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体修之祖 石木

第九百一十章 会面(上)

    时间飞逝,齐国三大魔宗已经开战了三年,七煞门联合了西州的五宗三族,而阴阳圣教联合了散修联盟,分成两路人马,进攻血炼宗所在的南州。

    而这时候,血炼宗彻底展现出了齐国第一魔宗的强大底蕴,南州的大型魔灵脉都被布置了大量禁制,再加上血炼宗的元婴期修士固守,两大魔宗的推进极为缓慢。

    这一日,在齐国北州,一个若有若无的遁光在高空中飞遁,里面是位相貌普通的中年男子,他散发着凶煞无比的魔力气息,乃是七煞真魔君之一的魂煞真君。

    此时他脸色阴沉,目光闪烁。

    “该死,徐俊文怎么会知道真正的魂煞真君已死,我魂煞也就在一元秘境之内,和这个阴阳同体的家伙打过交道,她是如何发现的。”

    这位魂煞真君,其神魂却是曾经的结丹七煞子之首,魂煞子。

    他和其他几名七煞子,在一元秘境中另有机缘,除了收获炼魔窟内的大量魔石之外,还找到了两处新的魔池,收取了极多的纯净真魔之水。

    七煞子为了防止被七煞真魔君吞噬,修炼了魂煞传给他们的一门叫做凝魂诀的秘术。

    这等秘术可以将他们的魂魄临时连成一体,每个人的魄力都相当于七人,在争夺本源煞气的过程中,说不定可以压制那些老家伙。

    七煞真魔功属于七人共同修炼的顶尖功法,有了足量的纯净真魔之水相助,再加上几人资质顶尖,七煞子居然都进入了元婴初期。

    随后他们就在七煞门禁地,和七煞真魔君争夺本源煞气。

    魂煞想到当时的场景,眼中露出一丝阴冷之色。

    他这个偶然获得的凝魂决,的确是将七人的神识魄力凝结为一体,可其他人并不知道,凝魂决有一个施法主体,只要主体在关键时刻催动秘术,所有的神识魄力,会立即加持在主体身上,其他人则会神魂大损。

    魂煞就是在争夺本源煞气的关键时刻,施展了秘术,瞬间吸收了其他六人的魄力,暗中吞噬了真正的魂煞真君。

    而其他六人由于神魂受损,毫无反抗之力地被其余真魔君吞噬,七煞真魔君,一下子全都进入了元婴中期。

    魂煞子获取的魂煞真君的记忆,表现的和以往一样,至于其他六煞真君,吞噬的是神魂缺失的六煞子,无法获得记忆,他很好得隐藏起来。

    可谁知道不久前的一次出手,魂煞遇到了同样进入元婴期的徐俊文。

    就在那时,徐俊文偷偷传音,一下子叫出了他的身份,还约他见面,不知有什么企图。

    魂煞虽然成为了魂煞真君,还进入了元婴中期,但徐俊文在结丹期就修炼出了元婴之力,凝结元婴后,实力不可小觑。

    “哼,先看看这个不男不女的家伙约我的原因,实在不行,就施展刚刚领悟的那个神通,将其灭杀。”

    “我的秘密,一定不能被其他人知道,尤其是大长老,否则……”

    魂煞心中有了决定,遁光又加速了几分,向东州的方向激射而去。

    ……

    齐国的东州和北州之间,有一条蜿蜒数千里的长河,河流两边都是没有任何草木的戈壁岩石,河水浑浊无比,里面充斥着魔气和灵气,还有阴寒之力的气息。

    能量如此混杂的河水,也只有少数几种特殊的鱼类能够在里面生存,由于阴寒之力混杂其中,几乎没有修仙者在附近修炼。

    这条阴气森森的河流,被齐国修仙者称之为死灵河。

    这一日,在死灵河边的一处岩石戈壁上,站立着一位身穿紫黑色长裙,身材凹凸丰满的貌美女子,她那葱玉般的手指摩挲着一枚玉简,似乎在沉思着什么。

    “一元宗不愧是上古第一宗门,这份原始的幻魔子母功玄奥之极,隐藏着诸多变化,我修炼的阴阳幻魔功,似乎脱胎于这门古老的功法。”

    徐俊文神识感受着极阴元婴深处的那一团极阳之力,双眸中闪过一丝狂热之色。

    “我通过阴阳逆转,将结丹期修炼出的极阳之力隐藏,冒险用极阴之力凝结元婴,这样一来,就可以把极阳之力作为子体本源,修炼刚刚创出的阴阳子母功。”

    “血炼宗的幻魔子母功,专精在幻术和瓶颈的突破上,只能说是辅助功法,而我创出的阴阳子母功,却是一门修炼双元婴,神通恐怖的强大功法啊!”

    “就算是大周门派的顶尖神通第二元婴,也不过是元婴级的分身而已,还要担心反噬。”

    “可我的阴阳双元婴不同,都是自己修炼出来的,根本不会反噬,魔力储量足足是同阶修士的两倍,比血魔功还要恐怖。”

    “而且极阴之力和极阳之力相互配合,还能演化出诸多神通。”

    忽然,徐俊文眉头一挑,将玉简收起,看向了死灵河的方向,一道隐晦的魔光向她的位置激射而来。

    不一会,那道遁光就落在了岩石戈壁上,露出了一名相貌普通的中年男子,正是魂煞。

    魂煞上下扫视了一番徐俊文,带着几分异样之色道:“徐仙子有事直说,我们两派现在虽然联手对敌,但彼此也是竞争关系。”

    徐俊文绽颜一笑道:“魂煞道友,一元秘境中我们还联手对敌,莫非就不认识我了。”

    魂煞冷哼一声道:“那七个不争气的家伙,早在多年前就煞气入体而亡,徐仙子不必拉什么关系,如果和战争的事情无关,那就请回吧。”

    徐俊文捂嘴轻笑,丰满的娇躯微微颤动,散发着惊人的魅力:“魂煞道友,此地只有你我二人,你不用模仿魂煞真君。”

    魂煞瞳孔一缩,一股浑厚无比的元婴之力激荡而出,元婴中期的庞大威压弥漫开来,神识锁定着徐俊文。

    徐俊文脸色不变,一层魔力护罩将身躯笼罩,虽然只有元婴初期的魔力气息,但魔力深处似乎隐藏着一股极强的能量,一时之间抵住了魂煞的威压。

    徐俊文不动声色后退了一步,嘴角微翘道:“魂煞道友不必激动,我徐俊文乃阴阳同体之魂,有独特的秘术分辨一个人的神魂,似乎其他七煞真魔君还是那些老家伙。”

    “他们和七煞门的其他元婴期修士,恐怕不知道魂煞道友的情况吧。”

    魂煞眼睛一眯,一股惊人的凶煞之力在体内酝酿,似乎默认了一般,他缓缓道:“徐仙子是在威胁我,难道认为我没有实力灭掉你?”

    徐俊文道:“既然七煞真魔君都进入了元婴中期,那么很快就要进行最后一步,七煞合一,尝试诞生新的元婴后期魔修。”

    魂煞瞳孔一缩:“你怎么知道我七煞门的隐秘!”

    徐俊文没有回答,而是神秘道:“既然七煞真魔功的秘术能够七煞合一,那你们的大长老,会不会隐藏着一手秘术,把你们吞噬,尝试突破当前的境界呢?”

    魂煞的脸色骤然一变……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