

    冯和尚身份够了,却与霍五、徒三关系都不亲密,不好代霍五出使。

    霍五父子人不至,可东西却没有预备。

    其中,只有十车是给徒勇的,剩下十车都是给徒三夫妇。

    金陵富庶,二十车锦缎布匹,价值不菲。

    别说是徐州来的十车土仪,就是那一百匹种马也能抵了。

    陈举人见了,唯有苦笑。

    这就是霍五父子的立场了。

    虽有方大舅谋害在前,这父子二人日后依旧认下徒勇这个亲戚。

    可是这个结果,并不合徒三的心意。

    要是霍五父子真的不计前嫌支持徒勇,徒勇的继承人之位就稳了。

    陈举人看了霍五一眼,霍五笑得爽利。

    陈举人却是没有察觉到父子二人的大度,只心中发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