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编造神话 未名北

第二百一十四章 荧惑与求道

    宇宙万星攒聚,广天地之极致,吞万古之恒宇。

    亘古孤寂,无有四方。

    这里万里不过咫尺,日月不过微芒。

    浩瀚无垠。

    秦楚明铸成石龙镇守地月之外后,转身奔赴那环绕着绽放无尽光芒太阳的赤红色火星。

    荧荧火光,离离祸乱。

    荧惑法使,司命不祥。

    九州自古而来,荧惑在钦天监眼中就是灾祸、战争与紫薇动荡。

    就好像这颗离地球最近的行星,极其的不受待见。

    在太阳系之中,火星与地球最近的时刻,两者相距5460万公里。

    而月亮与地球的距离则是38.4万公里。

    秦楚明横渡虚空,纵横在广阔的宇宙尺度之上。

    从太阳系第三颗行星奔赴第四颗。

    在地球人到达这里之前,他就要提前布局。

    “真是死寂啊!”

    秦楚明在黑暗的飘动着,他凝望着那远处较地球较小的行星。

    不同于地球充满生机的湛蓝,火星是赤红色的死寂。

    红本是烈焰般的颜色,但是此刻他却显示出亘古的荒凉。

    这里没有广阔的海洋,甚至很少有水气。

    火星基本上是沙漠行星,地表沙丘、砾石遍布且没有稳定的液态水体。

    上面二氧化碳为主的大气既稀薄又寒冷,沙尘悬浮其中,每年常有尘暴发生。

    “或许,就是因为死寂所以不详吧。”

    秦楚明再次在虚空之中加速,宇宙之中,没有太大的阻力,速度反而可以极快的提高。

    秦楚明看着远处的火星在自己的视线之中不断的变大。

    而身后的地球不断变小。

    有一种进行行星旅行的感觉。

    这本是他第一次进行跨越如此距离的远行。

    “荧惑是很重要的一环。”

    在人类目前科技条件之下,火星是人类有能力探知的一颗行星。

    所以秦楚明要在这里进行新的布置。

    在整个宇宙的尺度上,秦楚明航行的距离太小了。

    但是这还是耗费了秦楚明接近半个小时的时间。

    本来在视野之中只是鸡蛋般大小的火星此时已经变得无尽的宽广。

    两个比月球要小的多的卫星在火星旁环绕着。

    秦楚明看了两个卫星一眼,还是先朝着火星下降而去。

    他越过两个卫星轨道,然后冲向行星表面。

    从火星赤红色的行星表面下降。

    出现这眼前的赤红色逐渐变为红褐色的沙土。

    空气之中扬起着尘土。

    这里是亘古的荒凉。

    不时席卷整个火星的巨大风暴将这里的生命几乎遏制到了极致。

    “荒凉、死寂、赤土、红壤,象征着不详的荧惑,和想象之中并没有什么两样。”

    秦楚明迈步在如同沙土的火星土壤之上,环视四周。

    “那么进行一些有趣的修整吧。”

    缓缓伸展了一下身体,秦楚明脑海之中规划的荧惑缓缓的呈现出来。

    谋定而后动。

    这是秦楚明一贯的风格。

    整个荧惑,他早已经设计好的布置。

    这还要多亏在诸国机密文件之中对于火星的探测。

    站立在原地的秦楚明神念开始不断的溢散出来。

    一丝一丝,以恐怖的速度沿着火星表面延展出去。

    相比于月球,火星要大的多。

    这里是无尽的荒漠。

    在地下还有着一些以冰冻状态存在的液态水,但是却几乎没有任何的生物。

    只有一些简单单无细胞生物在这里艰难的生存着。

    “如果被发现,也算是一个巨大的发现了吧。”

    无尽的图像呈现在秦楚明的脑海之中与设计好的布置图像开始着对比。

    过了一会后,秦楚明睁开了双目。

    在他如同星辰镶嵌的双目之中,两个不同的火星在其中呈现。

    “开工!”

    秦楚明一闪身,出现在火星最高的山峰之上。

    这是一座火山。

    奥林帕斯山,是火星上的盾状火山,也是太阳系已知的最大的火山、第二高的山峰。

    奥林帕斯山高于火星基准面21171米。

    但是,奥林帕斯山山脚到山顶的高差是21.9公里,相当于地球上的冒纳凯阿火山山脚到山顶高差的两倍多,而且比在它西北方1000公里处的平原高出26公里。

    世人无法想象到的高度矗立在这里。

    而且他不只是高,还很大。

    奥林帕斯山宽约600公里,占地约30万平方公里(相当于一个意大利)。

    秦楚明白衣出现在高山极致巅峰。

    放眼望去,配合着荒凉的赤红色大地。

    这里的景色是人无法想象的悲壮风格。

    有一种烈士断腕的悲凉。

    秦楚明双手抬起,无尽的威能从他身上爆发出来。

    在奥林帕斯山10000米的高度以上开始出现数不清的赤红色道文。

    无尽的红光将大地渲染成地狱一般的模样。

    然后勾画在大地之上的道文的边缘开始升起了一道道红光。

    无尽红光末世中,惊天结界伴随长峰。

    随手起了一道结界之后,秦楚明立身在高峰之上,双手一抬。

    这傲视整个火星的山峰之上,开始出现一座座如同雨后春笋的破败建筑。

    无论是在九州神话,还是古罗马的神话之中。

    荧惑,都代表着杀戮、战争与不详。

    秦楚明准备在这里进行一个有趣的建设。

    但是这时候,却起风了。

    飞沙扬起,卷起漫天的尘浪。

    整个火星都动荡起来。

    火星之上,时常会发生巨大的全球性的风暴。

    巨大的火星风暴会摧毁一切。

    将一切生命的萌芽扼杀在有形的黄沙之中。

    火星特大级别沙尘暴的势力可以从南半球蔓延到北半球。

    基本上席卷全球。

    火星风暴发生很频繁,差不多每年火星的春末夏初之时都会来一场长达几个月的风暴大扫荡。

    “这么巧吗?”

    秦楚明没有特意的挑选时间,不想正好赶上了巨型火星风暴。

    “就当看风景了吧。”

    秦楚明看着远方已经飞起的沙墙,笑道。

    火星风暴虽然恐怖但是他还是能够抵挡住,就当进入沙尘看风景了。

    宇宙之中的壮观常常伴随的便是难以想象的危险。

    人类当敬畏自然,但是这个自然并不仅仅是指那地球之上,宇宙之中任何的星体的动静都足以威胁到人类。

    秦楚明漠视了巨型的火星风暴。

    尽管无尽的红色沙土席卷这个火星,他仍旧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之中,布置着山脉。

    在结界上是沙石不断拍击结界的声音。

    而在结界之中,一身白衣的秦楚明,抬起了双手,一座巨大的城池挺立起来。

    古老、沧桑的城墙上布满裂痕,渲染着无尽的杀意与战意。

    就像是无尽岁月前的满目疮痍战场。

    一点点斑驳的血迹从城门之前,朝着城池之内流去。

    这时候,巨型火星风暴的最强风暴到了。

    整个荧惑之上,整个地面三米左右的尘土在不断的脱离地面。

    就像是装着沙子的杯子之中,沙子被吹动了起来。

    地球上,人类遇见过的风暴没有任何一次能够与火星风暴进行比较。

    大风起兮荧惑尘,安得城宇镇四方。

    秦楚明,大手挥起,如同瀚海一般的法力瞬间震动整个天宇。

    无尽的红光冲天而起。

    几分钟后,在地球的大型天文望远镜观测到了这一幕。

    “火星巨型沙暴之中,好像有什么在闪烁着。”

    “不可能。”

    “神魔都被承认了,那还有什么不能接受呢?”

    “拍出来的图片呢?红光还有持续吗?”

    “还有,但是在赤红色的火星沙暴上,很难观测清楚。”

    “发新闻吧。”

    ……

    而此时火星之上,秦楚明以其正位纯阳的无上修为将整个袭击火星的风暴给抗住了。

    整个奥林帕斯山山上无尽的红光将整个沙尘隔绝在外。

    “起风了,我也该开工了。”

    秦楚明看着满天的红光,闪身跨入了那破败古老的城墙之内。

    “有将守天门,此去紫薇道。”

    秦楚明大手一挥,在城墙的深处,破败的大殿之中。

    一位手持战戟,站在大殿之中的将军尸体出现在了秦楚明的面前。

    他双眼静静的看着前方,像是在看着自己的敌人。

    恐怖的战意环绕着他钢铁一般的雄伟躯体。

    就像是下一刻他就要拔枪而起,力战九霄一般。

    在身披银白色战甲的将军面前,一道道血迹流在地面之上。

    沾染着无上的杀意。

    横贯四方。

    “这荧惑之中,唯有你最耗费我的心力,希望你会给世人一个惊喜吧。”

    道道赤红的丝线伴随着大地的阵纹缠绕在眼前的战将身上。

    而秦楚明站在战将身前,无尽的威能从他身上涌入战将的身体之中。

    凝聚难以言喻的恐怖。

    ……

    九霄之外,荧荧火光离乱。

    而将视野拉回地球之上。

    九州,太白山下。

    章九龄、古道君从山林之中,缓缓走出。

    “章哥,时间还来得及吗?”

    “差不多。”

    “这就是太白山吗?”

    古道君望着眼前全部被烟气遮盖的太白山,惊道。

    整座太白山就像是一座云雾笼罩成的仙山。

    迷雾遮盖一切,笼罩一切。

    而在这里,天下修道第一人立有道场。

    “对,前面都只是小的挫折,这里才是真正的考验。”

    章九龄面色凝重,看着眼前的云雾道。

    “很难?”

    古道君有些诧异道。

    上到太白山下可不容易,太白山下的树木自成阵势,再加之镇守军旅,这里寻常之人连门都摸不到。

    “之前,少林、武当、天师府与无数民间武道奇人,就在这迷雾之中,困不得寸进,你说难不难?”

    章九龄笑了笑,然后卸下身上携带的重物,只带了必要的食物和水。

    “章哥,你这是?”

    “上山,轻装,快。”

    章九龄没有解释,他只是快速卸下来了负重的一些不必要的东西。

    在自己卸下完后,他抽出一条绳子,将一端绑在自己的身上。

    而另一端则是绑在古道君的身上。

    再将一条绳子系在一颗古树上,章九龄道:

    “走吧!”

    两人走到高山迷雾的边缘,迷雾牢牢的笼罩在太白山上。

    古道君伸手在迷雾之中轻轻搅动了一下,一下就像是干冰汽化一般,但是这些雾气上升没有多久就回到了山雾之上。

    “好奇特的山雾。”

    “进吧。”

    章九龄一步跨入了迷雾之中,一瞬间一切都化为了乳白色。

    不说远处,就是自己的手都看不清楚。

    但是这迷雾却丝毫不伤双目,甚至章九龄感到自己走入其中之后,本来有些近视的双目有一种冰冰凉凉的舒适感。

    而且吸入雾气之后,也没有丝毫的呛气的感觉,反而是感觉整个肺部都在进行着冰敷一般的舒适。

    “古道君,能听到我的话吗?”

    章九龄的声音在自己的耳边回荡着,但是在看不见四方的山上,章九龄却听不到丝毫的回应。

    他和古道君的系在一起的绳子长度不过三米,这么近的距离,不应该听不到的。

    想到这里,章九龄拉了拉绳子,但是无论他怎么拉绳子都像是没有极限的长度一般。

    “看来是出事了。”

    章九龄又摸了摸身上另一根绳子,这一根绳子绑在了迷雾外面的树上。

    但是同样这条绳子也拉不到头,准确的说是没有一点拉到物体的感觉。

    找不到回头的路,也看不到同伴。

    章九龄的心乱了一下,但是他很快平静了下来。

    “退无可退,不如进。”

    章九龄解开了系在身上的绳子,大步朝着迷雾之中走去。

    而在迷雾外的古道君,呼叫章九龄没有反应之后,他拉了拉手中的长绳,长绳直接被拉了出来。

    但是另一端,却没有章九龄。

    “这是什么情况?”

    他连忙去拉另一根,但是同样也没有章九龄。

    “出事了!”

    古道君心头只有一个念头。

    他看着那在太白山上不断流转的雾气,就像是看着地狱的深渊。

    “进还是不进?”

    “不管了,豁出去了。”

    古道君将身上的绳子解开。

    大步也迈入了迷雾之中。

    太白山上,无尽云海翻滚,坐在山巅白雪之极,古树下的姬满睁开了双眼。

    “求道吗?有意思。”

    他双目似乎穿透整个云雾,看到在迷雾之中如同无头苍蝇般乱窜的两人。

    “姬满授道,所以给你们一个机会吧。”

    太白山上,金色的道文瞬间闪烁了起来。