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体修之祖 石木

第一千四百二十三章 囚笼中的人族(下)

    随着几名人族剑修的低空飞行,一座被淡金色雾气笼罩的山脉出现在众人视野中,这片山脉位于群山边缘,一条蜿蜒的长河蔓延而出,流向北边的一片平原。

    晨阳右手法决掐动,一道虚幻的短剑灵光从其手中打出,落进雾气之中,伴着几声剑鸣,雾气缓缓打开了一个口子,飞出两个身影。

    分别是位容貌沧桑的中年男子,以及一位相貌端庄的妇人,这对男女见到人数少了一半的元婴剑修,神情顿时变得有些紧张。

    “晨师叔,之前老怪物在天空现身,是大师伯他成功了吗?”端庄妇人待众人进入金色雾气中后,忍不住问道。

    晨阳抬头望向被金色雾气遮住的天空,露出了一个颇为遗憾的笑容道:

    “叶师兄成功领悟了意志,可星魂族那个老家伙反应太快,师兄只来得及帮八位师弟解脱,就不得不自爆神魂,否则就会被缚魂术再次禁锢。”

    “之前空中出现的九道灵光,就是星魂炼虚缚魂术的残余禁制,师兄他们彻底解脱了……”

    端庄妇人闻言,眼中闪动着哀伤和解脱交织的复杂之色,原先紧张的神情则松懈了不少。

    而另外名沧桑男子,仔细观察了下晨阳的神情,瞳孔微微一缩,眼中暗淡之色一闪而过,随后神情就恢复如常,他张开嘴,用嘶哑的声音道:“师叔们辛苦了,既然这个办法可行,说明我等也有解脱的希望。”

    “宋师侄,你把这个消息告诉其他弟子吧,我们气血有些亏损,先回去修炼。”那名下巴长满髯须的剑修男子语气平静道。

    “是,杨师叔。”

    这对男女应声道,行了一礼后,就继续在淡金色雾气中,看守着这个防御法阵,晨阳和其他七名剑修,分化成几道剑光,落向下方的山脉。

    这里的山脉形状古怪,所有的山峰都像是被拦腰斩断一般,形成了一座座平顶山峰,每座山顶都有一群禁制灵光闪动的建筑。

    有的山峰是炼器大殿,有的是藏金阁,还有许多弟子住所和洞府,山峰间时不时有人影驾驭着剑光飞行,看上去就仿佛是一个繁荣的修仙门派。

    不过仔细观察,便会发现这些修士全都沉默寡言,就算肩并肩飞行,彼此间也不发一言,有种浓重的压抑之感。

    晨阳驾驭着剑光,来到了一座陡峭的平顶山,这里的灵气浓郁,山顶只有一个被淡黄色禁制包裹着的洞府,里面隐约见到几座石屋建筑和几片草药园。

    他进入了洞府后,立即将周围的禁制关闭,接着又布置了几个防止窥探的阵法,随后就瘫坐在地上。

    “大家的情绪,还能支撑住……”

    晨阳喃喃低语了一声,只有回到自己的洞府,不再面对痛苦的师兄弟,他才感到那么一丝放松。

    “好想睡一觉呐……”

    伴随着这个想法,他忽然感到自己全身的神经仿佛都松懈开来,有一种说不熟的舒爽之感。

    被压抑的疲惫似乎在这时候爆发出来,他身子一软,倒在了洞府门口,昏睡了过去……

    ……

    “没想到这小子全靠自己的意志硬撑,神魂虚弱无比,我只是松了松其神经,居然就睡着了……”

    “唉,睡吧,睡一觉会舒服一些。”

    陆坤的血脉分身寄存在晨阳的头颅枕骨之内,心中默默轻叹一声。

    刚刚他轻微动用了下血肉子神念的神通,在这名剑修神经放松之际,将对方紧绷着的神经,彻底松懈,可没想到这个举动直接让其睡着了。

    “修仙者精神紧绷之际,睡觉应该不算奇怪,更何况这名剑修体内压抑了大量的情绪和压力。”

    “刚刚我只是略微调整了晨阳的肉身神经,那个炼虚老家伙就算能观察到这里,应该也不会起什么疑心。”

    陆坤一边谨慎地在心中判断,一边通过晨阳头颅中的血管神经网络,以某种特殊的角度,观察着对方识海。

    晨阳的神识光球之外,包裹着一层古怪的网络,这个网络由一个个三角形的古怪结构组成,除此之外,还有一条蓝灰色的丝线向外延伸,一直穿透了识海的顶部。

    神识光球就仿佛是一条鱼儿,而外面的封印网络则是渔网,虽然将鱼儿网住,但依旧将其养在池塘,想要捞取的时候,只要那根穿透识海的连线一拉,似乎就能轻松将鱼儿拉走。

    “这应该就是他们口中说的缚魂术。”

    “元婴期修士的神魂与元婴融合在一起,中了缚魂术后,神魂直接从元婴拉了出来,被困在了识海……”

    陆坤他曾经和阴阳圣教的徐俊文联手猎杀元婴之魂,对元婴期修士神魂和元婴的关系颇为了解。

    晨阳这种分离状态下,若神魂被禁锢在识海,肉身坏死就等于陨落,元婴内没有神魂,甚至都无法瞬移。

    “此处相当于一个大型门派,起码有数百名剑修,每个人都被下了缚魂术,只要神魂情绪陷入了极端,炼虚老家伙就会收取渔网,吞食神魂……”

    “虽然炼虚的神通,不能用常理判断,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缚魂术肯定与这个老家伙的神国有关系。”

    “神国是一个巨大的池塘,中了缚魂术的人族,就是养在里面的鱼儿,鱼儿的每个动静,甚至其所思所想,恐怕都在炼虚老家伙的感知之内。”

    “星魂族为什么要吸取蕴含极端情绪的神魂?因为炼虚的特殊?”

    “老家伙似乎从里面提取出魂念,还提到什么星宝……”

    谷“情绪神魂应该和星魂族的独特能量有关……”

    陆坤不禁思考起星魂族的能量。

    “之前人族,妖族和魔族的化神存在,都拥有意志加持的神魂,星魂族仿佛是一种纯粹的魂力,和冥虫族的精神力有点接近。”

    “极端情绪的神魂,类似领悟意志的神魂,但又有些不同,低阶修士甚至也可以。”

    “这个缚魂术肯定能感应情绪变化,得找出其中的原理……”

    想到这里,陆坤感到一股无力之感。

    “可如今的情况,就算神魂隐匿神通能瞒过其感知,可要是我动了这里的缚魂术,老家伙肯定会发现异样……”

    他开创炼体一脉,修仙者神魂方面的研究极少,就连化神级别的意志,都是血脉意志,神魂已经和传统修仙者完全不同。

    更何况陆坤现在想要破解的,是炼虚存在的法术,而且还在对方的监控下,只要有一点异样就可能被发现,他只能远远观察缚魂术,根本无法研究其特性……

    “哼,骨变、脏元这些独特的体修大境界,都被我陆坤硬生生推导出来,就算这缚魂术是炼虚的法术,又如何!”

    陆坤的思绪疯狂转动起来,此时他进入了推导炼体难关的沉思状态。

    “人族神魂是鱼儿,缚魂术是渔网,神魂为池塘。”

    “想要解救这些族人,首先要打破渔网,再将他们带离这个池塘。”

    “怎么在不触碰渔网的情况下,让鱼儿离开呢?”

    陆坤心中回荡着几个关键的内容。

    “人族神魂,蕴含极端情绪的神魂,捕捉神魂的法术……”

    “人族神魂的情绪?”

    “似乎很久以前遇到过类似的场景……”

    陆坤脑中忽然想起了一个埋藏已久的记忆。

    “当年被慕容老鬼血祭的时候,我吸收武者前辈的精血,激活了通臂神通,这才灭掉了敌人,而吸收的精血中,都蕴含了那些武者前辈的情绪……”

    就算此时此刻,他都能清晰记得那些混合了不甘,怨恨的极端情绪。

    “除了金刚诀武者的极端情绪,甚至还有一丝残魂,也残留在血肉精血之中……”

    那时候他见识短,修为低,觉得这可能是金刚诀的特殊之处,可现在他达到了脏元期的境界,涉及到了神魂意志领域,回想起金刚诀武者的这种特殊之处,依旧感到不可思议。

    就算传统修仙者死亡后变成僵尸,体内也没有原先的残魂存在。

    “这是肉身强大所导致的?”

    “等等,还有凌月天前辈……”

    陆坤顿时联想到了另一件事,他当年逃亡之际,遇到了炼尸者王世通,此人曾经对付凌月天的时候,差点被其击杀。

    要知道当时的王世通是炼气大圆满的修为,凌月天没有控灵法器,居然拥有接近炼气圆满的攻击力,显然金刚诀有了新的突破和领悟,以凡人之力比肩修仙者。

    “被炼化成僵尸的凌前辈,在我和王世通对话的时候还有一丝意识,不仅仅是他,另外几位金刚诀前辈也同样如此,在他们的帮助下,我才击败了王世通,二次筑基成功。”

    “也就是说,金刚诀武者死亡之际如果有极端情绪在,一丝残魂会和极端情绪一起残留在体内,不管是被炼化成僵尸,还是被炼化成血水,都会保存下来。”

    “那这种情绪的载体,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

    “人族血脉!”

    陆坤心中感到一丝兴奋,仿佛发现了什么惊奇的地方。

    “凡人武者没有灵根,身为人族,体内能作为情绪和灵魂载体的,只有可能是人族血脉的本源颗粒!”

    想到这里,他脑中将很多事情都串联起来,心中有了一个大胆的推测。

    “凌月天前辈如果单纯凭借金刚诀大成的纯粹力量,是无法对炼气大圆满造成威胁的。”

    “他恐怕找到了一种方法,挖掘出了极端情绪中蕴含的特殊能量,将之与人族血脉,肉身力量结合起来,从而以凡人之躯,威胁炼气大圆满的修仙者……”

    “那我能不能寻找类似的方法,尝试寻找情绪神魂与人族血脉的联系,来解救这些人族之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