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系游戏 吨吨吨吨吨

第一百八十三章 蕴鸡

    吴敏琪在健康炒菜馆干了这么久,一分钱工钱没拿到就是纯管饭,主要是她自己都没意识到需要工钱,毕竟在她看来无论是在健康炒菜馆还是在吴家酒楼都是磨练厨艺,她是借地练习不是课余打工。

    吴敏琪拉着她爸给他介绍后厨的结构,菜在哪里,调味料在哪里,盘在哪里,灶的分配之类的,最后带着他去储物室告诉他各种调料存放在哪里,没有了就直接过来拿。

    “琪琪,你在这打工一个月多少钱?”吴翰学(吴敏琪爸爸)问道。

    “打工?”吴敏琪从柜子里翻出一袋白糖,后厨的白糖上午都被江枫霍霍完了她本来就是来找白糖的,“我只是借他们家后厨练习,不是打工。”

    吴翰学:……

    他女儿肯定是这些年学厨学傻了。

    “江叔和王姨人很好的,我要是想用厨房琢磨什么菜随时都可以用,食材都不用自己去买。我和江枫练菜的时候菜都是当特价菜卖的,就写在门口的立牌上。”吴敏琪道,“这个柜子里都是糖,干货在那边,然后油在那里,面粉在黄柜子里面,白色的柜子里有……”

    见吴敏琪对健康炒菜馆的一切都了熟于心,吴翰学再结合刚刚老婆对自己说的猜测,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果然是女儿外向。

    等吴敏琪给吴翰学介绍完了拿着白糖回后厨,江枫还在做拔丝山药,用油底沉糖的方法。

    吴敏琪看了眼糖罐子,空得不能再空了。

    “我把糖倒进去你等会儿自己来拿。”吴敏琪对江枫道。

    “好。”江枫点头,继续盯着锅里。

    吴敏琪看了看单子开始干活了,只留下吴翰学无所事事,站在江枫旁边看他做拔丝山药。

    “两份蚂蚁上树,三份川味凉粉,凉粉王姨去后面的店里买了很快就送过来。”季月拿着便利贴进来。

    吴翰学撸起袖子准备干活,是时候像女儿的同学还有同学的父亲展示一下他这个五星级酒店主厨的专业素养了。

    王秀莲同志效率很快,把后面店里全部的凉粉都买来了,整整一大盆,duang地一下放在了厨艺台上就出去忙了。

    蚂蚁上树刚出锅,季月就拿着便签进来了:“蚂蚁上树2份堂食,1份外带,川味凉粉6份,宫保鸡丁2份,土豆丝盖浇饭1份,鱼香肉丝盖浇饭2份,西红柿炒蛋1份。”

    没一会儿,季月又进来了。

    “蚂蚁上树3份,板栗烧鸡1份,拔丝山药1份,川味凉粉4份,宫保鸡丁外卖3份。”

    没两分钟,季月又进来了。

    “蚂蚁上树1份,板栗烧鸡3份,川味凉粉5份堂食3份外带。”

    十二点多,正是学校周边小饭馆客人爆满的时候,兜里有点钱下午又没课的a大学子们,上了一上午的课,谁不想来健康炒菜馆吃顿好的犒劳一下自己呢?

    反正下午没课,不怕等。

    健康炒菜馆的熟客们,甚至都掌握了江卫国出现在后厨的规律,再加上上次孙冠云的粤菜轰炸,警觉的客人们从看见王秀莲往墙上挂菜牌开始,就觉察到了后厨可能又随机掉落了一位厨师。

    第一个吃蚂蚁上树的哥们,已经激动得就差舔盘子了。

    健康炒菜馆的后厨里随机掉落了一个川菜大师!

    闻风而来的蜀地学子们差点把健康炒菜馆的门给挤爆,吴敏琪虽然川菜做的也不错,但是和她爸比起来就差远了。

    吴翰学做的蚂蚁上树,肉沫贴在粉丝上,粉丝油亮,柔软滑嫩,面筋酥香,风味别致,口味清淡,绝对是素菜中的上品。

    这是吴家酒楼的招牌菜,在吴家酒楼里的售价比健康炒菜馆贵三倍。

    稍微懂行一点的a大学子,一吃就知道这份蚂蚁上树意味着什么。

    错过今天,再等一年!

    不对,可能等一年都等不到。

    有了上次粤菜轰炸的经验,沙县小吃和对面的拉面馆都很自然地让出了自家店里的桌椅,江枫也很自然地被剥夺了后厨烧菜的资格流放到大堂擦桌子,食客们也很自然地疯狂点蚂蚁上树,板栗烧鸡和川味凉粉。

    一切都很自然。

    唯独吴翰学觉得不自然。

    从他烧第一份蚂蚁上树开始,他就没有停过,季月不停地往后厨报菜,基本上都是那几道。

    “蚂蚁上树3份,川味凉粉4份外带,板栗烧鸡2份,宫保鸡丁1份,鱼香肉丝盖饭2份外送。”

    “辣椒炒肉1份外卖,西红柿炒蛋盖饭2份外卖,地三鲜2份外卖,川味凉粉5份外带。”

    “洋葱炒蛋盖饭1份,川味凉粉3份,蚂蚁上树1份。”

    “川味凉粉……”

    吴敏琪甚至都能闲下来帮忙打包。

    吴翰学开始有些怀疑人生。

    道理他都懂,只是为什么这一家看起来平平无奇的小饭馆,生意会这么好?

    吴家酒楼也不过如此。

    怀疑人生的吴翰学继续炒菜。

    另一边,江枫又在大堂看见了张之蕴。

    他对张之蕴印象过于深刻,这都归功于曹桂香在游戏菜谱里有9道菜,他已经迫不及待地要和张之蕴做朋友了。没准哪天,发布一个支线任务就是一个记忆,和张之蕴握个手就是一个记忆,给张之蕴做道菜就是一个记忆。

    这可能是一个行走的人形记忆库!

    张之蕴是来陪室友吃饭的,他自从那天吃了孙冠云的干炒牛河后吃一切食物都索然无味,短短十几天就瘦了好几斤。他室友就是上次和他一起来健康炒菜馆的那位,蜀地人,吃盘蚂蚁上树就激动到不能自已。

    “老四,你一定得尝尝这个,我告诉你我们蜀地都没几家馆子能做出这味,我就在吴家酒楼吃到过,那可是我们蜀地最有名的五星级酒楼,菜价是这个三倍!”张之蕴的室友觉得吃到就是赚到,激动得冲江枫道,“麻烦再来一份蚂蚁上树打包!”

    张之蕴尝了一口。

    “还行吧,没我奶奶做的菜好吃。”

    “吹吧你。”室友不信。

    张之蕴也没法解释,他奶奶都已经去世好些年了,但在他的记忆中,曹桂香的厨艺就是最好的,外面酒店的大厨都比不上。

    不知不觉,曹桂香已经消失在他的生活中很多年了,就连那些菜的味道,他都开始慢慢遗忘了。

    江枫和季月说了一声再加一份打包的蚂蚁上树,就走到张之蕴身旁,笑着说道:“这位客人,我看你好像只点了这一份凉粉,我们店里有一道新菜,你要不要帮忙试下菜?”

    “试菜?”张之蕴迟疑了一次,随即点头,“好啊。”

    江枫进了后厨。

    “儿砸,咋了?前面不忙了?”江建康问道。

    “有客人点了糖醋鸡肉。”江枫道。

    “糖醋鸡肉?”江建康皱眉,“我记得你好像做过差不多的,现在的学生真是搞不懂,上次还有人问能不能做什么油炸空气,听都听不懂。”

    曹桂香做的是a级的张之蕴鸡,江枫做出来的级的失败品顶多算是糖醋鸡肉。

    但江枫做的失败品和曹桂香的成品的样子特别像,不去尝根本看不出差别。张之蕴鸡看上去有点像荔枝肉,只是酱汁的颜色不同,口感更是千差万别。

    后厨的鸡肉都是腌好的,只要开十字刀花就行,不过几分钟,菜就出锅了。

    【张之蕴鸡(失败) 级】

    百分百的失败率还真不是盖的。

    江枫把失败品端到张之蕴面前,张之蕴看到这盘张之蕴鸡愣住了。

    “诶,这菜形状怎么这么奇怪?”室友好奇地问道。

    “鸡肉开了十字刀花油炸就是这个样子。”张之蕴解释道,转头对江枫道,“你们店里的这道新菜,和我奶奶原来常给我做的一道菜很像。”

    夹起一块,入口。

    不是那个味道,却让张之蕴想起了那个味道。

    “怎么样?”江枫问道。

    “还…还行,但是,但是我觉得我奶奶做的更好吃,她做的酱汁,哎,我也不会做,说不清楚,我妈学过也不是那个味道。我不是说这菜不好吃,只是我觉得,还差点什么。”张之蕴抱歉地笑笑,“这菜叫什么名字?”

    “名字还没想好,这菜我还在琢磨,加个微信吧,我们可以聊聊这道菜,你可以给我提提意见。”江枫笑眯眯地道。

    “啊?好,好啊。我等会儿问问我妈,我奶奶教过她。”张之蕴点头,拿出手机加了江枫微信。

    即使味道不是记忆中的味道,但是张之蕴还是忍不住又尝了几口,他室友好奇地也夹了一筷子尝尝。

    “酸甜的呀,我不太喜欢这种菜。”室友表示不行,“对了,你刚刚说你奶奶做过很像的,你奶奶做的叫什么?”

    张之蕴沉默了。

    “叫蕴鸡。其实那时候我是想吃左宗棠鸡,但我奶奶不会做就随便做了道菜糊弄我,她说,这是专门做给我吃的菜,所以叫蕴鸡。”

    张之蕴想起了很小的时候,吵着要吃左宗棠鸡的那天。

    “啊嘛,你骗人!”

    “啊嘛,你明天再给我烧左宗棠鸡好不好?”

    “啊嘛,啊嘛,我就是想吃左宗棠鸡!”

    “蕴蕴,你知道这道菜叫什么吗?”

    “叫什么?”

    “这是啊嘛专门给你烧的,就叫张之蕴鸡,这是专门为蕴蕴烧的菜,蕴蕴想叫什么就叫什么。啊嘛不会烧左宗棠鸡,以后就给蕴蕴烧这个好不好?”

    “好!”

    “老四,老四,你怎么了?想什么呢,吃饭啊!”室友把发呆的张之蕴拽回来。

    “没什么。”张之蕴重新拿起筷子,“我想我啊嘛了。”

    一直都很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