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系游戏 吨吨吨吨吨

番外5:求婚篇(完)

    一碗炖肉下肚,江枫顿时觉得安心了许多。

    他不知道的是,自己是安心了,蹲在厨房门口偷偷注视了江枫吃顿肉全程的江建康却不安心了。

    江枫一下飞机就要江建康去给他买五花肉,五花肉买来后又立即找酒店借厨房做炖肉。江建康闲着也是闲着,以为儿砸是要做什么好吃的在未来岳父面前展现自己的才华,这才蹲在厨房门口密切观察。

    江建康没想到啊,江枫做的非但不是什么好吃的,反而是江家人人闻风丧胆的白水炖肉。

    江家哪个铁骨铮铮的二百多斤的汉子在炖肉面前不腿软,江建康蹲在厨房门口隔的远闻不到味道,光是远远的看着江枫碗里的那一满碗炖肉就直打哆嗦。

    然后他就一边哆嗦着一边看着江枫狼吞虎咽地将一斤炖肉一扫而空,吃完后还意犹未尽的打了个嗝,表情痛苦而满足,绝望而喜悦,扭曲到让他怀疑儿砸是不是因为过于紧张精神失常了。

    江建康溜了,溜回房间跟王秀莲商量儿砸精神方面的问题。

    很快,得益于江建康这个大嘴巴,江枫临近晚饭的时候吃了一斤炖肉的消息便传开了。不光吴敏琪和两位老爷子知道这件事,就连刚到酒店行李都还没整理好的江隽清江隽莲两姐妹都知道了这件事。

    江卫明现在是正儿八经的人瑞,一百零几岁的老人家,听说这事儿后还是不免得有些惊讶,笑着对江卫国道:“这两年我还觉得小枫这孩子稳重了不少,没想到还是和原先一样做事不着边际的,你说他这好好的突然吃一斤炖肉做什么呀?”

    江卫明虽说没见过,但也听过炖肉的威力。

    “谁知道他这好端端的吃炖肉做什么。”老爷子道,没由来地想起了自己当初第一次去岳父岳母家的那碗炖肉。

    那可真是人生中最可怕的几段回忆之一啊。

    江家人都很好奇,但真正把这个问题问出来的只有吴敏琪。

    吴敏琪大半年没回家,即使这次回来是为了订婚,回家第一件事情也是和父母在一起聊上大半天。所以从机场离开以后江家人和吴家人其实是兵分两路,快到晚饭时间吴敏琪才来酒店接江家人去家里吃饭。

    今天晚上的这顿饭虽说是便饭,正儿八经的订婚宴在明天,但真正重要的恰恰是今天晚上这顿饭。今天晚上这顿饭才是正儿八经的亲家吃饭,明天的是订婚宴。

    吴家人多,除了那种远到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之外,其他的亲戚还真的很难分出个远近亲疏,就算有的亲近有的不怎么接触,在订婚这种事情上也要一视同仁,该请的都得请。

    明天吴家酒楼停业半天? 就是为了吴敏琪的订婚宴。事先吴妈妈也叮嘱过吴敏琪和江枫,他们两个明天什么都不用干? 只要挨个敬酒认人说点场面话就行。吴妈妈还特意叮嘱江枫敬酒的时候不用那么实诚? 举杯的时候豪爽就行了喝的时候可以浅尝辄止? 不然江枫恐怕很难走直线走出吴家酒楼。

    吴敏琪觉得亲妈还是高估江枫的酒量了。

    “枫枫? 我听说你下午借了酒店的厨房做了一斤炖肉还给全吃了? 你突然吃炖肉做什么?”去吴家的路上,吴敏琪问道。

    江枫没想到他吃顿肉壮胆的事情居然暴露的这么快? 非常实诚地道:“壮胆。”

    吴敏琪:?

    江枫开始他的表演:“琪琪? 你是不知道炖肉对我们来说代表着什么。今天下午我连一斤炖肉都吃了,还有什么是值得我畏惧的?”

    听江枫这样说,坐在副驾驶的江隽莲连连点头,扭过头来附和:“小哥说的有道理? 炖肉都吃了还有什么可怕的!”

    “小哥你不用担心,今天晚上有我和我姐呢,你先给我们的资料我们都背熟了? 肯定没问题的你放心。”江隽请也给江枫打气。

    听两个堂妹这样说,江枫心中又多了几分信心。

    江隽清和江隽莲这次专程坐飞机来蜀地,可不只是单纯她作为江枫的堂妹参加订婚宴的? 他们是带着任务来的,不然江家那么多人怎么会除了重要人物之外派她们两个来。

    江隽清,江隽莲姐妹俩从小就一个天赋技能,讨长辈欢心。一张巧嘴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偏偏又是双胞胎心有灵犀? 拍起马屁来一唱一和的一加一大于二。前些年过年的时候,江奶奶哪个老姐妹来家里打麻将不夸一句这姐妹俩懂事听话。

    江隽莲尤为会看人脸色,是拍马屁的主力队员,江隽清则更像是给她捧哏的,在关键时刻起到锦上添花的效果。

    为了这次订婚宴,江枫提前两个星期把他能想到的所有相关资料整理成文档发给姐妹俩,资料内容包括吴翰学和吴爷爷这些年的拿手好菜,菜品特点,两人所取得过的相关奖项,吴家酒楼的历史,吴家简单的人际关系等。姐妹俩这两个星期苦背资料,就连考马原的时候都没这么认真过。

    很快,一行人就抵达吴家。

    吴敏琪家的房子还是几年前的老样子,家具摆设什么的都没变,硬要说有什么不同就是干净得有些吓人,十几年的老地板闪闪发光,不知道的还以为打了蜡抛过光。

    今天的晚饭是吴翰学做的。

    吴老爷子也在但没有下厨,江家人到的时候正坐在客厅的沙发边喝茶。茶几上放着三盘水果,都是切好洗净经过精心摆盘的,除了水果外还有瓜子话梅这种小点心,足以看出主人家的郑重。

    江家人一来吴妈妈就要给大家倒茶,被江卫明笑着拒绝:“茶就不用倒了,我看这边菜也上桌了咱们直接吃饭吧。”

    江卫明这样一说吴老爷子便放下茶杯起身,朝饭桌走去,坐在江卫明右边。

    吴老爷子年纪大了,从去年开始不再管酒楼的生意只是偶尔会去店里转转,现在吴家酒楼由吴翰学掌勺,生意虽稍有下降但也不明显,没出什么大乱子。

    “老吴,我听说你也退休了。”江卫明笑着道。

    “到了年纪当然得退,你以为谁都像你似的,九十多岁还能在后厨里蹦跶。”吴老爷子幽幽道,语气中不免带了些羡慕嫉妒恨。

    “现在也不行了,就是偶尔去店里看看厨房也不进。”

    正说着,吴翰学把最后一道汤端上桌,今天晚上的菜就算是齐了。

    水煮鱼,甜皮鸭,芙蓉鸡片,夫妻肺片,清蒸青鳝,鱼香茄子,油淋小白菜和羊肉汤。

    都不是些什么名贵菜,撑场面专用的鲍鱼,鱼翅,海参,燕窝一样都没有,甚至连高汤菜都没有。就如同吴妈妈所说的那样,简单的便饭,两家人聚在一起聊聊天。

    “菜都齐了咱们就快吃菜吧,我记得家里还有瓶好酒,我去给大家开了。”吴妈妈笑着道,走进房间拿出一瓶酒来,给在座的每位男性同胞倒了小半杯。

    吴翰学和吴老爷子都不是话多的人,没有吴妈妈活跃气氛饭桌上的氛围一时沉默的有些可怕。

    还好,江枫带了两个堂妹来。

    江隽莲见情况不对,连忙夹了一筷子鱼香茄子,吃完后甜声道:“吴叔叔,您做的茄子可真好吃。小哥果然没有说错,他先前就和我说过您做的鱼香茄子别有一番风味。”

    听江隽莲这么说吴翰学脸上顿时多了一丝笑意。

    江枫现在是什么人,他可是国内现役名厨录排名最高的厨师,注定将一统厨师界的未来泰斗。他说吴翰学的鱼香茄子别有一番风味,这话还不是从江枫嘴里说出来的而是他堂妹转述的,更让吴翰学高兴了。

    “是吗,我怎么不知道这件事情。”吴翰学道。

    “您当然不知道啦,这是小哥好几年前跟我们说的,那时候小哥还在a大读书呢。”江隽莲道,还ue江隽清,“是吧隽清。”

    “对。”江隽清虽然不知道亲姐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但还是点头附和,“那时候我和我姐星期天没课的时候就会去小哥家店里吃饭。”

    这下换吴翰学有些迷茫了:“那他怎么会和你们说我做的鱼香茄子别有一番风味?”

    “那个时候,琪琪姐和我小哥不是参加好味道厨王争霸赛吗?我记得那时候小哥还没跟琪琪姐表白呢,您和吴阿姨来a市看琪琪姐,您见中午店里生意太忙还亲自下厨帮忙炒菜。”江隽莲巧妙的把被坑说成了帮忙,“我从小就爱吃茄子,那天您帮忙炒菜的时候店里卖得最好的就是您做的鱼香茄子。”

    说到这里,江隽莲还叹了口气。

    “可惜那天我在上课没能吃到您做的茄子,可小哥吃到了啊,周末的时候小哥还特意夸了您的鱼香茄子。具体说的是什么我不记得了,反我就记得那时候我特别想吃小哥口中您做的鱼香茄子,可偏偏那时候小哥又不会。”

    “原本我都快忘了这件事了,刚才吃了之后一下就想起来了。小哥先前跟我说的一点都没错,您做的鱼香茄子真的与众不同,比我原先吃到的鱼香茄子都要好吃,小哥都做不出来这种味道。”为了证实自己说的话的真实性,江隽莲又夹了两筷子鱼香茄子。

    “是啊是啊,我也从来没有吃过这种风味的鱼香茄子。”江隽清开始捧哏。

    吴翰学这下是真高兴了,连带着吴老爷子脸上也多了几分笑容。

    “没事,想吃你们就在这里多住几天,让琪琪领着你们多玩玩,到了饭点就到店里来,叔叔给你们做鱼香茄子。”吴翰学只觉得通体舒畅,连带着看江枫都顺眼了不少。

    原先,他觉得江枫这个人过于实诚,是个老实孩子没坏处,但人不够圆滑容易吃亏,最关键的是容易连带着他家琪琪吃亏。

    现在看来,实诚也不是什么坏事,看看江枫这两个堂妹,都是实诚孩子,多招人喜欢呐!

    实诚孩子江隽莲露出了一个实诚的笑容。

    “对,多留几天在这附近多玩玩,要是你们吴叔叔没时间给你们做,爷爷给你们做。”吴老爷子笑着道。

    江枫目瞪狗呆,在心里默默给江隽莲点了个赞,并且决定给她多加一份佛跳墙。

    有了江隽莲这一插科打诨,饭桌上顿时充满了欢快的气息,洋溢着pead love。王秀莲和吴妈妈两位女性代表也打开了话匣子,其乐融融,一切都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吴敏琪也借此机会把江枫今天下午吃了一斤炖肉给自己壮胆的事情小声说给吴妈妈听。

    吴妈妈听完后忍俊不禁,又小声讲给吴翰学听,直接把吴翰学给愣了,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对江枫的态度真的不太好。

    瞧把未来女婿吓的,都到了要吃炖肉壮胆的地步了。

    吴翰学对江枫又莫名的满意了不少。

    饭吃得差不多,就到了该推杯换盏的时候了。

    也到了江枫该敬酒的时候了。

    第一个要敬的自然是吴翰学和吴妈妈。

    “吴叔叔,吴阿姨,我敬……”江枫刚端起酒杯就被吴翰学打断。

    “还叫吴叔叔?”吴翰学努力想让自己显得和善一些。

    江枫愣了愣,更加坐实了老实女婿的定位,随即反应过来,狂喜。

    炖肉真的有用!

    今天下午的一斤炖肉没有白吃!

    “爸,妈,我敬你们一杯!”

    ……

    当晚,江枫是走着曲线离开的。

    吴敏琪送他们回去,吴妈妈和吴翰学留在家里收拾。

    “小枫这孩子,估计平时也不怎么喝酒,这酒量是真的不太好啊,今天也没喝两杯吧,好像一共也就三杯不到。”吴妈妈觉得如果不是江枫心里有一股意志强撑着让自己不要醉倒,估计就不是走着曲线回去而是被江建康背回去了。

    “不喝酒好,做厨师的喜欢喝酒才麻烦,喝酒容易误事。”吴翰学非常难得的替江枫说起好话来。

    “哟,今天太阳倒是打西边出来了,我居然从你嘴里听见了小枫的好话。”吴妈妈笑道。

    吴翰学面上有些挂不住:“瞧你这话说的,好像我对江枫不满意似的。”

    吴妈妈笑而不语。

    待一切收拾好了,吴妈妈总算是想起了一件该和吴翰学商量的正事:“对了,先前我和亲家母他们商量的琪琪和小枫买婚房的那个小区我看过了。就在他们那一栋,楼上,有一个小户型的房子特别好,我打算过段时间实地去看看。”

    “你看房做什么?”

    “瞧你这话说的,我这马上就退休了,咱们就琪琪这一个女儿。看房子做什么?当然是买下来搬去和琪琪一起住啊!不然还真的像现在这样,一年到头都见不着女儿一两回。”吴妈妈道。

    吴翰学皱眉:“你是快退休了,可我这边才刚接手,估计没个一二十年退不下来。”

    “所以我看的是小户型,我一个人过去住就行了。”

    吴翰学:……

    他感觉他刚刚升起得对江枫的那些好印象瞬间荡然无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