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系游戏 吨吨吨吨吨

第二百五十七章 机会

    江枫原以为既然菜价都被往下调了,他的那些buff菜也该卖出去了。

    谁曾想10天了,销量依旧是0。

    这年头北平人民也太不好糊弄了,居然连特价菜都不能引起他们的注意,刺激他们的消费。

    8月8日,一个如此喜庆的日子,江枫依旧没有卖出去任何一道buff菜。

    晚间营业结束后,江枫让吴敏琪先回去,自己留在后厨里琢磨一下八宝栗香鸽的芡汁。

    今天孙继凯休息,失去了狗头军师的八宝栗香鸽研究小组依旧毫无进展。这些日子在他们三人的不断尝试与努力之下,整鸽脱骨,馅料的调配,松针过水,蒸制的时间都已经琢磨的很透彻了,唯独卡在芡汁上。

    孙继凯记忆中的那种看似浓稠,用勺子舀起来就能如水一般的往下瀑的芡汁依旧只存在于他的话语里。

    江枫这段时间琢磨芡汁都琢磨得有点走火入魔了,天天睁眼合眼满脑子都是八宝栗香鸽的芡汁,每天晚上在泰丰楼的后厨奋战,比季雪走的还晚。

    晚上10点24分,江枫的手机震了一下。

    是>江枫以为是吴敏琪发微信催他快点回去,把手洗干净甩甩水拿起手机看,居然是张之蕴发来的>由于张之蕴已故的奶奶曹桂香是拥有九道菜的谭家菜传人,江枫最初带着并不纯粹的目的和张之蕴套了很久的关系,结果越聊越熟,差点发展为纯粹的友谊。

    至于为什么是差点,是因为自期末考试开始,张之蕴开始女娲补天,仓颉造字,江家全员搬往北平个个都忙成狗,两人之间不再聊天,塑料兄弟情也就淡了下来。

    张之蕴:学长,在吗?

    江枫:在。

    张之蕴:学长,我看你朋友圈你们家店好像搬到北平去了,可不可以麻烦你帮我看一看哪家酒店地段比较好,交通比较方便。我今天查了一天的地图,实在是看不懂。

    张之蕴要来北平玩?

    帮忙查一下酒店只是个小忙,江枫一口就答应下来,顺便多嘴问了一句。

    江枫:你要来北平旅游?

    张之蕴:对,我和我家里人一起来。

    家里人!

    江枫顿时兴奋,曹桂香已经去世很多年了,能获得她记忆的方法,除了不知何时才会冒出来的支线任务,就是去触摸饱含人物记忆的物品。

    经过了这么长时间,江枫也琢磨出了一些门道。夏穆苪的记忆是他摸了装着李芬骨灰的骨灰罐子后得到的,李明一和江慧琴的记忆都是他通过触摸照片得到的,而上次获得的张之蕴的记忆,十有八九是因为他无意中碰到了张之蕴的眼泪得到的。

    这一次张之蕴全家来北平旅游,是他的机会。

    江枫想了想,发消息问道:你们什么时候到北平?

    张之蕴:10号,我和我爸妈计划带我爷爷在北平玩一个星期,学长你只需要帮我们看酒店就行了房间我自己来定,麻烦学长了。

    江枫:没问题,这是小事情,你们几点到?

    张之蕴:10号中午十二点的飞机。

    江枫:我去接你。

    在家里陪亲妈看狗血爱情剧的张之蕴:???

    “蕴蕴,你那个学长怎么说?”张赤远并不想陪老婆看狗血爱情剧,时刻注意张之蕴的动向。

    “学长说他要来机场接我们。”张之蕴有些蒙,开始回想什么时候自己和江枫的关系已经这么好了。

    不对啊,他和江枫的关系似乎没这么好啊。

    “你学长人这么热情呐!”张赤远惊叹。

    一直在专心看电视剧的张之蕴妈妈也转头道:“蕴蕴呐,咱们是一大家子去玩,让你学长去接不合适。”

    “我也觉得不太合适。”张之蕴话音刚落,就看见了江枫新发过来的>“学长说我们到的那天他来接我们,他请我们去他们家店里吃饭,然后送我们去酒店,还能顺便给我们介绍一下北京哪里好玩。”张之蕴被江枫的热情给镇住了。

    “这不行的勒,我们让你学长帮我们挑酒店已经是麻烦他了,怎么还能让他请我们吃饭呢。”张之蕴妈妈表示不行。

    “是啊是啊,你妈说的对。我记得你说过你学长他们家饭店的菜很好吃,干炒牛河跟你啊嘛烧的是一个味,你爷爷原来最喜欢吃你啊嘛烧的干炒牛河了。咱们到的那天就去你学长家的店里吃,不能让他请我们,咱们自己出钱,还能顺便照顾一下你学长家的生意。”张赤远道。

    张之蕴觉得他爸说的有理,开始给江枫回消息。

    “哎呀,老婆咱别看这剧了吧,换一部吧,我记得上次你看的那个医疗剧就很好看,咱们看那部剧吧。”张赤远借机要求换电视剧。

    “别吵,不想看你就去睡觉。”张之蕴妈妈表示嫌弃。

    张赤远:ε(┬﹏┬)3

    江枫和张之蕴商量好了,便放下手机继续做八宝栗香鸽,人在后厨里心思却早已飘得老远。

    一转眼,就到了10号。

    江枫昨天就跟众人打了招呼,今天要翘掉两个小时的班去机场接人。大家看他如此兴奋,如果不是因为张之蕴是男同胞,他们都要怀疑江枫可能要绿了吴敏琪。

    酒店他也早就帮张之蕴一家挑好了,朝阳区,靠近地铁口,地段好,交通方便,酒店设施也很齐全,口碑和风评都很好,就是价格比较贵。

    才来北平一个月,江枫已经是第二次到机场接人了。关于接机的事情江枫早已轻车熟路,以前五分钟到机场,等了不过十几分钟就看见了拖着两个特大号行李箱,跟无头苍蝇一样四处乱转的张之蕴。

    他身后跟着一对中年夫妇,看样子应该是他父母,张赤远拖着一个型号略小的行李箱,张之蕴妈妈提着一个大包。

    最悠闲的就是张之蕴的爷爷张褚,跟在最后,拿着一个大蒲扇扇风,非常fashion的戴着一个黑色墨镜悠闲得跟饭后出来散步一样。

    “蕴蕴呀,你发下那个什么飞信问问你那个学长他到哪了,要是没来咱们自己过去就行了。”张褚在后面大声喊道。

    “爷爷,我学长十分钟前就发微信告诉我他到了,哎呀,他在那儿,就是那个冲我们招手的!”张之蕴拖着两个行李箱有些手忙脚乱的。

    “学长!”张之蕴也冲江枫招手,拖着两个行李箱跑到他面前,“真是幸苦你了,还特意来接我们。”

    “叫什么学长做什么,这么见外。”江枫一脸热情。

    张之蕴犹豫了一下,道:“谢谢枫哥了。”

    江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