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系游戏 吨吨吨吨吨

第五百六十五章 你师父是谁?(第四更!)(为Glint盟主加更!)

    见一面黄师傅和郑达是李教授的主意。

    虽然不是有血缘关系的亲人,但既然是师徒也算得上是半个亲人,李教授除了江家人之外没什么亲人,哪怕是半个亲人他也想见上一见。

    于是他便把见面地点定在了泰丰楼,因为人不多他就没订包厢,准备到时候与黄师傅,郑思源和郑达边吃边聊。

    江枫是不怎么关心这件事情的,他也没工夫关心这件事情,他昨天晚上在家里练习做水油皮练习到凌晨4点。

    季夏自从做出了水油皮之后就像是领悟了武功秘籍,即使江枫对着教程教也快教不来了,只能背地里偷偷加班加点努力让自己走在季夏前面。

    就算借用了吴敏琪的遮瑕膏让吴敏琪给自己化了个底妆,也没遮住眼下的黑眼圈。

    “哟,江枫你今天居然化妆了,怎么,晚上要和你家琪琪出去约会?”纵使江枫妆化得再淡,也被季月一眼看出来。

    “不过你昨天晚上干嘛去了?做贼啊,黑眼圈这么重,几点睡的?”季月好奇地问道。

    “不约会,没做贼,4点睡。”江枫打了个哈欠。

    季月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4点睡,你该不会是……”

    江枫现在困得两个眼皮直打架,只想赶快去后厨把今天客人预定的八宝栗香鸽的食材处理完然后去监控室睡觉,等到了营业时间再回后厨做八宝栗香鸽。

    今天他只做八宝栗香鸽,连拔丝山药和纯肉馄饨都不做。

    “收起你脑子里那些404的想法,我昨天晚上是揉面揉到4点多差点一头栽进面里把自己憋死。”江枫又打了一个哈欠,“不和你鬼扯了,我去厨房给鸽子脱骨了。”

    “我要提醒你一下,你家琪琪粉底液的颜色不太适合你一眼就能看出来。我包里有素颜霜和卸妆液,要不要我给你卸妆液你自己去厕所把你的妆卸了,然后擦点素颜霜,效果也是一样的。”季月提醒道。

    江枫:……

    “要,谢谢。”

    10分钟后,江枫走进厨房,开始无精打采地给鸽子脱骨。

    离江枫最近的张卫雨总是忍不住看他,因为他觉得江枫看起来有些怪怪的。

    “董礼。”张卫雨拦住准备去水槽里捞鳝鱼的董礼,“你有没有觉得今天小老板脸色看起来怪怪的,比平时白了不少。”

    “熬夜熬得吧,我有的时候晚上睡晚了第2天起来也是眼下乌青脸色发白。”董礼一脸见怪不怪,“不过小老板这样熬夜熬得够厉害,脸色白成这样我估计是通宵了。”

    江枫半眯着眼给乳鸽剔骨,经过这次的熬夜他深刻的意识到自己真的没有熬夜的天赋,和大学班上那些通宵背书第2天还能神采奕奕活力十足的去考试的畜生比起来他就是个菜鸡。

    吴敏琪只能帮他处理一半,剩下的一半还得他自己来弄。

    “江枫,你要是实在困就去休息吧,剩下的我来帮你。”在江枫因为打瞌睡差点一剪子戳在自己指头上之后,章光航终于看不下去开口了。

    “谢了。”江枫果断放下剪子去洗手,绝尘而去离开厨房,没有一丝留恋。

    章光航:?

    快乐揉面的季夏:?

    江枫除了中午下来把该做的八宝栗香鸽做完了其实也就是最后勾了个芡,前面的步骤都是吴敏琪和章光航代劳的,剩下的时间基本都在监控室里睡觉,一直睡到晚间营业开始前半个小时左右才恢复了活力。

    为此江枫还被老爷子狠狠骂了一顿。

    通过这一顿骂,江枫深刻的意识到靠他一个人教季夏是不行的。

    他就算累死也赶不上季夏进步的速度。

    季夏需要一个更好更出色更专业经验也更老道的师傅教导这个人,毫无疑问就是江建国。

    江枫决定今天晚上就把季夏派到江建国家里去学做水油皮,季夏喊了江建国这么长一段时间师伯祖,总该收点利息。

    是时候让师伯祖展现他真正的才华了。

    江枫表示他不学了,白案不适合他,狗命重要。

    因为晚上李教授要来吃饭,江卫国和江卫明就准备一人给李教授做道菜,毕竟李教授平日里也很少来泰丰楼,他一般都宅在家里看报纸看论文看手机不出门。

    “小枫白糖没剩多少了,你去仓库拿一箱白糖过来。”江卫明要做糖醋鲤鱼,准备食材的时候发现厨房里的白糖就剩两包了。

    “好的三爷爷。”江枫因为睡了一整天精神好的不得了,即使被老爷子骂了半个小时精神依旧很好,立刻跑去仓库里找白糖。

    江枫平时很少来仓库找东西,花了大概8分钟,找了一圈才在货架最上面找到白糖。费了点力气把白糖搬下来,江枫抱着箱子回到后厨。

    在门口看见了正往后厨探脑袋的郑达,那模样看上去和做贼也没什么区别。

    “郑师伯,您居然这么早就来了。”江枫伸脖子往李教授预订的那张餐桌看了一眼,李教授还没来,便道:“姑爷爷还没来,要不您先去那坐着等会儿,就是靠窗边的那张桌子,b17。”

    “对了,黄师傅呢,不会进去了吧?”江枫怀疑黄师傅此时已经进去跟董仕还有董礼抢锅铲了。

    “他恐高,我让思源陪他去药店买药去了,估计还要好一会儿才来。我提前来了所以就想到后厨这边来看看,好久没看过正儿八经的酒楼后厨了还怪想念的。”郑达道。

    “恐高?”江枫有些疑惑。

    “这不是今天去长城吗?他那老胳膊老腿的多走点路都受不了哪能爬长城呐,我们就坐缆车。谁能想到就两分钟的缆车他下来就差点站不稳了,不光脚软还差点吐了。”郑达摇摇头,“你说他也是,恐高还坐缆车,说什么忘了自己恐高,这事都能忘。”

    江枫:……

    “那黄师傅现在还好吗?”江枫一脸关切。

    “本来在长城上吹吹风拍拍照好了一些,结果……”郑达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谁叫他不能爬只能坐缆车下来,这上去了总得下来。”

    “我感觉下来比上去要刺激多了。”

    江枫:……

    好了,他懂了。

    “您要不要进去看看。”江枫问道。

    郑达顿时兴奋,嘴上还稍微谦虚了一下:“你们这都在工作我现在进去不太好吧,这不是给你们添乱嘛。”

    “记得洗手就行,我相信您有分寸的。”江枫笑道,抱着箱子进去了。

    在门口聊了这么久他手都有点酸了。

    郑达跟在江枫后面,东瞅瞅西看看,感觉回到了自己曾经奋斗过的战场,一时间感慨万千。

    仔细想想,他也有几十年没正儿八经的做过厨师该做的事了。上一次正经做糕点还是10年前给郑思源顶班,那是他第一次给郑思源安排相亲郑思源不肯去说糕点铺不能关,然后他一气之下就把郑思源轰去相亲自己顶了郑思源的班在小区门口卖了半天的点心。

    当然,那次相亲也没成,要是成了的话他孙子孙女都该上小学了。

    想到这个郑达伤心地叹了一口气。

    然后郑达就看见了在角落里快乐揉面的季夏。

    前两天他来的时候就见过季夏,但那时他没仔细看,现在见季夏在揉面顿时来了兴致,连忙凑上去看。

    他一直以为泰丰楼没有白案师傅,没想到居然有还是一年纪这么小的小姑娘。

    郑达就站在那里看季夏揉面。

    季夏也注意到郑达了,她前两天见过郑达知道他不是外人就没在意,继续低头揉面。

    “小姑娘,你这做的水油皮吧?你是要做什么?”郑达看了一会儿才开口问道,他看了一会觉得季夏揉面时的基本功还是不错的,就是感觉好像不太会做水油皮有点瞎做的味道。

    “不知道。”季夏道,她做的水油皮最后都是加点盐放锅里煮一煮,给大花当猪食吃的,她也不知道拿来做什么。

    “可能是鲜肉月饼吧。”

    郑达:?

    泰丰楼的白案师傅做东西这么随便?

    “做鲜肉月饼的话你这比例有点问题呐,温水加多了。照你这方法做出来的水油皮不行呐,如果用来做鲜肉月饼到时候月饼的酥皮烤出来效果肯定不好。”郑达道。

    听郑达这么说季夏就不高兴了,刚才江枫还夸了她几句现在正是美得冒泡的时候:“胡说,我师父说我做的挺好的,他都没说不行。”

    “你师父是谁?”郑达觉得他需要跟季夏的师父理论理论,简直就是误人子弟教坏小孩,哪有这么教徒弟的。

    “我师父在那!”季夏指向江枫。

    郑达:?

    看到季夏在指自己的江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