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我师叔是林正英 白袍飞扬

第298章 少了一魂!

    如果不是杨镇长提起安妮,张敬都没想起这位大胸妹来。

    怪不得今天没见到她,原来是她爹出事了。

    有人提起岳员外中邪后,很快又有人反驳。

    “什么中邪了,岳员外不过是生病了而已!不要瞎传谣言!”

    “生病?呵呵,如果是生病的话,为什么查不出病因,大夫开的药也完全不起作用?我看他就是做了亏心事,现在是遭报应了!”

    “做什么亏心事了?老李,你避恶拐弯抹角,阴阳怪气,有什么话就直说!”

    “直说就直说,无非就是害人性命呗!”

    “你不要胡乱造谣!造谣可是要证据的!”

    “笑话,如果有证据还是造谣吗?”

    张敬还没来得及询问到底怎么回事,乡绅富豪中,就有人因为这件事吵了起来。

    同一个镇子上的乡绅富豪,虽然在有些事情上是意见统一的。

    但是相互之间,也不可能真的是铁板一块。

    肯定会有矛盾,有龌蹉。

    毕竟就算一家人,兄弟之间也会有闹得不可开交的,更何况是外人。

    只要牵扯到利益,肯定就会有斗争。

    通过这群人的争吵,张敬大致也清楚了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

    原来不久前,酒泉镇来了一个唱戏的班子。

    这个戏班子在整个岭南都颇为有名气,走到哪里都极受欢迎,特别是戏班中一名叫徐小坤武生,乃是有名的名旦,人气极高,深受圈内女粉丝欢迎。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戏班在酒泉镇演出之后,旦角徐小坤竟然离奇死于戏班后台!最终保安队介入调查,最终也没有查出个什么结果来,这件事只能不了了之。

    不过。

    谢小坤死后,岳员外紧接着也就患上了重病,卧床不起,附近镇上的名医都请来帮忙诊治过,却效果不大。

    坊间不知道怎么,就开始流传出了一种言论,说旦角徐小坤的死乃是岳员外所为!

    所以谢小坤死后冤魂不散,现在要来报复岳员外。

    “岳员外杀死旦角谢小坤?他们两人之间难道有仇?”张敬听完后纳闷地问道。

    杨镇长无奈的摇了摇头,道:“没有仇啊!岳员外完全没有杀徐小坤的理由。所以虽然外面传着留言,但很多人觉得岳员外现在的确是得了怪病,而不是中邪。”

    那位岳员外张敬也是见过几面的,年纪至少也有四五十岁了,

    麻麻地大手一挥,说道:“不管是不是中邪,我去看一眼就知道了!”

    现在麻麻地急需一场法事来证明自己的能力,所以他在心里期盼着,这个岳员外一定要中邪!一定要被不干净的东西缠身啊!

    这样,他才有表现的机会。

    于是在一群乡绅的带领下,张敬麻麻地等人跟着朝岳家走去。

    岳家不是传统的宅院,而是一栋二层的小洋楼。

    杨镇长走在最前面,上去敲门,半响后才有一名老妇人把门打开。

    这老妇人头发都已经花白了,行动也迟缓得很,慢腾腾的,脸上没什么表情,很呆滞。

    “刘婶,岳员外睡了吗?张道长回来了,来帮他看看病。”杨镇长说道。

    老妇人似乎眼神也不怎么好,再加上天色已黑,岳家门口灯光微弱,开门后愣了片刻她才认出杨镇长,粗哑着声音拒绝道:“是镇长啊。老爷他吃了药,好不容易才睡下,你们还是明天再来吧。”

    杨镇长无奈的摇了摇头,对张敬和麻麻地解释道:“刘婶是岳家多年的佣人,年纪大了,所以脑袋已经不太灵活,你们不要介意。”

    两人自然不会和一个老人家计较这些。

    不过麻麻地打量了这栋小洋楼后,脸色却是有些不太好看。

    张敬知道他为什么这样,因为岳家似乎正常得很,风水也没问题,一般来说不像是家里有人中邪了的样子。

    如果没有人中邪,麻麻地还怎么展示自己的本事?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他再厉害,没有鬼怪来衬托,不也是白瞎嘛!

    杨镇长转过头,继续劝说道:“刘婶,张道长来一次不容易,进去帮岳员外看看病,说不定就能帮岳员外的病治好。所以你还是让我们进去瞧瞧吧。”

    可惜老妇人却好像听不懂话一样,站在门口不为所动,眼神呆滞的看着众人。

    杨镇长见状有些不高兴。

    他好歹还是一个镇长,出于礼貌对你客气,但你一个老妇人,不过是个佣人,还真的倚老卖老了。

    但他伸出一只手搭在刘婶肩膀上,要将她推开闯进去的时候。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老妇人那呆滞的眼神,却忽然心中惊恐,浑身毫毛都倒立起来,遍体发寒!

    仿佛见了鬼一样。

    “啊……鬼啊!”

    杨镇长低呼一声,连忙脚步踉跄的后退好几步,差点没一屁股坐在地上。

    “鬼?哪里有鬼?”麻麻地当即上前,眼神放光的四处张望道。

    “她……就是她……”

    杨镇长指着堵在门口的刘婶哆嗦道。

    灯光幽暗,周围寂静无声,岳家的门半开着,只留着一条口子,老妇人就堵在口子处,灯光从她背后照射过来,她的面目隐藏在阴暗中,愈发的泯灭不定。

    忽然,周围刮起了一阵阴森的冷风,将老妇人花白的头发吹动,但她的脸上依然没有什么表情,呆呆地说道:“我不是鬼啊,镇长,你怎么能说我是鬼呢?”

    说话的语气和表情,的确有几分渗人,普通人在白天见了估计都会有几分心里发毛,更别提晚上了。

    麻麻地作为炼师境高手自然是不害怕的。

    他嘀咕道:“还真是有点古怪!难道我看走眼了?”

    说着,他便再次往前走了两步,到了老妇人刘婶面前,运转法力给自己开了个天眼,想要看清楚老妇人究竟是人是鬼。

    又或者说身上是否中邪了,有鬼魅作祟。

    可惜,老妇人虽然看上去很阴森恐怖,很可怕。

    但她的确是一个活着的人,身上也没有鬼气。

    麻麻地不信邪,直接往老妇人身上贴了一张驱邪符,结果还是没什么反应,证明老妇人刘婶的确不是邪物。

    “我不是鬼……我不是鬼……”

    老妇人对麻麻地的行为也不反抗,只是呆滞的为自己辩解道。

    “这是老糊涂,痴呆了吧?”

    麻麻地查不出所以然,在心里嘀咕道。

    不过忽然,他脑海中灵光一闪,像是想到了什么。

    只见抓起老妇人的一只手,开始把脉,片刻后便又惊又喜地道:“不对!这位刘婶不是老年痴呆,是她的三魂,少了一魂!”

    酒泉镇的乡绅们自然听不懂这是什么意思,张敬闻言连忙也走上前,替老妇人把了脉。

    果真,像麻麻地所说的那样,老妇人的三魂竟然少了一魂,所以她才会这般痴痴呆呆,让人看了觉得害怕,就像是觉得见了鬼一样。

    但是,对于张敬等人来说,这种情况比见了鬼还要更罕见!

    一般的鬼只能吸取人的阳气,可不会吸取人的魂魄。

    能够拘人魂魄的,是鬼差才拥有的手段。

    难不成鬼差会专门来拘走岳家一位老佣人的魂魄?

    不可能啊?

    没有理由!

    而且就算真的是鬼差前来,也不至于只拘走一魂,留下两魂,让刘婶变得痴痴呆呆的。

    张敬和麻麻地两人面面相觑,搞不清楚这岳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

    门外的动静终于惊动了里面的人,小洋楼传来一道颇为好听的女人声音,问道:“刘婶,谁在门外啊?”

    这声音张敬熟悉,正是大胸妹安妮的。

    不一会儿,就看见穿着一件白色低胸睡袍的大胸妹,款款从屋里走了出来。

    这女人还真是喜欢低胸装,懂得展现自己的身材优势啊!

    连睡袍都是这个调调……

    ~

    如果不是杨镇长提起安妮,张敬都没想起这位大胸妹来。

    怪不得今天没见到她,原来是她爹出事了。

    有人提起岳员外中邪后,很快又有人反驳。

    “什么中邪了,岳员外不过是生病了而已!不要瞎传谣言!”

    “生病?呵呵,如果是生病的话,为什么查不出病因,大夫开的药也完全不起作用?我看他就是做了亏心事,现在是遭报应了!”

    “做什么亏心事了?老李,你避恶拐弯抹角,阴阳怪气,有什么话就直说!”

    “直说就直说,无非就是害人性命呗!”

    “你不要胡乱造谣!造谣可是要证据的!”

    “笑话,如果有证据还是造谣吗?”

    张敬还没来得及询问到底怎么回事,乡绅富豪中,就有人因为这件事吵了起来。

    同一个镇子上的乡绅富豪,虽然在有些事情上是意见统一的。

    但是相互之间,也不可能真的是铁板一块。

    肯定会有矛盾,有龌蹉。

    毕竟就算一家人,兄弟之间也会有闹得不可开交的,更何况是外人。

    只要牵扯到利益,肯定就会有斗争。

    通过这群人的争吵,张敬大致也清楚了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

    原来不久前,酒泉镇来了一个唱戏的班子。

    这个戏班子在整个岭南都颇为有名气,走到哪里都极受欢迎,特别是戏班中一名叫徐小坤武生,乃是有名的名旦,人气极高,深受圈内女粉丝欢迎。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戏班在酒泉镇演出之后,旦角徐小坤竟然离奇死于戏班后台!最终保安队介入调查,最终也没有查出个什么结果来,这件事只能不了了之。

    不过。

    谢小坤死后,岳员外紧接着也就患上了重病,卧床不起,附近镇上的名医都请来帮忙诊治过,却效果不大。

    坊间不知道怎么,就开始流传出了一种言论,说旦角徐小坤的死乃是岳员外所为!

    所以谢小坤死后冤魂不散,现在要来报复岳员外。

    “岳员外杀死旦角谢小坤?他们两人之间难道有仇?”张敬听完后纳闷地问道。

    杨镇长无奈的摇了摇头,道:“没有仇啊!岳员外完全没有杀徐小坤的理由。所以虽然外面传着留言,但很多人觉得岳员外现在的确是得了怪病,而不是中邪。”

    那位岳员外张敬也是见过几面的,年纪至少也有四五十岁了,

    麻麻地大手一挥,说道:“不管是不是中邪,我去看一眼就知道了!”

    现在麻麻地急需一场法事来证明自己的能力,所以他在心里期盼着,这个岳员外一定要中邪!一定要被不干净的东西缠身啊!

    这样,他才有表现的机会。

    于是在一群乡绅的带领下,张敬麻麻地等人跟着朝岳家走去。

    岳家不是传统的宅院,而是一栋二层的小洋楼。

    杨镇长走在最前面,上去敲门,半响后才有一名老妇人把门打开。

    这老妇人头发都已经花白了,行动也迟缓得很,慢腾腾的,脸上没什么表情,很呆滞。

    “刘婶,岳员外睡了吗?张道长回来了,来帮他看看病。”杨镇长说道。

    老妇人似乎眼神也不怎么好,再加上天色已黑,岳家门口灯光微弱,开门后愣了片刻她才认出杨镇长,粗哑着声音拒绝道:“是镇长啊。老爷他吃了药,好不容易才睡下,你们还是明天再来吧。”

    杨镇长无奈的摇了摇头,对张敬和麻麻地解释道:“刘婶是岳家多年的佣人,年纪大了,所以脑袋已经不太灵活,你们不要介意。”

    两人自然不会和一个老人家计较这些。

    不过麻麻地打量了这栋小洋楼后,脸色却是有些不太好看。

    张敬知道他为什么这样,因为岳家似乎正常得很,风水也没问题,一般来说不像是家里有人中邪了的样子。

    如果没有人中邪,麻麻地还怎么展示自己的本事?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他再厉害,没有鬼怪来衬托,不也是白瞎嘛!

    杨镇长转过头,继续劝说道:“刘婶,张道长来一次不容易,进去帮岳员外看看病,说不定就能帮岳员外的病治好。所以你还是让我们进去瞧瞧吧。”

    可惜老妇人却好像听不懂话一样,站在门口不为所动,眼神呆滞的看着众人。

    杨镇长见状有些不高兴。

    他好歹还是一个镇长,出于礼貌对你客气,但你一个老妇人,不过是个佣人,还真的倚老卖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